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星月】中年再逢我的老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6:43
   教师节来临之际,这是我对老师的赞歌   ——题记   这几日身体不好,虚寒,队里碰巧又死了个人,总得去吊唁。说真的,真怕去,又没办法不去。今年是我太岁之年,命里上说我今年体弱多病,要少往阴气重的地方去。人死乃极阴之物,我又正虚寒病着,你说我怕不?丧事是在镇上一小区办的。吃完饭回去还有蛮长的一段路,天又阴冷多风,真怕受凉病又加重了!所以吃完饭只等着有人走我就跟着离开,可偏偏没人急着先走。身上冷着,人却还要坐在那耐心等着。   好事往往也会在这么个时候,冷不丁撞上你,让你转圜欣喜,所谓祸福相依。生活的设计往往就是这么个意外奇妙,难测难料。   我竟在这里巧遇我的老师。   同桌有几个队里的发小,都已步入中年,生活的奔忙,彼此的擦肩而过。多年未见,难得一聚,真是太多的回忆太多的话语。酒酣话更酣,得知我之情形,特许我开水代酒,频频举杯。友谊之舟、人生况味,真是无处不景、无处不叹!尽兴忘我处,寒症竟去了许多。   一胖墩大个兄弟,无意间环顾发现了什么,停了话匣。侧身转脸,目视邻桌数秒,脱口洪亮一声:陈老师,嗓门粗壮,震得简易棚席嗡嗡回响,好似横须目眦张飞当阳桥一喝,四邻瞩目。人近不惑,直率莽撞性子一点没变——率真简单总有率真简单的可爱。粗壮之人说不定里头藏有颗绵柔之心呢!请勿怪他。   我随声凝望,邻桌坐有一个似曾相识的人。细细辨认,这正是我小学毕业班的班主任,陈老师。掐指算来,她如今可已是八十六七岁高龄的老人了。但,坐在那里,依然仪态万方,端庄、慈祥,目光炯炬,与众不同。我们都三十几年没见面了。老年人的脸庞模样基本定了型,不容易变,中年人变化大,特别像我这样憔悴型的,岁月磨砺,劳碌奔波,面似犁沟。一年之间都能变得自己不认识我自己。常怀忧感叹,不忍览镜自顾。上次见她,还是我十八九岁高中刚毕业那会。昔时老师业已退休在家,对我们热情亲切,关爱有加,殷殷期嘱,不舍难离。   面对我们这样一群突然上门,叽叽喳喳懵懂飞扬的年轻孩子们,老师迎门纳座,瓜果盈盆,心花绽放,喜从中来。莺歌梨园,笑语环舍,众星拢月,陶醉沉浸,日盘西挂。孔门弟子琴瑟言志,各抒情怀,高雅传千载;我辈草棚,乡间泥娃,踏世迷朦惶恐之际,未来生计只图一指。老师智慧莲花,慈爱端坐,如母面嘱;殷殷期语,润物无声,芳华作泉,提捏收放,如出掌里;体恤关爱,拳拳之心。多年孕育终破壳,如今割爱放飞翔。只是,我们血色方刚,意气飞扬,少有沉静来感悟领略老师丰富话语和智慧人生。苗芽柔嫩,总欠风吹雨淋来锤炼。   无论是鱼跃还是飞翔,一切怀志梦想,蕴厚沉静的大地之母是它们的根基、出发点和归宿。世上事,有些总要岁月催化才能感悟领略达成的。大道至简,景象繁杂,感悟领略之时往往已是两鬓斑白,面带犁沟。如今,弓腰回望:一串串弯弯曲曲的脚印。油然生叹!但,烛光晚宴,幡然醒悟,人生亦无憾矣!   端庄祥和,貌容含芳,可亲可敬,这是老师一生最大的特征,无论时隔多久,每次见她就如同瞻仰一株清脆碧绿生机蓬勃的盆栽青松,总给人于一种,生命就该是这样:永远的新鲜活力,永远的不息进取,永远不晚的自律奋发的愿想。   陈老师教语文,一致公认的教得好。她出身书香门第、教师之家。家风浓郁、底蕴浑厚,只是因为历史原因,所谓成分问题,才屈居我们农村这偏僻一隅教小学。