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荷塘】荷塘月色(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09:24

一首《禅》曲,心被它扯得老远,不自主地在其中畅游,很自由,也很柔软。它仿佛是来自天域之外,又仿佛在幽远的林子深处,或是来自于水田泾渭、天地合一的村落,叫人如渴饮清泉,心沐朝露,身在天外,步舒脚软。尽管初冬,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它在为秋送行,却无法感染我的情绪。我的心仍在那遥迢的田园,在那水云深处。它是缥缈的、虚幻的,但我着实真真切切地飞在了它的上空,我是那片水田上自由的蜻蜓,是那片净空下嬉戏的彩蝶,我的耳朵可听得见天琼笙箽合鸣,我的眼看得见云雀呼晴,我的手可接得住月桂花落。我是活在那个桃源云岚里的,其实我是幸福的,并没有多少悲伤。

我承认自己近些年,多少感染了生命的悲凉,大悲于岁月的过往,大悯于生命的流失。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根,它将在什么时候枯朽成无力的文字,文字也会腐烂成青色的淤泥。我又在想,如若将这些淤泥培植在青莲之根呢,想必亦会生长出婷婷袅袅的荷花来!那是故乡的荷,它不同于其他地方,它有蓬开的荷叶,如同母亲手中的筛子,摇在一个明月夜下,明冥之中也摇着生活,直把月光摇得斑斓点点,遍地碎银;那是故乡的荷,它不是独自开放的,也如秀水江南一样,并肩齐望,举头唱月,也只有那些月白风清的时候,才能散发出弥漫的清香来,直惊得蛙声四起,水鸭不安;那是故乡的荷,它与金黄的稻浪恋爱着,总能听见它们轻声绵绵的对白谈天,随风轻摆,掀裙舞袖地歌唱,它们张望着煤油灯点亮的窗户内,能飞出辽远清脆笛音。我依稀看到了月光下那个少年,它是坐在门前核桃树下的,笛孔里飘着炊烟的味道,石轱辘旁地上,用树枝划下的密密麻麻的乐谱;我看到月光下,还有“笆篱子”在稻田细埂上伸着懒腰,它的头很多,比千手观音的手还多,密密扎扎地挤在一起伸头竖耳聆听世纪的清唱;我还看到了那些粗茶淡饭里腾起的袅袅蒸气,飘然若仙,向我聚来,扑进我的鼻,钻入我的耳,惹得我心醉难抑,为它倾手奋笛。

所以,我的这些沉重的文字,它始终是有根的。不是上野那些坟,就是柿子树下那些牛羊,或者是早年开在河边的莲篷,而莲蓬的根,终究还是扎在这些淤泥般的文字里头。

荷叶田田,静若佛手张举着日子,在汩汩潺潺的水渠边,在纵横网织的漠漠水田里细数星河灿烂,还等鹊桥来会。我已昏花成那个用脚步丈量自留地的老头了,竟记不清它成长在什么样的时期,只记得它应该属于一个清贫的年代,属于一个温润的季节,属于一片安静的天地下,那才是它生长的地方,才是它的故乡。每年大约五至八月,是荷花生长的繁盛期,大约五月下种,六月盛长,七月生花,八月开篷,依稀也记得刨莲的时候已至霜降。其实,它是盛开了一年的,我们从一月就盼望日子的到来,到十二月雪煞万象时,身上还能嗅到它的余香。尤其是在夏夜里,我仿佛觉得可以爬在它丰硕厚实,又光滑玉肌的叶子上睡觉。月光下用蜘蛛网网成的扑蝉工具,可以去网荷田上繁多的蜻蜓,嘤嘤嗡嗡的蚊子被轻风驱赶了去,荷莆在头顶上招手晃脑,静等天外来客的问赏。月光如纱,轻泻无声,只听得昆虫呢喃,终南睡意深沉。隐在又高又密的荷林里,穿梭在荷田埂之上,看夹道深巷自成凉篷,让人倍觉清爽。月下荷田心怡人醉,扮朗扮丫追逐拥嬉,童心似盛开的莲花,纯洁松软、质地细腻,肌不沾露,童真无瑕。悠悠哉月至头顶,眼看炊烟已尽歇息,耳畔传来母亲唤儿声声,那声音荡农庄远处,却飘在儿女心上,真切易辩,不管多远都能听得见。

