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春秋】璞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0:37

【引子】

卞和为了一块石头两次身受刖刑,哭于楚山,泪干泣血,他不是哭无辜被砍去了双脚,是哭美玉被当成了石头,自己被当成了沽名钓誉之徒。人生最苦莫过于心灵寂寥、知音难遇,独孤求败才是真正的苦刑啊!

然而“凤凰不落无宝地”,卞氏的那块璞玉历经磨难后,一旦出世,会怎样呢?“和氏璧,世之共传宝也”,它必将是江山与天命的信物,是权力与尊严的象征,是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吉祥物,更是真与美无以复加的代名词。

璞玉,榆社就是一块璞玉啊!然而,有多少人识得这块璞玉,有多少人在雕琢这块璞玉,又有多少人懂得珍惜这块璞玉呢?

【化石】

最初,榆社不过是一片浩荡无边的汪洋。几百万年沧海桑田后,榆社成为一片原始森林,象群、河马、驯鹿等庞大的物种是这里的主人,天下一片祥和,生灵一片兴旺。然而,如同汶川那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抑或岩浆暴怒翻滚的火山后,顷刻间所有生灵变成了几百年后陈列在“榆社化石博物馆”的化石,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研究生命信息的科学家们,榆社化石作为人类最初萌动的记录成为世界唯一的留在人间的缕痕而被珍存。

这一切如同卞和的璞玉一样,因为并不被更多人了解而必要历一番苦刑,普通百姓不懂得这是珍贵的化石,只知道这是可以用来换钱或治病的“龙骨”,当然也就不可能知道“龙骨”还有研究价值,所以,当侵略者的魔爪伸向化石这块璞玉时,贫穷与愚昧让百姓并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宝贝,反而成批成批地贱卖给那些暗中窃喜的外国传教士。只有到了今天,“化石之乡”才真正成为榆社的第一张名片。

【榆州国】

而榆社为什么就叫“榆社”也并不为更多的榆社人了解。那得追溯到何年何月啊,据说是炎帝与黄帝争夺天下的时候吧,炎帝的第八世孙榆罔向北迁徙到榆林,榆林地处太行山西麓,群山环绕,漳水横贯,据说就在官上村附近的榆林寺一带,离榆社社城镇四十多里。到后来,榆罔战败远走江南,榆社就成为他后人的居住地,也是炎帝留在北方的最后家园——榆州国,据说这个形同部落的小国在历史上竟延续了2000余年。据山西史志研究所出版的《山西大观》记述:榆罔帝统治的榆州中心为榆社。这里曾是为纪念先祖炎帝而建立的祭祖神社。炎帝文化在这里开花后,创造了层出不穷的文明。“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吾好兮!”,“殷之三仁”中的隋朝名臣箕子的采邑就在榆社,他叹息亡国之痛时,曾作了这首中国最早的诗《麦秀》,亡国后他远走朝鲜,留下来的治国名策《洪范九畴》曾助周武王平治天下。现今榆社诗人写诗时多称故乡榆社为榆州或箕城。

【霸王鞭】

你可曾观看过榆社的霸王鞭。那是“五胡乱华”时赵王石勒挺进中原、立志称霸、平定北方时,将士们因所向披靡而难抑胜利的喜悦,就挥动马鞭手舞足蹈的产物,后来被编为彩鞭舞蹈,抒发战无不胜、将士同乐、万民齐欢的激昂情怀。

所以“霸王鞭”舞步阳刚,铿锵有力,粗犷奔放,它如一块璞玉,舞出了万民渴望胜利、向往和平的激情。胜利,胜利,勇往直前,这是霸王鞭的霸气,也是霸王鞭的精魂。更是霸王鞭两千年不衰的根源所在吧。今天当霸王鞭被当地民间舞蹈艺术家们进一步改编之后,与现代舞蹈相融,单鞭变双鞭,八步变四十,在鞭数、步点等形式上花样翻新,但节奏明快的乡土韵味不变,英雄霸气的精魂不变。霸王鞭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走进乡村、走进学校、走向工厂,走向更广阔的天地,登上更雄壮的舞台,成为庆贺佳节或贵客临门时欢宴晚会上的压轴节目。

【咬灾】

冬至过后,爆米花的炉膛里翻滚起渐渐胀大的玉米花时,“喷”的一声钝响,金黄的玉米花出炉,玉米香一下飘向了街心。到了腊月初一,街上弥漫着浓浓的炒豆香。村子里,家家的锅里都炒着大豆、瓜子、花生,吃炒豆子、炒瓜子、炒花生和爆米花,人们叫这为“咬灾”。这天人们见面的问候语就成了“吃豆子了吗?”,村里的老人们还会就着炒豆子的兴致,把炒好的豆子碾成面,做成香喷喷的炒面,炒面是一定要和蒸熟的红薯一起搅拌了吃的,也算是“咬灾”的余味吧。到了腊月初五还要喝五种豆煮的“五豆粥”。这些都与“咬灾”有关。