就这,也算是严重稀缺教育资源时期,对她此类人群特有的照顾了。这对她来说,实是不公,然而对我们,却是一种福。否则,农村小学哪里去找这样容貌才学人品俱佳的老师?每每回想起老师的事来,总觉老师就是一枚松籽,无论到哪都会不择土壤,生根发芽,伸枝长叶,尽量护出她的一片繁荫来。   老师对我好,我记得清。——其实,她对每个孩子都爱、都好,具备一个真正传道授业解惑者的博大情怀。她身纤不丰,但鲁迅说过,人格上的大往往同体格的大成反比,这话用在她身上是再完美不过的诠释演绎。——辐射体现到我身上,我就自觉得她对我特别的好了。同样,辐射体现到刚才那位率真朴直的同学身上,也定觉得陈老师对他特别的好了。——否则哪会有人群之中忘我的一声呐喊呢?   她还有个弟弟,也是我的小学毕业班老师,教数学。记得我已经读初中了,他还在一次办事途中或因记挂或因关怀折转来我学校看我,询问打听我所在的班级,找到任课老师把我唤到办公室,在我突然降临的欢欣惊喜里,亲切询问我升入中学一学期以来的情况和感受,询问关切之细,以至于办公室其他正在备课批改作业的老师常常停笔、举目、关注、侧听,投来好奇探询称许的目光。那一刻,老师目光诚挚流露传导给我的期许和鼓励,少年不经事的我也完全读懂了这份浓厚师生情怀。现在我已不记得老师坐了多久才骑着他那辆老牙吱响的自行车走的,但我记得,我是欢快喜悦旋舞着回的教室。那一刻,永远铭记在了我少年纯澈的世界里,成为褪不掉的底色。   岁月荏苒,光阴如指间滴水,如今的我已快到了老师当初的年纪,可自觉没有一件可庆可贺、拥有自信、拿得起,汇报献给老师使其欣慰的成绩。每念及,总觉是一辈子的愧疚。悔泪婆娑,有蚁在爬,有刺梗喉,惴惴不安,辗转难眠。但,慎独思索,因此也总不至于迷失沉沦,枯萎失了动力。   ——无论如何,她姐弟俩总归是我永远的老师。   可就在昨天,发小忘情的一声喊,队里的伙伴们纷纷参差离席,主动和老师照面打招呼——我竟躲着,缩在一边没好意思去!当时心里,真是难于描述:五味杂陈,顾虑重重。中年,意外邂逅我的老师,它既让我欣喜,又使我恐惧。   我是侧对着老师,趁大家问候寒暄不注意的当口,我得以细细端详,看到了多年来梦里忆及、却又不曾再见面的老师,自是一阵欢喜。想到过去老师对我种种的好,想到自己年少时的憧憬,更想到自己一生几经颠沛流离,浮萍跌宕,如今一事无成又气血华衰的现况窘状,心里真是莫名的凌乱、烦慌、加悲伤,有折羽栽志、如罪在逃之感。心里真想起身,和大家一道,亲切叫声“老师”,可脸又偏偏别了另一边去,不让老师注意看见。只想着,躲过去就是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老师?如何告慰老师?她若问我些问题,我将如何回答?我不敢见老师,真不敢!   回去后,我也问过我自己:是你努力不够?还是你年岁大了经历多了,就熏染多了顾虑也多了呢?咋变成了这样子?不再有当年的天真纯澈了呢?美好的师生情感难道非要夹杂其他不相干的外物来揣度衡量吗?你的初心爱愿执念还在吗?——如还在,那你何以觉得愧对老师了呢?老师对你们这么多年没见面的学生有这么多的眼光想法看法吗?……一脑子的问题,句句我皆不能回答。尘世喧嚣熏染的生活越过人越迷糊了,我变得自己不认识自己,不知何时涂染上了一层又一层重重的壳了。这壳是否保护过我们自己,我已混浊不清楚了。天生的自然之壳可以保护我们,人为的壳,只能禁锢!   