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往事】盼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5:07
“娟,咱还是回去吧,老父亲都七十多了,他又不来住。这大过年的,不能让他年年盼,年年失望吧!”   “回去了!回去了!回去放鞭炮,点梨花。”小强兴奋地喊道。   “妈妈,妈妈!我的新衣服呢!我也回去,我要看爷爷去!”   一家几口为了回家的事,很纠结。   由于过去的阴影,小娟是极不情愿回丈夫的老家。但因几年都未回老家了,再说丈夫的老爸也很老了,而且他就这一个老生儿子,再无子女。小娟考虑再三,最后同意了回家的建议,稍作准备,就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过年,是一古老的风俗,它是全国人民争相回家探亲访友的日子,它更是家中留守老人充满期盼的日子,在那弥漫烟花爆竹的烟雾里,亲人的问候、嬉笑、跑跳,即使看一眼儿女的笑容,也是这些老人的殷切期盼。   秦老爹是一位留守老人,他已经无力去爱子女了,心中只剩下期盼了。   在几近小年的某一天,在豫东平原的小秦庄,天有大雪,北风呼啸。北风裹挟着雪花,沙石携带着落叶,弥漫的天空有着冷的肃杀。枯树使劲摇曳着枝蔓,尘埃用力敲打着门窗。在雪花弥漫里,有一处老宅,围墙已是断壁残垣;侧屋已破败塌落,只是房屋突兀地耸立着,好像在不停地诉说着她曾经辉煌的过往;主屋三间,还基本处于完整结构状态,某一房坡处,有一两个望天的二郎神目。秦老爹就住在这主屋内。他用些破枝败叶作为燃料(年龄大,不会使用天燃气和电;即使会用,他儿子也会阻止,总害怕出意外。)炊熟那简单的一日三餐;只是有时会一懒,其中一餐就免了。反正一个人,秦老爹就过着这样单调而重复的生活。平时,看老爹悠闲自得。可是,一到逢年过节,老爹就有无尽的落寞和孤独。   总是渴盼儿子一家的回归,总是渴盼团圆共餐的时刻,总是渴盼孙子孙女绕膝的温馨;总是渴盼那一挂挂鞭炮燃放时,孩子们兴奋的笑靥。   这不,有点疲惫的秦老爹,拿起那声音巨大而面膜模糊的老年版手机,看了又看,听了又听,似乎有所期待,又似乎颇感无奈。重复了多遍,最后又无奈地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因为手机一直没有图像的显示和声音的突响,儿子一家的音讯,老爹就无从知晓。秦老爹焦急地等待中。   秦老爹为什么这么急切地盼望儿子的电话的接通呢?这都缘于儿子一家要回来的事。他就这一个儿子,儿子的一切,就是老爹的一切。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最近的一次回家,也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   老爹仔细想想,儿子自高考出去后,总共回老家的次数,只有那么两次的辉煌记录。   一次是新婚后,儿子带着他的城市媳妇回来。一到家,就受到全村人的欢迎和接待,因为儿子是全村通过高考,走出农家门的第一人,这又找了一个城里的媳妇。不过,农村人表达热情的方式,有点过于朴素和野蛮。这城市里来的女孩,那里见过这阵势!结果,当同村的一个不知姓名的男人的长满老茧的手在儿媳妇身上游弋时,只听儿媳妇大叫一声,一个骇人的声音在小院中震荡;儿媳妇夺命向屋外奔逃出去,她那白净的面庞上,有两朵红云,飘然升起。儿媳愤怒不已,最后也不与大家打招呼,干脆直接就奔回城里,到娘家住去了。把老爹儿子独自落在村子里,也让热闹的村民们,好不尴尬。儿子媳妇,从此,就很少回老家了。这小秦村里的村民,对城里的媳妇也有了重新的认识和感慨。   由此,大家也陷入了思考。充分认识到,我们看待问题,有时不是谁对谁错,主要是对风俗的理解有宽松、有狭隘。在老家农村认为无伤大雅的玩笑和俚气,可能对城里人就超越了底线,让她们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老乡们按当地风俗对待老爹儿媳,引起老爹儿媳“怒发冲冠为尊严”跑回了城里这一件事,我们是可以理解老爹儿媳的;而老爹当时也只是尴尬地一笑,无奈地看看蓝天,对儿媳有了首次的深度理解。   再说,八年前回来那一次,是因为儿媳生孩子的事。由于当时,儿媳生的是双胞胎,一儿一女。面对儿媳生的双胞胎,儿子儿媳高兴;老爹更高兴,他兴奋得几宿无眠,睡觉时都梦见那胖嘟嘟、粉嫩嫩的双胞胎。可是,当时在城里,出租屋奇少且又出奇地贵。况且,秦老爹又住不惯城市里的房,他都是匆匆去城市一趟,又匆匆地回来。不是因为儿子们嫌恶自己,而是自己觉得不习惯。