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文缘】像风一样轻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38:04
   ●香香●   嘻嘻,我叫香香,今年四岁,妈妈叫我“小可爱”。我很乖,会唱歌会跳舞。妈妈说我是个好孩子,我听妈妈话,妈妈特喜欢我了。   昨天,妈妈给我买了一个新玩具,妈妈说是MP5。这个玩具很好玩,像放电视一样,里面有好多人,有孙悟空,有芭比娃娃。晚上,我看到里面有蝴蝶仙子,她有翅膀飞啊飞啊,我也想飞啊飞,就找我妈妈要翅膀,妈妈不给,我就哭了。   妈妈也会哭。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也有爸爸,可我不记得爸爸的样子。我很想念爸爸,每次我找妈妈要爸爸,妈妈就像我一样哭鼻子。   妈妈的身上好温暖,每天晚上睡在床上,我都要钻到妈妈的怀里。   哼!我喜欢妈妈,妈妈好,好妈妈。   ●李挺●   女儿今年四岁,但我很少见到她。   老婆秀气可人,但我们分居已有三年的时间。   不知道自己曾经是否很爱很爱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像风中的百合在静寂地绽放,我霎时看得心醉意乱。在同事的全力撮合下,她从城市嫁到乡下,成了我的爱人知已。   还记得陪她看《2046》电影的回家路上,她突然说我像电影里的周慕云。我急忙转移话题,说王家卫拍了《2046》就会续拍《2047》。我不敢敷衍她的话题,因为如同周慕云英俊的我,曾经有几个女人在我生命里划过。   一年后,她想调回城市,并为此付出行动,而且竭尽全力将我一起调回城市。从乡下调到城市工作,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比登天还要难的事。而对她的家族而言,这只不过是一件平常琐事。从她坚定的眼神里,我读着异样的陌生。   我并不想离开乡下的工作,因为我从小在乡下长大。不愿意她的离开,是为了捍卫自己苍白的自尊。从此,我们有了争执,有了争吵。现实生活中,相爱的人在吵闹时时抛出很多伤情伤心的语言,以为对方能够原谅自己,以为最爱的对方会宽容自己。结果往往是相爱的人,才会彼此伤害最深。   终于有一天,她带着一岁多的女儿去了城市。   如果有人问我到底爱不爱她,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两年里在我熟睡时,夏天再也没有人给我扇扇子,冬天再也没有人给我盖被子。   ● 张如风●   我唯有庆幸上苍赐给我一个宝贝女儿,如果没有她,我不知道我怎么活下去。每一个无眠骚动的夜晚,我紧紧地抱住甜甜酣睡的女儿。   人的生命都有长度,婚姻何尝不是?我不想离开乡下,郑州癫痫病哪家治疗的好却只能无奈地重返城市的森林,因为乡下的那棵树早已叶落纷飞。   上班,下班。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我每天都在重复着生活琐事,在重复的同时,昔日的娇丽容颜在清晨的镜子里老去。   闲暇之余,我只能靠虚幻的网络来麻痹自己。雷水生是我的QQ好友,他常常撩起我紧绷的心弦。   我通过视频见过他的样子,他为人风趣诙谐,有着浓厚的成熟男人味。   如果说虚幻的网络是浩然的大海,那我就是一条刚从生活渔网中脱逃的小鱼,欣喜若狂地品味着海水的腥盐。   在虚幻的世界里,我认识了很多人,有熟悉的,有陌生的,有善良的,有不怀好意的。七个月后,我认识了一个人,自从这个人的出现,我彻底的陷入了网恋。   ●雷水生●   南方的空气潮湿而闷热,我常常因此憋不过气来。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很想感受一下北方的清凉。   某一天的清晨,我突然感到空气不再那么沉闷了,我的心里似乎流动着透凉的清爽。这如此沁人的凉爽,难道是来自远洋大海还是来自九万里长空之外的风?我仔细地上下翻腾思绪,原来我的内心多了一个叫张如风的女人。   我在QQ上不经意间碰到她,两三句下来,我们成了朋友。后来她称我“小子”,我称其“小妞”,我们无话不谈,亲密无间,仿佛兄妹般。在每个周六周日的晚上,我们如约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夜的长聊,常常聊得眼睛痛了、天亮了,还大有不醉不归之意。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我想神秘亦能产生美。其实我们曾经视频过,她是一个如同天使般美丽的人。   如果我拥有“月光宝盒”能使时光倒流,我一万个心甘情愿。但是,“如果”的树上结不出“如果”的果实,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一个人。   有些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有老婆有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一个人。   