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过大年征文10】年的味道与色彩(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06:52

【一】

年年有年年年过,年年过年年不同。

随着过年的日子一步步走近,年的味道与色彩越来越浓。年有味道?有。年味是一壶陈年老酒,香香的,甜甜的,让人沉醉,让人向往。小孩想过年,大人也想过年;农村人想过年,城里人也想过年。年有色彩?有。年是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的一幅画,不同的人会过出不同色彩来。

陈爹今年特别想过年,想过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色彩的年。

儿子陈军今年要回家过年,这是陈爹心头最高兴的事。陈军刚从部队转业,节前就可以到家。陈军在驻港部队当兵六年,立功四次,级别做到副团职。本来可以由国家安排工作,可他没有接受,而是主动要求回村发展。这让领导和社会各界都十分赞赏。人还没到家,县里乡里的锦旗就送上门来。一些当地有实力的企业老板也上门要求合伙搞开发,帮助创业发展。

陈爹理解儿子,也希望他回来。别人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外出发展,陈爹却认为,儿子为家乡作贡献符合他的身份,也更合自己的意。毕竟,如今农村还存在很大潜力,也更需要发展。有眼光的年轻人将着力点放到农村,自然是智慧的体现。儿子回来也一定会有作为。所以,儿子回来的第一个年,陈爹打算要好好热闹一番。

为了过好这个热闹年,陈爹作好了充分准备。杀了猪,宰了羊,卤好了鸡鸭和野味……鞭炮买了一车箱。客人也请了几桌。

一切都准备好后,就只等儿子回来了。

【二】

陈军回来的那天很低调,没有要人送行,也没有要人接。他在县城租了个小三轮,一下连人带物运回了家。陈军的举动让陈爹很感叹,如今的年轻人毕竟不同啊!

眼下,陈爹最想告诉儿子的还是办年饭的事。他要让儿子知道他的用心,为此高兴。稍事休息后,陈爹迫不及待地将年货的准备和年饭的安排给陈军讲了,还带他看了准备的年货。陈军也很高兴,对父母亲如此尽心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不过,对于今年这个年怎么过,陈军和父亲有完全不同的想法和打算。

陈军对父亲说:“爸,今年大年三十这顿饭,我不能在家陪你们吃。”

陈爹一听有点儿懵。他不知道儿子怎么回事。

按照他们这里的习俗,说过年也好,说吃年饭也好,其实就是大年三十的这顿饭。人们常说过团圆年,就是这天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吃一顿饭。这样就算过了团圆年。吃过这顿饭后,大家便各自忙乎各的,走亲戚的,窜朋友的,外出逛街看热闹的……直到年过完,一家人也很难再凑齐在一起了。所以,这顿年饭,也就是过年的全部。这在陈爹心里,该是何等重要自不必说。这些年儿子一直在外,没能陪父母一起吃年饭,如今回来了,怎么就不陪父母吃年饭?并且,陈爹还请了这么多亲戚陪儿子吃年饭哩!陈爹赿想赿觉得没有道理。

“你不是专门赶回来过年的么?怎么又不在家过年了呢!”陈爹不解地问。“不在家里吃年饭,你到哪里去吃?”

“我要去陪王展的父母和妹妹。”陈军望着父亲,似乎有些愧疚,但没有犹豫。

王展的父母就住在附近不远。王展和陈军从小就是好朋友,亲如兄弟。两人一起长大,一同去当兵,又分配在一个连队。由于两人都有一副高大身材,一副标志容貌,加上平时训练学习都很刻苦,后又一同抽调驻港部队。如今,王展已升为团长。这次,王展没能和陈军一同转业,不能陪他的家人过年。去年,王展的父亲摔断了腿,家里没有了劳动力,生活上有些清苦。这些,陈爹都非常清楚。儿子要去陪王展的家人过年,陈爹也能理解。可是……

“陪他们过年?”陈爹看着儿子,心里还是不情愿。他给儿子出主意说,“难道你就不能年前到他家看望一下,提前拜个年?”

