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年三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4:03:07
破坏: 阅读:3953发表时间:2015-02-22 14:23:36
摘要:正月初三,这个令人追忆故人的日子,把我的心牵的很远很远。生活在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追忆这生活源头,坐在母亲生前住过的屋子里,轻轻地点击着键盘,在现实的生活中,想起一些或早或近的事……

【荷塘】年三(散文) 【一】
   春节过后两天了,今天是正月初三,俗称“年三”。
   昨天下雪,后来雨雪交加,在家陪着老父亲闲聊,我从柜上搬了个不到尺把高的小红木箱子放在父亲睡觉的老土炕上,再把小上网本放在红木箱上,接好电源线,插好外接鼠标,然后坐在木箱旁继续写些心情类的文字。打算完稿哈尔滨癫痫病人怎么治疗后交给文学网的老师进行加工编辑,丰富自己的文字空间。昨天下雪没出门,就这样安排的时间,今天虽无雪,无其他事可做,依然如此。
   看着眼前这通红透亮的木箱,不知是啥木所制,工艺精湛,年代久远,是已经去世的老母亲年轻时的陪嫁品。现在装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比如说我为父亲买的血压计,招待人的香烟等物品。曾问过父亲木箱的名字和作用,才知道这东西叫“拜匣”,是新媳妇刚过门时在院子里拜天地、拜高堂时用来盛拜钱的箱子。老年间拜钱是铜子、洋钱,不像现在是人民币钞票,用个木箱子盛拜钱,那是聘闺女时娘家的讲究。
   细细打量这只精致完好的拜匣,可能不是出在母亲出嫁时的制作的物品,年代会早些,因为母亲出嫁时娘家已不是富家主,推测可能是姥姥出嫁时的嫁妆,因为母亲说过,姥姥的娘家早年间是数得上的大财主。这样算来,这箱子已有百年往上的历史了。此事放在我身边,盛满的是几代人留下的喜庆和温暖。
   春节期间,还是有几天闲暇的时间的,都是平平静静的日子,没有东走西奔的想法。过两天去看看两位老姑姑,再去看看今年八旬的老表兄夫妻俩,就没有什么可以再牵挂的事了。之后再收拾一下家中该做的事情,就该结束假期上班了。
   静静地在家里休息,坐在老父亲屋子里,暖气炉子虽不大,但是因为是外砖里坯的房子,还有一条不断烧火做饭的土炕,又把两组暖气全部装在睡觉的一间屋子,所以屋子里始终暖暖的。无事可做,和老父亲聊几句家长里短,问一些旧时的故事,看会儿电视,用写字本打几段字,也是惬意的很。不像村里其他的同龄人,过年期间、吃饭后睡觉前,只要有时间就围在麻将桌或天九牌桌边,交换用钞票堆成的筹码,看手气赌输赢,与其说那是潇洒,不如说那地方始终在紧张的把心牵挂。于身心,于财富,其实那是最不保险的地方。满屋子烟云缭绕,无论你是否吞云吐雾,尼古丁总会熏染你的肺管,损害你的健康。
   其实我总是觉得,那些在“修长城”和“看黑红点”的多半是“高丽国的王子——白撘铜”,只不过是凑在一起熬干巴眼,真正能挣别人钞票的,寥寥无几。当然,就是这寥寥无几的少数,掌控了赌徒的情绪,使这些在外挣了一年钱觉得腰包鼓鼓的人,到那里或多或少的交一些割头税。可每年的入冬到正月上工前,总是有不少人乐此不疲,输输赢赢,纠葛在赌场的快乐和扫行中。只是我,不敢与之为伍,且观念与出入赌桌的同乡人不敢苟同。
   虽如此,也不敢诋毁这些人的价值,因为他们一哈尔滨看羊癫疯专业的医院年的辛勤和创业,挣得钞票鼓鼓的,自己囊中羞涩,与人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些人在酒桌上经常说话很牛气:“钱是什么,他妈的!钱就是王八蛋!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花了再挣去!”很直白的话语。乍一听,很是有道理的,个人的生活观念不一致,谁有谁的活法,在个人观念上,总是有大相径庭之处,又不是谁规定了统一的标准;就是规定了,只要是没有被公安部门抓进看守所,这些强悍的爷们对于赌博总是很着迷的。
   可一旦输惨了、赌红了眼,弄得家宅反乱、债台高筑,还是得不偿失的。万事在于年幼,年轻时有魄力,岁数大些就改了。可是一波一波的年轻人在成长,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加,可以说一浪更比一浪强!作为家庭和社会,有责任去开导和帮助改观这些陋习。这才是正理。然我无力改观,就善待自身吧!
