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百味】丹江河,我的母亲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5:51

一、河

小时候,丹江河水清澈见底,两岸村庄的人都在河里挑水吃。挑水一般在清晨或晚上,这时没有人在河里洗衣、饮牛,水要干净些。夏天晚上挑水的时候,我时常尾巴一样跟在父亲后面。月光融融,河面上轻纱一样朦胧;河水潺潺,如梦呓般呢喃,时而有小鱼跃出水面,银光一闪即逝。父亲并不用放下担子,侧身用水桶撇一下水面,迅速舀起一桶水,旋过身又舀满另一桶,打破了一片星光月辉,如碎银般晃动。遇到连续阴雨天,河水变的浑浊,这时就需吃井水了。村里的那口老井布满青苔,木轱辘“吱哑”作响,一不小心就把水桶掉到了井里。也有人依然吃河水,在离河边一米左右的沙滩处挖个水坑,便可渗出一汪清潭。

丹江河边,一年四季都有着我童年的欢乐。

春天时,阳光温暖的照在河面上,河堤上的桃花、槐花竞相开放,灼灼其华。花瓣随风飘落,被流水带走。柳树摇曳生姿,在水里留下了婀娜的倒影。青蛙在浅水处产下了黑色的卵,不久就有挤成一团的小蝌蚪摇着尾巴,欢快的游来游去。我们便捉了蝌蚪回家养着。它们长出四条腿后,就偷偷的跳走了。还有就是打水漂。选一块薄薄的青石片,弓腰甩出,石片便贴着水面跳跃着前进。有人甩出的石片跃到河对岸都不会下沉。

夏天的丹江河就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中午,太阳炙烤着大地,树叶晒的发焉,知了歇斯底里的嘶鸣,庄稼人也都昏昏入睡,外面见不着一个人影。就在这万物沉寂的中午,一群小孩子在河里互相泼水,嬉戏打闹,兴奋的大喊大叫。有的狗刨,有的跳水,还有的玩“摸石头”的游戏。将一块白色石头扔到深水处,大家争先恐后的潜至水底,先拿到石头者为胜。最有意思的就是“闪浪”。几个人扛一根质量轻、浮力大的泡桐木头,跑到上游河道狭窄、水流湍流又没有石头阻挡的地方,扶着木头跳进水里。随着水流上下起伏,忽地被抛到浪尖,又摔下浪谷,有时不小心喝上一大口水,呛的满脸通红,依然哈哈大笑。游泳时还有一项内容就是偷花生。几个人光着屁股,悄悄的摸到河对岸的沙滩地里,拔上几株花生跑回来,用力扔到河的上游,人在下游等着。等花生秧子漂下来,也被水流冲洗干净了。我们一边说笑,一边吃着花生,花生秧子和剥掉的壳就顺水流走了。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便严厉约束我下河游泳。但哪里能禁的住呢?我一般先假装睡着,趁母亲稍不留神,就一溜烟跑到河边,加入了嬉水的行列。为此我挨了不少打。经常是母亲拿着柳枝在河堤上斥骂追赶,我光着屁股,踩着河滩上滚烫的青石,惊恐的逃窜。虽然每次都被打的身上道道红印,但怎么也阻挡不了我下河游泳的热情,甚至河水浑浊和立秋后,我还时不时泡在水里。黄昏时去游泳,母亲并不会阻拦。这时夕阳西下,晚霞绚烂,落日的余晖洒在河面上,金光闪闪。温暖的河水柔柔的包裹着我,那么的惬意舒适。我伸展开四肢,躺在回水湾处的水面上,懒散的闭着眼,任河水托着我缓缓移动。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凝滞了。

