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秋水(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5:31

立秋后,雨多了,整天整天下。那雨瘦,枯寒地在天空飘着,细且长,迎向地面,盈盈浅浅,像刘旦宅笔下仕女的凝眸。昨天晚上随手翻《红楼梦》,泛黄的书页中插有刘旦宅的画作,是有颜色的脂砚斋——粉彩淡里透艳,手如柔夷,眼似秋水,簪花髻上飘起幽香,或站或立,一袭薄纱轻衫让人如坠梦境。秋光易老,美人迟暮,刘旦宅的画风雅依旧艳丽依旧。

今年秋天,在经史子集中流连了不少光阴。夜深人静,拿一本书闲读。陷在沙发上,一团温暖的橘黄色瞬间包裹了我,秋水的气息漫卷纸页间,使人于夜读时平添了意外亲切的低回。飘飘然融会在宁静柔和的氛围里,想到古村,红袖,檀香,清箫,越发觉得秋水撩人。夜静昼喧,夜雅昼俗,夜朴昼巧。心静好读书,孟子有“夜气”一说,以为一个人入夜后最容易得气,最容易得道,最容易通神。

清晨起床,拉开窗户,秋水满帘,雾气正浓,天地间如一个大蒸笼,竟生出“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感慨。想到《红楼梦》也是四季书,大观园中的姐妹春去秋来走一遭,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烧饭间隙,开窗换气,夜雨稍停,看对面房子一旁的桂花树、紫竹林,想象晶莹的秋水在枝叶滴落。远处街道有积水反光,微弱剔透的亮,像玉器的包浆。街道旁的花木依旧依青偎翠,感觉已满目秋水清凉了。秋水清凉,忽然觉得冷,回房添了件秋衣。时令已过霜降,要暂别单衣条裤的生活了。女儿还在睡觉,鼻息均匀,长长的睫毛有笑意。有了孩子之后,人生似乎一下子进入了秋天,身体里,惊涛骇浪缓缓消退了,渐渐汇流成一泓秋水。

昨晚下半夜的时候,睡意朦胧中隐约有雨声。和孩子在一起的夜晚,总是一夜睡到天亮,沉沉的,梦也不做了,这是得到孩子元气滋养的缘故吧。轻轻搂着她,肉呼呼一团,让人变得既柔软又平静。

早饭后,从南城前往东城。一路漫行,窗外的车流徐缓潺湲。老城区墙角的青苔幽幽散发着秋意,爬山虎枝叶凋零只剩一身虎骨,嶙峋静默。薄雾中,尾灯昏黄的光洇开来,心里变得闲淡,睡意也越来越淡。人行道上的灰衣人举着伞,挡得住秋水挡不住秋意,缩着肩膀,茕茕独行。空街行人寂寥如白壁一纸挂轴。

几户人家阳台上的花草,蓬蓬散散,现出老像了。因为秋水的缘故,窗前的绿萝亮绿起来泛着光泽。悄然落下的几片梧桐叶被风推动着,娉婷复袅袅,像个优雅的女人,也像个调皮的童子。

这些年写文章尚气,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之交。我癖女人身上的阴柔气与儿童身上的元气。阴柔气与元气是一切艺术之源。单个的汉字是硬朗的,需要注入阴柔气。古人说文章行云流水书法行云流水,行云与流水恰恰是阴柔气的表现。《庄子》与《兰亭序》的好,恰恰是硬朗中有阴柔气,恰恰是行文走笔的不见滞塞如行云流水。

秋天的行云秋天的流水总使我沉迷沦陷。秋天时候,我在故乡山岗上,双手枕头仰观行云。少年的时光忧伤阴郁漫长,现在回过头看,那些日子竟也凝结成铃铎叮叮当当响在心灵的角落,悦耳澄澈,盈盈一握,使人怀念。或许和秋水有关,秋水照映了过去。

