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心灵】冷与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41:27
1.   冬梅最近心头盈满幸福。   初恋的感觉是什么?是她心中的灿烂阳光,是心头莫名的悸动,是一种甜蜜灌满了她的心,是温馨的快乐填充着她的精神,是滔滔滚滚的幸福感涌向她的全身。耳边响着新宇温情的话儿,嘴唇留着新宇亲吻的余温,掌心保留着新宇握手的暖气,一切是那么美妙,冬梅每当想起他,心中不安而又颤动。   下班了,冬梅快速走出厂区,走出大门,迫切要回到家中。一会儿,和新宇的约会时间就要到了。   当她走到回家的必经的十字之路,一辆豪华的轿车停在她的自行车旁,这时,恰巧是红灯,冬梅不得不停下车子。   停在她身边的轿车玻璃窗摇了下来,从玻璃窗里露出一个中年妇女的面庞,对着冬梅说道:“姑娘,可以停下来,和我说两句话吗?”   冬梅有点莫名其妙,看着眼前的妇女,她并不认识啊,只见她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庄重的神色,带着一副眼镜,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一看就是干部模样,冬梅看着似乎有点眼熟,却怎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我不认识你啊?”冬梅一脸的疑惑。   “我认识你,你叫冬梅吧,我是新宇的母亲。”中年妇女说着,从轿车里出来,对着司机摆摆手,轿车开着驶向马路边,停在那里。   “哦,是阿姨……”冬梅慌忙把车子支起来,把手伸向新宇母亲。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你和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家便宜新宇搞对象的事。”新宇母亲并没有给冬梅面子,神色冷峻,一脸严肃,冬梅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她有些尴尬,心中顿时有些不快。   “我和你说两句话就走,我觉得你和新宇在一起不适合,因为新宇已经有了对象。”从新宇母亲嘴里说出的话,句句如尖刀,刺向冬梅的心窝。   “不会的……新宇是……那么爱我……他不会骗我的……”冬梅顿时心乱了,说话也语无伦次的。   “我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的儿子不会跟你的,再说,新宇是我唯一的儿子,以我的家庭条件,我不会让他和你在一起的……”新宇的母亲有意把“你”的语气加重,在冬梅听来,语气里面充满蔑视。   “我已经给他选好了对象,请你不要再纠缠他,你好自为之……”说完,新宇母亲冷冷地看她一眼,佛袖而去。   冬梅呆呆地站着,牙关紧咬,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我纠缠他?是我在纠缠他吗……      2.   冬梅,宛如冬天的盛开的梅花,圣洁高雅、妩媚脱俗、丽质芳姿,她傲立群芳,独占鳌头。   她和新宇相识在春季,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她的美丽曾让新宇对她如痴,如醉,一有时间,他就和冬梅相约在城市的公园,广场,花前月下,有阳光和鲜花的地方,都留下他们黏缠的脚步,在冬梅心灵中间布满干枯的沼泽地带,灌满了新宇爱的充沛力量。   热恋中的冬梅幸福的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飞翔在蓝天白云下,他们和天上的星星月亮一样地高远,星星和月亮也和他们一样热烈。   他们在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有个温馨乐居的小家庭,和心爱的人看云卷云舒,相依相随,蝶舞蹁跹,闻着玫瑰花香,任岁月静静地流逝……有个可爱的小宝宝,一家三口温馨在一起,走沧海,穿桑田……   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温暖一生,那怕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化作泥土,也心甘情愿。   可冬梅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新宇的妈妈,不同意他们来往,要横刀夺爱,把她和新宇的爱扼杀在摇篮中。   冬梅正在愁绪中,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喂,冬梅,晚上七点半,我还在老地方等你……”   冬梅拿着手机,不知该怎么回答新宇,她知道,如果说他的母亲来找过她,以新宇的性格,肯定会跟母亲闹翻天。   