那城市里的屋里面,地板溜样光滑,这一有不慎,摔倒了,不仅显自己没本事,又得自己受罪。还有一点,自己随口吐痰的毛病,害怕城市里的媳妇烦。所以他就不喜欢在城里住。这样,自己在家里既可以自由自在地闲逛,溜圈散步;又可以放马行空地村间旅游,徜徉东西。整日在集市和家之间,看看戏曲,偶尔模仿两句“打鼓书”的唱段,好不惬意。另外,他又可以躬耕陇亩,吃得自己种的绿色蔬菜。生活倒也是过得很爽然!很快意!只是到了节假日,如上面所说,有点落寞和寂寥。这不,春节快到了,老爹对儿子的一家就又有了殷切地期盼和等待。   因为今年儿子早早地就有计划。说好的今天回来,而且上午八点他还来电话说回来的。老爹又看看手机,充满叹息地说:“这都十一点了,平时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可今天咋回事呢?”   老爹自言自语地啰嗦着,看看屋外的天空。可是,在北风的呼啸中,仍旧遥遥不见儿子一家的身影。无奈中的老爹,有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老爹有点急躁,出得屋子,蹒跚着来到院外,跺着细碎的脚步,不停地看那破屏的老年机。那絮乱的雪花,落了,被踏碎……他就这样踏着步,眉毛落了雪,白了;修好的胡须,落了雪,白了;花白的头发落了雪,白了。雪一直在下,老爹身上的积雪一直在增厚。他已变成了一个圣诞老人,他脚下依旧露出土地的颜色,而两侧已厚厚地有了陡立的峭壁模样。这秦老爹浑身热气腾腾。可是,跑了这么久,仍不见儿子一家的踪影。最后,老爹决定到村口迎迎。   老爹抓了一根较为结实的枯枝,拄着,慢慢地向村口挪去。   路遇一位邻居,他可怜地问老爹:“铁杆爷,下这么大的雪,干啥去啊?”   “接俺儿一家人的,俺儿说今儿个回来。”老爹兴奋地向邻居说道。老爹那布满沟壑的脸上,充盈着幸福的笑容。好似儿子一家已经回来了一样。   “那你路上慢点,路滑,你年龄大了。要不,我扶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我身体好着呐,我会慢的。谢谢你啊,孩子。”   邻居也就不再说什么,哈哈热气,搂紧袄,向远处跑去了。老爹拄着木棍,继续向村口踽踽而行。   风一直在刮,雪依旧在下,由于村不大,老爹搂着破旧的棉衣,挂着似要结冰的泪花。秦老爹有个见风流泪的眼病,他宁愿感觉是为迎接儿回家太激动。终于来到村口。      二   这村口,是通向外界的十字要道。在平时,天气好时,是个特别热闹的地方。村民吃饭、聊天、下棋等都在此处,它又是新闻头条的发布处,好不热闹。可是,今天好是冷清。只有秦老爹,在街口原地徘徊,不时地望向远方,期待奇迹出现。   “嘀!嘀!嘀!……”一辆小汽车急急地向村口驶来。   这司机见秦老爹在大风大雪中徘徊,放慢了车速,到老爹跟前时,干脆停住了车子,因为发现秦老爹已经蹒跚着脚步向他的车子围了过来。   “钢子!钢子!是钢子吗?我可等到你们了!”秦老爹看着在自己面前停下的车,激动地,并颤巍巍地拍打着车门说。   停了一会儿,车内司机,礼貌地打开车窗,向秦老爹问好。秦老爹一看不是儿子,就赶紧缩回头。而那车见此情况,慢慢地驶离老爹,再加速,一溜烟儿向村外开去。老爹有点遗憾,一脸的尴尬和迷茫,更有着满脸的期盼和惆怅。这儿子一家是咋回事儿呢?老爹苦恼地思索着。   “嘀!嘀,嘀!”又是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响起。这秦老爹又是一阵兴奋,只是没有了第一次的兴奋和激动,没有再迎上前去。那汽车也不像刚才那一辆有礼貌。到了老爹跟前,也没有减速的意思。随即,就一溜烟地开向远处开去,只留了一个渐渐减小的影子。秦老爹也只有暗自叹息,心里如猫抓一样,焦急不堪。   这样,村口的汽车,一辆又一辆,近了,远了;近了,远了;近了,远了……秦老爹的希望和失望不停地交织着,欢喜和担忧不断地变换着。此时,雪仍在下,风也一直不停地吹着。   几个村里的小朋友从老爹身旁欢欢笑笑地跑过。与老爹打着招呼。老爹看到孩子们,就想到了自己的孙子和孙女。他们也这么大了,几年不见,不知长高了没有,吃胖了没有。还是几年前的模样吗?   这时,在距离小秦庄五里的京港澳高速上,老爹儿子一家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由于前面的客车刹车失灵,造成了十车追尾的事故。幸亏他们是最后一辆撞上的,且车速不快。只是把手机全部摔坏了,四人有了一些轻伤。车子彻底报废了。只有徒步回家了,钢子他们在想“老爹,不知在家急成啥样了。”他们眼前浮现了老爹村口大雪中徘徊的模样。      