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江南】乡村阳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33:09

中秋小长假,我还是搭车跑了一趟乡下,到老家、妹妹和姨家转了一圈,还跟着堂兄到堂弟的“庄园”里盘桓一天。回来忙碌,几次想写这次乡下过节的感受,一直都没有时间动笔。现在,这个周末就要过去的时候,有了一点时间。

过去回家都是有事。即使是节日,也肯定是有事情才回去。老家不远也不近,约200公里。过去老家有人,有父亲母亲,这就是天大的事情,遇上过节回去,看望与感受,最是顺利。父母先后离开,除了上坟的日子,回家再没有什么正当理由。专门到亲戚家去吧,大家都忙,怕打扰别人。想看望老人吧,也是想东想西,觉得麻烦。再说两趟班车都是路过,回来时大都是满当当的,行路也很不方便。

但还是想回去。

不是在家里闲散无事。刚刚收到编辑发回的稿子是要好好看着改出来的。这是最后一校,再有错漏,就是大麻烦了。另外,好些读书计划也需要认真落实。还有,家里的事情,只要在家,总是干不完的。弄点儿平时上班没空弄的好吃的,收拾一下冰箱,整理一下库房,这都是摆在我面前不可推卸的任务。

但仍然迫切想回家,想感受那个虽然空寂但时时忘不了的家的味道。想跟妹妹们一起过节,吃她们做的“月饼”—锅魁,想跟一奶同胞在一起想念与追忆。

事实证明,我的节日选择是非常正确的。我在老家的日子,总在心里对不愿意跟我出门的她表示最大的遗憾。

我是假日前一天晚上搭便车回到老家县城大妹家的。天气很好,只是日子短的太明显了。跟前月比,现在起码缩去了有一个小时的日光。跟着夕阳脚步出发,到达妹妹家已经灯火阑珊。不管迟早赶回来的意义在于,有一个完整的假日跟家乡、跟亲人们在一起。

堂兄的电话追过来。他说明天一起到堂弟的地上去吃羊肉,兄弟朋友们聚一下。堂兄是个热心肠,爱热闹。退休后没事,爱招集近处的弟兄聚会。每每大家相聚,免不了亲热回味,让大家回到童年岁月。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只要得到他的指令,没有特别的事情缠身,我都积极响应。亲人的亲,聚一次少一次啊!我说好,按你的安排办。本来我的计划这一天是老家或二妹处的。好在时间充裕,把后边的时间压缩一下无关大局。

次日早晨,堂兄的电话又来,让我不要出门,他派车来接。等到10点多,车子随着手机声音到门口,我们出县城往西北“生地湾”方向疾驰。天空中有些阴云翻滚,早上还滴下几滴雨水。看过预报没有雨水。这个秋天有点回归,前边下过几场雨,把秋老虎的威风早早打压下去。现在,我们透过车窗享受着带着乡村味道的甜美空气,向一个我还从没去过的地方走来。说来惭愧,少小离家,家乡许多地方都是只听其名,没见过其身。“生地湾”农场的名声小时候就知道了,但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涉足。所以,我还带着一种新奇目光打量着一路掠过的树木村庄。

中秋的村庄绿意盎然,瓜果飘香。路过之处,都是像老家那样的房舍,看着熟悉亲切。乡村道路上车不算多,人更寥寥无几,车窗以外目光所及,一派田园风光,给人以宁静祥和之感。这正是我想要的景象,也正是我想要的感觉。虽然没有回到老家,但我知道,老家已经知道我回来了。

左拐一条柏油路,就看到“生地湾”的招牌。过去不知道“生地湾”是怎么回事,后来知道是属于农垦系统的单位。改革开放以来,这里出现过许多轰动当地的许多事情,比如有名的上市公司亚盛,还办过电大什么的。之前好多条件不好、学业差的人跑进这里当了农业工人,后来三转两倒地成了国家干部的,也不在少数。现在这里怎么样,很少了解。进入它的地面,多见的是成片的向日葵、哈密瓜。有些车辆正在瓜田里装车。一箱箱瓜装满大卡车,不知道它会到广州还是上海人的餐桌上。副驾驶上的李老板说:这里的瓜品质不亚于哈密,但没有名声;所以这些瓜都是以哈密的名声往外走的。

终于到达堂弟住所。堂弟从深陷的躺椅里躬起身子站起来迎接我们。与5月份到我家时相比,他的状态还是好了一些。但他自己说不行,说“快死的人了”又说身患5种综合症。我笑,你上次说4种综合症,这才几个月,就多了一个综合症,别把什么病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会让别人没病可得的。笑话归笑话,还是劝他鼓起劲来,走进工作里,慢慢调整出状态来。

堂兄也站在那里迎接我们。他说昨天晚上就到了。今天来让我们好好吃瓜,好好吃肉。

小桌了上摆着些杀好的瓜,有哈密瓜、白兰瓜、黄河蜜,还有西瓜。各尝了一牙,都是甜蜜到极点的瓜。连不能吃瓜的李老板都馋得多吃了几块。他说“管他呢,先吃了再说”。人要能管得住自己的嘴,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了。午饭正在做,堂兄招呼我们先去摘瓜。甜瓜种在与住房一路之隔的的地里,瓜田里除了瓜秧,还有半人高的骆驼刺,这给摘瓜带来很大麻烦。堂弟仍旧坐到躺椅里去了。我和堂兄作为主力,一气摘下25袋。堂兄说,这些瓜要带到城里,给兄弟亲戚们送去。当然也有给我的2袋。其中有一袋哈密瓜,这是特殊待遇。