踌躇了半天,冬梅对着手机那头的新宇说道:“我……今晚……有事,不……去了……,新宇,我考虑再三,你不适合我……我们……分手……吧……”   手机那头,传来新宇着急的怒吼声:“你胡说什么?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冬梅不再听新宇的下面的话,急忙挂断了手机,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新宇出身在一个显赫的家庭,有个身居要职的父亲,和一个当干部的的母亲。恋爱时,冬梅曾经听新宇说过,冬梅也是心中矛盾,她担心出生豪门的新宇家接受不了她这个寒门子弟,父母也用忧虑的话对她说:“我们和人家,门不当,户不对啊,你进了家门会受气的!”   可新宇不管这一套,信誓旦旦地对冬梅说道:“放心,只要我愿意,谁也阻止不了我对你的爱,爸妈不同意,大不了我净门出户,靠着自己的能力养活你,你放心吧,只要我爱你,谁也挡不住!”   新宇的话儿还响在冬梅的耳边,新宇妈妈冷漠的表情又出现在她眼前,她只能忍痛选择拒绝新宇,那怕自己被爱情撞得伤痕累累,头破血泪,也要用微笑保持一点清高和自尊,直到分手。      3.   新宇回到家中,他的眼圈红红的,严肃的表情令人生畏。妈妈见儿子回来了,忙迎上前去:“新宇,你回来了……”帅气的儿子是母亲的宽慰,家门的荣耀,自己后半辈的幸福,都寄托在儿子的身上,母亲的一见到儿子,心里总是有一种希望燃在心头。   “妈,你去找冬梅了?”新宇不顾妈妈对他献媚的表情,一脸铁青地问着妈妈。   “是的,我去找她了,你不能和她在一起。刘阿姨给你介绍的公安局李局长的女儿今天约好了,要和你见面……”   不等妈妈说完,新宇一挥手,坚决地说道:“我不去!要去你去!我已经有冬梅了,别的女孩一概不见!”   一向温顺的儿子竟然顶撞自己,妈妈有些伤心地说道:“那个冬梅除了有个漂亮脸蛋有什么好!老百姓的家庭,家境不富裕,一个工人……妈妈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你跟这个女孩见了面,你一辈子会出人头地……”   “别说了……”新宇对着妈妈吼道:“什么我的幸福?还不是为您们的仕途着想,什么老百姓家庭?你和我爸谁不是农民出身?当工人就不是正当职业?您无非是想门当户对!和我们家形成一个社会关系链,让我们家门更辉煌……”   妈妈也大声地说道:“是的,你说的都对,这是妈妈的想法,妈妈的想法错吗?你和他在一起现实吗?不怕别人笑话吗?”   新宇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既然选定了她,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什么门当户对?都什么年代了,我的婚姻我做主!用不着您们操心!”   妈妈哭了:“新宇,你知道你是在伤害妈妈的心吗?为了她,你连妈的话都不听了?我养你有什么用?你如果不听我的话,告诉你,你结婚什么也没有,我也不认这个儿媳妇!”   新宇怒火难耐地说道:“你如果不认她,这个家我也不待了,我走……”说完,走进自己的屋子,拿起两件衣服,披在身上,径直走到门口,破门而出。   妈妈在后面大声喊道:“你回来……你这个小祖宗……气死我了……”      4.   新宇走出家门,来到冬梅的家中,冬梅和母亲虽然住在一个院子,但她单独有自己一个小屋。院子里黑乎乎的,新宇没敢惊动冬梅的父母,悄悄走进冬梅的小屋,冬梅正在小屋中暗自落泪。   傍晚,在新宇穷追不舍的逼问下,她终于说出了他妈妈逼她离开的的原因,新宇怒气冲冲地走了。冬梅心里有些后悔,假如新宇回到家中和母亲大吵一顿,造成他们母子反目,自己岂不成了搅乱他们家庭的罪魁祸首?   看见新宇走了进来,冬梅吃了一惊,又看到新宇的脸色难看,她不安的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和你妈吵架了?”   新宇气哼哼地:“嗯,”了一声,一下子倒在了冬梅的小床上,不吱声了。   冬梅推了他一把:“你到底咋么了?说话啊……”   新宇深情地注视着冬梅,顺势拽住她的胳膊:“宝贝,你猜我能怎么?和我妈闹翻了呗,今后,她不答应我俩来往,我就和她断绝母子关系,永远和你在一起……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冬梅被新宇拉倒怀中。她觉得,新宇那宽阔的胸膛是那么炽热,她能听得到他的心在“怦怦”地心头撞鹿,身上的血管在贲张,嘴中喘着粗气,他的声音、嘴唇、眼色和手的每个动作都有着不可言喻的意义,有对她的信任,求饶、也有怜爱----温柔的、迫切的怜爱,希望渴求的爱情,而且使她窒息了的爱情。   这时候,长期积压在冬梅心头的乌云,仿佛忽然化开了,喷射出灿烂而快乐的火花,她从新宇的眼睛里也看出同样一种快乐时,脸臊红了,她也听得见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跳的怪难受……这一夜,他俩都好像迷迷糊糊往前走。片刻之间,他们俩所做的一切-----是心灵的交流,是多么地强烈,多么地新奇,多么地惊心动博,从此后,他们的关系骤然改变了,他们互相投入了对方怀抱里的旋风中。   