【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清韵】麦收时节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32:17
无破坏:无 阅读:1285发表时间:2016-06-21 08:40:53 一   联合收割机轰鸣的地域,变黄的麦田逐渐消减,在几台收割机的包围下,站立的麦子被机器的割刀和绞龙吞吃,再从尾部吐出散碎的桔梗,同时粮食被收进谷仓,平齐的麦茬代替了金黄的穗秆,三马车,拖拉机等机械的鸣音,促使天地间轰鸣一片。农运车把谷仓里的麦粒运走,黄澄澄的籽粒,饱满的好似小黄豆般大小,今年不是风调雨顺,只是新品种的施行,中间浇水施肥得当,绝大部分粮食亩产过千斤,甚至超额的零头,已经赛过了早年间生产队时的亩产量。记得小时候生产队小麦的亩产量,大部分年头在亩产三百左右的情况下来回晃荡,一晃就是X年。   播种机已经开到刚收割的麦地里,种肥齐施,每亩八十斤一百元的复合底肥,为秋后的玉米产量奠定了基础。火辣辣的阳光照射着用吊车吊到房顶上散开的小麦颗粒,不到两天功夫,早已晒好后装进仓中。几天时间,麦收结束,一切完成。不同于过去的是,现在使用的是先进的机器。那令人愁眉不展、累死累活的麦收时节已成为永远的历史。   麦收挥舞镰刀割麦,人工碌碡碾场,手工簸箕扬场,顺风溜麦糠的历史不再成为现实;再先进一步的小收割机割倒麦子,再人工捆绑,之后拉到场边,用脱粒机打场,在危险的脱粒机前使劲向机器里推麦秸脱粒,再用电风扇扇出麦糠的时代也早已写进历史;之后老式联合收割机割麦,再费劲拉麦秸的事情也是十多年前的历史了,现在的技术先进,已进入省力并提高效率的新历史阶段。   世界在进步,中国在进步,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在农田的麦地里也能进行评判,老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二   已多年找不到在麦田里撒欢逃窜的小蜥蜴。这小东西拖着条长长的细尾巴,扭动着身子,极快速的在割过的麦田里漫无目的地跑来跑去,之间或者停顿,却只是短短一瞬,却又急急忙忙地飞快前行。少年乃至青年时看到它,始终追不上它,偶尔追上,用脚踩住的时候还是不多的,那时为了验证烟袋油是否能使它打哆嗦,就踩上后拿住它的脖子部位,不会使它咬住自己的手,再找到老农的烟袋杆,用一根小木棍从烟袋锅里崴出一块黑乎乎的烟油,之后抹进小蜥蜴张开嘴像蛇一样不断探出的舌头上。过不多久,这小东西便真的神经受到刺激,浑身哆嗦颤抖,摇摇摆摆地爬不动了,即便是放生,有时还会死于非命。可更多的时候还是能在坚持一段时间后慢慢恢复到平常状态。   这在胆大的老农直接用烟锅对着被踩住的菜蛇来做实验相比,小蜥蜴便显得不是那么可怕了,其实这是很无聊的游戏,在三四十年以前便被成为很激动人心的快乐事情了。犹如现在爱好网上游戏的主直接在电脑上神情紧张地玩耍一样,是不分彼此的。这跑来跑去的小东西一样有许多招人喜爱的地方,它是益虫,满地捉虫子吃,像青蛙和蟾蜍一样保护庄稼;或者追逐异性同类,寻欢作乐。从老师那得到的教益,小蜥蜴是受人们尊敬的益虫。   据说,这小东西的药用价值还很特殊,它是凉虫,属于凉血清肺的上等佳品。牛马驴骡若是出现咳嗽发热现象,肺部热病,无论轻重,只要从地里捉来一两个小蜥蜴,用嫩草将其缠绕裹好,把生病动物的口腔设法打开,使之把嫩草连同小蜥蜴一起嚼食吃下,便祛病止咳,转为正常。老年间家家养牲畜,一旦牲畜出现瘟病发热现象,或者咳嗽肺热,只要在地里捉来一只小蜥蜴,设法活着喂给牲畜就消灾解难了。我家以前养着一只倔驴子,肺热生病后把一只小壁虎活喂了这个畜生,瞬间就把不能用医药治好的顽疾解决了,终于开始吃草喝水,逐步恢复正常。事实证明,这是很灵验的。   然这种药用价值的体现,不在于对人类本身的贡献,或者说人类并不可能使用这令人讨厌的东西用来为自己治病。主要因为这治病的方法很特殊,属于血淋淋的生吞活剥、嚼食果腹以达到凉血清肺的目的。   