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在新疆过年二题(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4:05

1,在阿克苏过年

1960年是三年经济困难最难熬的一年,那年年底,19岁的我从甘肃被调到新疆阿克苏,还在那里过了一个旧历新年。

岁月荏苒,斗转星移,一转眼就过去了半个多世纪。虽然岁月的长河湮没了许多如烟往事,但在阿克苏过的那个春节却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那年,位于甘肃河西走廊上正热火朝天建设着的酒泉钢铁公司,因为甘肃严重缺粮,突然接到了中央“下马”指令。为了保住这支队伍,以待粮食形势好转后重新上马,国务院冶金工业部决定将数万名职工向全国各地疏散,帮助疏散地建设那些尚未“下马”在建项目。并且明确只要疏散地安排口粮计划,人员工资仍由冶金部发放。

我们这支小股“部队”目的地是南疆阿克苏,那里正准备筹建一个大型棉纺厂。我们1000多人风餐露宿乘坐一长溜儿解放牌卡车辗转一个多星期才赶到那里(那时兰新铁路才铺通到一个叫柳园的小站,大部分路途靠汽车运输),一到那儿,就听说那个棉纺厂也接到了“下马”的指令,原因与甘肃一样,地方上严重缺粮,养活不了我们这一大批人。不过,这么多人好不容易过来了,时间又到了岁末,一时也没法转移到其它地方去,而且也不知道哪儿要我们,只能先住下来。有关部门要求当地政府临时给我们安排最低口粮标准,随便找点活儿让我们先干着。后来,我们就在那里滞留了三个多月。

地方上安排的口粮计划每人每月只有24斤,没一点副食品计划,也买不到一点蔬菜,市面上只有食盐不上计划。我们就像行军打仗似的,就地搭棚子办食堂。食堂里只有两口大铁锅,一口锅烙饼,一口锅烧水。每人每天就只能吃到用八两面粉烙成的两块饼。每天吃两顿,每顿供应一块饼和一小勺子开水。那一块用四两面粉烙成的大饼,因为又没法进行发酵,感觉个头并不大,好像一个人需要三四块才能吃得饱。由于燃料紧张,开水供应也是有计划的,每人发红、绿两块水牌子,早上打水时用红牌,晚上打水时再用绿牌换回红牌,第二天早上再用红牌换绿牌,如此循环往复,绝对公平合理,任何人都没机会多喝一口。喝的水是从几百米开外的一条大河里挑来的,那条河在地图上就叫阿克苏河,据说其源头在100多公里外的苏联境内(苏联解体后,那边的国家叫吉尔吉斯斯坦),河面虽不算宽,但水流还挺急,夹带着泥沙,像是黄河里的水。我们吃饭时,都是坐在自己的地铺上,一小口一小口地享受着那块十分珍贵的烙饼,一边用饼蘸一点掺了盐末的辣椒面,一边喝点儿像马尿似的“黄河水”。

安排我们做的工作是挑河。那条新开的河是个半拉子工程,已经挑了一半,民工全撤走了。我们用的工具全是当地发的,两个人抬一副柳条编成的筐,有专人装筐。谈不上有什么工效,干多干少没人管,当地没人过来,我们自己的带队干部也和我们一样,肚子饿得哇哇叫,哪有心思去抓工效?顶多是在工地上转一圈做做样子就回宿舍了。我们住的宿舍原是一家砖瓦厂的大厂房,室内空间特别大,一根根立柱支撑着硕大的屋顶,地上铺着一层稻草就是我们睡的地铺(这里与家乡江苏处于同一纬度,听说也种植水稻)。我们都将自己带去的行李卷儿摊在稻草上,一个挨一个地挤在一起,两个那样大的厂房,竟然装下了这支1000多人的逃荒大队,只是可怜了我们那几位随队领导,也不得不与我们朝夕相处患难与共。

那年农历闰六月,过春节时已是2月中旬。腊月廿九的那天下午,当地有关部门也给我们分配了一批春节特供副食品,我们找不到车往回运,只好派了几十个工人步行去市里背菜。记得我也被派去了,回来的路上我背了三十多斤大白菜,因为有十多里路,那天又特别暖和,背得浑身是汗。好在可以边走边吃生白菜,感觉到既充饥又解渴,舒服极了。真想不到那玩意儿还能当水果吃。背菜的人大都是背什么就吃什么,有时也互相进行品种调剂,走在我前面的那个人背的是洋葱,他跟我要了半棵大白菜同时给了我两个洋葱,虽然平时连切洋葱时都会辣得眼泪直流,但生吃起来倒也不觉得有多辣。不过,我这辈子也就吃了那么一次生洋葱。