三   时间很晚了,秦老爹近乎成了一个雪人。仍不见儿子一家人的出现。他看天色已晚,也不知儿子啥情况。他活动一下站得酸痛的双腿,用那枯枝探探回家的路,开始了回转的路程。雪,已很厚。他吃力地走回到家门口。   他打开门。用电话联系儿子,他一直没回。他更加紧张,盼望尽早听到孩子的回音。   他盼望儿子一家回老家过年,这一次他有着底气。他不时地摸摸衣服最里层的口袋,捏了捏,满意地笑了。   老爹进屋做了几个菜。一样是儿子吃的、一样是儿媳吃的、一样是孙子吃的、一样是孙女吃的。饭菜放好后,他又拿出他们的照片,与他们一一对话。好像他们就在身边一样。   “钢子,儿啊,你在哪儿啊,你喜欢吃的红烧肉我给你做好了,你喜欢喝的老白干,我也与你温好了,就等着你了,快回来吧,老爸等着你,我们爷儿俩,来个一口闷,咋样?”老爹会意地笑了。   “娟儿,我的好儿媳,你可能不习惯我们乡下人的生活,但我们乡下是稀罕你们城里人的,你们聪明、干净、懂事,说话甜甜的,我家儿子找到你,是我们祖上烧高香了,是祖坟里冒了青烟了。谢谢你,你赶紧来吧,我准备好了你们城里人喜欢的‘小柴鸡蒸芦笋’。”他把新买的一双筷子放在了菜的旁边,他对自己的做法,很赞赏地竖起大拇指。   “小强孙子啊,你那胖嘟嘟的小脸,圆圆的、粉粉的,与那观音娘娘旁边的仙童一样漂亮,你现在啥样了啊?快回来吧,爷爷想你啊!”他狠狠地捶了照片里的强强。又补了一句:“要是再淘气,我定打你的小屁屁。”老爹嘿嘿地笑了。   “小娜孙女啊,你还那样闹人吗?现在准是个乖乖女了,对吧,妞妞?”他好像看到了妞妞的俏模样。   最后,老爹又补充说:“这边的几样菜,都是孙子、孙女吃的,你们赶紧回来吧,要好好吃啊!”   老爹,这样叨唠着,叨唠着,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很快,他看见,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围在老爹周围,这个夹个菜,那个夹个菜,只见老爹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他们都跑到院子里,燃起了七彩的焰火,整个夜幕的天空有了日昼一样的光明,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都脸上充盈着兴奋。静谧的夜空,瞬时变成了兴奋的海洋,幸福的家园,亲情的热浪。   老人正在温馨甜蜜的梦里徜徉,正在儿女的轻语问候里品味着,正在鞭炮齐鸣的年的气氛里陶醉。一声接一声亲昵的呼唤,打断了老爹的美梦。   只见四个雪人一样的孩子们站在老爹惊醒的双目面前。他们有的面上血肉模糊,有的棉袄四处飞出鸭絮。   老爹激动地哽咽着,也不问出了啥事,就赶紧慌慌张张地把他们拉入屋内,并去院内拢一捆破枝烂叶,生起火,在那破败的屋内,瞬即有了温暖,恰如隆冬的花蕾有了春的呼唤,便有了怒放的蕊香,便有了灿烂的花海,便有了和煦的春光。   儿子们一家,看到满桌饭菜,都是各自喜欢吃的,已经凉了,老爹仍不舍得动筷子的。他们哽咽着,胸内翻涌,有了不尽的眼泪在眼眶内晶莹和流动。   此时,东方有了黎明的雏影,北风有了息战的钟鸣,瑞雪有了温柔的娇容。秦老爹一家,在无限的倦容下有了“盼”的从容。   秦老爹,携着“盼”的喜悦、刻着“盼”的丰隆、融着“盼”的春意。与儿子一家吃饭后,蹒跚着在院子内的厚雪里,绘画春节前小年的雍容。挂上好长的一挂鞭炮,放上几桶大大的火花炮,在一柱柱香的缭绕中,鞭炮震耳轰鸣,火花炮则有了七彩的幕蓬。在儿孙的笑靥里,在秦老爹的遍布核桃纹的面庞里,溢满了“盼”的盛妆和华丽。   好像秦老爹的“盼”有了发酵,又好像秦老爹的“盼”有了克隆,在祖国山河的大地上,“盼”有了幸福的膨胀和喷发,各家各户都有了“盼”的美好,生根和葱笼,生活处处欣欣向荣。   可是,在秦老爹的笑的核桃纹里,有一瞬间的忧愁,一扫而过。看着儿子一家快乐的笑容,老爹在“盼”每一年。   秦老爹弯下腰,将两个孙子搂在怀里,孙子躲了躲,他不能怪孙子认生,就是他这身打扮,也让孙子觉得并不体面。   他早把手中攥住的600块钱窸窣地塞在了两个孙子的衣袋里。   儿媳娟看到这一幕,眼泪唰地一下涌出,她道歉似的朝钢子看了看,希望钢子把准备的200块钱给老爹过年。   秦老爹把好几年攒下的钱全都掏出来了,这是政府给老年人的生活补助,他舍不得。   武汉癫痫病做哪些检查天津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的发作时急救方法有什么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