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墨海】夫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3:52
村子靠近城市,这几年村里脑袋活泛的人都渐渐地富了起来,有的盖起了小洋楼,有的买了小轿车。虽然根生勤劳肯干,但心眼太直,所以他家的生活就还是老样子,慢慢地被其他人落下了一大截。村里有许多妇女爱开没遮拦的玩笑,见到巧玲就说:“巧玲长得这么好看,嫁给根生真是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最初巧玲还不以为然,笑呵呵地还嘴说:“我乐意,他虽然没啥能水,可对俺好。”但时间长了,她心里也开始萌生出了许多的抱怨和不甘,有时就会偷偷地想:按照自己的长相来说,找啥样的没有,怎么偏偏就嫁给了根生这个没出息的人呢?   这几年村里有不少妇女去了城里,或是做保姆,或是做家政,每次回来都衣着光鲜,变了个人似的。巧玲心里长了草,加上姐妹们的怂恿劝说,于是也动了进城打工的念头。   “你还是别去了,咱儿子还小,我一个人侍弄那一块菜地的收入也够咱们开销的了。”根生说。   “现在是够,往后孩子大了咋办?你也没啥能耐,光靠这块菜地啥时候能像人家那样过上好日子。”巧玲瞪了一眼根生。   “人一辈子平平安安地在一堆过日子比啥都强,咱家够吃够喝,不缺谁不短谁的就挺好,犯不上去城里低三下四地讨食。”根生妈说,她中年丧夫,一辈子守着这个家,操心劳神,也不希望儿媳妇进城打工。   “我不用你们管,我也不是去享福去了,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巧玲有些气恼,转身出了屋。   当晚,巧玲和根生生了一宿的闷气,第二天一早,就收拾了东西,跟着几个姐妹去了城里。   巧玲进城后和同村的几个姐妹合租了一个房子,又去家政公司报了名,办了手续,开始做起了家政。家政的活并不算太累,收入却也不少。城市里繁华热闹,巧玲初来的时候也很不适应,但时间久了,她慢慢地受到了熏染,也就接纳了城里的一切。         二、      巧玲和同村的一个姐妹受雇来到了一家新开的油漆商店打扫卫生,一连干了两天,才算把屋里屋外打扫干净。收工时,老板付完了工钱,又对巧玲说:“明天你自己来吧,还有点活。”巧玲不解,问:“不都打扫完了么,还有哪需要收拾?”   “你来就是了,后面库房还要清理一下。”老板说,眼睛瞅着巧玲,里面跳动着一簇小火苗。   “好吧。”巧玲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了头。   第二天,巧玲只用一个多小时就把卫生打扫好了。   “你先别走,帮我做一顿午饭吧,菜我都买好了,我吃不惯外面的饭菜。”老板说。   巧玲犹豫起来,没有回答。   “怕啥?我会给你加钱的。”老板笑了笑,眼睛里含着温柔的光,巧玲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巧玲做好了饭,又端到了桌上,拿起包,准备要走。   “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老板硬要过她的包,挂在墙上。同时把桌边的一把椅子向后拉了拉,伸手示意巧玲坐下。   巧玲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她还没有单独和陌生男人吃饭的经历,本想拒绝,但不知为什么,身子却不受控制地坐了下来。   老板一边向巧玲的碗里夹菜,一边问:“你家是哪的?怎么干起家政了呢?”   巧玲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说:“是农村的,出来干点家政贴补家用。”   老板没有说话,很伤感的样子。好久,他才说:“你这么漂亮,真是委屈你了。”带着无限的惋惜。   巧玲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在白皙的脸上蜿蜒而下。她十岁的时候就成了孤儿,是跟着哥嫂长大的,受尽了白眼和冷落,要不也不会嫁给根生。根生虽然对自己好,但他的那种好却不是巧玲最需要的。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善解人意,而且温柔体贴,这难免让她受到了感动。   男人递给巧玲一沓纸巾。巧玲一面拭泪,一面偷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张白净的脸,虽然人到中年有些发福了,但鼻子却是挺拔的,眼睛也很有神采。   “你在我这干吧,我和妻子已经离婚很久了,我正需要一个帮手,我看你能行,工资不会亏待你的。”老板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巧玲,让人无法拒绝。         