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星月】那些依旧难忘的记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47:10
无破坏:无 阅读:1278发表持续状态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时间:2015-06-30 22:03:55 摘要:虽然都是玩笑惹的祸,但回首往事,那时、那地,我们之间难道仅仅只是玩笑而已。 许久不联系的老同学从重庆打来电话,虽然有十来年没有见了,但我仍旧在第一时间里叫出了她的名字——敏。   敏是秀山人,当年剪了一个樱桃小丸子的学生头,我常开玩笑地叫她‘Japan女人’。敏和我一样,高考落榜之后因为不甘心,所以进了五中的补习班,于是我们便成了‘高中本科’的同班同学加室友。敏爱闹,经常跟我开起无伤大雅的玩笑,而我也总是一笑了之,从不去计较。原本就很枯燥、乏味再加精神压力超大的补习班生活就让人抓狂,开开玩笑也让我们能放松神经,不至于被自己逼疯。   会,是敏的同乡加同桌。全班就两个秀山人,他们还无奇不奇地坐了同桌,可见老师的良苦用心。会是个是个话不多的男生,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他的成绩很好,补习班里六十多号人,回回考试他都是第一名。据说会是因为高考的时候没有发挥好,所以才名落孙山。我和会没有交集,事实上会和班里九成以上的人没有交集。他是绝对的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学生。虽然偶尔数学题不会做的时候,我会跟他请教一二,但我估计他都不记得我是谁。   敏,不知道什么是什么时候在宿舍里开始拿我跟他开玩笑的。也许是他给我讲过几次题后,也许是我曾在食堂打饭时学他把“二两饺子”说成了“饿了饺子”。总之玩笑也就是玩笑,我也全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学习太枯燥,压力也大,让同学开开玩笑也就当是紧张生活的调剂。   但是,有时候玩笑开过了头,那就不再是生活的调剂,反倒会打乱了原本生活的秩序,也会影响同学的情谊。有一回,晚自习下课,会下在帮我讲数学题。敏突然拍了我们的桌子道:“艳子,回宿舍吧!”我摇摇头,因为题还没有讲完呢,怎么能半途而废。会倒是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再往下讲。敏又道:“你这天天晚上都在教室用功,该不是约会吧?”我听出了敏的弦外之音。她在宿舍里也经常这样说我‘约会’,这是一语双关啦。会肯定是听不懂的,以他那种脑子里只有学习的人,怎么会想到自己的同桌加同乡居然那么无聊。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敏怎么可以当着会的面开那样的玩笑。所以,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请会帮我讲过数学题。   那一段日子变得风平浪静,但我却不知道这便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那个晚上,我在教学楼熄灯后回到宿舍。敏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会已经知道我喜欢他了。可是,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会,一直以来都是敏的自说自话。   “你可真是害死我了!”我埋怨着敏,而敏却乐呵呵地笑着说:“本来是开个玩笑嘛,哪知道我那个老乡那么纯真,就当真了。”   “所以呢,我现在要怎么办?人家得怎么看我?你可真够无聊的!”   那一夜,我没有睡好。宿舍里的几个女孩七嘴八舌的给我出主意,居然还有人建议我直接跟会告白算了。告白算怎么回事,我们仅仅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以我对高考失利的不甘心,怎么可能那么无聊地喜欢上谁。   “艳子,要不,你给会写封信,解释一下这个误会。”敏倒是一副诚肯的样子,我想了想,这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如果要我当着他的面去解释,好像那些话也说不出来。可是,这个误会明明就是敏惹出来的,为什么要我去收拾烂摊子。   “敏,你给他说说不行吗?”   “我给他说,也要他信呀。你这当事人不说,他怎么可能信我。”   宿舍里几个女孩频频点头,这似乎也就把我逼上了那一条不归路。我决定写封信给他解释,而且因为睡不着,连夜起来打了手电筒洋洋洒洒写了两大篇。我自认为自己在信中解释得非常清楚了,而且也相信他看了这信后定然不会再有半点误会。敏似乎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她说要帮我转交这封信,因为他们是同桌,她转交这封信定然不会让别的同学有怀疑。我就那样傻傻地相信了敏,然而,这一切不过就是敏给我开的另一个玩笑。   然而,事情常常不会按我们预计的那样发展。早上出门的时候走太急,我完全忘记了那封信的事,所以信就留在宿舍里。到教室里想起来时,已经开始上课了。我想,忘了也就忘了吧,反正每天中午他都会在教室看书,那时候教室也没什么人,我当面跟他解释就好。可是,又一个转折来了。上第一节课上的时候,同宿舍的另一个女孩递给我一张纸条给我,她说关于会的事都是敏的玩笑,叫我千万不要把信给他。看过纸条后,我那气不打一处来。虽然隔着好几排才到敏的位置,但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用眼光追杀她。居然跟我开这样的玩笑,而我居然还傻傻地相信了。