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春秋】小镇,摇啊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27:43

清晨,搁浅在江南一个小镇,古旧的石板小街,来往人们说着软软的吴家侬语,完全听不懂,就连普通的打招呼简单的话也是听不懂。

这里正下着的春雨,如雾弥漫四处,沁入口鼻,黯然销魂。完全无必要打伞,行走在石板小街上,突然想起,童年出生的小镇春天亦会下这种雨,细如牛毛,从早到晚,一连几天。

如今这种雨是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这里还有。

那个时候,一群孩子抱怨不能到外面田地、树林去野,只能呆在家里,嚷着奶奶做春雨米线,合着米线的是早春最新鲜的蔬菜,末了撒上一些年前的芝麻,最是怀念。

好久没回去了,爷爷走了,奶奶也走了,再回去也只有清明时候,拜祭二老。辗转小镇,小伙伴们是一个也看不到了,嬉戏的街道原来那么狭短,小学的操场乱草丛生,学校废弃了。

1

出生的小镇叫金牛,80年代这是一个相当富足的小镇。

镇上有服装厂,有碱性电池厂,有玻璃厂,有牙膏厂,黄豆加工厂等等。小镇中间有条小河—大桥港,鱼米丰富,小河把小镇分成东西两片,东边叫东街,西边称西街,东街尾巴上有一座寺庙——张王庙,供奉些菩萨,现在猜测张王庙可能有缅怀张之洞大人的意思,每到周末寺庙会弄些素斋。西街的尾巴是家医院,二医院。先有东街然后有西街,东街有东街小学,西街有西街小学,每年都会举办小学生体育对抗赛。东街人和西街人一直就这么比拼着。

小镇周围都是乡下,乡下人对金牛人印象不太好,称金牛客痞,回想起来也是如此,农民种了粮食,就会到金牛加工,加工难免被盘剥。金牛人大多都有外出游历,总会带些外省发达地方的东西回来,比如带回白糖,白糖那个时候属于稀罕的东西,农民没办法种出蔗糖,所以这种甜蜜之物可以换农民大量的米粮。对了,当时小镇西街还有个糖糕厂,把白糖磨成粉末,然后用农民的面粉,炸一下抹上糖粉,装起来用塑料袋一封,印上湖北著名小吃京果和馈赠佳品,再卖给农民当作过年过节的礼物,换得更多的粮食。当然也有罐头厂,蜜桔也是山里人种的,当时走亲戚提上两瓶橘子罐头就算礼到了。

再回来,老金牛人不多了,都出去生根发芽了,如今镇上大多数是原来畈乡的人,而之前的那么多厂都没了,西街有了热闹的商业街,而东街基本还是那个样子,安静暮气,我家原来就在东街街中。

2

大概是因为有河的原因,那时候小镇的孩子基本都会游泳,当然这是父母不太喜欢,为什么?

小镇当然有因为游泳而死人的,可是死人还真没有亲自见过,所以亲近水的天性,让小孩子在酷暑急不可待地、偷偷地走好远到河尾偏僻的地方戏水。

小镇的河上有两座桥,一座久的只通人,一座后来的通汽车,通人的桥附近河面宽广些,是游泳的最好的地方,通汽车的桥附近是很好的钓鱼的地方,通人的在上游,两座桥相距大约2里不到。

在汽车桥后面700米,有一座小水坝,那边有一些不错的地方,附近人种些蔬菜之类的,还有些地方种花生,夏天的时候,正是花生结果欲出的时候,我们小孩偷偷戏水的地方,就在水坝下游100左右,那边水教浅,中间最深的地方个子高的小孩也可以站立。夏天下午四五点以后,我们就去戏水的地方了,所以那边总有些光屁股蛋子的小孩。

这里不光可以游泳,附近岸边的沙洞里面可是有螃蟹的,没事也可以淘沙洞,抓螃蟹,如果你大胆不怕被咬,螃蟹都是些小螃蟹,不大爱吃,主要是为了玩。肚子饿了,就上岸去花生地拔花生,然后下水洗净,生吃非常爽口。有的地里还有种番茄的,还有西瓜,不过都是些生的、小的,这边地里不太适合结这些。

游泳完,不能马上回家,得晒会,因为水干了,直接回家,父母要是小心的话,用手指一划手臂皮肤,会起一道白痕,然后就知道你游泳了。不过我爸妈都不会这么小心,只要人回家就好了。后来,会游泳了,大人默认了,就可以去老桥游泳了,那边水深清澈且宽广,有30来米。

3

生为小孩子的我们,最渴望得到是一只称心的钓鱼竿。小孩子没事干,到小镇周边畈村寻找称心毛竹。

我是里面最小的一个,简单的从竹制的大笤帚,抽一根,然后用母亲的缝衣线,系上弯曲过的小头针,那个时候我们很难拿到钱,记得钓鱼钩当时根据大小,大概一枚只要5分钱,可是5分钱对于一个小孩也算不易。就近在岸边钓些小鱼、小虾,也十分乐趣。