冬梅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全身心所感到的骚动情绪,这种如痴如醉的快乐,这种内心深处的激动,而她相信这就叫作爱情。   朦胧的月光,羞羞涩涩从窗户射进来,黑暗的屋子,顿时变得灰白起来。   第二天早晨,当冬梅的母亲看到新宇从冬梅的小屋出来时,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      5.   当新宇的妈妈得知儿子已经和冬梅住在一起了,满腹的怨气化作一声长叹:“儿大不由爷啊!随他去吧。”既然现实已经无法改变,在丈夫的劝说下,新宇的母亲无奈地尊重了儿子的选择,丈夫在家中是极有权威的,不论他的职位还是威严,都让妻子望而生畏,她不得不听从丈夫的安排,为儿子举行了婚礼,冬梅名正言顺地走进了新宇的家中,成了新宇家的儿媳妇。   怀着满腹怨气的新宇妈妈,在冬梅进了家门后,把满腹的怒火撒向了这个儒弱的女子。   善良的冬梅帮保姆阿姨干家务,婆婆一句冷言冷语的“下贱”。吓的保姆再也不敢让冬梅下厨房了;为了缓解和婆婆的关系,冬梅给婆婆买了新衣服,婆婆看也不看;扔在了一边。嘴里还讥讽着:“俗气!”是的,在她看来:冬梅和她不是一个档次的人,骨子里永远是小市民的意识。她是什么人,那是在官场混的人,是高人一等的人上人,她的穿着岂能俗不可耐?   平日里,和婆婆在一起,没有笑声,冬梅也不敢笑,她对着婆婆那冰冷冷的脸,冬梅怎么笑不起来。   对冬梅冷眼相待,大声训斥,无端挑剔,成了婆婆的家常便饭。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儿子,在儿子面前,妈妈总是面带微笑,冬梅知道,那是假惺惺的虚伪笑容,她是为了讨好儿子,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关爱笑容,她在婆婆面前永远是低她一等的。   冬梅在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她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就够了,她不想因为她,让丈夫和母亲反目为仇,他毕竟是她唯一的儿子。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冬梅怀孕了,这时的婆婆脸上绽放出了杭州看癫痫病的医院?久违的笑容。婆婆一改往日对冬梅冷漠的态度,找医生给冬梅体检身体,嘱咐保姆给冬梅开小灶,有时,还给冬梅送来酸梅之类的小食品,看着冬梅呕吐不止的样子,也给冬梅增加营养,还早早买了崭新的童装抖落着,对着一家人喜笑颜开地显摆着:“看看,我给孙子买的衣服漂亮不漂亮?”冬梅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在婆婆眼,冬梅肚里的孩子就应该是孙子。   等到孩子生下来,婆婆听说是个女孩,连医院的门都没登,被生产折磨的精疲力尽的冬梅,望着胎儿那柔嫩的面容,心里一阵凄楚:这是一个不讨奶奶喜欢的孩子啊!   幸好公公偶尔来到医院,慈爱的脸颊上展露着温暖的笑容,欢快地逗着怀中的孙女,给了冬梅心头一丝安慰。   冬梅不明白,身为国家干部的婆婆,觉悟竟然还不如普通百姓的觉悟高。   初春乍到,寒气逼人,但屋里的暖气已经停止供热。冬梅的女儿满月了,家里的保姆恰巧有事回家了,新宇上班不在家,冬梅的家人来到冬梅的住处,看到屋里是冷冰冰的寒气,暖瓶里是空荡荡的,孩子的小手是凉的,当家人听说新宇的婆婆竟然一直冷淡着冬梅和孩子,孩子也不管,一家人的肺都气炸了,嫂子抱起孩子,拉着冬梅:“走,我们回家……她不拿你当回事,你是我们家的闺女,我们还当你是宝呢!”嫂子心地善良,对冬梅亲如姊妹,一句话,让冬梅心里暖融融的,从此,冬梅回到了自己的娘家,这一待,就是两年多。   只是在过大年时,冬梅才带着孩子回来给公公婆婆拜个年,吃个过年饭,这时,公公便塞给孩子个压岁钱,婆婆对她理也不理。亲人的血脉,儿子的骨肉,在婆婆眼里,竟不癫痫怎么能治断根呢屑一顾。冬梅心里明白:婆婆还是从心里看不起平民出身的自己,始终认为她在攀高枝。自己又没能给她生出一个延续血脉的骨血,婆婆眼里,自己一无是处。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哪最好   在娘家,冬梅和嫂子关系亲密无间,如果不是嫂子的关爱,冬梅不可能长期住在娘家的。有一次,她和嫂子谈起了在婆家的处境,嫂子愤怒地说道:“老刁婆,她这样对待你,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还真的应验了嫂子的话,就在三个月前,婆婆感到身体不适,新宇陪母亲去京城看病,谁知,这一去,婆婆竟然回不来了。      6.   一个长途电话,搅乱了一个冬梅平静似水的生活。 共 640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