常梦站在光突无依的山崖,弓腰四望:邻峰,层林尽染,郁郁苍苍,日丽风和,气象万千。回睹自身所在:突崖嶙峋,沟沟壑壑,叶落花稀,杂枝横溢,饿鹰环视,空囊利爪,悲风萧瑟,孤单寒立,几无勇气。探脚下:亲人伴侣,身影犹在,希冀热望犹在;但,或因久远,或已乏倦,目光遥接,已觉模糊点点,四野迷茫,焦灼心揪。上,孤崖秃顶,几无进取;下,涧水幽咽,盲肠曲径。身悬半崖间,两难迷茫,孤独几无助,心焦切。急处泪落,化作雨溪瀑布千千行……惊醒,梦一场。   我就是在这样的梦境幻影里偶遇再逢的我的老师。老师依然维持着她那几十年不变的、一贯沉静端庄宽和慈爱的面容,一颦一笑,智慧蕴身,仿佛你若渴饮,随时任取一瓢的游刃有余。——这些,只有懂得的人曾经受过她恩泽熏染的人才能读的懂。可如今,岁月荏苒,时光铅华,我恰似是一只不幸折羽栽枝的鸟儿,无以鹏举。曾经寄期望于我的老师——将如何看我?我忐忑惶恐,惴惴不安……   今天老师偏偏是后来的。在我前面隔两张桌子落座。当时人还稀落,又脸对着脸。这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躲过去了,昨日就有了后悔,今日再次面对,若要再躲过去,过后我恐怕要抽自己耳光的。毅然决然,排了一切杂念,和老婆略略说明了情况,拉上一块,哪怕叫声“老师”再赶快离开,了了心愿也好……   才到老师那桌,“陈老……”我还没完全叫出口,老师自己倒先站了起来,几乎“呼啦”一下立起的身子,双手扶桌响亮喊我名字:“李红伟!”这一喊,隔了三十多年的时空,听得我如此亲切,一股热流直涌心头,如同回到了老师当年英姿风华的课堂。其实,我从这边立身往她那边走,整个过程,老师的目光就一直注视着没离开过我。莫非老师先知先明,知道我今日一定会过去么?……   队里许多人看着,老师的儿子儿媳女儿们也看着,他们的母亲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对一个她曾任教过的小学学生,三十多年没见面,一下认出还能喊出他的名字——能不惊讶吗?惊讶的不仅仅是老师记忆本身,定还有师生情怀,好奇里面蕴含有什么样的丰富情感故事?我分明也感到了捎带过来的别样称羡猜度的目光。我顾虑的沉重又来了——不过,这只是一瞬,因为现在我们已经互相捉住了对方的手……   接下来的叙怀畅聊中,老师还叫出了许多我们那届她印象深刻的同学名字,兴奋处,许多的细节还一一列署,重温再现,竟又给了我许多美好记忆空点的补充,心一下子又回溯穿越到了童年那段美好时光。鬓白之人重温童年意趣往事,滋味真是别样的悠长!   我真惊讶于她的记忆力了——毕竟已是近九十的老人了——记忆却依然如此的明晰,真感到不可思议。同时,直替老师的健康感到由衷的高兴。稍稍遗憾的是,老师耳朵有点背了,声音小了听不清。但老师可用着她清亮的眼睛、明澈的思维、生活历练,来敏锐观察弥补空点。一些话语不用你重复,心定神慧的她稍加思索,逻辑的触角就能精准贯穿达到。她是美的,一辈子才女,姿容秀貌,心聪神慧,量事裁物,方寸有余,交流越深入,你就越能懂得老师几十年不变端容秀貌慈爱可亲的缘由了。一个蕴藉广博宅心仁厚之人,心里装着她的孩子学生的人,是不会老的。以德润身涵养秀美的人,是不会因为时间岁月而减少其魅力的,如酿好酒,越久越醇。我庆幸自己今天做的对了,否则,记忆如此清晰敏慧的老师,将再如何看我呢?   