“不行。”面对父亲,陈军摇摇头说,“这是我离开时,王展团长亲自交待的。他要我无论如何也要陪他的父母和妹妹过今年这个年。”

陈军突然称呼“王展团长”,而且神情是那么凝重,认真,虔诚,甚至有些毕恭毕敬,仿佛要执行一道神圣命令。陈爹感觉到,这不能用“习惯”解释儿子的行为。他也曾经当过兵,也清楚战友胜过兄弟,但还没见过如此贴心的战友情。他觉得不好强求儿子。陈爹犯难了。

犹豫中,陈爹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和儿子商量说:“看这样行不行?你干脆上门去把他父母和妹妹都接过来,我们两家人欢欢喜喜过一个热闹年。”

听了父亲的话,陈军思忖了片刻,觉得这个主意好,就立马答应了。

【三】

陈军来到王展家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八的上午,离大年三十只有两天了。

王展的父母正在屋里忙活着,劈柴,杀鸡,都在为三十年饭做准备。来到王展家门口时,陈军有些激动,比昨天回到自己家时还抑制不住。眼眶一下就盈满了泪。他刚走到屋台子上,就对着屋里喊了一声“王爸”,又喊了一声“王妈”。

对于陈军的到来,两位老人没有料到。他们虽然也听说了陈军年前要转业回来,但没有想到他刚到家就上自己的门来。陈军“王爸”、“王妈”两声叫喊,让他们一下感到特别亲切。在他们的记忆里,这样称呼他们的,就只有陈军。从小时候起,陈军和王展都这样互称双方的父母。双方父母也称他们为“儿子”,再没有别人这样称呼过。

“啊哟,是陈军儿子回来了呀!”王展的父亲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笑呵呵迎了出来。

“是说呢,今天早晨怎么有喜鹊在门前叫呢,哎呀,还是陈军儿子回来了啊!”王母也高兴地走了过来。

两位老人都紧紧拉住了陈军的手,像自己儿子回来了一样高兴。

“快到屋里坐!”

“快到屋里坐!”

望着热情而有些苍老的王家父母,陈军的鼻子一阵发酸。那一刻,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坐定后,陈军和两位老人扯了一阵闲话,问了老人们的身体状况,田间的收成情况,过年的准备情况。正准备说邀请的事时,王母突然问了一句:“听说你已经转业了吧?那王展不知还要在部队呆多久呢?要是这次能与你一同转业该多好呀!”

陈军埋藏在心里的事,果然被王母提到了。是呀,要是王展这次也能和自己一道转业回到父母身边该多好呀!可是……

陈军很快转移了自己的思路:他又想起了自己当下的任务——接王展的父母一家去过年。陈军再次抑制住了自己。于是,他岔开话题说:“王爸王妈,我今天来,一是看望二老和小妹;二是转告王展团长对二老的问候,代他向你们拜年;三是代父母接你们一家去我们家过年。”

“去你们家过年?”王爸听后愣住了。显然,他以为这是陈军的客气话。农村人对过年是有讲究的,只会往自己家里走,没有到别人家过年的习惯。他们怎么会去陈军家过年呢?“我们就在自家过。谢谢你父母了。祝你们一家春节快乐!”

“王展这些年都没能陪我们过年,已经习惯了。”王母说,“以后,王展也会回来陪我们过年的。”

王母再次提到了王展。看来,老人想念儿子的心情是多么迫切。

“不,你们必须去。”见两位老人推辞,陈军心里有些着急。他突然双膝跪在老人们的面前,泪水“哗啦”一下涌了出来。声音哽咽了:“这是王展……团长特别交代的。他反复交代我,今年……一定要陪你们过年。”

正在两位老人犯难之即,小妹回来了。她开着自己的小跑车上了一趟街,顺便买了点年货。

小妹二十年纪,出落得像一朵美人蕉。在弄清家里发生的情况后,她连车也没来得及卸,就跑过去将陈军拉起来。一边拉一边笑呵呵地打趣说:“啊,原来是军哥转业回来了呀……这是怎么回事呢,刚回家就遭到了王爸王妈的罚跪呀!起来,起来,小妹给你解围。”

见到小妹,陈军心里更加发酸,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他站起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为了能说服王父王母,他不得不向小妹求助。

小妹是活泼开朗性格,没多想,便大大咧咧地说:“这是大喜事,大好事。我代表爸妈感谢你们一家!既然你说是我哥的特别交代,那我们一定去。爸妈的工作由我来做。”

