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每一朵花,都长满故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40:28

梅子说“每一棵草都会开花,每一朵花,都长满故事。”为了那些开花的草,为了那长满故事的花,我回到了乡村。

沿着儿时的河畔、山岗、田野、地埂,一步一步地走着,脑海里能想起来的花草儿,一样一样地仔细找寻着。

记忆中那些开花的草,不管经过多少年,我离开时,它们在,我回来了,它们依旧在。

它们不离不弃,不悲不喜,不管风雪雨露,不管黄沙烹煮,千百年繁衍生息,它们执着守护在村庄的前后左右。每一棵草,都顶着一朵花,赤、橙、黄、绿、青、蓝、紫,它们五颜六色尽情绽放着,为大自然装扮着美丽衣裳。

此时此刻,太阳以花的方式,把暖释放着。故乡的田间地头,就有了几朵温度。我一边贪婪地用鼻息汲取着暖阳,一边又张开双臂把香味揽进怀抱里。

丹江的风,吹落船桨,摇着的舟楫,起起落落,晃晃悠悠,它们在丹江河面上,把一朵、两朵、三朵的浪花,拈起,再拈起,用古老的纸张折叠起来,形成了丹江厚重的历史。那些历史,把大丹江千百年的足迹,一一叙述,一朵浪花,就是一个故事。

大团的云朵,越过了山岗,越过了丹江,在故乡的上空开着花。那些花,纯白的,没有一点杂质。它们就和棉花一样,开在枝头,一朵,两朵,三朵,一筐,一篮,被母亲细心地摘了回来,铺平放进了棉麻布里,一针一线慢慢地缝合起来,带着母亲体温的棉絮,温暖了我们一个个腰身……

这个时节,故乡的山岗上,迎春花已经开始打苞了,那些张开的故事,扑进了我的怀里,一张一弛,铺成了盛大的画卷。我用满腔的柔情抚摸着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生长的花花草草……

眼前的孩子,挺着小胸脯,站得笔直,头却低垂着。我看得出,他的眉眼里有欢喜,也有暗淡存在。

我走近了他,想扳起他的肩膀,却发现,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个头明显比我高了。拍了拍他的肩膀,结实的很,真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杨。

他抬起了头,大眼睛湿漉漉的,眨巴了一下睫毛;我分明看到,他的眼底咕出了一层水汽。他五官俊俏,鼻高大,脸消瘦,头发蓬松在额头。

他父亲早逝,母亲智力缺陷。在故乡,和其他父母双全的孩子相比,他是不幸的。但是,因在故乡,他又是幸福的,东家衣,西家饭,谁家先好,谁家先唤,像唤儿子那般。他穿干净的衣,他吃烫嘴的热饭。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在学校安静地读书。

后来,智障母亲也不在了,他被亲戚接去了,算是有了个固定的家。

他问我:“阿姨,你为什么要写花?’

我说:“因为我爱花,花儿最美丽了!”

她又问我:“那我是一朵什么花?”

我掂起了脚尖,摸了摸他的头。

他羞涩地笑了,那笑像什么呢,我觉得很像山茶花。

我说:“你是一朵山茶花。”

他说:“我是男子汉,将来长大了,我要当军人,要驾驶飞机,在高空之上遨游,飞跃辽阔的山河,近距离瞅瞅云朵的样子,我的梦想,是壮美的,怎么能是一朵山茶花,那是女孩的花呢!”

我欣慰地笑了,笑得他红了脸。

我说:“因为山茶花品种多,花朵层次多,颜色也很多,大朵的山茶花美丽极了。就像你所处的环境一样,身边有很多人,东家的、西家的、年老的、年轻的、男的、女的,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大家都伸开爱的怀抱接纳你,那些爱,就像山茶花,层层叠叠,你就是坐在花朵中间的蕊。”

他带着懵懂的眼神看着我,那清澈的眸子里,有雾,在慢慢濡湿……

他说:“我会永远记得大家的好,左邻右舍,亲戚朋友,还有老师,美术老师怕我心里有压力,经常给我开小课,讲人生道理,给我鼓励。更有一位素未谋面的叔叔,资助我上学,说只要我认真读书,一直供到我大学毕业。”

我说:“是的,孩子,你的身边充满了爱,你不是孤独的,在爱的怀抱里,你一定能开出最美的花,和山茶花一样,一瓣一瓣,每一瓣都美丽无比!”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走了很远,回头看去,他依旧站在那里,和小白杨一样挺拔,如山茶花一样耀眼……