现在,由于药害的侵袭,这小蜥蜴早在许多年前消失了踪迹,不觉令人感慨:这世界物种的天敌没有毁灭这种生物,而菊酯类农药的诞生,却连同小蜥蜴一起葬送于大自然的物种泯灭中,虽然是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生物类属,可现在却再也看不到了。只有它的临属种群中的小壁虎,还在老宅的墙壁上不停地爬动,继续进行捉蚊子的活动。而在麦田里的小蜥蜴群体,却已经断子绝孙,不复存在。   三   坐在夜幕下的麦田里,座位是一把粗的放得不很平的铁锨木柄,我在晚上为麦田收割后播种的玉米种子压水。现在的麦田地已经变成玉米地了,虽然刚播种的玉米种子还没有发芽,但白天经过播种机的播种碾压,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为玉米田了。   潜水泵是前一天刚换过的,原来的水泵出水量明显减少,主要因为水位又向下移动,地下水平面逐渐下降所导致。现在是浇地用水高峰,水泵昼夜不停的转动,所有的农田在此时的用水同时进行,这毕竟会带来地下水位下降的趋势。今年的春天,我所在的河北保定平原地区地下水位保持在地下三十米左右,好些水泵因为吃水位开始减少,从而导致流量不足,甚至出现断流现象,这一方面要加深潜水泵的入水深度,一方面要淘汰扬程低的落后水泵。这次换上的泵体是个九点千瓦的大泵,又加接了一根四米长的扬程铁管,所以出水量明显加大,地下管道流水口喷出的水流明显加大,所以浇地便快了不少。   现在和过去相比,水位从三十年前的地下十多米向下降至现在的三十米以下,从五点半千瓦的电动机带动的真空泵,换到现在七点以上的电动机带动的扬程高的潜水泵,其间的变化我都赶上了。每每想起以前浇地的艰辛过程,都使人觉得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可现在改为地下水管,在自家的地里留有出水口,浇地用电卡吸一下,水就从地里的管口喷出,这便是科技带动下,国家经济补偿减轻了农民劳累,从而逐步改变着农村落后的艰辛劳作过程。但是,地下水资源却是不可再生的,在科技水平提高的现实中,又不免使人感到人类对资源开发和利用的无奈性,这都是无法解决的现实问题,人类的开发的前景和出路,还有待于更合理的规划和改进。南水北调工程的建立,实质上正在缓解京津地区的用水困难问题。人类社会的进步正在弥补自身所造成的危机,但愿未来的日子会更加合理地配置资源问题。这些,只能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带来的新的思考罢了,毕竟个人的想法不会解决社会的问题。   水流不断,哗啦啦地流进带着麦茬的田间,地垄的土背被收割机和播种机以及各种车辆压出的印迹还没有整理好,就在晚上立马搭桥般的开始浇地了。水流乱窜,在高腰胶鞋被深陷进泥地里几次后,我显得力不从心了。随它去,多花点时间,总会把地里浇满水的。这不计成本的乱灌现象,本不符合我的心意,很无奈,晚上除了用手电照亮以外,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完善浇地的情况。信天由命,我和弟弟两个人经过几个小时的紧张和忙活,终于在晚间凌晨一点多的时间完成了三亩半地的压水任务,前后五个小时多一点。按标注每小时四十吨水计算,二百吨水的出水量,完成了灌溉,然比换泵前却少用了两三个小时。农民种出些粮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耗费水资源也是相当厉害的。   好多年来,对于熬夜浇地自己已成为习惯。白天因为在单位上班没时间,所以许多时候,自己总是在晚上进行浇地的,晚上浇地别人与自己也不易发生冲突和争执。在半睡半醒中完成浇地工作,对于自己来说算是很适合的。农人与从教的双重身份,注定自己只能生活在这两者的夹缝中,虽讲究适者生存,困难的事情往往还是很多的。   四   穿越时空,回到青年时代。那时的麦收,学校是放麦假的。不到一个月的麦假,挥舞镰刀割麦子的情景,用人力车把收割的麦个子拉回家放到麦场上,再用铡刀铡去半截的麦秸,剩下穗头部分摊开在事先压实地面的麦场上,经过上午和中午的太阳光直射,再用三齿杈翻场晾晒。