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云】哑巴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11:23
摘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哑巴堰的水,是哑巴堰水浇灌的粮田养育了伙食团一千余号来自四面八方的食客,养育了千千万万、世世代代居住在哑巴堰周围的哑巴堰人家,养育了我的父亲、母亲,也养育了李老大、我、我们这一代人! 第一次去邻家的那个池塘,自己只不过才四五岁的样子,亦记不清是谁嘴里第一次嘣出这个非常伤脑筋的名字来。世上还真是有会说话的堰塘?上三家村小学堂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番好奇,生产队两个哑巴会不会与这个池塘扯上瓜葛?饭桌上,母亲好一番沉思,再一番否定。最终,这个奇怪透顶的名字的由来,即使是一片碎屑也难以从几十年相依为命的,这片热土地上的哪一只角落里拾起。   还是在那一年,那一个万紫千红的春天,那一个旭日初升的清晨,沿着微风轻袭而来一缕缕清新、淡雅、幽香的气息,与小伙伴们结伴相约欢天喜地来到这里。仰头好奇打探纵情怒放宛若初雪的花瓣云,着魔似的将一枝枝扳到近前,狂嗅着簇拥在嫩绿扶持中染有晨露的花朵如痴如醉,三魂七魄完全沉浸到了这鸟语花香满园春色之中。如此富饶美丽、活色生香的一片净土,难道真真正正就是自己今身与之为伍的家乡?   晨曦中,嫩绿色叶片上,一颗颗形态万千,晶莹透亮的露珠五颜六色,溢彩流光,似一粒粒来回滚动、圆润透明、炫丽多姿的珍珠。让人恍若已置身于世外仙境,不禁喜出望外,流连忘返。这是一幅充满怎样神奇色彩、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   那时,心里便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那以后的日子里,便念念不释,悠悠忘返。听小伙伴说,园下那池绿水叫“哑巴堰”。于是,便偷偷记在了心里,并在脑海悄悄镌刻她的名字。去的次数多了,便把她的一点一滴融入进了生命。念叨的日子久了,便把她根深蒂固铭刻进了记忆……   生产队共有两个堰塘,一个在邮电学校园内,无名,占地约十亩。从沼气池出发,沿引流沟坎端端走上五十米,绕过李老乡自留地边一笼硬头簧,眼前是一条宽两米,毗邻苹果园的泥土便道。它右连爪妈、李显明、李老乡几户住家、房管所、打煤场、杀猪房、农民粮店、沙河铺上街,左接哑巴堰、养猪场、成渝马路,对直是一条穿越苹果园通往新村、白公馆的小路。   养猪场后面,哑巴堰浅滩,有一栋近五米高的红砖水塔,是大炼钢铁伙食团遗留下来的历史产物。六零年伙食团解散,花果林场苹果园划归了生产队,花果林场伙食团挂牌为沙河堡房管所,区伙食团旧址改造成生产队养猪场,水塔修旧利废成为了养猪场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只是每天得专人爬上爬下用轱辘一桶桶往上提水。   养猪场张、李大爷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到池塘放鸭、洗衣、刷鞋时,到水塔下帮他们洗红苕、红苕腾、菜叶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快事。可以边洗边打白漂、草鱼的主意,也可以随他们到养猪场大铁锅里,精挑细选热气腾腾的紫芯、红芯。养猪场土院子里一棵让周围小孩子隔着篱笆用尽心机的老核桃树,也可以树上树下石块儿、竹竿尽管折腾。