月色荷田,铺在乡湾那条灞河一隅,莲花开在故乡那清澈流莹的年代,繁落不败,次第环生。好似佛手掂花一笑终成它身,命生佛怀,也揣着佛韵佛心,静然不求,敞开心扉一任阳光雨露,篷开花瓣一送芬芳,有大若餐盘的,有小如巴掌的,蓬勃怒放,以生命的三原色,举起了一种高贵,超然的佛莲。站立于玉米地畔,俯瞰整个荷田,犹如一张无穷大的绿毯,开满了黄、白、粉等各色花朵,羞涩浅笑,脉脉含情,花瓣似用绸缎织成,如少女的手,绵软光鲜。我觉得,它是上天送给农庄的无数的仙子,给那个时代以祥和安定的生活氛围,给那个时代的人们以简约无求的生活态度,昭示着一种气节、一种物外的繁花。每年荷开时节,香送十里,凉意袭人,人们只知道荷花开了,快要割麦子了。转头望去,坡上麦头杏黄浪涛滚滚,河畔绿正浓郁荷花绽笑,荷在传递着生活的味道,在昭示着时令的更迁,它就是农家人信息的传递员,情感的传递者,大爱的寄存所,生命的归宿地。

那时候并没有“荷花节”、“牡丹节”、“菊花节”等等,荷在天然的时代和环境中恣意丛生,它如农家人眼中的寻常之物,如玉米、麦子、稻谷、小米、大豆、高粱一样,是寻常百姓日子的延续和烟火的延续,荷花也跟着那清爽的日子追着月亮跑,月亮也很低很低,伸手可够荷花的头,低头可吻荷花的脸,这些物景里的万象万物是浑然天成的,没有孤立的欣赏,没有刻意的渲染。荷开随性,物竞风华,人也活得踏踏实实,真真实实,就那样,人与自然同道同味不分你我,人如月下之荷,荷如月下之人,相辅相成,共度时艰。

“蓝田日暖玉生烟”。蓝田公王是关中道上荷花之乡,种植规模大,品种优良,据老人们讲,公王莲藕因九孔而出名,也是逢年过节最抢手的菜肴,而我们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有口福以尝新鲜。母亲炒的莲菜有点发黑,参合几片胡罗卜片和大葱丝,稍加白醋,清脆可口,使人未吃垂涎。母亲还炒豆腐粉条,也总使人意犹未尽,若是能握着一个白馒头,喝几碗关中人的“稠酒”,我就品出了生活的味道,记下了母亲的味道,刻下了故乡的味道……

北方农作物在不断减少物种,像莲藕这种植物早已淡出了我的视线和记忆。因为它在我乡湾里疯长颈干和叶,当然也盛开着它的神圣的花朵,而藕小产量不高,于是生活抛弃了它,我也只是在童年的几个年头中与它邂逅在乡湾那片水田里,仿佛它是我生命里的过客,只刹那一瞬便划向消亡,但仍被我多智的情怀抓住了它的影子。我承认我是喜欢回忆的,好多朋友也为此说我活在过去,或是说我活在记忆里,并担心我若是把过去写完了,笔锋还会不会迟钝。在我看来,回忆是一种幸福,它似一张水墨画漫卷合扰并展开在眼前,里面的山水云石、雾岚人物是可以动的,也是含情的。若是合上它不愿打开,或许它会被时光腐蚀了被虫子蛀咀了,它是先祖留给我的财富,价值连城,我每天是要让它见见阳光的,只有我阳光的思维和风一样的笔,才不会让它在岁月里淡失色彩。何况,今天又成昨天,昨天又成过去,我生命里还有很多昨天呢,我是写不完的。