4

作为当时和我一般大的孩子,最骄傲的事情莫过于有一双新的鞋子。

因为小镇人多节俭,所以小孩的鞋子要是哪破了,善于手工的母亲都会千方百计地把鞋子补好,所以大多的孩子的步鞋都有好些个补丁。

但不久我们发现,鞋子有一个地方破了,是没有办法、也不好补的,那就是鞋尖。所以小孩子都会不时地磨损鞋尖,以求早点换双新的鞋子,父母除了训斥一下,也没有过多的办法。

在大点时候,小镇上出现了一种足球鞋,足尖的部分特别加了一层厚厚的橡胶,小孩子就不在耍这个计量,因为这样足尖都破的话,在大人那边就没有说法,脾气躁的父亲就会动手了。

5

撇开钓鱼和游泳,晚上没什么电视啥的娱乐,我们小孩子就捉迷藏啦,有一次我笨,该我找人了,结果他们商量好直接回家了,结果我就纳闷了,该藏人的地方怎么都没人,最后才明白过来。

下雨的时候也挺无聊的,当时街道还没有弄水泥,都是石头路,所以雨水会成股流过,我们呢就拿分子硬币完,那个时候硬币有1分、2分、5分的,把硬币擦干净,然后轻放在水流上,由于水的浮力,硬币就会漂在水面上,漂一段距离才沉水里,我们就比谁漂的距离远,印象中感觉2分的硬币会漂的远些。

还有,就是去池塘打水漂,在岸边捡些片石,侧身以一个角度丢出去,片石会在水面上轻轻点水几次,最多一次我打出9个漂。

最乐此不疲的活动,莫过于养蚕。为了桑叶,我们小孩几乎跑遍了周边的地方,熟悉了小镇周边很多的畈村。最后,还是最好的伙伴燕子厉害,发现了一株小的,然后移植到他家院子里不好找的角落,当然知道这个秘密的就我们俩,这样养蚕才没那么麻烦,蚕抱茧了,我们就通报都有什么颜色的啊,最常见的是白色,还有黄色,其中以红色的最为稀罕,也有黑色的好像。

我们还养过麻雀、燕子,小孩子没事喜欢掏鸟窝,有点时候是鸟蛋,还有的时候是小鸟仔,然后一次印象掏了一窝,大家养,找些大青虫喂,大人是不同意的,所以只能藏楼顶偷偷养,最后小鸟不是被饿死的,而是被冻死的。

还有做高跷踩高跷,斗牛,跳房子,玩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是我们小孩子总是在玩。

离开小镇的那年,镇上开始有游戏机还有台球一些常规项目,现在想来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6

一起玩的大点的孩子,都从更大点孩子那知道些奇异的物件吃,比如一种叫凤仙花的花,这种花都在五月份开,红红的有点像百合的形状,把花抽出来的话,底部的球状上会附着着很甜的东西,所以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成熟的花基本无一幸免,小孩子都会去抽出舔舐。

这些经验一代传一代。

五月份的山茶花,花也是甜的,但是这种甜和凤仙花的不一样,山茶花的甜味很短暂,很快的舌头就会尝到苦涩的味道。

有什么比春夏的青蛙更好吃呢。由于小镇附近都有水田,所以青蛙也是小孩们喜欢的物件,抓青蛙我们有自己的办法,首先取家里废旧的牙刷,烧去牙刷毛,然后取6-8根绣衣针,用火烤热针眼端,然后趁热把针插进塑料牙刷上,整齐弄成2排,然后用线或铁丝绑到竹竿上,然后就可以去水田狩猎了。方法有点残酷,看到水里的青蛙,就瞄准好,一下就把青蛙针在牙刷上了,接下来,就分工,剁青蛙头的剁头,挤蛙肠子的,剥皮的。我们一般都到燕子家弄这些事宜,他们家大,而且人少,镇上的父母不喜欢小孩子吃青蛙的。弄好的青蛙,不需要什么味料,加点酱油,炒熟就好了。

还有哦,小镇附近有个梨树林,因为品种不适应,总是长些小个子梨子,大的也不会超过5公分,不甜,很酸涩,不过用糖水煮熟的话,味道很不错。

当然,我们还偷过山里私人的桔树林,酸不啦叽的,偷了很多,最后都丢地上了,走的时候看园子的老头发现了,一顿臭骂,我们赶紧跑,还好他没放狗,跑远了,老头子还在骂,看到老头的样子,大家反而觉得很开心。

当然,还有桑葚啊,树莓的,不过这个东西都稀罕的物件,不是每年都能吃上的。

很多的时候,我们是偷红薯啊,偷洋芋啊,红萝卜、白萝卜。

突然回忆到这,自己也觉得很开心,是啊,小镇的童年真有意思,现在小孩子的童年那能叫童年么?