有一天,当我远远地看着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多余的人,刹那间,我的内心如江河翻滚。   因为,张如风的视野里藏了另外一个男人!   ●赵一飞●   有人说女人是一件外套,破了就扔掉。我是一个很执着的人,身上的外套打了几个补丁,但我舍不得丢,愿意穿一生一世。可是世上又有几个“一生一世”呢?所以,我愿意而有人不愿意。   她很艳美,和我生活了六年。有一天她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一个人走了。临走时,我给了她一张存有我全部积蓄的银联卡。就在头一天的夜里,喜欢说梦话的她依是打着浅鼾,一翻身紧紧抱住我,重复着曾经呢喃无数遍的“老公”。   女人永远读不出男人刚毅背后的脆弱,我彻底地崩溃了。在每一个无眠的黑夜里,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我支离破碎的生活。   其实她回家的第三天打来电话,哭着问你为什么不留我……我无言作对,因为我的心已经碎了。在冷冷的街市里,我犹如一具活僵尸在孤苦独行。   我每每想起父母那一张张沟沟壑壑的面孔,泪水禁不住的盈满眼眶。就算是为了他们,路,还要继湖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续地走下去。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打发生命里的分分秒秒。有人说,网络是麻醉药,我觉得病入膏盲的自己该止止痛了。   一个月后,我开始写网络博客。在写博客的同时,我认识了很多人,当然大多是女人。因为,我要找到被喜欢的感觉。   当张如风像个迷路的孩子走进了我的视野,我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李挺●   我爱她吗?   很长时间以来,我感到张如风像梦魇一样占据着我整个的心灵。   人最为奇怪,当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二字,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明白,有些东西其实比生命还重要。人为什么等到失去时才去珍惜呢?有人说,是因为这个世上多了很多一次性的东西,有一性的碗筷﹑一次性的餐巾……连人的生命也是一次性的。在一次性用过之后,失去的东西能否再回来?   我一直没有去看她,她再也没有回过家。在平淡的岁月里,思念与忏悔在我的内心煎熬不休。   前不久,我在网络空间里看见她新开通的博客。其实,三年前我就有自己的博客。为了近距离接触,我常常以博友及“马甲”双重身份走进她的空间。谁也不知道,“博友”的身份是看她的心灵变化,而“马甲”身份是为了自己随心所欲地在她空间发表评论。她永远看不见我的样子,看不见藏在“**”博友和匿名游客身后的那个人。   这到底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在折磨别人?   前几天,她寄来一直令我心怯的离婚合约,我没有看,随手将它扔进垃圾桶。打那之后,我觉得我的鼻子越来越敏锐。终于,我在她的博客空间闻出特殊的味道。   雷水生?赵一飞?   是谁动了我的奶酪?   我感到莫大的耻辱和极限的愤慨。   我忍无可忍地进入了这两个人的博客,以恶毒的语言攻击重庆治疗女性羊角风哪里最正规两个小子:“是什么东西?装清高”、“冒充文人,其实什么也不是”……   体味着泼妇骂街的痛快淋漓,当我回过头看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张如风●   我爱他吗?   虽然没有见过赵一飞的真实面目,但我觉得他是我一生要等的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内心越来越充实。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就在电脑前读着他狂舞的文字,随着他的笑而笑,随着他的痛而痛……   有一天的黄昏,我牵着女儿的小手在公园枫林里漫步。秋风乍起,满眼尽是红色飘动。女儿说听到“沙沙”的声音,而我却听到天地间的笑声。我很惊奇自己的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苹果青涩的年代。   赵一飞此时在忙什么呢?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里,我一直问自己。妹妹说我疯了,有些时候爱情何尝不是疯狂的表现。有一次在空间里碰到赵一飞,我禁不住地找他要电话号码,他当然是毫不吝啬的告诉了我。   因为有电话,偌大的世界缩小了距离。每当我有一丝孤独时,不论身处何地,便掏出手机给他发信息。这个时候,“孤独”两字已经早早的在我的人生字典里自动删除。   妹妹问我是不是爱上了他,我不知道。我不敢去想。因为我怕。   