大年三十的那顿年夜饭吃得特别早,其时,太阳还高高地挂在西天,为了那一顿丰美的大餐,大家都有点儿急不可耐了。主食还是那吃惯了的一张饼,另外每人分到了一小勺子土豆炖牛肉和两份分量极少的炒菜,确切地说仍然是吃了个半饱。开饭时,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把手还碰到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一个工人看到了炊事员给他打的牛肉土豆分量有我们的两倍多,就不客气地夺下了他的饭盒,放在食堂门前“展览”。那位领导原是酒钢水泥厂厂长,这回算是虎落平阳了,后来他气得连晚饭也一点儿没吃。年初一的那天,上午的那顿饭仍与上一天晚上差不多一样“丰盛”,晚饭就外甥打灯笼——照旧(舅)了。

接下来又放了好几天的假,当地政府也并不需要我们干多少活,只是希望这些瘟神早点离开,好减轻一些地方上缺粮的压力。白天,偌大的宿舍里空空荡荡的,大家都像饿狼似的到处游荡。一个月几十元的工资大都不够用,因为买一公斤地方粮票就得十多元。阿克苏街上有一家卖烤馕的店铺,老远就能闻到从那里飘散出来的诱人的香味,虽然一块馕只有几分钱,但因为要收100克粮票,多数人只能在门口闻闻香味,咽几口口水。馕是维吾尔族人的主食,有点像家乡的那种大圆烧饼,中间较单薄,周边有一道凸起的环,味道与烧饼差不多,也是用发过酵的面粉烤制的,记得好像是比烧饼少了一层芝麻。馕的烤制过程很特别,炉子是在地上挖的一个瓮形的圆洞,洞底燃着树柴火,贴饼子的人跪在地面上,样子很滑稽。那个馕店后来几乎耗尽了我们这些人的全部工资,有的人还将随身带过去的一些值钱的家当都卖掉填了肚子,听说有一位随队的领导将一块英纳格手表只卖了一百多元钱,买了十多公斤粮票,我也用一件只穿过两次的新卡其布中山装跟当地人换了两公斤粮票。那时候,口袋里揣着两公斤粮票,好像比现在信用卡里存了上万元钱更觉得富有。

过了春节,就听到消息说,要将我们这一批人转移到北疆石河子去,有关部门正在落实转移的车队。后来因为车队迟迟落实不下来,我们在那里又“待命”了一个多月,走的时候。阿克苏河边上杨树已露出了新绿,桃花也正含苞欲放,春姑娘已经悄悄地来到了南疆大地。听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天山北面,那里的早春还常常大雪纷飞。

这么多年过去了,听说阿克苏早就升格为地区级市,旁边的那个叫温宿的小镇也升格为县城。真想在有生之年再能有一次故地重游,只怕是因为年岁渐长,关山远隔,这种奢望很难实现。

2,在石河子过年

上世纪60年代初,那年二十岁的我,还在新疆石河子过了一个春节。那是我在新疆过的第二个春节。

石河子当时是北疆的一座刚建设起来的新城,说是新“城”,在当时还只能算是个轮廓,城区的面积很大,马路也很宽,路边都栽着一排排的树,房子全是漂亮的砖瓦水泥结构,全然没有大西北常见的泥路、土屋和黄沙漫漫。城区显得很松散,一个大手笔的城市规划正在按部就班地实施中。这里是汉族人的天下,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老乡”,当地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反倒成了名符其实的少数民族。(在新疆只要是汉族人都互称“老乡”,就像在国外凡是华人都视为老乡一样)。听说,这里很早以前只有几十户人家,当地的哈萨克人是游牧民族,古时候是迪化(今乌鲁木齐)通往伊宁的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驿站,这里水源充足,天山上的雪水是这里天然的固体水库,有大片的宜耕荒地。解放后新疆的部队就地转为农垦部队,这里就成了新疆建设兵团第八师的驻地,(简称农八师)。原来的战士现在都已经成为各个部门的骨干(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国民党部队和平起义过来的人),现在农八师的地盘包括石河子周边数百平方公里的地方,有好几个大型农场和工厂。

