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冬之梦征文】海难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31:47
【荷塘冬之梦征文】海难(小说) 我二十三岁的那个冬季,遭遇了一场海难。
   海难发生的那个冬夜,寒风呼啸。老水手说那里每个冬天都如此,总有不少船翻沉在大风浪中。但本次海难与大风浪无关,应怪我们。更直截说,由于我们的幼稚和无知,酿就了那场海难,好端端的一艘船沉入海底,多条生命陪葬,给那么多的家庭带去不幸。如今回忆起那个恐怖的夜,还心有余悸。
   那年,我还是一名刚刚考取海船驾驶证的船员,虽然口袋里揣着驾驶海洋船舶的证书,但对于海上驾驭轮船心里还是没把握。特别是独自一人在夜间穿过那道舟楫如梭的海峡,更是心中无数。毕竟此前我只是从书本上学到了浅薄的航海知识,要将其转化为海上利器,仍须磨砺。
   职业学院毕业时,学校安排我在海上实习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呆在家里等消息。
   我读书花去了一大笔钱,家里虽有三亩水田和数十株果树,尽管父母亲悉心照料,还是支持不了我的学费开支。父亲不时有深深的叹息声传出,我知道那叹息声是沉重的债务挤压出来的。父亲的叹息声虽弥散到屋里的每个角落,但是在我看来,它只定向传到我的心坎。
   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问我愿意不愿意上船工作。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异常兴奋,可是我那兴奋劲没能维持到电话挂断,就打了折。因为电话里那位好心的中介说我是新手,没有海上独立航行经验,人家不愿意要。但出于我有一本证书,人家可以要,只能上船当水手,而且比普通的水手工资可略高一丁点。
   条件是明摆着的,船老板还是看上我的证书。顿时,有一种知识被贱卖的耻辱感溢满我的周身。电话那一头的中介追问我到底干不干?我请求他让我考虑考虑,对方说没什么好考虑的,不干就另找他人了。
   我握紧电话斩钉截铁地回答:“干!”
   上船后,果然如中介所说的那样,名义上我是船上的驾驶员其实只干水手的活,工资也只比水手略高一点。多出的那几百元是船东另外给的,给北京的癫痫哪家医院治疗好?钱时船东将我的证书收走,还反复交代说政府部门来船检查点到三副的名时,我要立即站出来报上一声“到”。船东还说无论什么情况发生,对外都要说自己就是船上的三副。
   我一一点了头。
   起初,海上航行我只干水手的活,协助一位老师傅,一个五十开外看上去有点老的老头。老头很健谈,浑身散发着鱼腥味,总是操着如同外语一样的土话,听起来极费劲,过了数月总算听明白了,他讲的也是普通话。后来还得知那老头是老板的亲舅舅,大家叫他“阿牛”。
   阿牛不识字,只会歪歪斜斜地写自己的名字。他自称会开船,说从穿开裆裤时就下海当渔民,风浪再大也不怕。大家说他是铁头,遇到大风浪全船的人都晕得起不了床,只有阿牛一个人在驾驶台上驾驶船舶。
   如同他的名字一样,阿牛爱吹牛,吹嘘小时候如何在大海里施展捕鱼天才。经常被他提起的是他十六岁那年曾捕获过一条上百斤重的大黄鱼,当年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自己将鱼杀了取出鱼鳔,淘去的鱼肉打成鱼松。好家伙,那鱼鳔与褡裢一般大,老祖母将它晒干了碾成橙黄色的粉,细心地用瓶子装好,让他带到船上当茶冲泡着喝。现在才知道那东西珍贵,放在现在那么大的一条黄鱼,少说也可以在城里换到五六套大房子。
   大家都说阿牛身体好,壮得雷都打不倒。阿牛说那得归功于黄鱼鳔,那玩艺儿养肺,肺好了,吸的每一口气都补。他还将胸脯拍得嘣嘣响,说里面装着好几套大房子呢!
