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记忆中的那盏煤油灯(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18:38

在记忆的深处总有那么一点光,弱弱的,却充满温情,它时不时地在我的记忆深处一闪一闪亮着……

——题记

前段时间回老家,在清理房间时无意中看到了那盏我童年晚上读书用过的煤油灯,灯身上落满了厚厚的油污。看着那盏煤油灯,一下子使我的记忆回到了童年那段时光……

我的老家是在一个叫“芦溪大队水南生产队”的小村子,名字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究起的,“芦之溪”、“水之南”,还有点诗情画意,可那时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辛、苦涩。记得我上小学时,电灯,只是在书本里看到或从老师嘴里提到,对老家人来说它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盏小小的煤油灯,就是每家每户每个夜晚的光明之灯。

老家当时的煤油灯分几个档次,有汽灯、马灯、小煤油灯几种。汽灯是专门供集体开展活动的时候使用的,光度强,油耗大,当时村里就只一盏,很少用;马灯油耗较大,但它可以提着照路,可防风吹雨打;一般家庭使用的都是小煤油灯,它是所有油灯中最节油的。不管是那一种油灯,制造者都会在灯上安装一个很关键的部件——控制旋钮,用来调节亮度控制油耗。

村里人为了节省油,在一般情况下只要还能相互看清人脸,一般不会提前点煤油灯的。如遇上一个银色月光洒进院落的夜晚,干脆就不点灯了。年长的村民还有一套说词:“不点灯,吃饭还会喂到鼻子里去?睡觉还会摸不到床上去?尿尿还会尿不到桶里去?”

当年,我家里使用的是一盏小煤油灯,大部分时间煤油灯都是挂在灶台上方的墙壁上,油灯发出的光弱弱的摇摆不定。在油灯微光照映下,妈妈在灶台旁忙碌的身影便被拉长了,映在身后的墙壁上,随着灯光的摇曳不断变幻着。姐姐负责往灶膛里添柴,灶膛的火焰偶尔会探出火苗来,与煤油灯光一起,一下子将整个厨房照得通亮。此时,煤油灯的全形就会显现出来。

在挂煤油灯的地方,墙上会有一块火苗形状的黑,那是时间长了煤油灯给熏的。煤油灯当然不会老是“定居”在墙上,睡觉时会被小心翼翼端到房里搁置在窗台上。孩子们总喜欢在炕上说夜话,大人为了省油总是催促早吹灯,“说话还要看着说吗?”听着母亲的叮嘱,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地熄灯睡下。

为了节省灯油,母亲会把灯芯捻到最小,灯光有黄豆粒般大,一闪一闪的。在煤油灯下做针线活母亲常常会用针挑下灯芯,让灯光更亮堂些,然后一只手拿着鞋,一只手拿着一根拴着长长线的针,一针一针地钻着,又一针一针地拔着。母亲常常深夜缝补、做鞋,一方面为我们能穿上新的,也为等着父亲归来。父亲曾经当过兵,晚上天气好的话就上山去打猎,夜很深了才回来,他回来开关门的响动声,偶尔也会惊醒我。当我从甜美的梦中醒来,迷迷糊糊中发现母亲依然埋首于煤油灯下忙碌着,煤油灯发出的昏黄光亮照在母亲脸上,红红的。看着母亲辛劳不辍的身影,看着她那双手穿梭针线之间,我的眼里就不觉涩涩的、潮潮的……

在我上初中时村子里电灯是通了,却是经常停电。学校一早一晚都安排自习课,当然就离不开煤油灯了。那时,上学的孩子都有一盏属于自己的小小煤油灯。其实,煤油灯的制作极其简单。找个不大不小的墨水瓶子,再找个瓶盖或铁片在中心凿一个小圆孔,然后穿上一根用铁皮卷成的小筒,再用棉线搓成灯芯穿过小筒,上端露出线头,下端的棉线留长些以供吸煤油用,再往墨水瓶子里倒上半瓶煤油,把盖拧紧,煤油灯至此就做成了。那时,我年龄虽不大,可是制作煤油灯的高手。我学习用的那盏墨水瓶煤油灯,就是自己亲手制作的,既小巧玲珑又别致新颖,得到父母的夸奖,甭提多高兴了。那浸满煤油的线头一经火柴点燃,便有了亮晃晃的“生命”,发出亮晃晃的光芒,也为我点亮了一盏“心灯”,照耀引领我在书海里尽情遨游。

我那时是在一个叫马埠中学的学校读的初中,按照学校规定晚上都是要上自习的,当时,一个班有几十个孩子,一个孩子都有一盏小小的煤油灯,停电时就全部点起来,星星点点,灯光一片。因为灯都近在脸前,掀书翻本的,咳嗽出气的,稍不注意就会把煤油灯给吹熄弄灭了。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孩子们自有孩子们的妙招,用一张纸卷成筒状把煤油灯给罩起来,并在前面开个小窗口,一缕光亮便从里面透出来,此刻的煤油灯也会“安然无恙”。这个方法尽管很实用,可一节课下来,小小的鼻孔里头黑乎乎的,脸用手一抹就成了“大花脸”。

记得有一个家里条件好的女同学那晚带来一盏玻璃罩子灯,惹得全班学生一个个都投去羡慕的眼光,因为玻璃罩子灯的光亮要比墨水瓶煤油的灯光强多了。为了不让灯发出的亮光被其他同学“揩油”,她就拿出一本大书打开竖立在桌子上挡光,同学们发现后,就有人趁她不注意时偷偷用笔杆把竖起的书本捅掉,又快速地溜回到自己座位上。结果,几个回合她就不得不败下阵来,再也不敢用书本来挡灯光了。

上晚自习是很容易打瞌睡的,为了避免被老师发现,就在煤油灯前支一本打开的书,挡住老师的目光,然后双手撑着下巴偷睡,可睡着睡着头就会不小心碰到纸做的灯罩,灯罩一压就点燃烧起来,反应不快的连头发都会被烧到。突然窜起的火光和焦糊味道立马会惊动埋头学习的同学们,于是在“快扑火”的喊叫声中引来一阵哄堂大笑。这时脾气温和一点的坐班老师也会禁不住哑然失笑,然后板起脸孔呵斥一番,遇到严厉的坐班老师,那就得到黑板前面去罚站了。

那盏煤油灯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少年,它照亮了我的童年少年,它温暖了我的童年少年。时光如流水,煤油灯也随着时光流逝成为了遥远的回忆,可它时不时地在我的记忆深处一闪一闪亮着……

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癫痫发作的时候有什么症状昆明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西安市到哪家看羊癫疯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