  
   【二】
   “年三”,在我们这里一般不是串亲访友的好日子,可是对于另一种情况则相反。新坟三年要烧年三纸,串亲走动的一般是要到新坟上给亲人去花纸的。没有这种情况基本上是不走动的,没事闺女回娘家更是忌讳的事。
   母亲是2011年冬月十三去世的,已过了三年,对她的伤感早开始淡漠。如果她健在,现在也八十二岁了。前些年,她还健在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她会像我的老舅一样寿数很长,临近百岁,可是她还是过早的走了。虽然于别人来说她也算是享尽天年,可我还是觉得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亏欠。是我命运的不济和改观命运的无能为力,对她晚年的心情乃至身体造成了深深的重创,她一生是个要强的人,晚年承受不了我多灾多难的命运造成的无奈的局面,这种伤害,对于她是致命的打击。老年性贫血,第一次住院虽然通过输血得到缓解,虽然我们姐弟三人和老父亲都对她倍加照顾,第二次送医院后没来得及救治,她就带着对我牵心挂叶的心思垂危不醒,吊着的血袋没输多久便开始出现不能点滴的状态,医生把病危书拿给我签字,并摘去了所有的抢救设施,催促我们回家,打电话和父亲商量,父亲把母亲拉回家再见她一面。救护车风驰电掣的把母亲送回来,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她就撒手离去了。这个要强的老人看不到我命运的转变,生病后把遗憾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也是我最深的痛。
   要强且慈爱的母亲,年前我们去坟前祭祀祖先时,我始终都带着这种情绪,在你的坟前,怎叫我心安?
   除夕下午,三叔家的儿子,我的堂弟打来了电话,说他开着车往回赶,马上就要到家了。我和儿子去迎他,车门开后,已经二十年不回老家的堂弟媳也回来了,拉回来了两箱子鞭炮,准备去上坟,我们叔伯弟兄和子、侄六个人,开车到坟地,烧纸放炮拜祭祖先。把四份鞭炮合在一起,五百多元的烟花爆竹,大家放了一个小时后才放完,加上天气暖和,累的几个人脸上冒着汗。
   在物探跑野外的堂弟,不知何缘故所导致,不到五十的他,已经鬓发如霜。去年在他母亲的坟前,满眼泪水,跪地化纸。今年的三十,他又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辗转着回家来祭祖。
   可能是城市里居住的时间长了,回家的弟媳,受不了老父亲居住的环境,宁可在院子里站着说话,也不肯坐在屋子里那条老土炕沿上。看来,农村和城市的环境没法去比。本想让他两人留下来吃顿饭再走,没拦住,人家也要回到三叔家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团聚。
   堂弟的亲生母亲,三叔的前妻,我称作先母婶娘,已经离世了四十四年了,我很小的时候她去世的。留下了堂弟和小他两岁的妹妹,当时,两个孩子一个三岁,一个还在不满周岁,这两个孩子是已经过世的还有现在在世的几个老人共同养育成人的。堂弟那时主要是跟着奶奶,后来住姥姥家一阵,住姑姑家一阵,没住在我家,但是经常跟母亲吃饭。堂妹吃过母亲一段时间的奶,母亲养了一段时间后又被姥姥和大姨接走养了一阵子,由于吃的母奶少,小时候长的头大身子小,有点像《红岩》里写的“小萝卜头”。后来又被大姑接走养了段日子,弟兄俩才跟了后来的新三婶。在他兄妹小的时候,老人们没有少费心。
   这都是四十多年的事情了,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说,过世的先母婶娘没听医生的话郑州治癫痫病好点的专科医院,本来邻村的接生医生已经叮嘱过,先母婶娘第一胎出现胎盘轻度粘连;第二胎应该到医院去生育,母亲也几次叮嘱先母婶娘临产前去医院,怎奈先母婶娘为了节省住院费,没听母亲劝,坚持在家生的堂妹,胎盘粘连落下了病,之后又连续住过几次院,直到病逝在县医院,是父亲赶着生产队里的歪角白花牛车从医院里拉回来的。留下了幼小的一儿一女。
   我清楚地记得先母婶娘的样子,高挑的身材,鹅蛋脸,忽闪着双眼皮的大眼睛,美丽无双的面容,好像是左眉中间还有一颗不小的美人痣。见过的人都知道,非常美、非常美的一个人。可惜她命薄,没有消受富贵的福分,过早地离世了。结婚时三叔是保定市公安局出色的武警,保定市武警技术大比武时,他名次排前,有“保南第一警”之称。先母婶娘病逝时,三叔已经转业在西安工作。先母婶娘病逝后,三叔傻愣愣地靠在奶奶的被罗上,不几天,三叔的头发就全白了。
昆明哪里看癫痫病专业>   多年前的事情了。后来三叔又遇到了我现在的三婶,又有了三个挺出息的堂妹,二十年前一家又脱离了农村,转到物探局单位去定居,结束了三婶艰辛的种田体力劳动,总算解脱了农民的生活。后来三叔的头发又变黑了。三婶一脸福泰相,问起三叔的头发是怎么变黑的,她总是乐呵呵的笑,之后会说:“又年幼了呗!”小三叔十多岁的三婶有旺夫相,里里外外一把手,拉扯大了五个孩子,孩子们都算是挺有出息,前几年她自己又开始领退休养老金。老俩生活不错,三叔的中晚年还是很幸运的。
   我的老母亲,我的先母婶娘,老姐俩四年前就在天堂聚会了,愿母亲托先母婶娘的褔,不再是临终时的老太太模样,恢复的和我小时候印记中那样的美丽年轻。这两个美丽的女神,在仙境携手欢欣,我们为她们和爷爷奶奶等去世的先人,送去花不清的纸币金银,让她们记不起人间的烦忧,岂不是我们做晚辈的最神往的怀念!