用“吃”这样的“软着”将对灾难的恐惧销弥,或者增一分抗拒灾难的信心,真不知是哪位祖宗传下来的绝招啊!而“咬灾”之风并未因为时代的变化而消失,反而似乎大有如火如荼之势,即使爆米花的原料已被开发成专门用来吃爆米花的品种,膨化的手腕使爆米花更脆更酥更甜更香,不仅可以爆玉米,还可以爆大米、爆豆子。即使爆米花的土炉子与老师傅在城里似乎已难找了,但炒豆咬灾的风俗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红火得成为榆社腊月天里必不可少的“吃文化”,聪明小商贩们则利用这个吃文化来生财谋利。

【年画】

也许榆社古老质朴的年风景,是一张古朴的“年画”。

爆竹声中,年的味道浓起来了。乡村大年初一的早上,七大盘八大碟地摆上来,年糕饺子少不了,几世同堂地团坐在炕桌前图得就是个团团圆圆。

这是一年中老人们最有尊严的时候,吃饭前儿子们带着媳妇、孩子到端坐在桌炕上的老人面前,叫一声“爹”“娘”,然后就齐齐地跪下去,“儿孙给你拜年了,祝二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话是老话,年是新年。老爹老娘口里说着“别磕了,别磕了,新社会了,还年年这样了。”其实心里着实领受着儿孙满堂的满足。当然,备受尊敬的老人们一定会从包好的手巾里拿出早已预备下的压岁钱,一份一份地给小辈们发下去。孩子们磕完头后,收到长辈给的压岁钱,更收到一份长辈们给压岁钱时的欢喜。儿孙们给自家的长辈们拜完年后,就到同族的长辈家去磕头拜年,话话家常。往往一村多同族,一天下来,会看到村里到处都是一群一伙地去磕头拜年的队伍,从东家拜完出来,又到西家去,无论从外归来的读书人还是在家种地的村民,人人都不例外。而大年初二,你当看到另一幅“年画”,父亲带着儿子孙子们去上坟,给死去的亲人们坟头添土、敬香、烧纸,除了追思亲人外,更多是祝愿祖先们保佑合家老小安康、来年五谷丰登。

【武疙瘩】

榆社自古就是佛教兴盛之地,抗战期间日本人轰炸县城之前,几乎是山山有庙,寺寺相连,星罗棋布。赶庙会自然也是榆社民间约定俗成的风俗。发展的繁盛程度远远超过了佛教的意义,成为集宗教、经济、文化、教育为一体的交流盛会。庙会上敬香还愿的不可少,搭戏唱戏的不可少,卖服装、布匹的不可少,卖油条、羊汤的不可少,卖小孩子玩具的不可少,卖骡马牲口的不可少……各种交易可谓是应有尽有,当然来自四邻八乡的赶庙会的人也不可少了。如果只是这些也不算奇,榆社早年是羯、羌、汉等民族的杂居地,有尚武风气,各村各乡的练家子们赶庙会更重要是为着比武交友而来的,叫“武疙瘩”。

兰峪乡的牛栏村的庙会可不得了,过了正月,这里几乎年年都有这样的一场“武疙瘩”盛会,不仅吸引着本县民间武术家们到此比武而且还蔓延到吸引省内四邻八县的武术爱好者们来赴这个盛会,据说榆社的武术的流派有百十来种,有名的有无极、六合、太极、形意、梅花等,练家多为农民,农闲时喜欢练练拳脚,农忙时下地种田,当然,练武的传统是“虎狼来袭,保家卫国;和平岁月,强身健体”。这个自发组织的武林大会,发展成了今天一年一度的“武林风”大赛,举办地牛栏村被称为“武术之乡”,武林爱好者们切磋武艺、讲授武德,光大中华功夫的优秀传统。

【上塔】

端午是文峰塔的极盛节日。

据说塔有兴盛文峰之效,修塔源于榆社300多年间科第几绝,乡民们以为是文风颓“顾壤巽山低矮”的原因,所以修塔以补缺陷。这种说法从十三层的第幅匾额题字可知,如“霞光普照”“文曜高悬”“攀蟾天柱”“鸾翔凤集”“一路边科”“封侯挂印”等等。

清明一过,端午接蹱。破晓黎明,红女白翁,少男老妪,人头攒动,倾城上塔,万人空巷。塔上塔下,人流如潮,一浪一浪,一拨一拨,涌向塔的方向。来到塔前就该敬三柱香,祈求一年无病无灾、和家安康,有孩子正在读书的家长则祈愿自己的孩子高中金榜。而上塔大概是每个登临者共同的心愿,传说塔顶有个有灵性的铜球,摸到球的人一定会得到好运,想来古人早年端午是可以拾级上塔、触摸铜球以得到上天的庇佑的吧。可是后来古塔年久失修,几乎没有人敢冒险上塔,但每年还是会有勇敢者试图登上塔顶去触摸神器,当然偶有不幸者坠塔,后来为了安全,政府就禁止端午上塔,乡民只能望塔兴叹。虽然如此,也没让乡民端午上塔的心情退潮。

