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南】我的薪金风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7:58:57
破坏: 阅读:1296发表时间:2014-11-09 18:17:45
摘要: 记得1979年我参加工作时,那时的月工资才50多元。但你可别小看了这点收入比不上现在的一个零头的零头,可那时的粮食每市斤才1毛多点,猪肉每市斤也只几毛钱,蔬菜是论分买的,房子是住公家的。而乡村老家人盖一栋三间大瓦房,也不过才花数百元。10年过后,到了1989年,国家市场经济初具规模,我的薪金也水涨船高,增加到二百多元。可这时的大米每市斤涨到七角多,猪肉涨到一元多,房子还是住公家的,但那时的月收入还是不算低,因为拥有“万元户”的人已是非常富有了。然而,再过10年后到了1999年,这期间的变化就大了,国民经济总量在不断的翻番的同时,像我这些拿财政吃饭的人,明显感觉到收入的差距和生存的压力。庆幸的是,我们有幸的享受到时任总理朱镕基的特别关照,工资也来了个二级跳,算是月收入基本上达到了当时社会收入的中上水平。可这时已流行“万元不算富,十万才起步,百万才算富”了。当又一个10年过后,温家宝任总理,小康生活的目标已步入了我们的视线,然而我们这些人的工资增长却仍在原地踏步,更为可怜的是,我们却始终背负着公务人员是高收入群体的无由恶名,实际却生活在那种“无米之炊”的困境里。而这时的我们对着CPI的疯涨,瞧着那点缩水的收入,是再也承受不住了。虽然这时的月俸早已破了千元关,可物价已翻了十多倍。我们菜蓝子里的猪肉已涨到每市斤10多元,大米每市斤也要好几元,蔬菜也是每市斤要好几元了,房子再不能住公家的了,只能是自己掏腰包买,而哪房价就更别提了,当真是伤不起。当我们拿着这点微薄的薪水,小心翼翼地在过日子时,现实中的那个自己早已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江南】我的薪金风景(散文) 网上常看到有人晒这晒哪,他们尽情地炫耀着生活对自己的丰厚回报洛阳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可我实属寒酸类,没什么可拿得出来晒的。不过,想起自己的薪金状况,也想拿出来晒一晒。
   我是个工薪族,那点月俸在有的人眼里当之是嗤之以鼻,不过是他们的九牛一毛。有时自己想着也让人叹气,甚至在别人面前难以启齿这份薪水。因为自己辛苦劳动所换回的“回报”,最终换来的却是比不上现今“土豪”日常消费的一顿饭钱,甚至是一个菜的价钱。这样的结果,很让自己无奈,不免就抱怨命运不及,抱怨社会的分配不公,抱怨阶层的势利。当然,我的这些抱怨只是个人对现行利益分配不公的一种幡然觉醒,而并非是那种不爱国、不爱生活的胡搅蛮缠之人。在这种觉醒里,自然也参杂有对生活的贪婪心理。我知道这个社会还存在阶层差异,还有许多的人甚至比自己过得更糟糕。可我总弄不明白,在中国梦——我的梦的今天,我勤勉的工作,认真地服务于这个社会,却沾不上这个民族和社会的光,甚至还要饱受他人无由的白眼和指责与不是。我也是这社会中的一分子,我同样爱着这个国家和社会,一样拥有一个公民的权力,自然是可以陈述自己对存在问题的看法,说上那么几句不中听的话,暴一暴心中的不快。人们也许不知道,我的月俸,还不够买上居住地一平米的普通商品房的钱(均价在4500元以上)。要知道,我可是个勤勉工作了数十年的人,但结果却是这样的。我并不指望自己如土豪一样拥有豪车,拥有豪宅。我只是想过上像许多人一样还算是能过得去的普通市民的生活,可我现在的窘境还当真比一个“农民工”要好不了多少。那么,我只能是陷在这种很特殊的现实泥潭里,挣扎着,抱怨着,过着别人误以为很是“幸福”的体面生活,“笑傲”在别人误认为是最美的职业风景里。
   也许,我的这种抱怨会受到别人的指责和唾弃,因为我是别人眼中那种最为“体面”的群体,端着“金饭碗”。人们一定会认为,既是你没沾上什么香灰,谋得一官半职,哪收入一定也是相当不错和厚实的。然而,这只是人们的一种雾里看花,他们只看到这个职业的外在光鲜,却并不知道这职业的内在究竟,不晓得我们这个群体在不同的部门、不同郑州癫痫病哪里能治好的地域,其待遇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如我这种生活在没有城市“线”的人,人们无非是在拿那些冲击他们视觉神经的高高在上的庙宇,和那些处于高层风光的“主持”与飘逸的“和尚”们与我这类人相提并论。可悲哀的是,我们不过是一个流落在边远小城的沙弥,哪点薪金是被层层截流后施舍的。也许有人会问,这话谁会信呀?现在即是再怎么不好的地方,或是随便出去找点什么事做,也都接近你的那点月俸了。而且你们是吃着皇粮的单位,你所说的是没人会相信的。是的,的确是没人会信。是问,谁还会信一个工作了30多年的人,现在才三千多点的薪水呢。
