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墨海】侵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1:45
我说那你进来吧。进来后他略一犹疑,问:“老板,有没有鞋套?”我说没事,就这样进来吧。他说:“你家新装修的,还是穿鞋套好。”于是我就在鞋柜里找了个鞋套给他。我领着他往里面走,心想,这儿子,个子、脸型跟他爸酷似,可气质完全不一样!当然老朱因为发福了,更加敦实一点,络腮胡子缠满大半个脸,显得有些邋遢。而儿子却是个这么时尚的小伙子。从外表上看,跟本地的时髦小伙子没什么差别,而且素质似乎也不错。这有点颠覆了我原先脑子里的印象。   我带着他走室内楼梯,到上面一层,又出了门来到露台上。我说:“就是这里,好几个地方有点漏水。”   小朱一言不发,拿出卷尺矮下身,这里那里量了起来。看样子还挺麻利的。      我买的房子是跃层,六层楼的顶层,总共一百八十多个平方,首付花了我五六十万,按揭25年,每个月都要缴银行六七千。这当然有点压力。为了这房子,我甚至连跳槽都不敢了,尽管对现在这个老板不太满意。另为还有一点隐忧。我是去年下半年买的,可以说房价正处于高位,不是都在说要推房产税什么嘛,万一房价跌得厉害,那么我就吃大亏了。好在到目前为止,在我们这个小城市,房价也没有明显下降的迹象。   但这些问题其实也不容我多考虑,因为要结婚,是李萌催着我买房的。我三十四,她二十七,年纪都不小了,谈了也有两年了,也没什么不满意(其实是有的,但尚能容忍),是可以结婚了。房子买好后就装修,准备十一月份举行婚礼。但九月中旬,也就是大半个月前,我发现露台有点渗水,而且还不止一处,导致下面客厅和卧室的墙体有点受潮。这真是一个恼人的问题,时间长了墙纸要发霉的。因为买过来就是二手房(全新的二手房,这个小区地段好,房子早卖完了),找原来的房东,他不管。又去找开发商。开发商派人来看了,却说过了好几年了,他们没有义务管这个了,而且主要是因为装修不当造成的。反正就是扯皮,没地方解决。我也拖不起,只好自己解决了。找这方面的人我还真没门路。有时候经过江边,看到马路边停着几辆小面包,上面立着牌子:专业补漏,联系电话xxx。但不知道专业到何种程度,这种游走匠人不敢叫。我就求助于表姐。表姐家开窗帘店,刚刚搬了地方,很大的场地,正在装修,说不定有门路。   隔了一天,表姐回电,果然他们店里那个杂工老朱,以前就干过补漏,但这阵子施工正忙,等空一点就来。我说可以。老朱我见过几面,河南人,五十来岁,一脸和气的样子,干活挺带劲儿,在表姐店里做搬运和安装工作好几年了。这房子装修好后,处理垃圾的活儿我就是叫他干的。可过了“十一”,老朱还没空,老婆就急了(我们已经领证)。虽然补漏的事儿跟结婚无碍,但总希望在一间尽可能完美的房子里结婚吧。我就催促表姐了。当天就得到答复:老朱有事回家了,要过一阵回来,不过老朱的儿子也会,要不就叫他来做吧。我问:他儿子干什么的?表姐说:做油漆工的,不过以前给他爸打过下手。这阵子做做歇歇,应该有功夫。你反正活也不多,这个双休天就能搞定的。我非常高兴,全然拜托表姐。   很快到了周六。天空晴朗,是补漏的好天气。我和李萌都没出门,等着小朱过来。但等了半天,没来。我又打电话给表姐。过了个把小时表姐告诉我:小朱昨晚上去酒吧,喝多了,身体不舒服,所以今天不能来。表姐给了我号码,让我自己联系。我想这小伙子生活还挺丰富的,不过,在他这个年纪,也可以理解,我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嘛,二十来岁的时候经常泡吧,喝酒玩闹到两三点钟。明天来,可能一天完成不了,那我星期一就请假吧。然而第二天,这小子还是没来。上午关机,下午总算打通了。我气呼呼地问他。他却说,昨晚上回来时脚扭了,可能几天不能干活了。我气得想骂,可终究没骂。没办法,那就只好过几天了。我跟他约好那就下个周末。还得拜托老天不要下雨呢。所以还没见面,我对他印象就不太好了。   周一晚上,李萌告诉我要出差,周四出发,下周一回来,地点是广州。她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出差是家常便饭,一般去上海比较多,当天来回或最多住上一晚,但一年里总有一两次出远门的。   