那年春天,刚从南疆阿克苏转移过来时,我与十几个原酒钢水泥厂的技术工人被分到一家水泥厂,干起了我们的老本行(从事机械运转与维修)。与南疆相比,这里的经济条件要好得多,工资中的地区津贴也高些,特别是粮食形势比那里要宽松得多,我们每月能吃到四十斤计划,而且大都吃的是白面。食堂里也正常有点土豆白菜之类的副食品供应。可惜好景不长,当年秋后我们这十几个人又被调离了那家深山中的水泥厂,与酒钢“援疆”的大部队汇合,参加一个大型水库的建设。这个水库面积很大,听说已经开挖了好几年,它的土方工程已经到了扫尾阶段,水库的围坝也快要达到设计高度,可以这样说,这个水库的最后一批土是我们这些酒钢人推拉上去的。前些日子在网上搜索到石河子卡子湾水库,从图片中看到了水库的水面上碧波荡漾,大坝上杨柳依依,据说那里已经成了石河子的一处重要旅游景点。这里的伙食比水泥厂明显差了许多,主食绝大多数是高粱米和玉米面,一天三餐不是高粱米饭就是玉米窝头,副食也只有每餐一小勺子炒白菜。虽然粮食定量每月还是四十斤,但因为是干的重活,饥饿几乎是时时刻刻地伴随着我们,好像又回到了阿克苏。后来,伙食越来越差,白菜都是冻烂了的,难得见到土豆。

转眼间又到了1962年的春节,这可是我在新疆过的第二个年,对于过年,人们最关心的就是能过上几天吃饱饭的日子,幸好,农八师这次倒是没有让我们失望,大年三十的晚上,每个人发了三个“一”,即一斤白面,一斤羊肉馅,一斤猪肉馅,让我们把这些材料领到宿舍里自己包饺子吃。

除夕的晚上和年初一的早上食堂不开伙。我是和浙江的小余和甘肃的小郑一同搭的伙,小郑有一个小木箱子,我们就在箱盖上铺上一张白纸,用瓶子在上面撖饺皮子。小郑是地道的北方人,是包饺子的行家内手,小余和我都没包过,那是我第一次包饺子,感觉也并不难。宿舍里有两个烤火炉子,饺子包好后便轮流着在上面煮。煮饺子用的水也是食堂门口冰堆上的冰块,煮饺子的锅大多数都是用的面盆子。那时我们用的面盆都是兼做洗脚盆的,不过此时人们都对美食充满了渴望,也就顾不了许多了。

那个除夕夜我们三个人还就着饺子喝掉一斤白酒,那种酒是当地农场用高粱壳子酿造的,价钱不贵,也不要计划。第二天傍晚又吃到了一顿米饭,还有好几个炒菜,虽然那天食堂只供应了那一顿中饭兼晚饭,但因为有上一天的三个“一”支持撑着,肚子里觉得还特别舒服。算来我已经在大西北过了四个春节,这次是最丰盛的。第二天,食堂的饭菜就又恢复了常态,每餐仍是四两高粱米饭一小勺子烂白菜。

记得在过年的前两天,我和同宿舍的五六个人没上工地,交给我们的任务是跟车为食堂拉煤拉冰、打扫卫生。拉冰是是一项又苦又累的活儿,工地周边没有水源,用水全靠远处的一条冰河,我们必须先用大铁锤和撬棍等专用工具将冰层敲开,再一块块地搬上卡车。运回来后还要将其码放整齐。那个冰堆就等于是食堂里的水缸,我们宿舍里的用水也全靠那个冰堆。那时年轻,有时干得口渴难耐,就大嚼碎冰,格崩格崩的声音就像是小时候吃的炒蚕豆。打扫卫生是没多少事可做的,倒也不是本来就很“卫生”了,而是太不卫生,且没法打扫。