叙谈中,老师告诉我说:“其实昨天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在那里和别人聊天,觉得声音特别像你,看看人,轮廓越发像你……”老师眼睛注视着我,声音戛然停止,不语了。我们的手还在握着,心是通的。我一时不知如何接她的话头了,感到一阵的燥热,不禁汗涔涔了。我知道老师别无他意,她只是自言自语,不解疑惑,而这一切都是源自她内心里固有的师生情意。昨日我自认为的小聪明,现在想来,真是蹩脚透顶,我窘迫害臊得不敢目视。老师聪慧慈爱洞若观火,就像小时候你上课开小差一样,决逃不脱老师的慧眼,只是她鞭子举而不落而已,不是因为你的狡黠才滑过的。现在,我毕竟已是中年,又三十多年没见面了,有些事,老师话头稍稍带到,点了一下,无有它意,察言观色的反馈里,敏锐的思维触觉一旦意识到了,就戛然而止。心灵是相同的,有些是无需明确用言语的。但我终究还是寒毛渗渗了,老师终究是老师,我还有太多的东西没学,没接触,甚至不知道,不仅是学问,更有人品。与众不同的端容秀貌是要以内在的仁厚博爱智慧蕴藏为滋养的。人生在自以为的极简处,往往树立着榜样和丰碑,宅心仁厚端庄秀美的陈老师就是。   话题中,老师还特意穿插回忆了些当初和我奶奶的交往。奶奶如何常去学校,甚至去老师家里,探询了解我的情况,掌握我不在她眼前时的表现,拳拳殷切之心,如今老师回忆起来,还是不停地赞叹感怀。老师说,奶奶常和她叙说一些家里的情况,带我的艰难不易。由于是一个村子,家又离得不远,后来成了常见面交流的朋友。类似的事,我都有所知道,后来升了中学奶奶也是如此,常去十几里外的中学找我班主任询问我的表现。——作用总是有的,至少让我不敢不忍越雷池。现在想来估计是,不,一定是,奶奶想让老师多多的留意照顾到我,包容我的一些愚顽劣性,我的一切奶奶那里都是透明的,只是我小,她不对我说而已,说了个性倔强的我也不一定立就能懂去做。——真是良苦用心如此,奶奶!   畅聊处,陈老师专门提及有一年暑假我奶奶特意给她送瓜的事。为这事,老师一直说太不好意思:你奶奶太热情,真情是不能拒绝的。她说,她和我奶奶的情谊就是从此建立的。我现在想想,觉得这也该算是缘分。她们两个都是在彼此战线上努力奋起的人,只不过一个是黄土地上刨耕的农民,一个是教育战线育人的老师,但从奋斗于人的意义来说,她们是一样值得尊敬的。老师说我奶奶虽未曾读过书,但为人处事亲和通理、分寸有度,与她交往有亲切愉悦的感觉。——三十年后,老师意外再把这些细节透露,许多还是我记忆空白盲点——真是意外之喜。相信,从此会在我有关奶奶的记忆里增加许多新的丰富元素。记忆如新春油绿之苗,蓬发萌起,隐隐的又被引诱怀念起奶奶来了。一直以来奶奶仿佛就在我身边的某个地方,稍有触动,就能立刻来到我的眼前。关于奶奶的事我有多文涉及,总之,她是位奇女子,只是时代环境设限束缚捆绑了她。她虽然平凡,但很伟大——至少在她孙子我的心里是这样的。她是不屈于环境奋斗的一生,直至如蜡烛般毁灭。她有没有过悔,有没有过怨?我实在不知道。因为她在去世前的一刻都在忙碌,这里面的故事、心思、心结,值得我用一生去挖掘,勘探…… 郑州有正规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吗郑州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服用苯巴比妥的危害武汉治癫痫的方法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