就是心血来潮嚷嚷骑老母猪,他们也会乐呵呵就随了你的心意。   水塔一侧的堰坎是整个池塘最为宽阔的水岸,三家村、四家村、花果二三四队、污水站、农科院、教仪厂、董家山方向的人口,包括抬猪卖杀房的社员多选择这条便道来往沙河堡。这条空旷得近似一个小坝子的堰坎也是附近大人、小孩子放风筝的首选之地。   站在这条堰坎面向池塘眺望,右岸、正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果树。果园中原本高高矮矮的茅房,茅房间纵横交错的小路,小路上匆匆忙忙的行人,被青枝绿叶遮掩得严严实实,一点不露痕迹。仿佛池塘、路、人、房连着天整个也被染作了绿色。   园中以麻苹为主。麻苹个头不是很大,以二两至半斤居多。麻萍个头均匀,口感生脆,味道酸甜,水分适中,闻起来有浓郁的果香,皮上遍布芝麻大小黑点,触摸有凹凸感。熟透了的皮绿翻黄,黄中透出些许浅红,味道算得上苹果中的上品。果园中间杂几棵果多、个小、肉沙、味淡、粉红色竖条纹、冰糖葫芦似一枝一长串特讨人稀罕的花红树。而望天猪圈后屋檐有一棵别说分,就白送也让人直搖脑袋的酸瞌睡,所幸的是整个果园几百棵里只有几棵,要不然分谁谁和你急眼。   池塘右边的水岸与苹果园自成一体,远远高于左岸,最高处距离水面两三米。水岸中间,有一条从新村流入的废水沟,也是整个池塘唯一的进水沟。一些好争上水的小红鱼、泥鳅雨天爱去那里蹦跶,一些川川甚至还爬上了一米左右的沟口。一个雨天我竟然在水沟里戳到了一条比手掌还长的大白漂!岸边连着野生了几丛人高的桑树,一棵斗碗口粗的桉树,桑、桉树间贴着地面生长出一大片蓬松的铁线草。游泳时,孩子们多把衣服裤子扔在这片草丛,或者几个一堆躺、坐草丛上聊天、晒太阳。一些胆大包天的孩子竟然敢从草丛往下面跳炸弹。   视线的左端,是一条端直、狭长的堰坎,从养猪场拐角起头,通往对岸海舰、二哥、吴孃家。堰坎平均宽度六十公分,高于下面秧田六至七米,上下呈六十度坡弧。坡堤栽培了固堤作用的刺槐、灌木,一棵二十公分直径粗细的杨槐,几棵大小不一的桉树。靠近溢水口的一棵桉树直径达到五六十公分。六岁那年,我、母亲和海舰、海舰的父母第一次见面就在这棵桉树下面。   这条堰坎中间,一棵桉树生长在堰塘里面,树干距离堰坎一米左右。暴露在水面的根系交织成为了一个可供路人临时落脚的处所,可以同时容纳两三个成人站在上面。不少人选择到那里去洗衣、淘菜、洗农具、放纸船、戏水。这条堰坎是整个池塘最为脆弱、陡峭又距离水面最近的一条。坡下是两块水稻田和吴曾李几家的自留地,一条从堰塘溢水口下来的小水沟把它们与成渝马路隔开。途经这个方向的小学生,上下学多会选择绕上一段到这条堰坎来打水漂、掷石块、放纸船,或者即兴较量一番水性。   打水漂,是蜀中男儿不分年龄喜好的游戏。多选用瓦片、扁平状小石块。三指攥紧瓦片,与水面平行,半下蹲,右拧胯,略后仰,右臂半弯曲尽力后探,借助回胯的力道,瓦片瞬间脱手而出,唰唰唰唰唰,以蜻蜓点水方式贴着水面直线飞出。以我的手法说来最多能打出二三十米,类似李老二之流的顶尖高手随手一掷就能打到对岸。我仔仔细细掂量过瓦片的执法,反复练习,揣摩,就包括屁股敲作的姿态都一一模一样,效果却是天壤之别。   每年临近年关,生产队会放干池水,邀请来杀猪房几位穿水胶衣的行家协助拉网打鱼。一早,池塘还在放水,四周便被蜂拥而至的各路看客包围得水泄不通。马路边上唯一一条泄水沟便成为了漏网之鱼你争我夺的战场!从溢水口到养猪场马路涵洞几十米长度内,上百号手提各种渔具的社员子弟人挨人,人推人。抬眼望过去,池塘、水沟、马路、秧田、养猪场所有地界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到最后,水沟里流淌的不再是黑水,而是一脚下去不知几时才能复平的泥石流。   