路过几家门口,摘花生的,打苞谷的,每个人看到我,都会笑眯眯地打个招呼。乡里乡亲的,我便少了矜持少了斯文,也少了在城里的拘泥和奉承。

沿着小路向前走,行至小街,来到了一家美发店门口。这是一家搭建在两栋三层小楼房中间的屋子,越发显得简陋了。如果不是房子被刷成显眼的蓝色,谁也不知道这是一间开着的门面房。门口摆着一盆大叶子风景树,绿得能冒出油来,无端的就生出了暖。

屋内简单装修了,墙上贴了几张时尚的女明星照片。小店老板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样子,头发没有城里的年轻人那么的古怪,衣着不新潮也不落后,稳稳重重的。小伙子浓眉大眼,透着精明,也透着稳重。他正忙着,看到我进来,抿嘴一笑说来了,我点点头,示意他忙他的。

我找个椅子坐下,小伙子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拿了一本杂志给我,说:“姐姐,你先看书,稍等会儿。”

我“嗯”了一下,算是回应。

小伙子正在为一位女士染发,双手在头上染着,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女士的头发原本就染得黄灿灿的,像秋后的玉米,现在再次加工,我便有些期待了。

时间不长,女士的头发被清洗干净了,小老板三下五除二把刘海修剪了,又把发梢稍微的剪了几下。几分钟的时间,镜前的女士明显大变样了,显得那么的时尚亮丽。

小老板拿起了发胶喷了喷,满屋子的清香,亦如门口那绿油油的绿,翠满了屋子。女士自顾自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眉心满是欢喜,乐悠悠地走出了美发店。

看着这个小老板,我忽然想起了在村边看到的那一簇簇的“金钱花”,一堆一堆的,开得热热闹闹的,全然不顾冬天的寒冷和萧瑟。

小小的花朵,有指甲那么大,米粒般的花瓣,蕊心粉嘟嘟的。花的旁边竖立着一排一排的杨树,一棵棵高耸如云,而那小小的黄花夹在杨树之间,幽幽静静的,丝毫看不出它的张扬。此刻,我眼前的这个小老板,不正像小小的“金钱花”吗?

我家院子里移栽的小红果树,叶子基本都枯萎了,稀稀落落的,似乎都想掉到地上。我想用手托着它,又怕惊醒了它微弱的灵魂。

当初,为了自己的一厢情愿,我把一棵小树强硬地移栽到院子里。为了想要的绿色,用强迫的手段,把它的生命给毁掉了。这一刻,我真是揪心的疼!

这时,天下了雨,淅淅沥沥,有些寒冷。雾霭蒙蒙,灰白色的雾气,笼罩着白色的村庄。村庄的一边是一条大渠,水的源头依旧是丹江,这是老家丹江的水,让我感到了特别的亲切。

移民至今,有好几年了。墙上的时钟每天都会跳出一个新鲜的数字。瞪着这奇怪的符号,我感到时间流失得特别快,还来不及抓住,就已经时过境迁了。

新邻居,是我少年时最好的玩伴,一天,他和我说:“我要回故乡去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离开故乡后,总觉得自己像浮萍,越是住的久,越发思念丹江,就想回去了。”

我默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说:“回去吧,我回去了,你想回家看看的时候,总有个落脚的地方,至少回家有个饭碗。”

“饭碗。”我重复了一遍,心里就沉重一分。是的,回家需要吃饭的地方。

我知道,饭碗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他的心里必定有着难以言说的苦楚,那究竟是些什么,我不想剥开,也不想深究。

我们都已经进入中年了,少年的情谊,到今天已经多世故了。带着风霜的脸上,挂满了深深的皱纹。

我不知道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从我的心里来说,是不想他回去的。这样的想法有些自私,我想让他留下,是为了缅怀少年的情谊,也是为了有个谈话的朋友。

丹江岸边,是我们心里的家。对于这个家,都有或多或少的情感纠葛。但是,我懂“既来之,则安之。”我想,只要把心灵放下,无论哪里,都会是家。

他最终带着妻女回到了丹江,那个我们梦里的故园,还是回到当初他来时的那所小学,继续他未完成的教学任务。

梅子说:“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我一直站在风中,朝着故乡的方向,仔细地闻,反复地闻,闻着那些被丹江风送来的一缕缕清冽的花香……

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病最好哈尔滨哪看癫痫病儿童癫痫大发作的急救措施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