就这样,陈军的心才落定了。

【四】

这餐年饭特有风味,更别有年味。除了陈军和王展各一家外,还有陈军的舅父母,姑父母,姨父母及兄弟晚辈。村支书与村主任也特地赶来陪他们吃年饭。整整摆了三桌,气氛热闹极了。

陈军的父母尤其高兴,将上的菜加了一轮又一轮,每桌都上了十几道菜。陈爹又从睡房抱出贮藏了多年的老谷酒,摆上了许多酒杯,让陈军为大家斟酒。然后,将一捆捆鞭炮搬到了屋场的空坪上……忙完这些后,陈爹这才将大家叫坐到桌边。

中午十二点一十八分,随着轰隆隆的鞭炮声,陈爹端起了酒杯,给大家一边敬酒,一边说着感谢和祝福的话。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

人们一个个起身,互相敬酒,恭贺新年,互送祝福。真是热闹非凡。

敬酒的主体自然落到了陈军身上。他的酒量不错,喝起来潇洒自如。除了给每位客人都各敬两轮外,还特地给王展的父母和小妹多敬了几杯。在为他们敬酒时,陈军特别虔诚,总是将王展挂在嘴边。

“来,王爸,我代表王展敬您一杯。祝您永远生活幸福,身体健康!”

“来,我代表王展敬王妈一杯,祝您和王爸一样,永远生活幸福,身体健康!”

“来,我代表哥哥王展敬小妹一杯,祝你生活幸福,永远漂亮年轻!”

这顿酒,王展的父母和小妹成了主客。大家都轮番为他们敬酒,恭贺的话说了很多。

陈军喝得真诚,用心,倾情。直到最后终于将自己灌得烂醉。

陈军的举动引起了客人们的猜测。他们琢磨:这也许不仅仅是陈军与王展的战友情谊,可能是陈军对小妹有了意思。这样的议论,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五】

人们的猜测一点没错。

就是这顿年饭,陈军和小妹走到了一起。他俩很快定下了婚姻大事,吉日定在正月初八。按农村的习俗,正月初八还是过大年的日子,婚期定在这天,算喜上加喜。

结婚这天,他们只请了几桌客,这是陈军的意思。陈军说,勤俭办婚事,是王展团长亲自交代的。王展团长告诉他,坚持勤俭节约是党和国家的好传统,我们军人要把部队艰苦奋斗的好作风带到地方去。陈军口口声声没离“王展团长”,这让双方亲友都很感动。大家都说,在陈军心目中,王展这位团长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啊!

让大家更感动和震惊的,还是婚礼前发生的一幕:就在他们的婚礼即将举行的时候,突然一辆军用吉普和一辆面包车驶进村口,直接开到他们婚礼现场。车辆停下后,军用吉普上下来两位军人,走在前面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上面覆盖着鲜红的绸缎;面包车上也走下几位地方官员,走在前面的手里捧着一块匾牌,上面也覆盖鲜红的绸缎。

人们虽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那阵势,心里还是惊讶极了。陈军连忙走过去迎接了客人。只有他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刻意安排的。

原来,部队首长和县乡领导是送王展的骨灰盒和烈士牌位来的。陈军告诉王展的父母和小妹:王展团长几个月前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他的牺牲,与救护陈军直接相关。陈军向亲友们讲述了事发经过:

那天夜晚,陈军和几位战士在执勤时遇上了歹徒。歹徒身上绑着炸药,将他们逼到了偏僻处。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歹徒身后突然猛扑上去一位军人,紧紧将歹徒抱住,推向了一边。就在那时,穷凶恶极的歹徒拉响了炸药包……陈军他们都受了点轻微伤,可那位军人却与歹徒一同倒在了血泊中。他们冲过去才发现,倒在血泊中的正是王展团长。临终前,王展拉着陈军的手,断断续续地交代了身后事……

陈军含着泪说:“部队首长和县乡领导选择这个时候来,是我要求的。我就是要请哥哥来参加我和小妹的婚礼。他是我们婚姻的红娘。”

顿时,隆隆的鞭炮声冲天响起,在山峪久久回荡。鞭炮声里,充满了喜悦,充满了悲伤,更充满了浓浓春意……

渭南有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吗中医怎么治癫痫病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