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故事发现未婚夫的密秘密她失手杀死了未婚夫却被未婚夫情人杀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6-10 23:04:13

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唇角间荡起似有若无的笑意,眼波流动间,透着一股邪魅。一个二十四岁左右的绝美女子慵懒的半倚在暗魅酒吧的吧台上。“小姐,您要的百加得朗姆酒。”调酒师将一杯酒递到女子的面前。女子微微掀起了眼眸,伸出两只芊芊玉指,拿起酒杯晃了几晃,放到鼻尖轻嗅了一下,轻笑出声:“好酒,好酒。”“小妞儿,一个人喝酒啊,哥哥陪你怎么样,再好的酒一个人喝起来也是没有味道的。”一个痞子般的男人凑了上来,一对耳钉在酒吧的灯光下闪闪发亮。“滚!”女子看也不看就冷冷的说道。“还挺辣的嘛,有个性,哥哥喜欢。”痞子男说完一只咸猪手就往女子的脸上摸去。“啊!哪个混蛋敢欺负你龙哥!”还没等女子有动作,痞子男就惨叫着蹲了下去。“轻轻,你又跑到酒吧了。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衬衫打底,领口微微敞开,眉目清秀间透着几分成熟,举手投足都显示着一股贵气的男子对着唐轻轻说道。 女子闻声抬眸看了看来人,是宫泽熙,点了点头。“想走先问问老子同意不同意!你们给我上!”此时痞子男揉着刚刚被眼前的男子扭伤的手,恶狠狠的对着自己身后的人下命令。痞子男的手下全都围了上来,宫泽熙活动了活动手腕,动起手来。唐轻轻依旧面无表情的靠在吧台上,冷冷的看着这场打斗。片刻后,那群人就被宫泽熙打倒在地。痞子男一看情形不妙,急忙后退几步远离宫泽熙,嘴里还不忘记威胁:“小子,你好样的,你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说完狼狈的转身带着自己的手下逃也似的混在人群里溜走了。“轻轻,我们走吧,好吗?”宫泽熙一脸宠溺的看着面前的唐轻轻。唐轻轻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往酒吧门口走去。她没有看到,宫泽熙眼中一闪而过的狠厉。宫泽熙看到唐轻轻走远,赶紧跟了上去,嘴里讨好的说:“轻轻,你等等我啊。”唐轻轻淡淡的说:“嗯。”宫泽熙将唐轻轻的表情看在了眼里,心里阴冷的说:若不是还要利用你灭了你父亲的黑帮,你以为我愿意天天看你脸色!真是不知好歹,看我最后怎么让你哭着求我饶命。一路上,宫泽熙不断地说话讨着唐轻轻的欢心,唐轻轻则一直冷冷的不言不语。“轻轻你家到了,回到家中好好地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怎么还这样小孩子脾气,到处乱跑呢,乖乖回家稳稳地睡上一觉,明天辽宁癫痫医院做我最美的新娘。”宫泽熙一脸的宠溺。唐轻轻微微点了点头,发出了一个鼻音:“嗯。”就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家了。宫泽熙看着唐轻轻的背影,眼里恨恨的,转身打车一路疾奔而去。回到家中的唐轻轻正准备洗澡休息,忽然想起来自己明天就要跟宫泽熙结婚了,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跟他好好的谈一谈。不顾天色已晚,唐轻轻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走到车库,一个帅气的甩尾将车掉了一个头,直奔宫泽熙的家中而去。宫泽熙回到家中,站在客厅里,恨恨的将触手可及的东西摔了一个遍。“亲爱的,发生了什么事了,惹得你这么生气,还是那个刁蛮的粗鲁女人?”一个娇滴武汉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是哪家滴的声音响了起来,从卧室里走出来一个穿着薄纱、身材火爆的女人,她面容精致,媚眼如丝,摇曳着水蛇腰攀到了宫泽熙的身上。宫泽熙顺势摸了她一把,嘴里发出一阵调笑声:“亲爱的琳达,我看到你就不生气了,来吧,让我好好地泄泄火。”“先不要着急嘛,熙,人家好伤心呐,明天你就要跟那个刁蛮的女人结婚了,我可怎么办嘛。”叫琳达的女人状似伤心的拉下宫泽熙不老实的手。“亲爱的,你知道的,我心里爱的人一直是你,那个唐轻轻怎么能跟你比呢,我娶她不过是看上了她爸爸的家业。你想想,黑帮老大的独女,这财势该会是多么的雄厚,到时候我娶了她,那么这一切都会是我的了。等我真正得到了全部的财产,我就跟她离婚,我们两个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一起了。”宫泽熙贵阳市哪个癫痫病治疗医院好说完就一副色急的样子将琳达扑到了沙发上。琳达假意的推拒了一下,就任由宫泽熙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了。门关的黑暗处,一个人影静静地不知道站了多久,冷眼的看着沙发上滚成一团的两人。唐轻轻听完了宫泽熙的话后,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你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很好。”冷冷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正在快活的两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谁!”宫泽熙急忙从琳达的身上起来,看到是唐轻轻,立马换上了一副宠溺的表情:“轻轻你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宫泽熙,你还要在我面前装多久。”唐轻轻冷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副嘴脸已经让她深深的感到了厌恶和恶心。“你都听到了,没错,我就是那么想的。你说说你长的也还行,每天板着脸给谁看呐,要不是你家中有财有势,你以为谁愿意搭理你。我都已经勉强答应娶你了,你还想干什么。”宫泽松原市看癫痫病哪看得最好熙见状索性撕下了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唐轻轻将手伸到裤子口袋里飞快的拿出了一把短刀:“你找死!”宫泽熙急忙后退了一步,稳住身体后徒手与唐轻轻交起手来。琳达吓得尖叫一声,赶紧躲到了沙发后面,生怕伤到了自己。唐轻轻身为A国黑帮老大的独女,自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平时她不怎么出手,今天她是真的怒了,刀刀致命。宫泽熙一直以为唐轻轻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女孩子,不过有两下子防身罢了,没想到她功夫竟然比他还要好。不过片刻,宫泽熙就开始狼狈的躲着唐轻轻的短刀了,躲避之际,他抽空对琳达喊道:“快去卧室的床头柜里将我的枪拿过来!”琳达战战兢兢地拖着发软的双腿一步步的往卧室里挪去。唐轻轻听到宫泽熙的话,手下再不留情,看准他的一个疏忽,一刀刺进了他的心口处,又狠狠地往里刺了一下才将刀拔了出来。唐轻轻看着宫泽熙的眼神逐渐涣散,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这才拿过一旁散落的衣物将手中的短刀擦拭干净。“砰。”正在擦拭短刀的唐轻轻手上一顿,不可置信的转身,看到卧室门口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脸上一脸的惊恐,双手颤颤抖抖的捧着一把枪,枪口还冒着黑烟,她低头看到自己的心口处一个黑黑的洞,还不断地往外冒着红红的鲜血,她再也支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慢慢的倒在了地上,意识逐渐疏离。本文来自小说《嫡女盛妆》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