哑巴堰占地约三十亩,成不规则六边形,长约三百米。最宽处约一百二十米,靠我家,最窄处约八十米,靠海舰家。池水最深处不到两米,多数只齐大人腰深,并不危险。生产队的鱼全养在这个塘里,品种就四样,鲤鱼,草鱼,鲫鱼,白鲢。其余的个不大,为野生鱼。   哑巴堰周围的苹果树一年春秋开两次花,结两次果。只是秋果少且小,生产队也不过问,就留给我们这群调皮捣蛋管不住自己的小孩子乱摘、乱扔、乱疯一通,只要不把树枝弄折是没有人会过问你的。偶尔,神来气旺,和海舰逐棵逐棵搜索,也会搯到生产队遗漏在树上的果实。那经过数月阳光雨露滋润,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熟透了的果实,味道着实香甜、鲜脆,堪比王母娘娘的贡果。   每到春暖花开之时,哑巴堰水岸玉树琼脂、冰凝雪积,千亩花海银蝶飞舞、晶莹透亮。抬眼望去,你根本就分不开哪些是树梢上的花,哪些是天底下的云,哪些是纷纷扬扬的絮,哪些又是虚无缥缈的雪。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气息,是一种淡雅的芬芳。阵阵随风袭来,芳香四溢,不绝如缕。一些紫色斑点的大蝴蝶,一忽儿翩翩滑翔于空中轻飞曼舞,一忽儿又竖起双翅款款飘零花丛,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蝴蝶变成为花朵缀上枝头,还是花朵生出来翅膀飞上了天空?   炽热的阳光热情地洒向果园,嫩紫色的叶片似飘扬的裙袂,追随着花儿的节奏在风中摇曳生姿。俊俏的花姑娘们叩动炫丽的节奏,轻踏曼妙的舞步,扭动妖娆的身姿,婀娜舞动天俯蜀国气象万新的春天。舞姿是那么明快,那么优雅。塘里的水略偏绿,清风徐来,阳光下泛起层层金色涟漪,忽左忽右荡漾开去,直至平铺满整个池塘。再寻着曾经的水辙缓缓轻摇回来,来来去去,反反复复,云卷云舒,优游自如。而无论有多么急,多么密,它们相互之间却永远也不会发生碰撞,这正是它让人叹为观止的绝妙之处。无论你怎么用心,你都无法通透它的玄机,眼瞅着一浪追赶着一浪即将触碰破碎,却又被哪里一双镂月裁云的巧手偷天换日光前绝后。粼粼水波折射出一道道耀眼的浮光,在翠绿与皎洁交织的果园间跳跃、翻飞、追逐、旋转。涟涟的水纹,盈盈的清波,就这样子不疾不徐,漫不经心地来回晃,来回摆,来回摇,来回荡。也不知过了多久,不经意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草鱼在竹竿圈拦的菜叶下踊跃,翻滚,争抢,不时鱼嘴浮出水面狠狠咬住一些拖下水去,转身亮出明晃晃的鱼肚,急促荡起一股浑水后再不见了影踪。一条金色的鲤鱼忽然间兴高采烈高高跃出水面,啪的一声扑打出一团水花,似天女散花向外飞洒开去。一抹金色的霞光从水花中穿透过去,把整团水花染作了金色,和红鲤正好绝妙辉映,塘面蓦然升腾起一轮圆弧形彩虹,似七彩缤纷的花环轻拨开缭绕着的淡绿托举出水面!   几只五颜六色的蜻蜓落在浅滩的水草上,尾巴一上一下扭动。忽然像捕捉到了猎物的气息一飞冲天,急速冲刺间一个折返急停,秒杀一蹴而就,紧接着,一个自由落体迅速回落到出发前的草尖;忽而蹿起一个悬停,俄顷,俯冲到水面轻轻一点又飞落到原来的位置;忽而飞近来一对连连,拖作长长的身段左顾右盼后小心翼翼降落在一片僻静的水草;忽而相近的几只相继升空,以上下起伏的姿态,在水面的近空盘旋;忽儿又似邂逅上久別的故友匆匆追赶上前,两三只在半空中亲蜜触碰身体、翅膀,发出唰唰响声;忽而腾空而起,扶摇直上,几乎已经蹿到了视线的尽头,只剩下模糊的影子在高高的天空展翅翱翔……   塘中小鱼成群,有的轻游,有的蹦跳,有的追逐,有的沉在水底一动不动。