2006年县政府修补文峰塔后,在塔内加增了木结构台阶,端午节时收费登塔,想上塔的人往往就排成长队等待入塔,一尝登塔摸球的心愿。

【小杏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雾云山、庙岭山、空王佛、黑神山、八赋岭、四县垴、老爷山、笔架山、禅山、尖山、方山、板山……说起来榆社这山也不少吧,但这些山与中国的五岳比,虽绝不够高、绝不够险、绝不够秀。却有着别的山上没有的风格:它原始、它多与佛有缘。别处不表,单看社城镇刘王后村附近的一座“养在深闺人不知”的小杏山就可见一斑,这里地处偏僻,荒无人烟,满山的野生杏林纵横交错,几乎无路可走,也几乎没人能攀爬上去。春天的杏花寂寞开放,漫山遍野,花开花落;夏天的杏果缀满枝头,果熟果落。叶寂寞地黄、花寂寞地凋,果寂寞地落,久而久之,深谷里厚积成杏花杏叶杏果泥,松软香艳,脚踏其间,如天然的杏花毯、无钢丝的杏果垫。或许,登小杏山是并不怕坠崖的,因为山崖下自然有厚厚的天然杏垫可以做床。

半山腰有个仙人洞,冬暖夏凉,传说是游方僧打的洞,洞内可居七八人,洞壁上有点过的蜡痕,地上有烧尽的柴灰,证明这里有人住过。山顶有旱井一眼,塔基一座,证明有僧人长期居于此,甚至有僧人圆寂于山顶。山下有座金厢寺,现已废弃。据说寺内的唐代铁佛已毁于“大炼钢铁”时代。

【云簇湖】

比起扬州的“瘦”西湖来这里的水阔,比起杭州的“胖”西湖来,这里的水清。云簇湖被乡土诗人喻为“天上遗落的一颗夜明珠”是不为过的。当大江大湖的水资源严重污染时,面积只有14.4万平方公里的云簇湖称得上是蓝天碧水。

春天湖面四周的桃红李白,让俊拔的黄土林更加俏立;夏天岩良村的湖湾里盛开着不逊于大明湖的水莲花,芳香四溢、容颜娇美;黎明的曙光穿透湖心的云层映红了整个向阳村;暮色中的落日没有“长河落日圆”的气势,却把冬日的那面“冰镜”燃烧,汽车的车轮轧过结实的冰面冲进袖珍的“北冰洋”时,有谁会想到秋天的渔船上渔家的渔歌里的“鱼米水乡”,在等待来年的又一个草长莺飞的春。

这里四季如画,这里风光无限,这里足以让摄影师的镜头和你的眼球惊奇。

【最后的乡村】

又见炊烟升起。

在乡村的山路上遇到荷锄而归的你。

你的天空里飞翔着灰色的木鸽和繁殖最快的麻雀。

这里不是青藏高原,天却别样的高,别样的蓝,别样的空旷,别样的干净,湛蓝的天空里映衬着清香的空气。

田野里禾苗在夜里静静地拔节,月光里的红樱桃熟了,墙根旁的老枣树又结出新子,我们在场院的大槐下乘凉,听姥姥讲狐仙的故事,或者在秋天的树荫里和小伙伴们一起跳皮筋、拉大锯、唱儿歌……妈妈、婶婶、姑姑们下河洗衣,妯娌姑嫂们边洗边嬉闹着,聊着家长里短的时候,笑声飘过河水对岸,这浊漳河的水啊真长,不知从哪流到了咱村,也不知从咱村又流向何方……

深夜青瓦房里,母亲哼着眠歌,孩子睡意朦胧。窗外的细雨打在屋瓦上的清脆哒哒声,那不是电波,是最美的乡村交响夜曲。万物在雨的滋润里幸福地睡着,做着乡村的丰收梦,正如我们乡村田地里的庄稼吮吸着甜美的甘霖。

【尾声】

美是天然雕饰的。璞玉的美正在于并未忘记自己的生命所需。榆社是块璞玉,不仅有丰富的煤、天然气等资源还深埋于地下,尚未得到开发,而且,更有悠久的文化与文明尚未被人们了解。做个有心人,做个拓荒者,剔除历史的尘滓,用文明的锤和錾,在榆社这块璞玉上行“笔”,雕琢我们人类最后的家园——最美的乡村,必然诞生一块比和氏璧更美的美玉。

那是青山绿水的梦,那是返璞归真的梦,那是美丽乡村之梦,那是伟大的中国梦。

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呢治疗癫痫病最好的疗法是什么河北有好癫痫病医院吗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