   阿牛其实并不怎么爱惜自己的身体。他抽烟,一天里刨去睡觉的时间,烟卷不是叼在嘴角就是夹在指间,牙薰得发黑,指甲也薰成棕色的,大清早他的咳嗽声会吵醒全船的人。他还贪酒,每天必喝,一餐会喝掉一斤装的白酒一整瓶。喝酒后阿牛话就更多了,说当年海上鱼货多,一网洒下去三四个壮小伙子都拉不上来,把船都拉斜了,只好拿利刃挑破一个大网口,让鱼漏出去一些才能收得回来。现在不知为什么鱼都不来了,一个月的捕捞量还不如当年一天。说着说着他就长长地叹息起来,听起来很像我父亲的叹息声,让人心酸。
   阿牛把开船当游戏玩,就像滑溜溜车的小孩一样。他说海面宽得很,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两船要想撞到一起都不容易呢!他开船很少主动给人家让道,即便按规定应该让的他也不主动让,总要等到双方逼得实在太近了才会动手让一点,此时他还要戏谑对方为“胆小鬼!”
   有几次我船甚至都逼近得能见到对方水手们身上休闲衫的图案,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来。我常常因此与他争执起来,我还搬出书本作为依据,强调海上避让应遵循“早让宽让”的原则。他不但不予理睬,还轻蔑地说那是书呆子走船,天下要是都按书上说的套路办,黄花菜都凉了。他担心黄花菜凉了,我还真担心我那本证书的安全。
   本来是约好的,我只负责水手的活,阿牛负责驾驶。可是过了不久,他时不时地将两项工作全交给我。先是大白天跑回房间呼呼大睡起来,让驾驶责任全推给我。后来连夜间航行也是如此。我向船长报告,船长也知道阿牛有这个毛病,但是人家毕竟是船老板的舅舅,船长也不敢指出他的不是。
   就在那个漆黑的冬夜,海峡上,我一个人驾着船无助地穿行于南来北往的舟楫中。
   我们是值下半夜的班,上班时阿牛带着酒气来的,没呆多久,就离开了驾驶台。本以为他上厕所去了,可是他再也没回来了,以前他也常这样,喝了酒总是一直睡到天亮,我只好一个人对付着。
   就在二点半武汉治疗癫痫哪里看的好左右,我发现正前方有一艘船向我船驶来,可以看到来船的灯光。我的周围还有几条渔船在穿梭,闪着疲倦的渔火。就在我忙于避让渔船的时候,前方的那条大船突然接近了。慌乱间,我立即打了哈尔滨治疗癫痫病那好一个左满舵向左改向,就在向左转向过程中,我仔细观察发现对方早已开始向右改向,我的行动抵消了两船间的避让效果。我想把航向拉回来以避免碰撞,可为时已晚。我的船艏直冲冲地撞向对方船中部,船猛烈地震了一下。我拉响汽笛,船长穿着睡衣跑到驾驶台,只见对方全船灯全亮起来,我船脱离对方后顺势又往前冲了一段航程,船长指挥船绕了一圈,回到事发海域,海上只剩下黑茫茫的一片。
   我们船在原地打转,没有发现对方的船和落水人员,恐惧和黑暗包裹着全船。船长用颤栗的语气向海岸电台报告海武汉癫痫去哪治比较好难。
   ……
   第二天天亮,我继续在出事海域寻找,只发现海面上泛起一大片油花和零星的漂浮物。
   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我们才得到对方船确切的伤亡情况。海难中,对方船上共有十三名船员,有二名被过路船救起,另外有二名等到天亮时被直升飞机救起,其余九名船员中,有六名被发现遗体,还有三名失踪。
   不幸的消息,如同一枚枚炸弹在我头顶轰炸开来。
   阿牛当时正在餐厅的一角喝闷酒,听到消息时他呆坐了许久,突然推开酒瓶猛捶自己的胸,嚎啕大叫道:“这真不该啊!不该啊!”接着就嗝出一口血,昏迷过去,大伙连忙将他送进医院。
   三个月后,海事调查结论出来,船长和我都对本起事故负有责任。我责任最大,因违反规章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决定吊销我的证书,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阿牛住进医院,检查发现肺癌晚期。就在我的判决书下达的当天,阿牛去世。临终,他知道自己毛病出在肺部,一时无法接受,反复叨念着:“当年那黄鱼鳔不白吃了吗?”
   那场海难当天就夺去九条生命,三个月后又垫上阿牛,随后也搭上我的三年青春岁月。
   父亲的叹息声则持续得更为久远......

共 28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