一群懵懂可爱的小鱼儿从池塘的远端晃晃悠悠游了过来,几路纵队从近岸的水草间穿梭过去。陡然发现新大陆般,呼啦一声极速收缩成一团,片刻,哗啦一下急散而去。一大群乖巧俏皮的小蝌蚪在浅滩的水草间挤作一团,一些沉在水底一动不动,一些浮在水面摆动长长的尾巴,一些围着相近的几棵水草游来荡去,一点不为岸上观赏它们的人儿所动。   浅草边轻搖尾巴穿过去一条中等个头的鲫鱼,几只叫不上名的水虫胆怯地迅速溃散开去。水草上受到袭扰的蜻蜓急蹿起身,悬停在水面,翅膀震动起一圈圈的细细的水纹,迟疑片刻飞远了去,不时回过头来张望。一只水蛭伸缩着窈窕的身段擦着鲫鱼扬长而去。一只肥硕老道的蛙,懒洋洋蹲在浅水里,眯缝着眼睛,怡然享受着午后温暖的日光。不时,极速吐出舌头把并看不见的蚊虫卷入嘴里。一群顽皮的透明虾在水草间打闹,追逐。突然,意外弹上滩涂一只,一番蹦哒,扭正了体位,举着钳跌跌撞撞寻回到水里,以极快的频率弹向它的大部队。   不知从何处轻飞来一只轻啼着小曲儿,羽毛艳丽极了的亮紫色翠鸟,快速掠向池塘中央。贴着水面急速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轻轻一点,衔着一条气若游丝的小鱼儿欢快地飞向对岸,一串熠熠生辉的珍珠洒落到水面……   咚!咚!咚!   三声巨响鱼贯而入,把这原本包裹在水波不兴外衣下的潜形谲迹、蛇行鳞潜彻底击碎!紧接著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那一些角落里优哉游哉、闲庭信步的鱼哥们,心如枯井口称三昧的绝世高人们,罗曼蒂克进行中神魂颠倒的姑娘小伙儿们,浪静风恬、四海晏清陡然间就到了鱼游沸鼎,危于累卵,哪里还有意识去作考量、打探,七手八脚,慌作一团。咚、咚、咚咚、咚……片刻,彻底被鼎锅煮熟,再就没有了骚动。于是乎,浅滩里这些冷汗涔涔、魂不守舍、不明就里、傻愣愣、憨痴痴的生灵们终于才搞明白了一个道理,逭死要紧。管他哪儿响,响哪儿,管他为什么会响,响到底又意味着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逃命。   笨拙的蛙似离弦之箭扎入水底,生怕迟一拍在劫难逃;小鱼儿、蝌蚪六神无主一筹莫展;几僔肉末翻飞的食前方丈如出膛的炮弹丢下美馔使力蹦出水面,在空中搅作一团,撕成一片,啪啪啪啪溅出纷乱不安的水花后阒无声息。随剧烈晃动的水纹推上岸几只魂飞魄散的虾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晕头转向胡乱蹦跶一通,才不知怎么又终于谢天谢地滚回到了水里。眼前的这个只不过才一分钟以前明明就还陌上花开、安然徐行的池塘,眨眼之间,安静得如同一滩死水,只剩下几许微澜在有气无力地轻轻摇晃。   苹果树上那只失去光泽的翠鸟灰头土脸惊叫了几声,扑腾着失去频率的翅膀,一高一矮,失魂落魄逃向了远方……顺着快速晃动的水纹向塘中央望去,张老大、王老二、李三几个后生正在池塘癫狂。刚才那番骚乱一定是他们从岸上跳下去制造出来的,此刻,得意忘形的他们正在水里追赶、打闹、翻滚、咆哮,此水唯我独尊。真蛟龙也,哈哈哈哈…… 西安癫痫医院应该怎么选择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陕西癫痫病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的秘方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