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星月】藕断丝连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44:05
一、夜晚20:20分 陆凌枫办公室   淅淅沥沥的雨声从敞开的窗子飘进来,一丝丝凉爽也跟着挤了进来。   陆凌枫从办公桌后的转椅上站起,径直走到了窗前。窗外,昏黄的路灯光映照着打湿的红砖小路,此时已然看不清颜色,只是泛着一丝冷寂。   “远处的钟声回荡在雨里,我们在屋檐低下牵手听,幻想教堂里的那场婚礼…….”   陆凌枫回身望向办公桌上吟唱的手机,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拿起。   “你好……”   “嗨,凌枫,这么公式话的用语哦?”刘西曼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边传来。   “嗨,我以为谁呢,西曼啊。怎么?好久不见,这突然想起我来了呢。”陆凌枫的笑声从话筒这边传了过去。   “无事不登三宝殿哈,我有个消息要传递给你。不过,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了。”刘西曼清了清嗓子。   “呵呵,还能有什么更坏的消息呢。我……难道还没倒霉够?说吧。”陆凌枫的右眼分明跳了一下。   “桑朵要结婚了……下个月婚礼……你…要不要来?”刘西曼的语速慢了下来。   “哦……”陆凌枫的声音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闷闷的。   “我……还是……不去了吧,好像……不太好。”陆凌枫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呢,觉得也没什么。不是都过去三年了嘛,也不必耿耿于怀地放在心里吧。而且,毕竟大家还是同学嘛,趁这个机会也能够聚一聚的。你说,对吧。”刘西曼的声音很响亮地传了过来。   “哦……我需要想想,我……没有准备。”陆凌枫继续断续着。   “OK,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这么小气哦。等你消息,拜拜。”刘西曼说完挂断了电话。   陆凌枫对着手机呆望了一会儿,抬手在额头上轻轻一掠,灯光下手心里是亮亮的水渍。手摸到脖子上的领带,狠狠地揪扯着,打开了一个豁口,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二、一个周六傍晚17:15分 冰岛咖啡屋   一间褐色的小屋,四壁都细细地涂满了浓浓的色彩,桌子上方垂下的一盏灯,散发出浅浅的淡黄色光晕。   “嗨,就剩下半个月时间了,有没有准备好?”刘西曼一边搅动杯子里的咖啡一边笑着望向对面的女子。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可……总是很怪的感觉,好像……空空的。我……有点儿紧张。”桑朵说着话的时候两只手在桌子上开始较劲儿地拧着。   “婚前焦虑症……”刘西曼笑起来。   “去你的,你又没有结过婚,搞得很懂似的。”桑朵的手分开来在刘西曼的手上狠狠拍了一下。   “嗨,下手这么狠呢。我没结过婚还不能看别人结啊?你不会没听说过这句话吧: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刘西曼回手反击了桑朵。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了。反正,真的心里挺怪异的感觉。你和肖明什么时候结婚啊,都谈了这么多年了。”桑朵的手轻轻掠过发丝,垂下。   “我和老肖那是天造一双地造一对,只想恋爱不想结婚,没玩够。结不结婚都无所谓啦,反正就是一张纸的事儿。我自己不想穿婚纱的,我就想看着别的女人穿婚纱的傻样。”刘西曼的笑声随着咖啡的香气飘渺起来。   “嘘……你看起来才真的有点儿傻。”桑朵的脸红了。   咖啡屋里的人似乎正望过来。刘西曼吐了下舌头,扮了个鬼脸。   “你……有没有告诉凌枫?”刘西曼坐直了身子。   “哦……这……”桑朵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   “不想他来吗?真的老死不相往来了?你不是说你都放下了吗?还那么介意干嘛呢?”刘西曼似乎气都没喘一下。   “我……是怕……怕他不给面子。而且,我也怕咏志知道会……”桑朵低了头。   “就说是同学不就得了嘛,又不会有人和他提起。再说了,你们家老丁也不至于这点儿心胸都没有吧,我看他还成的。”刘西曼仔细地望着桑朵。   桑朵的手又一次很较劲儿地拧着,在桌子底下。      三、婚礼前一周的夜晚22:05分 桑朵的出租屋   一张单人床,淡蓝色床单上盛开着大朵百合。床头处是一张书桌,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书籍,一个形状特殊的杯子,仔细看过去两边的弧线好似一男一女相对的侧影。   “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丁咏志嘴上说着这样的话,身子坐在床上却一点儿离开的意思也没有。   “咏志,真的不早了。”桑朵一边推开了丁咏志在身上游弋的手,一边起身。   “嗨,也不是第一次了,那么紧张干嘛呢。”丁咏志有些扫兴。   “我这几天不舒服嘛……”桑朵的眼眶有些红了。   “OK,好了好了,我回去了。你这一周不是也请假了吗?要我说,工作赶紧辞了算了,你那点儿工资都不够给我妈养的那条狗买狗粮的,图个什么劲儿呢。”丁咏志起身,摇着头。   “我……我是不是和你说过啊,我喜欢工作,我不想做金丝雀被人养着。”桑朵的眼神有些暗淡。   “呵,金丝雀?我会把你养成金凤凰的。好了,我说错话了。你好好休息。”丁咏志说着伸手捏了一下桑朵的下巴。   “你慢些开车……”   桑朵看着丁咏志的背影,房门缓缓地关上。   桑朵紧紧地咬着唇,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手机,她耸了耸肩,似乎想卸下什么。   “你……能来吗?”手机中输入了这样一行字,桑朵发愣地望着。   删除了……再写上……删除了……再输入……删除了……再输入……按错键……发送……   “啊……”桑朵惊得出了一身汗。   桑朵站起身来,不安地在地上走着,不时地看看手机,仔细地翻弄着那条短信。   “天……怎么就出去了呢!”桑朵的手一时不知道放在哪里更好些。   桑朵坐下来,愣愣地望了一会儿窗外,黑漆漆的。拉开抽屉,一张毕业照赫然出现在眼前,张罗婚礼的时候翻出来的。一堆人里,陆凌枫总是那么显眼,根本就不用仔细地去看。   “但愿移动瘫痪了……”桑朵深深喘了口气。      四、婚礼前一周的夜晚00:18分 陆凌枫的房子   一百平左右的房子,陆凌枫自己设计的样式,装修得线条流畅,简约清爽。   卧室里昏黄的壁灯映射着宽敞大床上一张俊逸的面容……陆凌枫的呼吸显得有些沉重。   “我求你了,别再闹了,好不好?我该解释的都解释了,你还让我说啥?小朵……你太神经质了……太累了……真的太累了……“陆凌枫的脑子里混乱地排列着一些画面。   “啊……”陆凌枫突然从床上坐起,深深地喘着气。   双手拂过面颊,他彻底睁开了眼睛,凝神望向窗外,风轻轻地吹动着纱帘。陆凌枫抿了抿嘴唇,起身走向客厅的冰箱,拿了一瓶冰水,仰起头喝下去,喉结有节奏地蠕动着。   从客厅的茶几上摸到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燃,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推开露天阳台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四周寂静而黑漆,只能看到他手里的一点红不时地跳跃着。陆凌枫把手臂撑在栏杆上,向下望去……十五楼的高度让他有些晕眩,下面仿佛一口深井,正敞开着准备随时把他吞掉一般。随着他的抬手,那一点红划了个弧线,垂落下去……   走进卧室,陆凌枫拿起手机……一条短信息提示:你……能来吗?陆凌枫揉了揉眼睛,退出……重新进入收件箱……退出……重新进入收件箱……确定无疑,一条来自桑朵的信息。他一直没有删除她的电话,而她也一直在使用着原号码。   “去干什么?”陆凌枫自言自语。   “多久了?两年?三年?有这么久了吗?!”陆凌枫闭上眼睛。   和刘西曼已经说了,不想去了。怎么都觉得不对,所以还是下定决心不去了。可是,这条短信息却突然划开了内心紧闭的那扇门。陆凌枫突然改变了主意。      五、S市顶级酒店 停车场至酒店大堂   从停车场出来,陆凌枫走走停停,不时地张望着。他没和别人说要来,连个伴也没结,显得有些发傻的样子。   “嗨,东张西望的,找谁呢?”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人用力地搂住了他的肩膀。   陆凌枫侧头一看,“跟个幽灵似的,打哪里冒出来的?”   肖明嘿嘿一笑,“我老婆告诉我照顾好你,我一直盯着你来着。”   “西曼?这女人洞察力太强,你小子是不是被她X射线了,估计她眼里的你也就一骷髅架子。”陆凌枫捶了肖明一下。   “你害得我输掉了一条项链。我说,哥们,这钱该谁出呢?”肖明挤挤眼睛,笑眯眯地望着陆凌枫。   “拿我打赌,你活该。我这人,行事诡异,没常理的。”陆凌枫笑癫痫吃药总不好,手术真的管用吗-着。   “嗨,桑朵真TNN的找了个金主儿啊。先不看内场如何,你看这选的地儿,这装饰的大堂,简直就和电影里那一套一样嘛。”肖明被大堂里的布置弄得眼花缭乱了。   陆凌枫的脸色一瞬间暗沉下来……能选这样的地方举办婚礼,自然是个金主儿了。   “老肖,见过那金主儿吗?陆凌枫问道。   “见过。西曼和桑朵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我能没见过嘛。不过,我不打算说,你最好自己看。话说回来,也不是人桑朵要找个金主儿的,这金主儿可是费了百般力气才追她到手的。