国庆节后,他一直说一件事,他说给我写了一封信但不敢寄。我很好奇,对他的所有我更好奇。在我急切的鼓励下,十天后他将信寄到我的E-mail。当我打开一看,春日的温暖一下子遍布了全身,而内心深处的荒芜沙漠也在刹那间充满万木竟秀的绿荫。因为———   赵一飞爱上了我!   ●赵一飞●   我爱她吗?   当我了解她的生活状况,劝她回到丈夫的身边,因为人总有做错事的那一瞬。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多么的言不由哈尔滨治癫痫最好医院是哪家衷。现实生活里的一些人,就是这样批着虚伪的外袋,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口是心非的事。   谁都知道,爱是自私的。国庆节后,我终于鼓起莫大勇气寄给她一封电子邮件,表白了我殷切的爱慕。我想,这一切也许也许正是她所需要的。   明明想找到被人喜欢的感觉,却真的深深喜欢上别人。这是让我始料不及的,也是荒涎可笑的。   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并不能代表爱一个人。但是,我们在虚幻的世界里就如此相爱了。   也许这份爱,像是五彩斑斓玻璃砌成的摩天大厦,表面看似非常的华丽堂皇,实际上是无法经受风催雷撼。即便如此,我依是抱此为乐,这使我的内心不再孤零,使我的伤痛得以暂时的止痛。   有人说香烟爱上火柴,注定要受到伤害。在我和张如风之间,谁是香烟谁又是火柴呢?但是,我顾不到那么多了。也许,有些人注重结局,而我是在乎过程的人,很多时候过程比结局一定精彩。   为了将两颗心灵的距离拉得更近,我和她有了新的约定,每天晚上用手机信息聊天。   ●雷水生●   我爱她吗?   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生活在一起。有些时候,爱,可以挂在嘴角肆意泛滥;而有些时候,爱,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内心深处。   张如风肯定是满脸的灿烂如花,她在空间对我说,她喜欢赵一飞。其实,当我看到赵一飞在博客里写诗歌给她时,我就知道她会有这么一天。而她亲口向我说出时,我还是目惊口呆。这一夜,我彻底无眠,看着熟睡的老婆儿子,我一支接着一支猛吸着香烟。   上周星期天的下午,我陪着老婆孩子在公园闲逛。看着满园的旖旎风光,我没有一点的闲情雅致,整个脑海只有她的影子在不停的晃动。老婆叫我用手机拍孩子照片,我拍摄下四五张,但是转身后我全部发给了张如风。   国庆后的南方天气,虽然没有夏日的酷热难耐,可我感到无比的闷热,憋到最后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又在网上碰到她,我禁不住地告诉她说,不要以为只有赵一飞关心你,还有一个我也关心你。可她在遥远的北方“呵呵”地笑起来说,谁要你关心?你就是被扔在马路上也没有人捡……以前我们常常说这些没心没肺的话,从不介意,但这次听后我的心像刀割般的痛。   我是一个网络工程师,一直热爱这份职业,可如今我异常憎恨网络,因为它不仅没有带给我刺激的惊喜,反而是无限的莫名痛苦。      ●张如风●   我爱上一个人,但我没有对他说那三个字,其实说与不说并不重要,因为这三个字的重量无法替代一个人在我内心的重量。   也许都是忙于生计,我和赵一飞很少在博客空间见面。怀揣着满满的幸福与甜蜜,我们每晚用手机以诗传情。“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情为探看”,在我们心中,我们是彼此的青鸟,又是如此“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知道自己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没有跟丈夫正式离婚却爱上另外的男人。女人的好与坏又是怎样的界定呢?坏女人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吧!也许,每个女人在一个男人眼中是坏女人,在另外一个男人眼中却是好女人。   雷水生发生信息,说担心我和赵一飞的结果互为伤害,我把这条信息转给了赵一飞。赵一飞十分脑火,他指责我以别人的思想左右自己,弦外之音要和我一拍两散……我很伤心,如果那天不是妹妹在陪我逛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样活过这一天。   我想忘掉他,可是我不能够。当我侥幸地发去信息试探,没想到他和我一样的忍受着无限的痛苦。我很感激雷水生,因为“信息事件”使我和赵一飞的心靠得更紧更密。   何为爱人?真正的爱人,是两个人的思想化为一个人的思想,两个人的路作为一个人的路去走,两个人成一个人。   我们的聊天的范围缩短在我们未来的生活,虽然手机话费每周扩张了一百元,可在我们两个人的心中画出共享的幸福家园美景。 共 71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