我说:“可不可以推掉啊?你都快要结婚了,完全有理由的!”   “就这么四天,跟结婚有什么关系?结婚还有大半个月呢。”李萌说。   我没话说了,反正我是不太乐意她出去的,但又知道她个性要强,轻易不会被我说服。出去三四天,跟她那个老板,说实话我有点不舒服。她的老板,一个四十来岁的瘦高个男人,事业称不上很大,但架子很大,开一百多万的豪车,戴二十来万的名表,而且一天到晚把自己拾掇得很光鲜,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我虽然只见过几面,感觉他人是很精明,但有点虚假,还有点花。而李萌长得还算漂亮吧,跟这样的老板出去,实在有点让人不放心。   李萌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嫣然一笑说:“我们去三个人,刘姐一起去。”刘姐是她同事,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这样当然放心一点。我说:“反正,结了婚,你就换个岗位吧,不要做业务了,这么辛苦。搞搞内勤什么的也好。”   “可我喜欢这个。做业务辛苦,可收入高点。再说多跑多接触客户,也是机会,说不定以后就可以自己开公司了。”这是李萌的理想。她还开玩笑说过:万一哪天你失业了,这房子按揭还得靠我呢。于是我就无话可说了。   所以到了下一个周六,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在露台的中间用木头搭了一个架子,玻璃封顶,前面开落地飘窗。从房子里一出来就跨入这个玻璃间。夏天可以在这里吃饭、纳凉,当然到时候得在上面盖上遮阳布,还可以搞点葡萄藤之类的装饰。两边都是露天的阳台,加起来大约有四十几个平方。我打算到时候放点盆景,搞一个小小的花园。反正,我要把家建设得尽可能美好温馨。小朱蹲着身子挪来挪去,很快量好了两边阳台的尺寸。站起身来,他说:“考虑到损耗,要买六卷材料。”   这个我不懂,就问:“总共多少钱?材料加上工资。”   他说差不多一千两百块钱。我说:“行。要多少时间?”我真没想到只需这么点钱,早知如此就不去跟开发商争了,省点力气。   “一会儿就去买材料。下午开始做。这么点小活,很快的,保证明天可以完工。”小朱说。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个你做过没有?”   “放心,以前跟我爸做得多了。“小朱笑道。   然后他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我忽然想到了表姐的交待,立刻说:“哦,你先拿一千块去,剩下的做好了给你。”表姐告诉我,小朱跟她说了,自己的钱全让老爸拿走了,身边几乎空空。   果然他接过钱,表情愉快地出去了。   我也从二楼下来。洗漱了一下,正考虑着出去吃点什么早饭,李萌的电话来了。她说:“补漏的人来了没有?”虽然远在几千里外,她也记挂着呢。李萌这个人,还是既能干又顾家的,缺点就是有点强势。   我说:“来了,刚量好尺寸,出去买材料了。下午就动工。”   “哦。“   “你在干吗?“   “刚吃好早饭,要去见客户了。”   “哦,放心,等你回来肯定弄好了。“   “那拜拜。“   “拜拜。”说完,我挂了电话。   吃早饭的时候,我脑子里回想着跟李萌交往的一些经过。我从农村上来,大学毕业后打拼多年,三十出头就成了一家生产市政管道的小公司的副总经理,自认为也算是有点出息了。谈恋爱高不成低不就的,谈了两回,都没着落,弄到后来父母亲很着急,自己也有点心慌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碰到了李萌。那是两年多前,记得是七月份,在朋友特意安排的一次饭局上。她五官清秀,身材也不错,就是皮肤黑了点。她笑说,那是因为外面跑得多,外贸公司做业务嘛,两边的客户都要跑,有时候赶单子,顶着大太阳也得出去。饭局上,她谈吐不俗,举止大方。我是第一眼就看对了。我想她小我七岁,但女孩子这个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也有稳定的想法了,再说我各方面也不错嘛。