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轻舞征文】烟香淡淡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51:22
无破坏:无 阅读:2205发表时间:2015-06-01 23:30:58 摘要:学校就在路边,渺渺怕误事,就早早地来了,还是怕误事,就跟老师说了,要第一个参加答辩。结束答辩,出了门,慌忙忙地躲过太阳的亲密,一头跌进梧桐的阴凉里。心事已了,渺渺悠闲地踱着步,一边向公交车站走去,一边看梧桐。梧桐的叶子像枫叶,却没有枫叶的精致和明艳 ,但它却以好养活耐生长受到青睐。华盖一样的树形向中间纠缠着,缠绵出一种欲望,铺着一层玉白绒毛的叶子 招摇着暧昧,繁繁复复的,挤的阳光都进不来,偶尔针一样的光线漏了一点,还被叶子抚弄地东躲西闪,双双结就的果子青青得带着刺来回浪荡着,像耳环一般。渺渺慢慢来到站牌前,等着当时唯一的交通工具----公交车。 省城有条很有名的路,以路边遮天蔽日,两两相接的法国梧桐见长。梧桐树下曾发生过很多浪漫的故事,许久许久以前的一天,渺渺独自走在这条路上。   渺渺专科毕业,要去省城做毕业答辩。渺渺身体不方便,父母要陪她,她死活不同意,父母忐忑着放了她第一次出远门,心却一直在担忧。冥冥中,渺渺仿佛知道要有一点心绪飘飞在这梧桐叶铺就的北京路上。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 ,梧桐的羽翼下,一片清凉。   学校就在路边,渺渺怕误事,就早早地来了,还是怕误事,就跟老师说了,要第一个参加答辩。结束答辩,出了门,慌忙忙地躲过太阳的亲密,一头跌进梧桐的阴凉里。心事已了,渺渺悠闲地踱着步,一边向公交车站走去,一边看梧桐。梧桐的叶子像枫叶,却没有枫叶的精致和明艳 ,但它却以好养活耐生长受到青睐。华盖一样的树形向中间纠缠着,缠绵出一种欲望,铺着一层玉白绒毛的叶子 招摇着暧昧,繁繁复复的,挤的阳光都进不武汉看羊角风专科医院来,偶尔针一样的光线漏了一点,还被叶子抚弄地东躲西闪,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双双结就的果子青青得带着刺来回浪荡着,像耳环一般。渺渺慢慢来到站牌前,等着当时唯一的交通工具----公交车。   渺渺上身穿着粉红格子衬衫,下身是灰白裤子,头上两个把揪揪,辫梢烫了,委婉地躺在肩上,额头的留海也烫了,俏皮地倚在眉梢旁 ,脸庞白里透红,没有一点瑕疵。斜挎一个当时人人都有的草绿色军用书包。   渺渺是个和朋友独处时,肆意开怀,在人群里却胆怯而沉默的人,这会儿一点第一次出门的迷茫和自身固有的忧伤让她站成惆怅。   不知等了多久,车没有来,一个男人静静的站在了她的身后。良久,渺渺感觉到了耳边的鼻息,侧头一看,一个柔弱文雅的男人正专注地看着她,离她这么近,却没有让渺渺感到尴尬,安心的站着不动,皆因他的眼神是那样得干净纯洁。   公交车终于从梧桐围就的隧道中缓缓地行驶过来,停在渺渺面前的车门口人很多,渺渺决定走几步上旁边的门,这个车门口的人也很多,渺渺上车后只能站在车梯上,一只手牢牢地抓住栏杆,车启动了,一排排梧桐向后退去,斑驳的光影在渺渺脸上掠过,渺渺定定地看着前方,渺渺费力地稳住自己。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渺渺又感觉了那种似曾相识的鼻息,一侧头,那人就站在她身后,仍然那样专注地凝视着她,似乎还多了一点什么。渺渺这会不知怎么脸一热,回过头来,心里小鹿般有些凌乱。心想刚才上车时,分明看见他正在准备上那边的门,什么时候又上的这边门呢?车到一站停下了,第一排的人下车,他一步跨过去,渺渺以为他会坐下,谁知他没有坐,他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扶着栏杆,抬河南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头看着渺渺,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用眼睛召唤渺渺过来坐,渺渺似乎没有了自己的意识,随着他的眼神坐在座位上,他的眼神是这个意思吗?她也没有细想,中蛊一般。他抬手让渺渺坐下后手立即放回原处,整个把渺渺团团围住,渺渺不敢后靠,后面是他的手,不敢前俯,前面也是他的手,不敢挺身,他的呼吸就在她的头顶,粗粗细细,长长短短,让渺渺也感觉了他的不宁,更不敢抬头,那深潭似的眼神像要把她整个的吸进去。渺渺只能端端地坐着,两只手没有地方放,只能紧紧地抓着书包带。那只手离她两个拳头的距离,纤细,白净,修长,淡淡的,若有若无的一缕烟草味从他手上散发出来,让渺渺有些眩晕,有些迷糊。   好像一瞬间,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车停了,他放开双手要下车,渺渺有点荒乱,有点不知所措,终于敢迎着他一直注视的目光,在他快下车之际喃喃了一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的话:不知道还要多久到站。他已经是站在最后一个车梯了,闻听着她的喃喃,他回头看着渺渺,好像知道渺渺这话是在问他,他用极认真极动听的普通话说:还有两站。说完,眼神在她的脸上停顿了数秒,一下车,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连个影子也看不见了。晴朗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阴了,还下起了蒙蒙细雨,渺渺向车窗外望去,除了来来往往的人,只有梧桐叶子点点滴下的雨水。还有在雨雾笼罩下幽远的街道。他怎么知道我在哪里下车?渺渺无望的想着。   渺渺怅然若失,怎么下车,又怎么上的郊区车,怎么回的寝室,一切都浑浑噩噩的,只有那若有若无的烟草味一直在渺渺鼻端飘荡。   若干年后,一个男人的信从千里之外寄来,打开没有看内容,只嗅到了那悠远而又熟悉的烟草味,渺渺心里一下子就安顿了,就决定了,就是他了,依然是他了,无奈是他了,好歹是他了。   淡淡的烟草味,你在那时飘着,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散?      共 17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