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大学最后一个夜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47:32
电话那端传过来KTV包间的喧哗,像是建在地下的K歌城,隔绝地上联系,不是图清净,而是获得放纵的安全。就是这种感觉。她在那边冷冷地说:“我现在有事,在外面,明天说。”这和背景神经质的音乐形成强烈的对比。他愣了一两秒,说:“好吧。”那边没有应声,挂了电话。KTV里的声音还没走,她穿着什么衣服和谁在密封的KTV包间呢?现在是晚上十点半。已经很晚了,如果他们再喝点酒,她和其中的一个男的会不会去开房?那男的当然是她喜欢的。她愿意和那个男的去做那件事吗?没有人可以管他们。在这个时代只有你才能管住你自己。她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女人?他一直不了解她,了解的愿望越强烈越不明白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就像冰山,看见的只是一角,还有太多的秘密他不知道。他们吃过几次饭,有过几次不深刻的聊天。他一片赤诚,为她做的每件事都尽其所能,最后还帮了她一个大忙。
   这是学校里的一条路,他在路旁的树下打的电话。路灯朦胧,投下幽深的光亮。两排叫不上名字的树,叶子椭圆,终年常绿,树干上扎满根须,根须上滞留灰色的尘垢。他后天就要离开学校了,2009年的7月6号,差不多不会再回来。
   这条路的南边是男生公寓,对面是女生公寓。在夏天,也许就在这个晚上的这个时候,再晚些的时候更多,有男生站在宿舍楼顶上朝对面偷窥。有的手里拿着望远镜。肩膀上扛着一个因为欲望而麻木的脑袋,沉浸在私人的阴暗意想里,获得压抑的快感,眼中的世界仅有的只是bigchest和bigbutt的女生,穿着threepoint,窗帘不拉上。还有躺在床上openleg的女生,懒洋洋的玩着手机或者看着一本什么书。还有在宿舍里走来走去的。还有对着面比划着谈论着什么。还有的在洗脚,还有的挡在衣柜门后面换睡衣。
   这个时间走到一个男生宿舍,如果宿舍里仅有他一个人。灯不打开,差不多久可以碰到他看东洋电影。半个小时或者一刻钟以后,他会找个幽静而昏暗的地方弄出来,想着他喜欢的一个或者几个女生,只有这一刻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存在。
   女生也有干这个的,在无人的宿舍,在安静无人的图书馆书架间的过道里,在洗澡堂的隔间里。也有在宿舍里跳舞的,抖着chest,甩着butt,抚摸自己,抬起butt来和视频那端的消费者或者男朋友一起嗨。真的有做网聊小姐的,如果宿舍里其他三个都和男朋友在外面住,她有了私人空间,什么都能干出来。你不要不信,这个时间,十点半,在大学任何一个隐蔽的角落,都有情侣出没。他们抱在一起乱摸,接吻,抛弃了爱情的外衣,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他们又性起难忍,便脱去衣服惊心动魄地干起来,压抑之声浸在嘉陵江水的低吟中。在公园,在山上,在野地里,总有喜欢打野战的男女。也有在超市的厕所里,在火车卧铺车厢狭窄的床上,享用仓促的快感。在厕所里也有,找这个大学的公厕,在一个单间里你也许会找到两个人。这个时间,十点半,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有一个韩姓的同学。韩同学说他班上的张曌请他吃饭,张曌的男朋友也在,问他们俩谁的那儿更大。那个女生一脸清纯,被很多不明真相的男生视为校花,你绝对想不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韩同学还说他东洋电影看多了,看到大街上的女的就想到她们白条条的样子,紧接着是床上的花样。韩同学不知道对李灵意淫了多少次,李灵看上去很文艺,扎着马尾辫,白体恤和牛仔裤。
   他从电话里听出了冷漠,这让他很无奈。他喜欢电话那端的女生,而女生如今正在KTV里,也许十二点,她就会和一个男的滚在一张床上。他不知道去哪里,后天一早他就得收拾准备,过不了十二点,他就得离开学校。
   对面女生宿舍楼的二层是大学生活动中心,在门檐下的一角坐着一对男女。斜对面的树下站着一对,超市门口的灯光下挨着一对,路上不时走过去一对。经常有情侣在宿舍楼下,在一棵树下的安全里,拥了再拥,抱了再抱,亲个没完,上面很多眼睛看着,他们太忘我了。他站在原地没动,心情还好。校园里纠缠着一种吵杂,像是一个无形的壳,整个城市也这样,欲望的城市。如果没有欲望,眼前也许是再好不过的大学夜景。
   他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不知道去哪里。他想找个朋友聊聊,似乎也找不到什么人。同学走得差不多了。他走起来,只是走起来,走了一段后他才想去操场看台坐坐。操场还有跑步的人,锻炼身体是好的。他坐下的时候差不多十一点了。他坐了一会儿就回到宿舍。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他等着走。在几天前,对面宿舍的张宁华还没走,韩同学还没有走,韩同学拿了张宁华的东洋电影碟片,在走廊里一边向众人展示一边微笑。张同学少言寡语,最后刻录的几百个G的东洋电影是他唯一的成就。