如果我真的把那封信给了会,又或者是我中午傻傻地去跟会解释,那才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完全没有理敏,但也没有爆发我的怒气。既然事情并没有发展到无可救药的那一步,我也就忍下了,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敏可能也觉察到了我的冷淡,她也没有跟问信的事。原本这个因为玩笑开始的闹剧也就到这里结局,但天总有不测风云。   中午的时候,我没有回宿舍,而敏却来了教室。她或许已经从我对她的态度猜到了什么,但却没敢跟我求证。也因为她没敢跟我求证,所以她做了一件让我想掐死她的事。   敏进门的时候她只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直直的就朝会走了过去。教室里很安静,只有两三个同学在学习,静得连针掉到地上了能听到。   “会,收到艳子的信了吗?”敏的声音不大,可是隔着几排位置的我依然听听清清楚楚。会则是一脸的茫然,似乎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立马低下了头,那种抓狂和欲哭无泪的感觉真要把人逼疯了。我没有细听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但我暗恋人家这件事似乎被敏那个坏丫头给坐实了。   那天以后,别说是让会给我讲解题了,我连在学校里走路也离他远远的。就算是在同一间教室里,我也绝不朝他位置的方向看,就怕给人家负担。班里已经开始有我喜欢他的流言,虽然不知道那些流言到底是敏说的,还是那天敏问他时被别的同学听见,反正流言就那样传开来。所以,当那个中午我们在教室到食堂的那条路上无法避免的相遇时,我假装看着别的地方完全无视迎面走来的他,准备像从前一样安静地飘过。   “艳子,还没吃饭吗?”他突然叫住了我。在我们同学的半年多来,他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更没有在任何相遇的地方打过招呼,我们就好像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然而现,他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差一点让我的神经从头短路到脚。我傻傻地点头,笑得很牵强。   “你怎么来这么晚,食堂都没什么菜了。”   我绝对不想在这条路上跟他闲话,可是他怎么还就抓着人不放。   “之前不是人多嘛……”我没有镜子,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脸上什么表情,但只觉得脸僵得快有些抽筋了。   “去吃饺子吧,现做的,味道也不错的。”   我又傻傻点头。上回我就不该在食堂学他把“二两饺子”说成“饿了饺子”,也因为我那无聊的学舌,当时弄得一大帮同学哈哈大笑。现在他居然跟我说吃饺子,这哥们到底啥意思。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不期而遇的困境,等我到了食堂,果然是没什么菜了。我当然也没有吃饺子,而是吃了抄手。我实在害怕吃饺子的时候呛到了。   那天以后,他总是在我想当他是透明的时候跟我打招呼。一次次让我诚惶诚恐,就怕被同学看见,再有什么流言蜚语。   六月底的那个周末,我们从木楼搬回以前的教室上课。放学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搬完了所有的东西,在我回木楼拿书包的时候在楼梯上遇到他跟同学抬着桌子下楼。我赶快让到一边,想让他俩过,可他却把桌子放在了我的旁边。   “搬完了吗?”他笑着道。我左右看看,这楼梯上没别人,想来那话是问我的,有些迟疑半分地点了点头。   “今天回家吗?”他又问。   我摇了摇头。   “艳子,你既然搬完了,好歹帮帮会的忙呗!”跟他一起搬桌子的同学说了一句,我的很尴尬地笑笑,然后像风一样飘上了楼。   “胡说什么,搞得人家多尴尬!”我站在楼梯的转角,听到会这样埋怨着同学。   “尴尬什么?她不是喜欢你吗?”   “行啦,别废话,赶快搬!”   听着会的声音,我靠在墙上有些腿软。怎么都知道了,这回别说是跳黄河,就是跳长江也洗不清了。   后来,敏有跟我说‘对不起’。可是,她的‘对不起’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也并不会让我心里好受一些。我已经不在意会在心里如何看我,但我却无法忽略班里的那些流言蜚语。我小心地躲着会,盼望着他也可以把我当成透明的,像从前一样擦肩而过,然后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每每遇见,无论是在哪里,他总是会笑着跟我打招呼。而我,总是像一只惊弓之鸟一样逃离。   高考结束后,我去老师那里交志愿表。不巧的是老师不在家,我就只好在学校门口那个斜坡上等。因为高考并没有发挥很好,所以心也一直很忐忑。我的成绩原本就不好,如果这一回再落榜了怎么办?无法给自己交待,也没办法给家里交待。不知道别人考得怎么样,好象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等了没有多久,我远远看到会从宿舍下面上来。我以为,我再也不会遇见他,毕竟连高考都结束了。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真的只有老天知道。不知道是心理问题,还是早已经习惯了避开他,所以我转身背对着,想说他没有看到我,也就不用打招呼了。   “艳子!”   这一声‘艳子’让我有一千个理由不想回头,但我知道,他其实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我回过头,笑得像是面瘫一般。   “找老师交志愿表吧?”   “嗯。老师不在,所以……”   他瞄了一眼我手志愿表,又笑着看了看我,然后问道:“能看一下你的志愿表吗?”   “我的成绩不好,没什么好看的。”我是那种整日在专科线上徘徊的人,他是那种重本可以随便挑的,我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给他看志愿表,那就是丢人现眼了。   “你估了多少分?”   “差不多也就是上专科线。你呢?”   “跟模拟考试差不多吧。”   我在心里倒抽了一口气。他的第一次模拟考是全区文科第一名,以后的每次全区模拟考,他都在前五名。我一想,就不该问他的,我们远本就是山脚和山顶的距离。几句闲聊之后,他还是很固执地看了我的志愿表。在他看志愿表的时候,我的心狂跳得厉害,有点像给老师检查作业的感觉。我知道,我所报考的学校是他完全不会考虑的,也不知道他干嘛非要看。   “根据你平时的成绩来看,第一志愿肯定就能上了。”他笑着说。   “是吗?”我其实心里完全没底。“你想考哪所学校?”   “外语类的大学吧。”   我点点头。他的英语很好,一百五十分的题,他能考一百四十八分。而我,常常只能考五十分,光这英语一科,他就能把我甩出去一百分。   “你今天就回家吗?”   我在想,他怎么总问我回不回家。上回搬桌子的时候也问过,我回不回家跟他有什么关系。认真想来,同学的一年时光里,我们除了在他给我讲题的时候说过话,也就是出了那件绯闻后有零星打过招呼,几乎从来没有聊过天。现在这样站着,感觉倒是不像我们。   “回家。你呢?”我点点头,其实挺想问他,如果不回家,是要怎样?可是,那样的话也没有问出口。   “我坐明天的车。这一次离开学校后,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这样说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的一起回望了五中的校园。这是一所百年老校,也是全区沈阳的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呢最有名的重点高中。进这所学校读书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凭着自己的成绩考进来的,一种就是拿钱铺路进来的。即便是像我们这样的补习班,那也是有门坎的。会是不黄冈到哪看羊癫疯用交学费就可以进来读的那种学生,而我,是交很多学费进去读的学生。所以,我们也离奇地代表了这所学校的两种人。   “其实,……”我看着四下里没人,想借着这个机会跟他解释此前的误会。可是,要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人家好像比向人家告白更需要勇气的。我的话只开了个头,便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什么?”他扭头看我,让我不由得狠吞了一下口水。   “那个,敏说的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那你到底是没给我写过信,还是没有喜欢过我?”   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即便自己看不到,也完全能够想象。他怎么能当面问这样的问题。我又一次咽了口水,原本天气也热,但现在好像更是被架在火上一般。   “你知道,敏喜欢开玩笑,有时候也玩笑过了头,就……”我无法回答他没有写过信或者是没有喜欢过他,所以只得左右而言其他。许是因为这副慌张的样子显得很可笑,他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笑了起来。因为他这一笑,我就更有些紧张,那脸也就越发地烫了。   “真的就是个玩笑!”我像是要强调一样地嚷嚷起来。   “艳子!”他止住笑,然后把那志愿表递还给我,“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   “这么说……”   “我知道那是敏的玩笑。不过,你怎么那么傻,让敏给你弄得团团转。”   “我是老实人嘛。但你呢,你干嘛突然跟我打招呼,好像咱们多熟似的,搞得我像只惊弓之鸟,每次看到你都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许是因为那件事终于说明白了,所以说话倒也没有那么紧张,因为不紧张,也就什么都可以说了。   “你要是真没喜欢我,干嘛心虚呀。”   “我那是心虚吗?只是不想让大家对我们说三道四。你成绩好,你是无所谓。知道别人都说我什么嘛。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到底哪里长得像天鹅了?哪有还戴眼镜的天鹅。我就奇了怪了,到底是谁往外说我喜欢你的,弄得我那么难做人。”   “我倒是很感激那个人。至少让我在这一年的补习生涯里可以有一个想记住的人。”   我有点笑不出来,他这话听着好好像是告白,又好像不是。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视线的余光正好瞄到老师买菜回来,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又一次逃离了。我一直记得,那一天是1999年7月11日。   后来,会真的上了外国语学院,而敏则上了师院,我也像会说的那样,以第一志愿进了一所大专院校。我们后来都没有再联系,这次突然接到敏的电话,那些关于敏开的那个玩笑,还有那些与会的点滴都在脑海里浮现。虽然都是玩笑惹的祸,但回首往事,那时、那地,我们之间难道仅仅只是玩笑而已。   共 527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