晚上太热的时候到河堤上乘凉。清风阵阵,吹拂着杨树叶飒飒作响。蛙鸣聒噪,蛐蛐吟唱,萤火虫在夜空中忽亮忽暗,满天的繁星眨着眼。我时常躺在河堤上,赏明月、寻银河、看北斗,在惬意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到深夜才回家睡觉。有时走到河边,便听见“唰唰唰”的一片爬动声,那是岸上乘凉的河蟹成群结队的逃回水里。这种河蟹没有什么肉,并不能吃,因此对捉河蟹我们也没有什么兴趣。沙滩上时常会有类似于鸟爪般细密而又很长的印记,听人说那是河里的鳖晚上爬到岸上乘凉时留下的足迹。我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捉到一只鳖。

丹江河在冬春两季就像柔情的少女般温顺,但在夏秋季节,每当倾盆暴雨或连绵阴雨后,河水暴涨,这时丹江河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洪水猛兽。有一次洪水甚至涨到我们村子房屋的台阶下,吓的住在低处的人们纷纷搬家逃离。但这样的情况几十年一遇。大多数时候,洪水离3米多高的河堤还有几尺远。早晨,全村的人都站在河堤上看洪水。河滩已全被淹没,整个河道一片汪洋。浑浊的河水泛着泡沫,如狂怒的狮子般怒吼着、咆哮着,又如万马奔腾,掀起一个又一个巨浪,蔚为壮观。那排山倒海的声势,令人胆战心惊。水面上漂浮着枯枝树干、玉米秆、麦草、破布等杂物,有时还漂下来猪、牛、羊等牲畜或者柜子、木箱等家具,引的众人一阵惊叫。村里一些水性好、胆子大的彪悍汉子便跳到水里去打捞浮财。看着那汉子奋力追赶着一截树干,越漂越远,最后成了一个黑点。突然一个大浪吞没了黑点,人群发出一声惊呼。浪头过后,黑点又冒了出来,抓住树干慢慢向岸边靠拢。有的人一个洪水季捞的木头够两三年的烧柴了,但又有多少人敢冒这样的危险呢?大多数人都是站在河堤上用鱼网兜网鱼,也有拿鱼网撒的。丹江河发洪水时,鱼儿也游到岸边躲避洪水冲击。这时抓鱼都能小有所获。

村里的老人常说,丹江河发洪水是龙王要入海哩。深山里的大蛇修炼成精后,便施术行云布雨,借洪水入海,进驻龙宫。曾经有一个常年打捞浮财的二杆子,看见一段黑黝黝的树须。下水一把抓住后发现竟然是龙头,水里面就是水桶般的身子。捋了龙须还有得活么?一般人早都吓的半死,那二杆子胆子又大,人又机灵,就对岸上的人大喊:“我送老龙王下老河口了……”。那大蛇正想成龙,听到这话很是高兴,不愿杀生毁了修行,头一甩把那人扔到了岸上,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丹江河发洪水的季节还发生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有一个村子修了坚固高大的河堤,在河滩上围了大片的水田种水稻。一对夫妻晚上到自家田里看秧苗。那天晚上漆黑如墨,两个人打着手电筒,惊喜的发现稻田里很多鱼在游动。这可是送上门的美味啊。于是奋力的捕捉起来,眼里只有鱼了。后来女人疑惑的发现有的秧苗被淹没了,拿手电筒四处一照,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眼前的稻田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一片汪洋,挡住了他们的回路。原来夜里丹江河发了洪水,从上游河堤低矮处灌了进来。那些鱼也是随洪水涌进来的。两口子惊恐的逃到河堤上,拼命的喊叫,晃动着手电向村子求救。劳累一天的庄稼人早已进入了沉沉的梦乡,谁能听得到他们的呼救声呢。洪水继续上涨,逐渐漫上了河堤。情急之下,男人让女人爬上河堤边的杨树。可女人不会爬树啊,急的哇哇大哭。男人只好让媳妇搂着树干,自己在下面推着,一寸一寸的往树上移。

