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的哥之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1:07
   一、   这位的哥的是位风流成性的拆迁暴发户吴祖德,这种人被世人称为“拆迁新贵”,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贵族”,净得几套住房,又坐享几百万的资金,四十八岁的吴祖德从单位内退下来,无所事事,身子骨又挺硬朗,不想老是待在家里,看妻子的脸色,听老婆的唠叨。于是就开了辆出租车,老婆以为他出去挣钱了,总比一些人沉迷在麻将桌上要好的多,挺高兴的。   吴祖德想的是:开辆出租车,既能耳根清静,又能自由自在,不为挣钱,只为兜兜风,还能寻花问柳。以前吃过饭后,还能帮着老婆做点什么,甚至洗洗碗什么的,现在饭碗一扔,嘴一抹,就要急着出门了。   妻子还关照:“不喝口水再走?不用那么急。”   “车上有水,想喝随时有。”那车就像是勾去了他的魂。   吴祖德就这么连轴转的待在自己的车里,很自在、很享受,他十分享受驾车的快感。想当初第一次开车,那种速度与激情真是难以言表,他甚至和人说车子就是自己的又一个老婆。想想吧,和老婆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当你爱抚着爱车,就如同爱抚着爱妻,那油亮光滑的车身不正是一个女人细腻如丝绸的胴体,你得和她喃喃地对话,既要摸顺着她的脾气,又要让她听你的指挥。当驾驭它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后,你掏出车匙,插进锁孔,点火发动,先少少地给点油,慢慢地启动这部爱车,在一脉迂缓的乡间大道上沐浴着春风,平稳地前行,等你和爱车有了一定的磨合和默契,你就可以驾着爱车急速前进,道路仿佛颠簸了起来,你加大了油门,爱车颠簸的更加激烈,轰鸣着,震颤着,一路向前奔腾着。你忘乎所以,毫无顾忌,拿出浑身解数来控制驾驭她……就这样行驶了几十公里后,速度给了你力量,激情带来了快感,前面仿佛有一座山岗,你换了上坡档,加大马力,爱车呼啸着冲了上去。这时,你们的能量都得到了释放,突然一切动作都戛然而止,爱车仿佛从峰顶缓慢地滑行而下,停了下来,瘫在那里呻吟着、疲惫地喘着粗气,享受着激情释放的快感……吴祖德就是这样理解自己的爱车、和爱车如此互动的,也着实是这样享受着爱车带给自己的乐趣。   退休前,吴祖德在一个不小的国营企业里的小车班,主要是给领导开车,不仅享受着驾车的快乐,也同时耳濡目染了不少的风流韵事,洞察女人内心的本事日渐増长,泡妞的技术含量也提高的很快,总之,在他那智商不低的灵肉里,情商也被他深度的发掘了出来,和女人相处的得心应手,掌控情境的能力非同小可。知道的事情也绝不会乱说,重要的事情更是守口如瓶。所以,得到领导的信任,领导很多事情,很多时候都对他毫不避讳……   吴祖德有点懒,因为既然不想挣多少钱,也不用和那些为了养家活口而疲于奔命的人去挣口饭吃,就不用扎堆地去赶热闹和像警犬似紧张地满大街收罗猎物,白耗汽油。他喜欢歇在某个地方,有点像是“守株待兔”的意思。白天在商场和购物中心,晚间在夜店门前,周末双休还会在大学校园门口转悠,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大学生不少是富二代……这些地方如果不能久留,就在附近转悠。   如今又是信息时代,什么打车软件,交友软件,他都能玩的溜溜的,没事也会用手机摇一摇,看看附近有没有猎物。他听一个哥们儿黄二说自从妻子和他离婚后,过的更滋润了,没少过“捂被子”的女人。无需承诺,不担责任,分合随意,进退自如。这也是,当今什么都开放了,“三观”取向都多元化了,你能阻止得了吗?只要你摇一摇,附近总会有“食”。      二、   有一天,上午九点左右,在一个大学校园门口,吴祖德摇到一个要打车的女学生,看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可是穿着打扮却像个小妇人,上车往副驾上一坐定,随口说了个去处,就摸出一化妆盒,又是描眉毛、又是打腮红,还要抹唇膏……然后就说:“我怎么出门走的急,带了化妆盒就忘了带钱包,大叔,你看着办吧。”说着就把手伸过来放在吴祖德的大腿上……   “没事,人在世上,谁保准没个难处,下次记得照顾我生意,记不得也别往心里去,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大叔真好,”女子将手收了回去,“那我记住你的号,下次一定还钱哦,给我碰上雷锋了,嘻嘻。”小姑娘笑得挺可爱的。