我不是文人墨客,并不是喜欢月下荷塘那种景致,也不喜欢听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但爱读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月色》,它不是妖艳的、迷醉的,更不是浪漫的、如诗的,它其实是附带着生命与禅意的。喜欢那种荷叶清香的日子,因为它的存在,才能使人心平气和,才有使得一个时代安静而不紊乱了神经,我从它的脉络里读懂了生命的意义,我把它开放的花朵看成是那些逝去生命的重生,默默无声,无求无争,它是转世投胎才再次来到人间的,它有上世生命历程和感悟的积淀,故而它很内敛,也很深沉。

我的笔走在荷田里,走了一个世纪,而窗外霏霏秋雨在不觉间转成了茫茫飞雪,它也走了一个季节。我忽儿想到这个时节,应该是刨莲菜的时节,莲菜就是莲藕,也是荷用生命分娩而来的。那个时节,故乡很冷,霜煞荷瘦,裂开的荷田里,我们跟着父辈在捡莲藕,用稻草擦拭它身上的泥巴,手脚疼得痛红,还比试哪个藕身节多,哪种藕肥大须多。我们巴望着炊烟快点升起,一家人能暖烘烘地挤在一起品尝它的鲜味。听父亲咔嚓咔嚓咀嚼声我们在笑,他的胡须上还沾着泥,嘴里还噙着一口酒。门外霜降天白,狗蹄印花,屋内酒味飘香,莲送福至,幸福真的很简单,就是一碟藕、一个馍、一壶酒、一家人……

我终逃不过这一劫,仿佛成了我致使的弱点,如何会写到父亲呢?我笔下真是离不开他,谬题千里终还要回到他的身边,他是有魔法的,让我寸步不能离他左右。我也知道,如果离开了乡湾那些人,这些温馨的回忆仍将是空虚的,无根的。我笔下流淌不出那种氤氲的文字,很难在一个荷塘月色下,点缀一对恋人的呢喃情话,那才是我致命的弱点。荷塘月色,是静的,有活动的人才可如画一样立时显得明朗灵气,但不该点缀只会享受它优雅之境的恋人,而是应该把它归根到种荷人身上,有了种荷的人,荷田才不会干涸,荷花才有灵性,而它的本身也会被质朴的人沾上质朴的气息,那些质朴的人,他的一生也沾染上了荷花超然物外的性情。

荷在乡湾生长了为数不多个年头,但它之于少年的我一种梦幻,就是荷叶上青蛙筑家的幸福,是荷叶下鳝鱼交谈的温暖,是池塘边蝌蚪寻亲的辛酸,是荷叶上莱鸟问荷的笨拙,这些,才是荷塘月色的总和。一倾荷田,就是一个村庄。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月色荷田下,总有温暖如许的故事,荷田寂寂却蕴藏着一个亲情的、智趣的、和谐的的世界,无论它的世界之外的世界如何变迁,乡湾的荷田是安然的、平和的、也是纯净的。

走在这片荷塘之上,我眺望东西,时空就在它头顶上划过了一个世纪。在那围水域之外,有白鹭在飞,它独立于荷叶之上随之摇晃,它是孤独的,在岁月的风中歪歪斜斜地平衡着自己,它是荷田的读者,也是忠实的听诉者,它能听懂那个世界里所有的对话,也能体味到荷的世界里那些本质性的东西。偶尔,白鹭会腾起翅膀俯冲入水,冲破一汪记忆之湖,而湖,总会荡起层层生命的涟漪,如秋之叶、冬之雪,交替着曾经的过往,它告知自己:它一生都在,在种荷人身旁!

苯巴比妥治癫痫病好不好沈阳的癫痫医院排行榜怎么样呢长期服用卡马西平能控制好癫痫的发作吗昆明癫痫医院哪家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