早晨天亮后,村子里的人们看见了这对可怜的夫妻。他们在岸上来回奔跑,大声呼叫,可谁也不敢游过去施救。女人抱了一晚上的树干,手上越来越酸软,止不住的往下滑,全凭男人在下面死力的抵着。后来男人也抵不住了,情急生智,就两脚盘住树,解下裤腰带把女人绑在了树上。村子里的人们用竹竿接在一起,试图递绳子和吃的。也有拿绳子绑了石块往过扔,但都因为距离太远,没有成功。直到第二天洪水消退,这对夫妻才从树上下来,相拥痛哭,让人唏嘘不已。

秋冬季节的丹江河平静了许多,没有夏季时的欢乐和喧闹。秋天时我们在河滩上捉蚂蚱。成群的蚂蚱这时已经长了翅膀,振翅有声,呼啦啦的飞出老远,有的撞在了身上和脸上。天高气爽之际,我们在空旷的河滩地里射箭,仰着头把箭高高的射向天空。秋雨连绵之时,撑着伞在河边独自垂钓。远山如墨,铅云低沉,云雾笼罩着大山。河边绿草如茵,几头黄牛在悠闲的吃草。细雨蒙蒙,打在伞上低低的吟唱,水面泛着点点涟漪。这一切,如同一副充满诗意的山水画。

冬天的丹江河最为寂聊。北风呼啸,水瘦山寒,乱石裸露、寒鸦寥寥,河边也结了冰。这时走到河边揭块冰块,穿了孔,小心的提回家。在大面积结冰的浅水湾处,像打水漂般扔了石子在上面跳跃,便能发出鸟鸣般悦耳的声音,煞是好听,算是冬日里难得的乐趣。

二、桥

丹江河的南岸统称为丹南,河的北岸就叫做丹北。两边的人往来隔着一条丹江河。夏秋季节没有发洪水的时候可以从水浅处淌过去,冬季河水寒冷刺骨,这时就需搭桥。

搭桥的时间多在种完冬小麦后,这时已是万木凋零、白露为霜的深秋了,没有什么农活,也不可能再发洪水。搭桥的地点也是有讲究的,要选在河床坚实、水流平缓、河面又不太宽的地方。搭桥是全村的一件大事。到了搭桥那天,全村老小齐齐出动,扛着木头浩浩荡荡的来到河边。妇女们拢起几堆大火,备好茶水烟酒;男人们挥着斧头,用扒钉把海碗粗的桦木钉成八字形的桥腿;老人则用葛藤把细桦木棍捆扎成桥板。一切准备就绪后,几个粗犷的汉子脱的只剩一个裤头,大口喝上几口白酒,抬着桥腿走到水里。架好桥腿,赶紧跳上岸来围在火堆前,已是脸色乌青,浑身哆嗦。有媳妇就心疼的过去给披上棉袄,央求不要再下水了。男人瞪了媳妇一眼,抓起酒瓶猛灌几口,扛起桥板又下了水。不到一天时间,一座简易木桥就搭好了,以供人们冬春渡河之需。木桥到了来年三四月份就要拆除,否则夏天一场洪水过后就荡然无存。

有了桥,村子里的小孩又多了一个玩耍的乐园。我们经常在桥上跑来跑去,如履平地。跑累了就坐在桥上扔石头玩,或俯下身子掰了桥腿上冰凌吃。看山里人过桥也是件很有趣的事儿。深山里的人从没有下过水,上桥后看着脚下流水匆匆,感觉人和桥都在飞快的移动,不禁眼前发晕,两腿发软,浑身发抖,一步都迈不出去。无奈之下,只好撅着屁股在桥板上爬。看着那狼狈的样子,我们在一边捧腹大笑。出丑还在其次,有的山里人还会掉到水里。有几个村子每年用荆棘编织桥板,或直接拿窄窄的木板当桥板,走在上面上下颤悠,晃晃荡荡。山里人过这种桥时,桥板晃荡的稍厉害些就心慌意乱、手足无措,从桥上掉了下去。有的惊惧不已,竟被淹死了。