我们睡的工棚是一间很大的半埋在地下的“土窝子”,那种“房子”是大西北常见的工棚,就是在地上挖一个长方形的坑,坑上面盖着人字形的屋顶,坑底的中间再挖一条米把宽的通道,其深度相当于床铺的高度,通道两边铺上一层稻草就成了两排统铺,一间土窝棚里睡三十多个人,一个冬天没地方洗澡,衣服也没法换洗,平时又都干的是出力流汗的重活,宿舍里的卫生状况就可想而知了。想象得到,那里根本就没法打扫,干脆就不去动它,听之任之。

工地离石河子市区有几十里路,春节放假期间我们没地方去,只能天天在周边闲逛,去得最多的是二十三团的团部所在地。二十三团在卡子湾水库北边三、四公里的地方,有一条新筑成的笔直的公路通向那里,路的两边裁着树,想必现在已经成了游人如织的林阴大道。那里也是农八师的一个农场,农场里的工人却大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我们在那里曾遇到一个江苏东台的人,他可是正规的政府移民,他们那批来的人都是清一色的一对小夫妻带一个孩子。他们在那里虽然每人每月只有35元工资,但粮食不算紧张,自己能开荒种点土豆,据说在大型机械收割过的玉米地里,一天能拾到十几斤玉米。

每次去二十三团都是与小余同行,小余常在路上和我谈起他的家世,他的家乡是在风景如画的浙江千岛湖边,他父亲是个老中医,他们弟兄四人分别取名福、禄、诗、书,他是老四叫必书。他的母亲是二房,三个哥哥都不是母亲生的,他的大哥比他大二十几岁,与他母亲的年纪差不多,有一次他还让我看过大哥写给他的信,是用文言文写的,记得有一句“弟之母,吾之母也”,意思是叫他别挂念家中的母亲,他们会像对自己的生母一样地照顾她的。他的父亲早已不在。小余比我大两岁,他在家里上过初中,我们都喜欢在晚上看点书,因为整个宿舍里只有一张马灯,我们就想办法做了一个小油灯,那个灯是用缝纫机加注润滑油的小壶做的,点灯用的柴油是小郑想办法搞来的,工程上发电用的柴油成桶的存放在露天里,他用一根线把小油壶从油桶的小口中吊下去,等油灌满了再提上来,一壶油充其量也不过一两多,灯光如豆,也能混几个晚上。

二十三团有个不大的商店,有时能碰到有吃的东西卖,虽不要计划,但价格极贵,有一种用贻糖拌花生米做成的花生糖,每斤售价五元,那时那种东西特别稀罕,只要碰上了,都要买一点解解馋。卡子湾水库的南面全是山,水泥厂就在那山里面,这个水库的水源就是靠的那里的融雪。水库的面积虽然不是很大,但工程量是相当大的,它是在山脚下三面围坝圈成的人工湖。这里的山与甘肃戈壁滩上的光秃秃荒山迥然不同,即使是在冬天,只要不是刚刚下这大雪,也还能看到一些绿色的植被。大山深处还有原始森林,不时有装着树木的卡车从山中驶出,在山脚下也经常看到穿着羊皮大衣的哈萨克人策马扬鞭。

还记得年初三的那天下午,听说在东面不远的一个农场的商店可以买到棉花胎,我就想去买一条,那个农场比二十三团稍远一些,我去的时候是一个人从小路上斜插过去的,走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商店确是卖过棉花胎,就是春节前已经全部卖完了,当时还有一条没人要的残次品,棉花已经突突拉拉地从网纱中冒出来。考虑到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而且又不贵,是平价,就把那条次品买了下来。在回去的路上,阴沉的天空就开始飘起雪花,后来,雪越下越大,变成了一场从未见过的暴雪,走到中途时,远近都是白茫茫一片。如果是晴天,是应该看到了我们的工棚的,但是大雪已经掩盖了任何地面上的标志,更何况工棚露出地面的屋顶又不是太高。幸好我还能模糊地看到水库南面山的轮廓,否则的话,就可能迷失方向葬身雪原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年春节过后没多久,我就成了“大跃进”后第一批回乡“大办农业”的下放工人,后来也一直不曾有机会再去过新疆。虽然时光缓缓地流淌了五十多个春秋,但当年在新疆过年的那些人和事还历历在目,宛如昨天。

甘肃医院癫痫病能治好吗治癫痫有什么有效疗法哈尔滨专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产生癫痫病的常见原因有什么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