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最讨厌的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3:40

静下里的时候,常常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老是永远长不大,不知道骨子里的那种顽劣何时才能安静下来!尽管常听到周围人说:这样的性格多好,随心随性、率性而为!真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好,我为什么会困惑?

这困惑或许来源于那一次北戴河之行,一个人的行走,心静得出奇,能够闲庭信步地淡看市井繁华,街上所有的人声嘈杂都好像穿不透耳膜;能够耐得住寂寞,坐在岸边看潮起潮落、看光溜溜泡在海水里嬉戏玩耍的大人小孩而不为所动,听着一浪高过一浪、浪打浪的声音,心居然平和的没有一丝丝波纹,这是我吗?能这么恬静?为此,我甚至有一个大胆的认为:我的性格是不是双重?而且这种认为在心底不断滋生蔓延!我是多么希望事实如此,我能不再厌恶自己,然后心安理得、优雅地活着!

然而这次的庞泉沟游历,让我更深层次地审视和看清自己!我真的是一个极其令人讨厌的人,身上有着许多与自己年龄和阅历不想符合的东西,是憨傻?是性格缺陷?还是我特有的劣性?昨日的一幕幕又在脑海想过山车一样划过……

我不能不承认我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人,简直搞不清去向何方,一路的景色让我的心情十分低落。还没有收获的初秋,才唯有凉意,交城就给人荒凉的感觉。低矮的山像极了带着忧伤凄美的少女,山体还裸露着发白的石壁,间歇破土挤出的零散的杂草也灰蒙蒙的毫无活力!唯一让人感叹的公路两旁一闪而过的硕大的枣树,还有那一串串的胖枣,这个时节还没有红,白的很淡,应该是成熟前的色泽吧!在我的家乡几乎没有见过,脑海里的枣树都是那个头不大,结着的枣也是那种特小的枣。

大概是久未下雨干旱所致,所有的农作物都漂浮着薄薄的灰尘,让人不由自主有一种浮躁的情绪升起,女儿的脸色依然看不到任何喜悦,所以我更加后悔这次出行。我实在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人,视觉总是替我做出好多不合乎常理的决定!以至于常常对自己的行为懊恼不已!

好在一路有音乐相伴,多少冲淡了些愁绪!

等到路旁频繁出现“华北第一漂——庞泉沟”的时候,两侧的山有了几分生机,内心忽然有所期待!抵达庞泉沟,忽然觉得不是那么名副其实:字面的理解,总觉得该在山沟里,有一股庞大的溪水流过,伴着潺潺的水声,夹杂鸟语花香。可眼前的,却是宽阔的境地,空旷的停车场一看就知道这个景区的接待能力,各种彩色的条砖规律地铺满大门前,所有的建筑都是彩色搭配的卡通的图案,和街道对面的商业区遥相呼应。那些鲜艳的泳衣、救生圈、沙滩巾等等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更加妖娆。如果对面的山,能更鲜绿一些、繁盛一些,一定会让这个地方更有魅力!大概是我太过追求完美,或是只限于感官的追求吧!

走进水上乐园,那些雄伟的设施近在眼前,“爱情海”碧蓝的水在阳光下散散发光,浪潮掀过,只听见大家的呐喊声、嘻闹声,我的欲望被瞬间点燃!夺过孩子手中的水枪和同行的队友一同下去,水枪吸水时,不锈钢杆子一侧的帽子滑脱,我的大拇指被刺伤了,鲜血顿时直流。我压迫着拇指,一个人独自走进了景区的医务室,一个年轻的大夫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查看伤口,询问了原因。他抬头以征询的口吻说道:“伤口有点深,需要缝合,你决定一下。”我真的犹豫,眼巴巴地望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缝合能不能长好?”