吴祖德可不是活雷锋,只是对一切未知的情况谨慎行事,再说对这么年轻的姑娘下手还是没有思想准备、心存芥蒂,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可不是什么雷锋啊,喏,给你张名片,下次记得哦。”   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晚上十点左右,吴祖德在一家夜总会逗留了一会,看看没有生意,想回家了,正要转头,手机响了,以为是老婆打来的,一看是要车的,马上就从夜总会出来两个女孩,昏暗的灯光下,有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上了后座,两个人还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其中一个说了个小区的地址,吴祖德很快地送到了,车上留下一个,说是到某某大学,吴祖德一听,不就是上次偶遇小姑娘的那个大学吗?   “大叔,还记得我吗?我这次还钱来了。”   “还真是的啊,我说怎么有点熟呢。”   “大叔还记得我?不是有缘吧,还是惦记那钱?”   “都说过的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么,你们在这玩来着。”   “嗯,那位是我的同学,家就是本地人,我是外地人,住校。”   “你喝酒了?”   “不多,两——人才一瓶,不喝行吗?”   “回学校没事吗?”   “没,没事,喝酒没事,不回去就会受罚。”   “以后你有什么事就叫我,把我当司机吧。”吴祖德不知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是非分之想。   “大叔,你、你真好,那我也得报——答啊。”酒精这时发挥了力量,女孩说话舌头有点硬了。大学校园在郊区,当车开到一段僻静的公路时,吴祖德将车拐进一个隐秘的树丛里,停了下来,说是要方便一下,绕了一圈,竟自打开后门进了后座……      女孩名字叫朱瑾,家在南方发达城市,就是因为说见不到冬天的雪花,就来到这个偏北方的城市,终于能见到梦中那美丽的雪花了,只是那幻想中美丽的雪花并没有给她的现实生活带来美丽的憧憬。   南方经济发达,又因为沿海,思想意识也随之开放,居她说,那边的年轻人,哪个没谈过几次恋爱的?没有说一谈就是天设地造,至死不渝的;恋爱期间哪个没有同居的?没有说不在一起试试就知道能不能厮守终身的;这已经是很正常的现象了。言下之意,女孩子到了一定年龄是关不住也管不住的了,甚至还有以谈过多少个对象为荣,说明自己的人气和魅力。   不时在网上还能看到女大学生求卖处的,求包养的,毕业照也不愿意中规中矩的,而是集体裸照。不再谈性色变了,而性也成为了等价交换、各取所需的筹码,抑或是为了某种功利手段而付账式的资源——整合出的青春美丽。   这些对于吴祖德来说也不以为然,风月场中见怪不怪,爱恨情仇自作自受。都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而生活不就是及时行乐吗?说到底还有什么呢?人生在世,吃喝二字也好,食色性如饮水也好,不都是说的行乐吗?吴祖德是参透了这人生的真谛。   他在单位给领导开车的时候,见过了太多的饭局,那些吃了五谷想六谷的宴席上,最后吃什么?吃蝗虫,知了,吃蝎子、河豚鱼,这可是有说道:“拼死吃河豚”的啊。见过了太多的美女如云,那些秀色可餐的天生尤物,不都是显贵门的盘中餐吗?见识过这一切的吴祖德,其实只是生物链上的一只小爬虫而已。   吴祖德有时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恬不知耻,看看周围的人并没有这样看他,在他们的眼里,他还是一个正派的人,企业职工,领导信赖的人,老婆孩子也很好,能让一些人羡慕的人。也许这种双重性格,甚至分裂性格的人在当今社会已然是很正常的现象了。   因此他更不把自己做的这些事当成什么事。他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祖训牢记心上的,似乎这也没错。因为在他确立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时候,正是在单位小车班的时候,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就奠定了他的世界观,描摹出了他的人生轨迹,这既是宿命论,又是唯物论。因为这一切既是活生生的现实,又如灰飞烟灭似的不可捉摸。   