三、      一晃巧玲已经走了一年多了,这期间她也回来过几趟,给儿子买些衣物和食品,然后就借口工作忙,脱不开身,匆匆地回了城。   巧玲走后,根生一个人侍弄着几亩菜地,根生妈一边做饭洗衣一边照顾刚满三岁的孙子,表面上看一切都很正常。但一到夜里,根生一个人躺在炕上,却总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就觉得少了点啥似的,而且儿子还经常闹人,动不动就哭喊着要妈。   “不行你就去城里把巧玲找回来吧,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咱不缺她挣的那点钱。”根生妈说,她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必须维护好这个家。   第二天,根生就去了城里,打听到了巧玲和同村姐妹们租住的地方,但到了那里,却没看见巧玲的影。   “你还不知道啊?根生,你家巧玲现在可不做家政这低气的活了,人家去商店上班了,管吃管住,既清闲,钱又多。”村里的一个妇女说。   “啥?她没说啊。”根生挠挠脑袋。屋里其他的女人笑了起来。   “你还是把她接回去吧,城里啥人都有,巧玲长得又俊,时间长了别把媳妇弄丢了。”一个女人有些不忍,又告诉了根生巧玲工作的地址。   根生按照地址找到了巧玲工作的油漆商店。巧玲正坐在柜台后接电话。   “你别干了,儿子总想你,来年我再想法建一栋大棚,咱家的生活就能好起来了。”根生站着等巧玲撂下电话,说。   “你回去吧,我在这挺好,挣钱还多。”巧玲冷着脸。   “孩子总不在妈跟前也不行啊,还是回去吧,行不?”根生求巧玲。   这时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白胖的男人,盯着根生瞅。   “你是谁?”男人沉着脸问。   “我是他男人,我来接她回家,不打算干了。”根生看出了男人就是老板,忙说。   “你就是她丈夫?”男人皱了皱眉,轻蔑地说。根生感到局促不安,双手不住地搓着裤子。   “你回去吧,巧玲和我签了合同的,不能回去。”男人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跟我回去吧!”根生没动,眼巴巴地望着巧玲。男人站在门边,脸上现出了愠怒。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就回去。”巧玲没办法,说了一句。         四、      第二天巧玲回了家,根生乐呵呵地忙着引火做饭。巧玲抱着儿子平静地说:“别做了,我回来是和你离婚的。”   “啥?”根生没反应过来,楞目愣眼地瞅着巧玲。   “今天咱就去乡里的民政把手续办了吧,儿子归你,我给你掏抚养费。”巧玲很严肃,不像在说笑话。   根生的脑袋“轰”的一声。好半天才问出一句:“咋了?为啥要和俺离婚?”   “不想和你过了,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不会回这个家了。”巧玲继续说。儿子啥都不明白,抱着她的脖子,亲她的脸。她的眼睛有些湿润,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又说:“儿子归我也行,我也不要你的抚养费。”   “不!”根生咆哮起来。巧玲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生气,但她的心意已决,冷静地看着根生。   根生妈走了过来,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巧玲,听妈一句话,我知道你跟根生过心里觉得委屈。可人一辈子就这回事,你不看根生的面也得看孩子的面不是,孩子还小,咋也不能让他没了妈呀!”根生妈说,希望巧玲能够回心转意。   “我考虑好长时间了,我知道你和根生都对我好,可你们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巧玲说,转过头又对着根生:“下午就去乡里!”   “你休想!你是不是跟那个老板好上了?我就不离婚!”根生的脸胀得通红,紧紧地攥着拳头。   “是又咋地?你不离也行,反正我不会回这个家了。”巧玲坚决地说,眼泪流了出来,先亲了亲儿子,又把孩子放下,转身走出了屋门。   孩子“哇”地哭了出来。巧玲停下了脚步,但没有回头,过了几秒,坚决地走了。   “你个贱货!”根生怒吼着,就要冲过去,被他妈死命地拽住了。      巧玲走了好些天了,根生萎靡不振,干活吃饭都没精神头。   “根生,不行就和巧玲把手续办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她的心思不在这个家上了,硬凑在一起反倒是都别扭遭罪。”根生妈说。   “我对她多好,处处让着她,不让她干重活,不让她吃一点亏,可她……”根生埋下了头,痛苦到了极点。   “光好有啥用?巧玲心气高,你不配她。”根生妈叹了口气,抱起了孙子。         