   舍友陶已经离校了,他在的时候经常看综艺节目。有次他去女朋友那里回来,路过一个女生楼。窗帘没有拉上,他把头伸到铁栅栏上,里面的窗帘让他只露着两个眼睛。看见有两个女生,一个女生穿着睡裙,曲线毕露,有紧绷的胸部和臀部。一个女生穿着短裤,套一个大号体恤衫,腿白而高挑,头发像瀑布。他说闻到了香味,如果能把铁栅栏掰断,就进去了。真好,陶说。他能想到,说得太生动了。舍友还说过女朋友流的水多,吓到他了,太多了。她不许进去,可以爱抚。她流的太多了,他说,小姐绝对不会有。舍友还去当过床上演员,一个同级的导演要拍一个有床戏的片子,坐在舍友上面光着上半身的女演员是花钱请的人体模特,叫川美。
   他吃了份凉面去睡了。天很凉,这很难得,他睡得很好。见到电话那端的女生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八点。她站在校门内二十多米的地方,他走过去,她问:“什么事儿?”他说:“就随便谈谈。”她说:“我先去送个同学,一会再说,你等一会。”她走了。她说的是同学,有可能是自己喜欢的男生,昨天晚上KTV里的一个。她也许会和男生拥抱,也许会接吻。也许,她是从她住的旅馆里出来的,她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时候她不敢惹怒他,因为他给帮的那个大忙。发现没有大事,就回去先把男的送走。也许她和男的一天都在旅馆里,把时间用在做那件事上,因为以后就没机会了。
   她让他等她。半个小时候她回来了,说:“像不像电影?”他没有吱声,不太清晰她说的是什么,她不怎么热爱电影,说这样的话很奇怪。她说:“半个小时前我们在这里碰面,现在又碰面,像不像电影里的叙事?”他应了一声,想到一部《罗拉快跑》的电影,但她说的不很准确,或许只是一个交叉蒙太奇罢了。是电影的话,那半个小时里你做了什么?他没有问。
   他们进了咖啡店,随便说着话。她说:“不是过去了,现在是什么时代?这么多人,为什么选其中一个是有原因的。”他说:“好吧,你等着,看我怎么对你。”他说这话的时候有心无力。邻桌湖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坐着一对学表演的,他见过那个男生,保研面试的时候在门外紧张地踱来踱去。他没去看女生的脸,表现系的女生吵吵呼呼的,看起来很放浪,其实真坏的没几个。就像电影《美国丽人》里那个女孩。
   表演系女生如果被院长拉去陪酒,她们还值得同情。周末被好车接走的也值得同情,多好的一副身子给糟蹋了。
   他们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离开了咖啡店。女生往上去,上去是大路,下来左拐有一条小路。他说:“走下面。”她说:“走江苏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小路啊。”他们往下左拐到楼梯间,从那里登上四段楼梯可以到女生宿舍楼下。这是条近路,楼梯间没有灯,散发着南国旧楼里特有的朝气,似乎也有片刻的宁静。她说:“你说走下面,我还以为你去外面,去外面干嘛?呵呵。”他明白她的意思,她在开玩笑,她是说开房。他没想到她会开这种玩笑,她误解他了,他虽然喜欢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床上见,因为是这样的一份感情,所以做不成男女朋友。他只能说:“晕。”
   他们走上来,女生进了宿舍,对他明天的走,她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此刻溜走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过了很多年他才知道是青春。
   他想在黑暗里搂她,如果她反抗,就把她压在墙上,亲她,压在南国旧楼的墙壁上,吻她,让她在胡乱挣扎里失去尊严,不会有人知道,除了他们,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可他没有,潜意识里他不想这么做。
   他走着回宿舍,昨天是同样的夜晚,现在还没十点。
   他有个同学,一个年级的,这同学和班里的女生是情侣,在外面租房住。他们都说他是女生的性奴隶。
   韩同学说过播音系的男生集体去找小姐,他们的学院,留学回来的女老师和男学生同居。在大学里,夏天晚上,有不回宿舍的情侣,他们呆在自习室里。有的会在两三点的时候,找个角落,在教学楼后的树下,在楼道的尽头,在楼顶,在厕所,甚至就在自习室里,把那件事办了。
   在这个时间,在大学周围的旅馆里,很多情侣把呻吟汇成了N重唱。年轻的身体,欲望泛滥的时代。
   他来到宿舍,打开灯,找到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他看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安静地阅读这个中篇。读完后,他用刀子在墙上刻下:海明威《老人与海》。他还不曾读过这么有力量的书。
   他吃了买来的凉面,加辣椒加糖的,盛在快餐盒里,很快就睡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他已经坐在火车上,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后来再也没有回来过。

共 3546 字 1 页 首页<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些比较好a class="curren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87256&pn2=1&pn=1">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