吃好饭,我们互留电话。过了两天我打给她,果然她爽快赴约,于是开始恋爱。她老家也在农村,独自在城里打拼,不容易,所以两个人能够互相体谅,恋爱发展得挺顺当。那时候我已经有房有车,车子是雅阁,房子小了点,只有一百来个平方,正在按揭。她没车子,还租着房子。很快两个人就在我那房子里同居了。中秋节我去她家拜访,过年她见了我的父母,双方家庭都挺满意。同居大半年后,开始考虑结婚了。李萌提出来,房子面积小了点,地段也不是很好,索性一步到位,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这想法不能说没道理,其实我也考虑过,只是碍于经济压力,一直犹豫。最后,我被她说服了。于是我们一边找新房,一边卖旧房,两个多月后,顺利地把旧房出手了,也看好了新房,其实是一套二手的,不过没装修过,就跟新的一样。房子面积差不多翻了一番,总价翻一番还不止,所以按揭多年的旧房卖掉后净得的钱居然还不够新房的首付,而且因为是第二套,贷款利率还略为上浮。首付款里面,李萌拿出了八万。因为已经登记,房产证上写两个人的名字,不过说好,以后按揭归我。根据新的婚姻法,这样做或许对我不利,但既然碰到了心仪的女孩子,谁能考虑那么多呢?斤斤计较,恐怕只能单身孤老了。反正,婚前公正那一套,我是做不出来的。   我爱李萌。相信她也是认真的。至于谁多谁少就没必要认真探究了。房子装修,我把所有的积蓄都掏了出来,还让父母支持了一点,她也陆陆续续地把自己赚的钱投进去一些。从恋爱到现在,我们相处挺不错,几乎没有发生过口角。后来,因为跟她老板接触了几次,又从别人那里了解了一下,就劝她换工作什么的,倒是有过几次争执。我笑说,你们老板看上去就有点花,你还经常跟他出去,我真有点不放心。她笑道,看上去花,其实不花的。再说花不花关她什么事,她只是干自己的活,老板再花也不会吃窝边草的。她坚持己见,我也就不强求了。说到底我还是相信她的。放着好好的老公不爱,跟一个年纪大又有家室的老板扯点关系,犯得着吗?      吃好早饭回到家里。我先搞了下卫生,然后拿了本闲书坐在沙发上翻看。拥有这么一套装修一新的大房子,确实感觉很好,尽管负债很重。负债不可怕,现在没几个人不负债,负债重一点还会增加奋斗的动力呢。房子装修历时三个半月,三月中旬开始,六月底结束,花了我不少精力。软硬装修加上家电什么,总共投进去将近五十万,还只能说还过得去,离豪华差得很远。不过以我现在的条件,足够满意了。李萌也很满意。装修期间我们租房住,到九月份才搬进来。搬进来后的第一夜,我们在崭新的大床上相拥而眠,甜蜜地展望未来。她脸色潮红,湿漉漉地敞开了身体。我说,李萌,从现在开始可以裸泳了吧。她眯着眼问,什么裸泳?反正快要结婚了,就是小弟弟想光着身子玩,我说。她娇喘吁吁地说,不行,程锋,刚装修好就怀孕不好的,等几个月吧。是有这样的说法。主要是指油漆,会散发出对人体有害的气味。但我用的都是环保漆,应该没事的。不过我还是听从她了,带上了那层橡胶薄膜,在那个温柔的陷阱里快乐地沉溺。嗨,过不了几天,我就是个公开有家室的男人了,日子安稳,琐碎,但也不失为幸福。   十点钟样子,门铃声又响起,是小朱买好材料过来了。他骑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装着补漏的材料,一卷卷银白色的东西。以及一只炉子,一只锅子。我猜想那是溶化粘合剂用的,就像马路上铺柏油,得先溶化。其实那银白色的材料里面,就是一种沥青样的物质。跟着他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子,看上去也很年轻,粗看一看,长相还不错。个子中等,短头发,圆脸,眼神清亮,鼻梁挺直,皮肤白白的。就是打扮很朴素,仔细看有那么点儿乡土气,同时又让人感觉比较实诚。小朱搬东西上来。我对他说:“要不要帮忙?”他说:“不用,没多少份量,多跑几趟就好了。”我想反正包工包料,就随他去了。   石家庄哪里能治好癫痫病?郑州癫痫病可以治愈吗彻底癫痫患者怎么饮食对疾病有帮助吃什么能够对治疗癫痫病有利呢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