在午后两点多一点,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则开始用碌碡碾场,圈套圈地转碌碡,很费劲的,往往几个人轮番推场,那就是把拉碌碡的绳子绑在一根扁担的中间,扁担两边站人,用双手和肚子向前推扁担,带动碌碡在场院里转圈,把麦子的籽粒从穗头上碾下来。碾出的麦秸成为片状的柴禾,用杈子从辗过的麦场中挑出来堆在一起作为做饭的引火之用,或者用作烙饼使用,很好烧的做饭燃料。推场的人汗流浃背,拿一条手巾把脸上身上的汗擦拭后一拧,哗哗地流在场边上。再换人接着推,老辈子的传统方法,在那时延续着……   推场人喝水很多,一般的家庭就摆上一桶凉水,里面放个水瓢,谁渴了就去喝,年长的人就嘱咐,不要一口气喝的太多,喝太多了爱生病,新凉水还能喝炸了肺,炸肺即死,没法挽救。这些都是老古训,孩子们都听腻了。爱讲究的家庭,中午多烧出些绿豆汤,留作推场时饮用,也很解渴的。午后赶上天气不好,先起风,再电闪雷鸣,好不好还跟着一场瓢泼大雨。那一家人就要紧忙活,把没有碾好的麦场着急地攒在一起,否则会被瓢泼大雨冲得稀里哗啦,到处是麦粒,减少收成。那时候过麦收就是一件很风险的事,犹如在大自然中抢夺粮食。   五   后来的搓场也是件很不易的事,打麦机在电动机或者柴油机的带动下嗡嗡地运转,麦个子被解开不断地塞进机器,机器吞进后再打成麦粒和麦秸,被人从旁边用刮板和杈子运走。防起火、防触电、防机器伤害人的三防工作也随之成为人们最关心的事情。但有时人太疲劳了,也容易马虎,主要是自己的手和胳膊有被机器卷进去的可能,尤其是晚上太困的时候,谁都没办法把握好自己不受伤害。年轻时的我有两次差点随着麦秸把自己的手送进机器里,当麦秸带动自己的手臂使劲向打麦机里面送的时候,原本闪在一旁的身子跟着向机器前探去,自己半醒半睡状态顿时清醒,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松开再带回来,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较权威好危险呀!只要被机器卷进,轻则会失去手臂,重者连同头和身子被卷进去,把人碎尸万段,打成粉齑。   事故发生者时有之,残手断臂者医院里可见,丢失性命者转移黄泉。小时候听说,不太远的邻近村子,有个长辫大姑娘在打麦机前脱粒塞麦个,由于工避免癫痫疾病遗传给孩子作紧张,一不小心把辫子被麦个带进机器里,连卷再扯,结果把个人半个身子都打碎在机器里,直到有人拉闸断电后才终止下来。血肉模糊的场面震惊了现场所有人,连后来听说的人都头皮发麻,心惊胆颤,噩梦不断。   事情的结果,那生产队当年没有分麦子,带阴魂的麦子卖给了百十里之外的小贩,生产队又组织人从别处买回了些小麦,再分给每户农民做口粮。   天气闷热,今晚天气预报有雷阵雨,这个下午热的人头昏脑涨,我在单位的办公桌前感到还有些恶心,中暑的前预兆。今晚热得难以入睡,无奈和瘫痪的父亲在一个屋子,还不能长时间开电扇吹凉,趴在床上敲打着小笔记本电脑,浑身被汗水浸湿。关于麦收时节的故事,在此时的头脑中不停地闪现印记,难以断绝。这个夏天从今天开始,转入正式的被热浪包围的环境中了。   每一年都是很难度过冬夏时光的,今年的夏会不会比较顺利地度过,我不知道。因为在我旁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边的两个单人床组合的大床上,现在躺着我的摔碎胯骨后不能恢复的老父亲。去年夏天,他是在大家的呵护下,在土炕上度过炎热的夏天的,身上烂了皮,是我用消炎粉和碘酊水以及白粉笔面给他处理后闯过来的。今年不同去年,他在我现在的住处。这里没有老土炕,木床上铺着海绵垫、棉毡、防尿褥子,褥子的上下还有薄棉被,不透气的棉门帘,这些他现在都不叫动。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无病无痛地闯过这个夏天!   有些问题自己是回答不了的,改变不了现实,就做现实的奴仆,让现实改变自己,把自己慢慢变老吧!   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23时46分 共 44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