7

小镇虽然相对富足,和周边的农村想比,节约简朴一直以来是这里的传承,如今从小镇出来在外面发家致富的人很多,上百亿身家的人也有几个,一直以来他们被称作金牛客,生意遍及中国大江南北。

每次吃饭的时候,掉饭是要挨骂的,吃完饭爷爷都会让我们用碗喝开水,现在从营养学的角度上讲,这个不对,但是也对,开水会让附着在碗面的油浮起来,这样油也不会浪费,那个时候还有没有金龙鱼,都是鲜榨的菜籽油,营养味道好多了。

镇上用的是一种独特的方言,以一种独特的谐音诠释着经史典籍:

小时候住房一般很少有独立的私人的厕所,一般百来人共一个公厕。其他地方大多就叫厕所或者茅厕,小镇的老人沿用一个叫法茅思,茅思,划开来,茅厕亦是思考的地方。

在小镇上,邻居和老人都会问小孩子,你想不想我啊,你想不想你奶奶啊?小镇上,说想不想这个词眼的时候,通常是你欠不欠,思究下来,突然明白深意,你欠不欠你奶奶啊?

是啊,当然欠啊,谁的恩情能大过奶奶。

那你想不想你奶奶呢?当然欠....

奶奶没事都会跟老邻居们一起打纸牌,福禄寿那种。有时候谁来得迟了,会听到他们说,那个老货怎么还没来。一开始以为老货是“老祸”,活太久祸害。镇上人一般都尊老,现在细究起来,也许这个写法,“老获”,取自论语老有所获,有些学问。

关于汤匙,小镇上一般说“瓢”或者“勺”。小孩子刚开始不会用筷子,所以自己主动吃东西一般从汤匙开始。如果你大了,别人还问你要不要一次性汤匙,最好谨慎。

“勺”,跟“苕”一个读音,而“苕”是一种大冶人老吃的主食,学名红薯、甘薯。而“苕”同样是我们最喜欢骂人的话,意思是你傻啊,孩子大了还用汤匙不会用筷子的话,是很“苕”。

此为一。

其二,“瓢”,通“嫖”,意思是不正当的性关系。所以,如果有人问你要不要"瓢”,最好谨慎。关于如何应答的问题,你想必有想法了。我现在说说我的想法。吃饭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有其他的老辈在,所以父母会好意的问,你要不要汤匙,请相当注意。因为肯定是要的,怎么办,看是谁,怎么问。如果是妈妈,作为女性,她问你要不要“瓢”,你说我要“勺”,这才是好孩子。如果是爸爸问,你要不要“苕”,你说我要“瓢”,表明你知道其中的智慧。如果你切好顺接,那么长辈就觉得这个孩子有点苕,当然其中原委大人从来不讲。

后来和小学同学聊天,她在华师读汉语言,她的导师专门研究金牛话,所以她呢就被内定为助手,也算金牛话被中国语言届认可的一个佐证。

8

86年春天的一个雨天,小镇有了自来水厂,之后全镇上下开始安装自来水管,水源来自于那条母亲河。这似乎是件高兴的事情。

水厂的厂长是一个阿姨,外地新来的,搬进我家对面的大房子。夏天,发生了件不太好的事情,水厂厂长阿姨的大儿子游泳的时候淹死了,传说是有人在水底下绊他。

厂长阿姨还有一个小儿子,之后性格特别愤怒,经常手拿着个猎枪,街上的小孩子特别怕怕。再过后,厂长的爱人得了癌症,不久一家人就搬走了,然后他的房子住着一个收鸭毛,副业是倒注射液的,家里有两个儿子,都比我小一两岁。

有了自来水,小河就不那么珍惜了,本来早晨是不让在河里洗衣服的,可是渐渐的,什么东西都注入河里,第二年,河水就不能直接喝了,之后,河就不成为河,离开的时候河床萎缩了,到处是垃圾。

也许,没有自来水,没有用水的方便,小镇还会那么漂亮,小河依然生机。

人应该看远点,你说呢?

9

94年夏和父母告别爷爷奶奶,搬离了小镇,告别了和小伙伴们一起看西游记、一灯法师,开始和新的小伙伴追83版射雕英雄传,才想起镇上原来也有“洪七公”和“黄药师”。

“洪七公”是个老木匠,爸妈结婚的家具都是他打造的,他当然也刷油漆。油漆刷的挺好,也会画些画。没事自己也诌些好吃的,下酒。

他家有一所好大的老房子,房子有个临街的铺面,铺面租给一个姓黄医生,医生也是个中医,弄些养生的药理。黄医生有些年纪,治病也不贪图钱财,所以大家也都去看。小孩子感冒发烧,到他那买包2分钱的观音散,一吃就见效。

后来二医院开了,西医才盛行起来,那个时候年轻人追求时髦,不大喜欢吃苦药,反而觉得喝几片药片,打一针,病痛去的快。黄医生也不计较,但老人们还是喜欢喝苦药汤。

黄医生年纪大了,我们就称呼他黄药师。

再回到小镇,两人都做了古,但还好家道有子辈继承。

末了插一句:去了很多地方,如今四处都在弄城镇化,还是有些不解,似乎一般村转镇没法很快达到,至少小镇承载的智慧、文化、传统和应世之道,那得需要多少年和多少代人的积淀啊。

癫痫诊断主要依据有哪些患上癫痫病了要怎么治疗才好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服用左乙拉西坦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