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墨香】二娘的小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1:24
摘要:人体的美是自然的美,任何人为的、刻意的、即便是美化都是一种破坏,都是破坏了整体的和谐。离开了自然,离开了本真,任何人为的美,都有雕琢的痕迹。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永恒的微笑,不是艺术创造,而是艺术写真,所以才永恒。 二娘是一个小脚女人,她的脚是她心灵上永远的伤疤。   乡下人很少有天天洗脚的习惯,尤其是生产力低下的年代,洗脚似乎是一种奢望。对大人们来讲,每天的田间劳动,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有时间的话,就想侧歪在炕上休息一下,应该是很享受的事情吧。二娘要是想洗脚的话,三嫂就把洗脚水端到二娘面前,然后,三嫂就坐在屋门外守望,手里还有一根棍子,想闯过去那是没门。出于孩子们的好奇心,我们都想看看二娘的脚到底是什么样子。小时候不懂事,认为三嫂不近人情,不能满足我们的好奇心。长大之后才明白,三嫂守望的是二娘心灵上的那道伤疤,维护的是二娘的尊严。   年少无知。我们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有意识到,一根筋的行为,就是在揭人的伤疤,而三嫂的守望,就是孝心之所在。孝心每个人身上都有,所表现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并不是给老人吃最好的、享受最好的就是孝心,那些细小而又琐碎的具体行为,更能彰显一个人的孝心之所在。三嫂的老家是河南的,最艰苦的年代里和老父亲逃荒到此,从此就落地生根,至于老家会有什么变化,都与三嫂无关了。普通人的相夫教子相濡以沫没有诗情画意,有的只是艰苦的行程。每走一步,每一个脚印里,都能看见滴滴汗水,都能听见声声叹息,当然,欢乐与满足也同在。   二娘是个苦命的人。小儿子还嗷嗷待哺,一半的天空就塌陷了,是父亲帮助二娘撑起了一片未来。父亲只有兄弟二人,二娘的事父亲岂能袖手旁观?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人伦的体现也恰恰在这里。对于父母所做的一切,二娘和四位兄长嘴上都没有表示,如此浓浓的亲情,语言就显得苍白了。其实,我的四位兄长是把叔父当作父亲一样看待了。   二娘很羡慕母亲的大脚片子,因为二娘羡慕外面的天空,她也想用自己的肩膀担起一份责任,可是,二娘无力也无言。封建的余毒残害的不只是躯体,更大程度上是心灵。记得母亲说过,她也裹过脚,三天而已。我想,母亲解放的不仅仅是躯体,应该还有灵魂吧。   二娘有一种很亲和的凝聚力,起码对我来讲是这样。二娘家的四个哥哥年岁与我相差很大,三哥家的孩子虽然比我小不几岁,毕竟是子侄辈,虽然也和几个孩子们顽皮,毕竟还要顾及到“叔叔”的身份,也就不敢太出格。二娘一般是没有脾气的,慈祥的脸上有一股威严,也许是二伯走得太早的缘故吧,四个儿子媳妇都很孝顺,二娘的话自然就有了震慑力。别说是我,就是其他房里的兄弟也是不敢造次。在我的记忆里,好像还没有听过二娘骂人。相对来讲,还属我顽皮。   二娘行走不太方便,从来都不串门子,至于东家长西家短也就与二娘无关了,二娘就喜欢盘腿坐在炕上,无论冬夏,脚上穿的,都是自己做的布袜子,白色的,清洗得很干净。由于没见过二娘的小脚是什么样子,就在心里充满想象,真的想象不出,五个脚趾头是怎样的排列,才能达到尖尖的形状,二娘走路不稳,常常有一根拐棍帮助她支撑躯体,有时候我就想,离开拐棍的二娘一定会跌很多跟头。人是站立行走的动物,保持躯体的稳定性,脚趾头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二娘的五个脚趾头是怎样的排列,也都失去了支撑躯体稳定的功能。   每一个时期都有一个统一的审美标准,“三寸金莲”是怎样应运而生的就不得而知了。这样的小脚女人,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讲,应该就是一个累赘,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这是那个年代的女性的悲哀。就是嫁到大户人家,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日子也不会是很顺心。   在百度上查找,三寸金莲最早出现在明代,是古代妇女裹足陋习的极端发展。人们把裹过的脚称为“莲”,不同的“莲”,都有不同的称谓。大于四寸的称为“铁莲”,四寸的称为“银莲”,三寸的才称为“金莲”,而且还要弓弯。试想,诺大一个躯体,用三寸金莲来支撑,该是怎样一种状态。这使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一个专用名词,“细脚伶仃的圆规”。那是比喻豆腐西施的,我想,用到二娘身上也不过分,只是觉得有些大不敬,也希望天堂之上的二娘能感觉到,这句真的不是不敬的言语。其实,裹足无论出现在哪个朝代,也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对妇女的残害。人的美丑不在于大脚还是小脚,也不在于相貌是否美丽,而在于心灵和自身的修为。没有自身修为,长得再好不过是绣花枕头。   我不了解二娘的家庭出身,更不知道二娘的名讳,这些不允许我们打听,再说,那个时候年纪尚小,只有淘气的份,哪里还会想到这些?想看看二娘的小脚,大抵也是出于好奇。二娘不愿意出门,一般都愿意坐在滚热的炕头上,透过玻璃窗,向外面的世界张望。二娘嘴上不说,其实二娘的心还是惦记在冰冷的世界里的二伯。几十年的守望和相思,心里到底有多苦,只有二娘自己心里明白。   懂事之后再看见二娘的小脚时,心里已经没有了好奇,有的只是隐隐作痛。看看自己的脚,再看看二娘的脚,我知道,在裹脚的过程中,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一定很痛。那只是一种感觉,并没有在心里产生共鸣。直到有一次无意间看到二娘的小脚,在心里产生的何止是震撼。脚后跟和正常人无异,脚背成弓形,大母脚趾还算正常,只是向外侧弯曲,小脚趾向内侧弯曲,压在大母脚趾下,骨质早已经变形了,其他三个脚趾头,不但变形了,甚至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脚,走路肯定不会稳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那种痛,一定是痛不欲生的感觉吧。   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作为母亲应该倍加呵护。从常理上推断,二娘的母亲应该也是小脚,她更应该清楚当时的痛楚,她却忍心把这种痛楚强加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于心何忍?我真的就不明白,那个年代,老人们到底是什么心态。在那种情况下,二娘一定会哭,一定会掉泪,甚至会想到生不如死这几个字。面对女儿的痛楚,二娘的母亲一定心如刀割,甚至比二娘身受的痛苦还要痛苦百倍。有些时候,主观愿望,恰恰不占主导地位。我想,二娘的母亲也是出于无奈。走笔至此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是对二娘的大不敬,也算我对二娘的祭奠与怀念吧。   人体的美是自然的美,任何人为的、刻意的、即便是美化都是一种破坏,都是破坏了整体的和谐。离开了自然,离开了本真,任何修饰的美,都有雕琢的痕迹。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永恒的微笑,不是艺术创造,而是艺术写真,所以才永恒。 武汉羊羔疯哪家可以治疗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伊春癫痫病医院的排名长春哪里的医院专治癫痫病?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