午饭是一大盘鸡肉,还有些凉菜,炒菜组成的拉条子。瓜吃的多了,面和鸡吃不下去,可惜。饭后又是准备煮羊肉。侄儿从城里拉了一只肥羯羊,堂妹转了一圈喊我去往开了卸。我只得勉为其难,赤膊上阵。午时的阳光透出云层,怪晒的。把一只羊弄开,我已经汗流浃背。走出厨房,在本来已经有些撑的肚子里,又装进去好几牙蜜样甜的瓜。甜瓜真好,又解渴,又解馋。

羊肉晚餐上桌的时候,确实有些降伏不了。大家吃,还得吃。病中的堂弟又倒酒,带头喝下去将军,只得喝。饭后又见夕阳,回到城里,又是个灯火阑珊。随后,堂兄的瓜也送到,一共3袋,给妹妹一袋。

周日计划的行程是大妹到二妹家做锅魁,我带车回老家摘红枣,到姨夫家看望,返回二妹家吃饭。

堂兄的电话早早又追来,说咋安排的,到他的农场去看看。5月他到我处时,说他的农场已经成型,养殖了土鸡山羊,种了水果红枣,秋天去了可以共享。我说今天要回老家,就不去了,以后吧。我们家族爷爷辈上都是单支,父辈就全是堂兄堂弟。现在,父辈大多去世,我们这些后辈们仍然像父辈一样十分珍惜这份血缘亲情。

外甥女婿开着车来了。我们马上上车出发。年轻人瞌睡多,我们都吃完早餐收拾好行李好久了,他们才晃过来。外甥女说,已经不错了,他们这辈人,睡一天的都有的是。

到二妹家的乡村道路是新修的,非常平整。一改过去石子儿路的车一过尘土飞扬。到她家,妹夫正在拾掇刚杀的大母鸡。大妹说,哎,我们一来,他们家的鸡遭殃了。外甥女说,还不如说,县乡下乡去,羊了鸡了全遭殃。我说,现在还这样吗?她说,差不多吧。

看着那只好大的鸡,大妹夫问有多大。妹妹说刚才秤的,9.9斤,正下蛋呢。如果我来了才宰鸡,我一定会阻拦的。下蛋鸡,太可惜。

卸下带的水果等物品,我们立刻往老家走。回到老家一看,枣还绿绿在枝头上。到姨家,她正在烙锅魁,香味进门就闻得到。听见我的声音,她马上拍着手上的面和姨夫迎出来。“哟,这个娃子来了。”脸上堆满了笑。看得出,她精神很好,只是头发一下白了许多。“姨娘,你今年多大年龄啊。”“她数兔的,62了。”姨娘还没开口,姨夫替她说了。姨夫戴个眼镜,也是一脸的笑容。夏收结束,秋天还没到收的时候,是乡里农人最轻松的时期之一。“我给你们做饭吧,一会在我们这里吃饭。”姨娘总担心我们吃不上饭。“也不早些来个电话,来就能吃上了。”我连忙推辞:“不用不用,二妹那里已经做上了,过去就吃。”“不知道你要拉多少面,这几天推磨推不上,有个推磨的,还送孩子去了。”我给姨夫打过电话,说要带几袋面粉回去。今年刚下来的新麦,吃起来一定味道不错的。“就拿两袋吧,等天凉些了再带。”我说。“那没问题,上次推的新粮,还有几袋。”姨夫说着就往粮房里走去。姨娘也把烙饼的工作暂时放下,跟了出来。他们把蛇皮袋装着的面粉袋子打开又往里边装了些。面粉装到车上后,姨娘又说,给你们剪些葡萄吧,留下了几颗树的,长了也卖不了,那先人(先人:此处为玩艺,东西,没用的等复合意义)。我爽快地说,好。这些年我明白,到长辈家,只要他有的,要送的,最好还是愉快接受。只有让他爱的有对象,才是对他的报答。要不有“吃了喝了也是爱”的说法。

葡萄地里还间种着菜。剪葡萄的同时,姨夫说,菜也给你带一些吧。这先人多了我们两个人也吃不了。看着一串串豆角、茄子还有长长的吊瓜,我还是痛快地说,好。于是,又摘了几兜子菜。要走了,姨娘还客气着:“来了也不吃饭,以后回来,早些打电话给你做饭。”我说好好。

车回老家门口,妹夫已经把地里的韭菜割了几大袋。我进堂房上了香,扫视一圈,才默默跟父母告别。锁门时我想,如果是过去,这两天,我一定都是守在这里的。

回到二妹家,锅里的鸡肉已经冒出香味。转了一早上,肚子也有些空,于是大家围坐一起,大口朵颐。到底是农家饭,吃起来地道而味真。不似我们天天吃的无味的米饭,吃了没吃口味没有多少差别。

饭后两个妹妹开始烙锅魁。等我午休起来,已经弄好一锅。加了南瓜的锅魁看着都香,只是肚子还没有空隙,只能垂涎。他们忙,我也不好闲着,撑了个煮玉米后,就开始捡韭菜。大妹问,捡那么多干嘛,我说包饺子啊。于是,二妹又抽空活了面。捡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一大袋韭菜捡完。剩下的洗切拌,就交给了妹妹外甥女。下午她们把锅魁弄完后,也到了晚饭时候。我就和外甥女婿及二妹开始包饺子。一顿韭菜鸡蛋饺子,把刚从田间饮牛回来的外甥妹夫他们填得饱饱的。等我吃的时候,已经尝不出什么味道了。

满满装了一车吃的,回到城里已经又是月上柳梢了。

次日约好的车子过来,装上乡里的面粉瓜果葡萄蔬菜,以及带着故乡和亲人味道的锅魁,顺利回到了家里。

几天来总想这个中秋,觉得在家的两天,浑身浸染了一层厚厚的金色阳光。

治疗继发性癫痫的方法有哪些呢南宁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昆明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癫痫病治疗的过程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