当他从朱瑾的身上气喘吁吁地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后来,还是吴祖德先说了句:“姑娘,我的车以后就是你的车,我就是你的私人司机。”   朱瑾也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大叔,那我的人也是你的人了?”这是一个可笑的承诺吗?是义务和责任吗?充其量只是一个默契,双方没有任何约束,有的只是相互的各取所需,你情我愿……   事毕,吴祖德诚惶诚恐,尽心尽力地把朱瑾送到了学校,刚好快到十一点关闭大门的时候了,朱瑾在进了大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就算是打了个招呼、说了声“拜拜”。而吴祖德则一直在车里看着她一蹦一跳地消失在阴森的大楼里,才掉转车头慢慢地往回家的路上开去……      三、   回到家里,看到妻子为了等他,才看完电视剧,不想再等他了,自己准备上床先睡了,看到丈夫回来了,知道他很幸苦,赶紧地起身为他倒了杯水,“今天幸苦了,这么晚才歇工!”   老婆邓艾佳自从丈夫开了出租车后似乎更加关心他了,也说赚钱多少无所谓,家里不缺钱,只要开心不累着。   “也没什么,就是在夜市转了转。”   “看到些什么?”   “也没什么,我先洗个澡,上床再说。”吴祖德急匆匆地去卫生间好好地洗了个澡,回到床上。   “我在夜市上看到不少大学生没法就业,只好摆起了地摊,看着有点心酸啊,问问他们,工作这么难找,在城里租个房又这么贵……”   “祖德,你今天怎么啦,突然关心起大学生了。”   “是的,我看着这些大学生挺不容易的,把今天赚的五百元钱赞助出去了。”   “呵呵,你今天真心软啊,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艾佳,你看咱家什么都不缺,我们住着一套房,租出一套,还给孩子结婚留着一套,三套房了。”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别磨叽了。”   “艾佳,你看,我们儿子也是大学生,今年送到加拿大读研究生去了,你给他留着结婚的房,还不知哪年能排上用场,老没人住也不好,是不是就廉价租给那些求职的大学生吧。”   “就这事啊,转一大圈才说出来,你要真有这心,就听你的吧。”吴祖德这才松了一口气,瞒过了老婆,又达到了目的。今天那五百元是在车里做完事后悄悄放进朱瑾衣兜里的。   达到共识后的吴祖德,也像拿到了圣旨,开始张罗着“廉价出租大学生公寓”的事宜,一个星期后,一套三居室的公寓房变成了“大学生公寓”。当然,吴祖德那小小的私心里有一个小算盘,就是给朱瑾留了一间朝南的卧室。   妻子是个退休小学教师,很吃香,如今这年头,但凡是老师和医生,都是越老越值钱,邓艾佳几乎每天都有辅导课,就这样还盛情难却地推了不少的课程。所以其它的事只要让她知道,尽管祖德去张罗吧,自己也省点心。      吴祖德将朱瑾搬进了自己为她设计的那间小屋,见面自由了,时不时地为她接送。朱瑾也更自由了,夜店K歌回来晚了,也不用顾忌学校关门了。   吴祖德将她直接送回小屋,有时也就便激情释放一下,一个是风流大叔,一个是开放女孩,很多事情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然后就习惯成自然了。   他们似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尴尬和窘迫,有时也能开心的幽默一下,“嘻嘻,别太馋了,你还得回家服侍老婆的。”朱瑾有次这样说吴祖德。   “没关系,她不那么强,我也不勉强她。”   “你们男人太强了也不好哦,很难受是吧。”   “所以啊,男人都喜欢采野花么,嘻嘻。”说着这话的时候,吴祖德是将朱瑾楼在怀里的,楼的更紧了。也知道自己说这话是没脸没皮的,不就是因为两个人已经不分你我了,才调节气氛的么。早就说过,吴祖德是深谙此道的。   “怎么就让我给碰上了。”   “傻啦。这不就是缘分吗?你以前没有过男朋友吗?”   “有过,两个,一个喜欢和我谈理想,没完没了的,一个老是给我买吃的,整箱的酸奶,沙琪玛,也不顾我长胖,说了也没用。”   “那不就对了,我不会谈理想,也不给你买吃的,就想吃你。”话说到这份上,朱瑾也禁不住了……   完事后静下来,朱瑾问道:“你每天开车赚的钱回家要交差吗?”   郑州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武汉治羊癫疯检查哪些河南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湖南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