桑朵还在宿舍住着呢,说是出嫁也从那走,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肖明和陆凌枫已经在电梯里。   陆凌枫没有说话,眼睛直视着前方。   “凌枫,你们俩也太让我意外了。当初,怎么就……就……”   “别舅了,叫姨吧。我可告诉你,今儿我是来参加婚礼的,不是来砸场子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还是不说最好,免得伤了人家的喜气。不管怎么说,她能找个合适的人嫁了,是她的福气,也让我安心。”陆凌枫嘴角牵动了一下。   电梯门开了……      六、婚礼内场 开席之前   “富丽堂皇……不是公主出嫁就是王子结婚嘛。”肖明又一次感叹起来。   陆凌枫微笑着扫视过去,一切的确如肖明感叹的。婚礼不是没参加过,但上了这个档次的好像真没见过。   “嗨,凌枫、老肖……”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有人在挥手。   “来得这么早,巴巴地等着吃?”肖明拉着陆凌枫坐下来。   “你……也来了!”对面一个长相清丽的女子凝视着陆凌枫。   “嗨,芸惠。”陆凌枫微笑着和杨芸惠打招呼。   “嘿,我说,我可听说杨芸惠还单身着呢,怎么样?”肖明侧过身子附在陆凌枫耳边低语。   陆凌枫侧头微微皱眉盯住肖明的脸,“有意思吗?”声音很低。   肖明双手合什,连忙陪笑,低语道,“我错了……错了……”   “你们俩说什么呢?两个大男人还要耳语哦……”几个同学哄笑起来。   “呵呵,是啊,我和老肖说,这年头别说男女授受不亲,男男、女女授受都不亲哈。我没问题,性取向正常。”陆凌枫微微笑着。   几个同学听了陆凌枫的话,又是一阵笑声。   杨芸惠静静地看着陆凌枫和几个同学打哈哈逗趣地聊着,一瞬间开始恍惚起来……有几年没见了?变化真不小呢。   陆陆续续地又有同学到来,笑声也此起彼伏着。   陆凌枫坐在那里渐渐静默下来……   “想什么呢?”杨芸惠的声音。   “哦……”陆凌枫一惊,方发现杨芸惠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位置坐到了他的身边来。   “怎么了?吓到你?毕业之后,我给你发过短信,你一次都没有回复哦。”杨芸惠直视着陆凌枫。   “哦……我……不记得了。”陆凌枫很尴尬地笑了笑。   “我猜,你也许是桑朵在这个婚礼上最想见到的人,而我……应该是她最不想见的人。不过,同学一场,我还是希望送给她祝福。”杨芸惠咬了咬唇,从包里摸出一支烟来。   陆凌枫斜视了杨芸惠一眼,并不接话。   “嗨,花车到了,新娘子来了……”同学里有人高声喊起来。   陆凌枫抬眼望向敞开的门……      七、婚礼内场武汉治羊癫疯检查哪些 典礼开始   敞开的门处先走进来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微胖寸头,走起路来铿锵有力,一路挥手,满面笑容。考究的衬衫胸前一朵癫痫病应该怎样治疗盛开的玫瑰展示着他的身份——今天的男主角。   有黄冈的医院癫痫科没有搞错?陆凌枫的心里咯噔一下。随即,陆凌枫自嘲地笑了。以貌取人,常犯的毛病。   再高档的婚礼也难逃重复的模式,一系列的程序安排,按部就班地开始。   丁咏志从桑朵的父亲手里牵起桑朵的手,沿着铺满玫瑰花瓣的红毯走向属于他们的舞台……   陆凌枫的目光随着桑朵的移动而变换着角度。舞台效果的设计,地面上缓缓升腾起雾气来,如果桑朵的身边不是有那个男人的存在,她仿佛真的是下凡的九天仙女,浅浅的微笑,明眸皓齿。   陆凌枫伸手捏了一下鼻子,喉结急剧地蠕动了两下。   肖明和杨芸惠都注意到了陆凌枫的动作,一个脸上有些许担忧,另一个却带了些许的幽怨。   仿佛电影里的镜头,一幕一幕地游走着。宾朋满座,宴席欢腾。陆凌枫是开车来的,本不想喝酒,但三年不见的同学相聚了,经不起左劝右说的,一连喝了几大杯。   等到桑朵和丁咏志敬酒到来的时候,每个人喝得似乎都有些兴奋了。   从肖明开始向右敬起……   轮到杨芸惠,起身微笑,“小朵,过去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不要记恨哦。祝你幸福!”   桑朵笑了一下,有些许尴尬和不安在脸上呈现,“谢谢。”   “嗨,我们家小朵可是个肚里能撑船的宰相,怎么被你说得这么小气了。”丁咏志用力搂了一下桑朵。   陆凌枫起身,丁咏志正在身旁,矮了半个脑袋。   “来,我敬新婚夫妇一杯酒,和和美美、早生贵子、白头偕老。”陆凌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哦,爽快。不过,这可不成,你得喝我老婆手里的这杯白酒。”丁咏志说话了。   “哦,算了吧,他不喝白的。”桑朵脱口而出。   丁咏志愣了一下,仔细地看了一眼桑朵,回转头望向陆凌枫上下打量了一番。   “哥们,这一桌子人可都是这么个喝法的,你?很特殊?” 共 19796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