“也能,但现在止不住血,缝合能起到止血的目的。”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我一个人害怕!足足犹豫了十分钟,看到鲜血不停地流,才狠下决心:“大夫,缝吧!”他连忙指了指旁边的诊断床:“趴下,伸出手。”

当了近二十年的医生,我第一次以伤者的身份躺在异乡的诊断床上,心扑腾扑腾地跳,眼泪不由自主滑出。这下倒好,把年轻人吓坏了:“你怎么哭了?是害怕?还是觉得不能玩了?真的不怕,就两针,打麻药一点都不疼的……”他一口气说了好多,我刷地把手缩了回来。“那我先给你消毒,你再考虑考虑。”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手拉过去,开始用碘伏、双氧水擦洗伤口,钻心地疼,我咧着嘴巴,忍受着!“你真的不能任性,这夏天更容易感染。缝合好,然后回去一定打个破伤风针,不能超过24小时。”“这些我懂,我也是大夫。”“啊!”年轻人很吃惊:“那你还犹豫啥,当医生还这样。”“我怕针。”“不怕,把头扭过去,别看。”麻药的作用的确厉害,我的手指一会儿没知觉了。只觉得针在拇指穿过,并未疼痛。

年轻人干净利落地给我处理好伤口,再一次吩咐我一定要在24小时之内注射破伤风抗毒素,然后很负责地让我在记录本上签了字。笑着对我说:“你可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个年龄还这么任性的人。以后注意点,现在你可以走了。”我指了指他手上带着的乳胶手套,以一种谦卑的口吻说:“能不能给我一只,我真的很想很想玩,可这手……”他朝着我笑笑,摇了摇头:“好吧,但对伤口不好。”然后拿出了一只新的给我带好,又拿一次性胶带绕着手套腕部牢牢地粘好。我真的感谢眼前的年轻人,他的态度、医术不必说,关键是对伤者的耐心、细心、热心让我感动。

走出医务室,阳光已是很刺眼,在七彩滑道旁边找到了同伴和孩子,大家看着我的手,不停地问:“是不是伤得很厉害?”我笑笑:“不要紧,怕感染,所以去消毒,然后做防护!”我没有向任何一个同行的朋友说我缝合的事情!不想给大家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和困扰,再说这么大人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事情在不经意间发生,就让它无意地过去!我忽然觉得:“自己也不是十分幼稚,居然懂得脸面也很重要,我真的为我这惊人的做法而骄傲和自豪!

望着一个个从七彩滑倒飞流直下滑下来的朋友,我心跳忽然加快,下来一个问一个:“怕不怕?”“不怕。”都这么回答。可我犹豫着,我没有勇气挑战!“上吧,没事,不怕的。”同伴们都在说。

当我拿着那个带着扶手的垫子站在高空的时候,恐惧感突然在心底升起:“下去?不下?”无数次问自己,到底下去不?大概是工作人员看到我一脸犹豫,连忙说道:“不怕,爬直了,两手抓好扶手,不要乱动。”我终于在他的鼓励下怕了上去,爬到了第二个黄色的滑道上。被他轻轻一推,感觉自己像个猛兽一样从空中向下冲去!心已经不再胸膛,跳在了嗓子眼,头皮发麻,我浑身开始哆嗦,紧闭双眼始终没敢睁开,感觉自己这是要死了,因为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这惯性不知要把自己送到哪里去,脑海里阵发性空白,完全忘了滑下去会有长长的一段水平滑道。直到耳边传来了笑声,才试着睁开眼睛,我真的滑下来了,滑下来了,可不知为什么,泪水像决堤一般,汹涌而出,我顾不了什么脸面,也不知道羞耻!我真的害怕到浑身发软,四肢无力,硬撑着爬起来跑出外面,一屁股坐下,“吼吼吼”大哭,但身上还一直打颤,出气好像是“拉风箱”,或许只有这样短平快的呼吸才会冲淡刚刚的惊恐万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平安、我没事、我还好好的……

接下里水上那些“大喇叭”之类的水上滑道,我再没玩。这一次对我而言已经足够,这是我今生第一次遭遇,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之后我在想,我是多么讨厌糟糕的一个人,随心随性到如此程度!这是不是才是真的我?我问自己:你还会大胆地认为自己有着双重的性格吗?一个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的人,身上该有多少缺陷存在?

我现在真的有些憎恶自己,如果人的大脑有这些储存,我好想打开一看究竟!

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癫痫疾病是不是会影响寿命呢沈阳的癫痫病医院排名拉莫三嗪的治疗效果好吗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