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梅兰竹菊的歌谣》再读张炳瑞香的君子墨品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54:55

梅兰竹菊的歌谣

淡淡的天青,浅浅的黄晕。晕染着宁静的氛围、岁月的沉静。在一日日的祥和安宁中,流淌着生活的细微的甜蜜和美好。在光阴的嬗递沉淀中,梅树已粗壮遒劲,在岁岁的开放中,它已长成一种气度和力量。点点的梅从枝干上爆出,红艳似血,莹白如雪,在冬的凛冽和冰冻中,绽放娇嫩的妩媚和秀气,养成高标独秀的气节。它傲然的风骨和不屈的气节,感动了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一个个身影是过客,湮没在光阴的汤汤大流里。只有梅,报道一岁又一岁的春天,给人岁月的惊喜和慰安。她朵朵精致的容颜,是细细碎碎的话语,是说给岁月的情话,洋溢着从容和淡然。宋朝苏轼在《临江仙·探梅》中写道:“老去惜花心已懒,爱梅犹绕江村。一枝先破玉溪春,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

一枝枝兰,是简化的生活,是清雅的情节,疏疏朗朗之中是风韵,是摇曳的风情。粉色的花瓣,简单的美,删减了繁冗,只留下简约和别致,在风姿绰约中袭来淡淡的花香,风过无痕,就连清芬似乎都不曾有过。这是那一株空谷幽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自开自落,兀自枯荣。在沉思与静默中,迎接夏风,迎接秋霜,迎接雪落,更迎接春风。唐朝王勃诗曰:“山中兰叶径,城外李桃园。岂知人事静,不觉鸟啼喧。”

竹,是亭亭的旗帜,招摇着岁月的风雅和淡泊。这不是庭前的那一竿,亦不是窗后的那一丛,“簌簌”的翠绿的风声中,是寂然,也是歌谣,唱给安谧的月下,唱给悠悠的心境。这是墨香中的一两竿素色的竹子,它们随意地一站,就成为风景。竹的倜傥超拔的气质是不需要烘托渲染的。只是一两竿墨竹,就酝酿出满目的诗文,吟唱着这世世代代的不动声色的芳华。清朝郑板桥《竹》曰:“一节赴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岁月已深,菊亦老去。开在秋天里的花朵,已被光阴漂洗了容颜,只剩下波澜不惊的素淡,甚至还有一点儿淡淡的倦意了。西风渐紧,光阴催促,陶渊明的篱墙已颓,可是菊依然活在文人墨客的心中,活在他们的纸笔之中,流泻不同的风韵,点染卓异的秋色。这一丛菊分明不是陶渊明的那一丛了,深墨的叶子,浅墨的花瓣,一点点红色的蕊都是多余的。这样素色的菊,似乎就是盛开本来的样子。岁岁秋风,岁岁秋菊,安然如斯,淡然如斯。宠辱不惊,花开花落。唐朝李白《感遇》诗曰:“可叹东篱菊,茎疏叶且微。虽言异兰蕙,亦自有芳菲。未泛盈樽酒,徒沾清露辉。当荣君不采,飘落欲何依。”

梅兰竹菊,花木中的君子。它们从岁月深处走来,把永恒的歌谣重新唱给我们听。此刻,我听到的是无字的歌谣,无声的吟唱。女画家张炳瑞香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以其笔墨风雅再展四君子的风采与神韵。自强不息,清华其外,澹泊其中。不作媚世之态,不为繁华俗艳。一花一竹一叶,皆关情,是中国人对于时光的感喟,对于生命意义的体察,培植了深厚的民族文化精神。其蕴含的内在的精神文化品性,已升华为永恒的美。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甘肃癫痫病医院排名癫痫患者应该怎么预防癫痫的发作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