秋水下的乡村是桃花源,清静独孤。雨抹在狗尾草、红马蓼上,抹在番茄叶、豇豆藤上,轻轻地,庄严极了。倘或雨下得紧些,汇聚到屋顶的瓦沟里,从檐上落下来,掉进稻床边一溜儿整整齐齐的小水宕里,错错落落,仿佛编钟之音。池塘两侧的石头窠被阳光和雨露漂白磨光了,垫坐在上面,凉意袭人,坐得久了,才觉出热来。细脚蜘蛛在旁边爬,也有一种叫百脚虫的东西懒而蠢地蠕动。山涧溪流在谷底躺着,干净透明如同融化的水晶从石罅间漱流,水中石子淘洗得颗颗浑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一定是在秋水之岸。春水青嫩鲜亮,是人生第一阶段。夏水走泥,洪波涌起,是人生第二阶段。秋水无声绵延,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是人生第三阶段。苏东坡写《赤壁赋》正是中年时候,也正是秋天。一厢情愿地想,或许是秋水让苏轼情不自禁。情的美好正是不自禁,情的痛苦也是不自禁,不自禁如同秋水,流得缓慢却义无反顾。

《赤壁赋》中,秋水笼罩一切,是节令之秋水也有庄子的秋水。壬戌之秋,七月既望……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庄子与苏轼都适合在秋天阅读,通体清凉,风的肃穆中虫鸣唧唧作金石声,远处田野翻开的泥土以及田野小径上乱栽的枫树,更接近他们文字的氛围。

邓石如自题联: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这秋水文章只能是明清小品,不可追溯苏东坡,更不能比拟庄子。庄子的秋水苏东坡的秋水渗透了尘世之土。我在乡下的时候,经常挖地。一锄头下去,泥土湿润鲜活,仿佛读庄子苏子的文章。

很多年前的庄子和苏子,在一小小院落中老槐树下的瓦房或者茅屋中轻描淡写,抒怀追忆寓言。秋水自树干枝叶间漏下,心思澄明,若有所悟,若有所契,无滓渣无凝滞。秋水流入庭院,不成烟,不成雾,自成一片雨帘。不知不觉中,天已垂暮,柴门静掩,沾泥的草径,有人回家了,粗朴的桌椅上放着陶碗。

想到追忆,如今年过三十,差不多有怀旧的资本了。进入秋天的标志,就是追忆吧。追忆比憧憬频繁,人生差不多已站在秋水边了。这些年越来越喜欢读庄子、杜甫、苏轼。李白的对酒当歌晏殊的声色迷离如同秋水岸上老旧的涨痕,春潮退下去上不来。

在庄子那里,秋水弥漫,无处不在,秋水的气息裹挟着他身体的肌理。苏轼的秋水盈盈如一杯清茶,庄子在秋水中游泳,另有一番快意的萧瑟。苏子在秋水中驾一叶小舟,举杯盏且饮且行。人生如蜉蝣置身于天地,渺小如沧海一粟,只在须臾,不像江水滔滔无穷无尽。携仙人遨游各地,与明月相拥而永存世间。这些都是梦,人生的憾恨只在秋风秋水秋思中。

常常听人说,水流处必有灵气。有年夏天在黄河边看滔滔洪水,浑浊沉重,泥腥气与江流声席卷了一切,骇人听闻,不明漂浮物沉沉浮浮。这不是我心中秋水的模样,秋水共长天一色,秋水应该是湛蓝碧青如天空的。

秋水的颜色是王勃青衣的颜色。读来的印象,王勃着一氅青衣,青得生机勃勃,青得郁郁而结也郁郁而终。王勃是早夭的天才,人间留不住。《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太冷了,弥漫着岁月的秋意。人生几度秋凉,王勃体会得太早。

夜晚的秋虫在秋水后孤鸣,声若游丝。多少人事在秋水中老之将至老之已至。只有庄子不老,苏子不老,王勃不老,他们度过秋水之河,在彼岸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这样的声音在秋水岸头与案头绵延不绝:“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秋光如水小花开,雨过台阶蝶不来,人如花瘦倚妆台。冬心先生题在海棠画上的句子,真让人低回。

郑州市哪些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河北治疗癫痫的医院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哪些医院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