   记得1979年我参加工作时,那时的月工资才50多元。但你可别小看了这点收入比不上现在的一个零头的零头,可那时的粮食每市斤才1毛多点,猪肉每市斤也只几毛钱,蔬菜是论分买的,房子是住公家的。而乡村老家人盖一栋三间大瓦房,也不过才花数百元。10年过后,到了1989年,国家市场经济初具规模,我的薪金也水涨船高,增加到二百多元。可这时的大米每市斤涨到七角多,猪肉涨到一元多,房子还是住公家的,但那时的月收入还是不算低,因为拥有“万元户”的人已是非常富有了。然而,再过10年后到了1999年,这期间的变化就大了,国民经济总量在不断的翻番的同时,像我这些拿财政吃饭的人,明显感觉到收入的差距和生存的压力。庆幸的是,我们有幸的享受到时任总理朱镕基的特别关照,工资也来了个二级跳,算是月收入基本上达到了当时社会收入的中上水平。可这时已流行“万元不算富,十万才起步,百万才算富”了。当又一个10年过后,温家宝任总理,小康生活的目标已步入了我们的视线,然而我们这些人的工资增长却仍在原地踏步,更为可怜的是,我们却始终背负着公务人员是高收入群体的无由恶名,实际却生活在那种“无米之炊”的困境里。而这时的我们对着CPI的疯涨,瞧着那点缩水的收入,是再也承受不住了。虽然这时的月俸早已破了千元关,可物价已翻了十多倍。我们菜蓝子里的猪肉已涨到每市斤10多元,大米每市斤也要好几元,蔬菜也是每市斤要好几元了,房子再不能住公家的了,只能是自己掏腰包买,而哪房价就更别提了,当真是伤不起。当我们拿着这点微薄的薪水,小心翼翼地在过日子时,现实中的那个自己早已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我并非要在这里诉苦,我只是觉得幸福离我这样的群体太过遥远,遥不可及。要是你能到我的老家小镇去瞧瞧,你一样会发现这个内陆的小镇,请一个女小工每天都是按80元计酬,而男工是每天按100元计酬,小县城里要请一个小工,不超过200元的报酬,别人是出活的。当然,他们工作的辛苦是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那是一种真正的体力付出,是用血汗换来的收入,也是一种很不稳定的临时性收入。如果说我们这些吃国家响银的要比这些人能有什么优势,恐怕唯一的是告老返乡后,还能哈尔滨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终身享受到退休养老的待遇吧。
   也许,我该知足,知足这种阶层的差别永远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知足任何的社会都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公平与利益的等均分配。而且还要明白社会中的每个不同的群体,他们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既得利益和公平需求以及所向往的生活指数。只是,当有人问起我“你幸福吗?”时,我当真回答不出自己是否还有过“幸福”的意念。因为我的内心早已堆积着窘迫的生活基因,而那些人们认为的幸福离我是那么遥不可及。
   当抱怨和窘迫填满心房时,希望的曙光让人感到了些许的温馨。据说国家正在出台国家公务人员的薪金改革方案,政策将倾斜到那些在一线基层工作的人,新方案将彻底扭转他们实际工作能力与收入不匹配的现状,以改变多年来他们那种收入失衡的状态。这让我一生的守望又看到了光明,但愿这不再是一种幻景,而是真正打破常规阶层悬殊差别的亮丽风景,能让我们这种工作和生活在最底层的一线人,切身地感受到这个社会的温情,而去更好地服务于这个社会。

共 2398 字 1 页 首页1
山东哪有癫痫病专科医院="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