五、      两三个月过去了,巧玲一直没回来,有时会让同村的姐妹给儿子捎回些东西和钱。那个捎东西的女人说:“别掂心巧玲了,好好干,再找一个吧,她已经和那个男人过上了。”   “我要去告她,他和我还没办手续呢,就和别人过。”根生一下子从炕上跳了起来。   “你消停点!”根生妈怒斥道,“告她你能得到啥好处,毕竟巧玲还是孩子的妈,你想让孩子连一个妈都没有么?”   根生不再言语,心里却痛苦万分。      第二年开春的一天。根生三口人正在吃饭,有一个在城里打工的同村女人进了屋。   “你猜咋的?”她神秘兮兮地说,想要提起根生和他妈的兴趣。看根生和他妈没啥反应,又说:“巧玲得了乳腺癌,那个男人把商店兑出去了,人也不见了。现在巧玲自己租个房子住呢,也没钱看病,只能等死了。”   “啥?”根生大吃一惊,半天没说出话来。   “那男人咋跑了呢?”根生妈撂下饭碗问。   “别提了,那男人和原先的老婆没离婚,他老婆在南方也开个油漆商店。巧玲被骗了,如今她得了癌症,加上他商店的效益也不好,就把店偷摸地兑了出去,一个人跑回南方了。”      一连几天根生都魂不守舍的,有时吃饭时端着碗,却忘记了往嘴里扒拉饭。   “你明天去把巧玲接回来吧!”根生妈说。   “是她要走的,现在我还去接她?!”根生忿忿说,但心里却惦记着巧玲的病。没钱治病,她只能等死。于是又叹了口气。   “你俩还没离婚呢,孩子咋也得有个妈呀。要是巧灵就这样死了,孩子长大了心里也会怨你的。”   根生不吱声,他的心底依旧装着巧玲。   “去吧,咱卖房子卖地也得给她治病,咱不能没良心,她好歹和你过了这么多年,还给你生了个儿子。”      第二天,根生去了城里,找到了巧玲的住处。狭窄的屋里,巧玲正躺在床上,苍白着脸,瘦了很多。   “跟我回去吧,我给你治病!”根生站在床头说。   巧玲半天才反应过来,惊愕得张大了嘴,他没想到根生能说出这样的话。   “回去吧,孩子可想你了。”根生继续说。   “我不回去,我哪有脸回去。”巧玲的眼泪流了下来。“本来就是我先要不和你过的,现在得了病,你还要接我回去,我咋那么不知羞耻呢!”   “咱俩还是两口子,不没离婚呢吗?”根生很执着,开始猫腰收拾床下东西。   巧玲把头埋进枕头里放声大哭,悔恨的泪水湿透了枕巾。根生走过去,扳过了她的头,看着她说:“就是死,我也要你死在咱自己的家里。”   巧玲一下子扑进了根生的怀里,泣不成声。         六、      根生带着巧玲住进了市里的一个大医院。一个月下来了,手术、放疗、化疗,花了十几万,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但巧玲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   “把房子卖了吧,去省城看看,邻村也有个得这病的,就是在省城的大医院治好的。”根生妈说,“人在就啥也不愁,钱没了以后再挣。”   但巧玲死活也不去省城。   “别治了,我这是绝症,我不能再拖累你了。咱还有儿子,咱要为儿子以后想想。”巧玲很坚决。   “不行,必须去,哪怕有一点希望咱也不能硬挺着等死。”根生更坚决。      房子卖了。巧玲在省城又住了一个月的院,但她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倒恶化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要回家,我死也要死在家里!”巧玲恳求道,她已经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咱回家。”根生拉着巧玲的手,心如刀绞。      巧玲已经回家一个月了,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不时地发着高烧。   这天夜里,巧玲大睁着双眼,歪着头,不断地抚摸着睡在身侧的儿子。   “你感觉咋样?”根生问。   “挺好,今天哪也不疼,就是感觉着冷,特别是脚,好像在冰水里泡着似的。”   “我给你焐焐脚吧!”根生掉过头去,把巧玲的一双脚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等孩子长大了,可得好好看着他,让他好好学习!”巧玲说。   “放心吧!”   “孩子长大了你别对他说我的事。”   “行。”   “我这辈子对不住你了,要真的有下辈子的话,我还嫁给你,一心一意和你过日子。”   “行!”根生的眼泪润湿了枕头。   “我困了,睡一会。”巧玲说,声音极低,几不可闻。   “睡吧!”根生答到,抱紧了巧玲的双脚。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的问题有什么呢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在哪里荆门治儿童癫痫比较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