   可能是天性,人所最不能忘记的,是生身且养育自己、同甘共苦过、维系过命运的母亲……
  
   【三】
   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年正月初三,为母亲来烧年三纸的人真不少。姐姐一家,弟弟一家,我和儿子,小姑姑和两个女儿,堂弟一家,都来到母亲的墓地来烧纸。
   当时这对于我们姐弟来说,是一种深深的安慰,尤其是三表妹的到来,更使我感到一种慰籍。几年不见,她已经出练成一位收入不低的经商者,在别人的眼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自己的车子从桑塔纳换成了广本,黑貂的皮草,苹果手机,项链、首饰价格不菲,连说话的姿态,都是一种板姐的气势。说实在的,她和先生经商的路充满了坎坷,不过,时间长了,有些资本了,承包些大小工程,置房买车,扩大产业,在大城市有了一席之地,算是小有成就的人了。
   那天,在母亲的坟地前,烧了几大捆子阴票纸,还有不少的指捏金银箔。虽说我不相信这真的有用,但我感到心里的有一种解脱……
   那天的午饭是在县城的一家挺像样饭店进行的,虽不是点的上等包桌,可还是被期间的氛围所感染。欢庆的、欣喜的、斛光交替、谈笑风生的场面中,我拿起三表妹的苹果手机抓拍了几张照片,后来通过“空投”传到了我的空间,提取出来收进了相册,作为2012年“年三”的留念。每每点开,就想起了母亲的身影。
   ……
   年前,失明的邻居和她的聋哑妻在他家的门口站着,听到我在说话,就和我搭讪了几句,这个可怜的家庭三条性命,十几年前是我的母亲“喊”回来的。多年来,失明的男主人总是思念她老人家的恩德,不时地在我面前提起。
   男主人六十岁左右,深度近视,原来戴副眼镜能看东西,会修柴油机,还当过电工。十几年前,视力开始下降,几乎什么都看不清。那天他趴在房上修电线,一家三口跟着上了房,他不小心抓住了一根带电的线头,甩不掉,动不了。
   十几岁的女儿见状,大声喊着:“爸爸、爸爸……”然后急忙伸手去拉,这一拉不要紧,立刻被摔到在房上失去了知觉,哑巴急着拉女儿,一家三口都在房上触电了。
   午后时分,母亲一个人在家,听到邻居女孩喊爸爸的声音就觉得不对劲,连忙走出屋子向邻居家的房顶上看,发现情况不妙,就急忙放开嗓子大声喊:“救人来吆!快救人来吆!电死人啦!……救人来呀!……”
   母亲说那天她喊了有二十多声,把一帮打牌的喊来了,有懂电的拿着木棍爬着梯子上了房,把电线从邻居的手上打掉,哑妻和女儿得救了,男主人昏死在房顶上,手上已经被电线烧焦了一大块肉,手心里成了一个坑。大家七手八脚给他按摩挤压心脏,又有人给他灌了两个生鸡蛋,过了好一阵子,他总算活了下来。
   母亲本来就有心脏病,时不时的含上救心丸,那时又感到心口闷得慌,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救心丸,倒了几粒含进嘴里,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那天差点要了她的命。后来几天,母亲又连续含了多次救心丸,总算没出危险。
   ……
   正月初三,这个令人追忆故人的日子,把我的心牵得很远很远。生活在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追忆这生活源头,坐在母亲生前住过的屋子里,轻轻地点击着键盘,在现实的生活中,想起一些或早或近的事……
   母亲再也回不到我的生活中,但我却时刻怀念她、祭奠她,追忆她的往事,领会她的精神……
  

共 466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