无聊之极的时候,我们常在桥上搞些恶作剧。比如把一些石头小心的叠放在桥板的边沿,然后躲在河堤后面等着好戏上演。有人过桥时,刚踏上那个桥板,石头“扑通扑通”全都掉到了河里,溅起几尺高的水花,吓他一跳。我们却在河堤后面乐不可支。有一次我们做的有些过了。我们把靠河边的桥板抽的只剩一点边沿搭在桥腿上,照例藏了起来。后来一个人过桥时,连人带桥板掉到了冰冷刺骨的水里,浑身湿淋淋的,成了落汤鸡。我们一看闯了祸,就悄悄的溜回家去了。

在桥上还爆发过一场激烈的战争。有一次放学后我们在桥上玩,河对岸村子的一群小孩背着书包走在公路上。他们突然扔了石头挑衅。我们自然不甘示弱,捡了石头奋力反击。无奈他们在高处占尽地利,把我们逼退了好远。大家愤愤不已,隔河大骂他们是胆小鬼、孬种,约好来日桥头公平决战。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们如约来到桥头,与他们展开了激战。大家奋力投掷石子砸向对方,一边来回躲闪,谁也不敢靠的太近,担心被打中。这样相持了几个回合,不分高下。终于我们其中的一个小伙伴忍不住了,他抱着一堆石子,高喊着杀声,勇猛的从桥上冲了过去,边冲边扔,打的对方四处逃窜。正当我们为他英雄的壮举大声喝彩时,对方已逃到了公路上,居高临下把石子雨点般砸了下来,击中了他的脑袋,立刻血流如注。我们掩护着受伤的小伙伴退到了河堤上。对岸的敌人则放肆的嘲笑着我们,欢呼着庆祝他们的胜利,最后唱着歌走了。大家在嘲笑声中默默不语,情绪低落到了极点。那个冬季的傍晚是那样的寒冷,我们在树林里生了一堆火取暖,安慰着受伤的小伙伴,直到他头上止血后才各自回家。从此以后,我们就很少到桥上玩了。

三、船

丹江河在夏秋季节经常洪水暴涨,十天半月都难以消退。这时人们出行就须借助于渡船。

船是木船,漆以桐油防腐,大约可载十余人。撑船需两个彪悍强壮的汉子配合,一人船头,一人船尾。船尾的那个人责任最大,撑篙的同时还要掌舵。开船时,船老大大喝一声,拔起竹篙,撑船离岸。乘客都蹲在船舱里,脚下的压舱水随着木船的左右摇摆“哗啦啦”响着。靠边的乘客紧紧的抓住船舷,汹涌的河水距船舷不到一掌。一个浪头打来,水就涌进了船舱里。船老大光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的大块肌肉,左撑一篙,右挡一篙,奋力的和激流搏斗。几丈长的竹篙就在人们头顶上挥来挥去,洒下点点水珠。有时水流太急,下了一篙后来不及撤篙,船身就压了过来。有倔强的汉子仗着一身蛮力,用船篙死死的别着船身,就是不撒手。只听“啪”的一声响,碗口粗的翠绿竹篙折成了两截。有的则连人带篙摔到了水里。船从人上面过去了。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片刻后,船老大冒出水面,晃晃头上的水。游过来攀上船,浑身湿淋淋的。狠命咒骂几句,拿起一支新篙,又继续撑起来。船快靠岸时,须稳稳停住,不能撞到岸边的乱石上。有时船靠不了边,则需搭上跳板。

夏天是船老大最忙碌的季节。白天撑船,晚上还要睡在船蓬里,防止夜里突发洪水把船给冲走了。曾有个船老大晚上照看船时沉沉睡去,早上突然被喊叫声惊醒,探出头来一看,惊的目瞪口呆。船在一片汪洋中顺流而下,四周风急浪高,浊浪排空。岸上一群人在大喊大叫。万幸木船没有被河中间的石头撞破,赶紧撑船靠岸,泊了下来。等洪水消退后,找了十几个人,花了数天才把船从下游拖回去。

郑州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好?郑州市到哪里治疗羊角风好山东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