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心中那朵绽放的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19:29

在这个初闻乍暖的冬天,掀开经年的扉页,一股莫名的暖意已然跃上心间。依稀记得,那帧旧卷轴里“雪霁策蹇寻梅中”的意境,一抹异常熟悉的身影,陪我走过宛如梦境里的情节.....

她是一位乡间的女子,一袭红色的棉质衣衫与坠入红尘里的雪花瓣儿相印成辉,犹如一朵清洌的梅花,在隆冬里傲然地盛开。

好多年已经过去了,我知道她一定会在雪花漫天的顷刻,忆起过往里的某一些纯熟的画面,似我这般经常地来回在“雪夜煨芋谈禅”的心路上。

无法忘怀,时光赋予我们的那些温馨的念想,似一帘幽梦永远地烙在了记忆的经卷,似一朵朵娇艳的小花,悄悄地别在了时光的衣诀,似一颗温润的诗心,偷偷地潜入了幽幽的墨香。

你看!我母亲的窗玻璃上的那一朵朵红梅剪纸好似活过来了,它们正卯足了劲地怒放,还有门前的那簇生命力正茂的骨感梅花,正躲在积雪后偷窥着小鸟的心事,一时间,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分不清它们谁真谁假的错觉,管它呢!拥抱一下吧,让回忆的片片在这妙曼的感觉中缓缓地拉开序幕......

大约是六岁那年,在那个沁香扑鼻的季节。我每天一大清早都会兴冲冲地跑去母亲干活的那个大灶上混饭吃。母亲那时候还很年轻,饭量也很好。早上两窝窝头,一碗稀饭,根本不够吃,但是母亲还要均着给我,有时候,旁边的叔公婶嫂实在看不下了也会抢着匀給我们,中午具体吃些什么,我已记不大清楚了,好像是些高粱面或玉米粉之类的面食(带面汤的那种)吧?

每天天不亮,一袭红衣衫的母亲总是推醒熟睡中的我,小心地叮嘱一番后,顺手从上了锁的柜子摸出两块饼干塞我怀里,便摸黑急匆匆赶去工地。我一般大约是八九点钟左右,才会自个儿寻去。每次我都会看见母亲与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女一组忙着修坝,平地什么的。

远远望去,一张脸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宛若一朵怒放的红梅,下雪的时候,晶莹剔透的雪花有一瓣没一瓣地坠落在她乌黑的发丝,恍惚中,我仿佛看见了传说中的梅花仙子,清丽,超然。虽然她总是忙得顾不上看我一眼。不过,我心里依旧美滋滋的,我知道她是最好的母亲。她是忙着给我们这一代人打造美好未来的建设者啊!

到了晚上,她总是烧好坑暖好那床补丁密布的被子,端来烧好的水催我们洗脚,睡觉。每次,我都会爬在被窝里,看她坐在那盏自制的煤油灯前,小心地替我们缝补那些张了口子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那个身影,在暗夜里闪烁出熠熠的光芒......

十三岁,己经上初中的我。一到冬天,除去上学,我也经常地帮母亲卖货,或者打扫家里卫生什么的,偶尔,还会望着门口那簇长势愈来愈好的梅花傻笑。母亲那时已经步入了中年,身上的衣服也早己变成了暗红色系,为了我们可以生活的更好,她总是起早贪黑,迎风沐冷,像极了门前那簇已经有些沧桑感的梅花。不论天有多冷,她都会为我们亲手做好最可口的饭菜,一一地叫我们起床,端来洗脸水,便去盛饭。然后,她总是一边卖货(卖的是学生用品,金额很小,挣不了几个钱。)一边照顾我们吃饭,自己忙得常常吃不上一口热饭。

“下雪啦!”我喊,我最喜欢玩雪了,喜欢墨客们笔下“西溪道中玩雪”的景色,仿佛一下子可以移入神思,被一群叫快乐家伙给包围了似的。

“给,把帽子与手套戴上,会冷的!”母亲叮嘱,而且每一次都带着一种看似命令式的口吻。然而,我却经常把她的话转瞬忘却,气得她冲着我大吼。有一次,玩得太起兴了,一时忘乎所以,我便顺手摘了一枝绽放的正欢的梅花。母亲见了说:“这孩子也太淘了,好好的花,就这么被糟蹋了!”我到没怎么放心上,心想花不就是让人采的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母亲却自顾自地念叨不停:“丫头,梅花也是有生命的呀,要爱惜生命,你忘了?!”后来,每次看见梅花,想起母亲说梅花是有生命的话,远远观望、欣赏,从不再近前。

后来,我不再念书,母亲就怂恿父亲给我找了份工作,“好好努力,孩子!”我听出来了,她对我依然抱满了信心。“我相信你行的!”我抹了下鼻子,忍了忍,没让眼泪跑出来。我尽量地表现得无所谓。我上班了,她依然在卖她的货,如那簇老梅守在原地等我回来。

二十三岁,我嫁到了外省。母亲也已经老了。后来,每次回去看她,她总会颤微微地跟在车后跑出很远。

生完了孩子,做了母亲,我才知道,一个母亲有多么不容易。想来想去,老觉得挺难过的,我老在想:母亲怎么会生在那个时代?恍惚中,我得到了答案:她的前世是朵梅花,这是她的宿命。我的眼前潮湿一片,心也释然了一些,仿佛眼前又看见了一朵梅花在冲我一个劲地微笑.....

母亲现在老了,白发多了,皱纹也深了,眼睛也不那么好使了,己经没了昔日的风采,俨然如一朵快要枯萎的梅花。我偶尔得空回去看看她,便又匆匆返回。每次在电话里,母亲总不忘叮嘱我这叮嘱我那,说自己很好,每天想吃什么有什么,让我不要担心。

经常还会有一些老太太们找她闲唠,打扑克牌什么的,让我照顾好孩子,照顾好家,照顾好自己。有一次,她还特意提到了门前的那簇梅花,说是花儿又开了,比往年的几乎还要多一些,艳一些,就连雪也下了好几场,空气己没以前那么干燥了,只是我分明从她平静的语气里嗅到了一丝隐忍的落寞。她最后还看似顺口地说了一句:“什么时候有时间了,记得带上两个孩子回来小住一小段时间。”她己经准备好了我们最爱吃的干果。

我这才想起,我已经好久没去看她了,好久没有嗅到梅花的气息了,没有吃她做的饭菜,没喝她烧的茶水,没睡她铺的软床,甚至没听她熟悉的呼噜声了,还有,也好久没有陪她说说话,唠叨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了,也不知她又老了多少,白发又添了几根,皱纹又深了几分。

現在,又逢严冬,雪己下了几场,梅花儿也早己经开了,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带上家人带上礼物,回去看看她老人家,看看她玻璃窗上的贴花,以及门前的那一簇香气怡人的梅儿?

……

湖北重点癫痫病医院武汉市到哪家看癫痫病好呢癫痫发作会不会尖叫男性癫痫可以结婚生子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