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海】吃派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2:55
摘要:帮生产队除草是要管午饭吃的,生产队长和老师根据农户和学生的比例,每户或三或俩地分配学生去吃饭,这就是吃派饭。那年月学工、学农、兼学别样,口号得响,却难以勾起同学们的兴趣。倒是吃派饭,才能真正撩得同学们咽喉痒痒。    那年我十岁,时值初夏,学校还没放伏假。秧苗已盖住了秧行,杂草也长得葳蕤。某天,下午放学时老师吩咐明天来早点,下队除草。   帮生产队除草是要管午饭吃的,生产队长和老师根据农户和学生的比例,每户或三或俩地分配学生去吃饭,这就是吃派饭。那年月学工、学农、兼学别样,口号喊得响,却难以勾起同学们的兴趣。倒是吃派饭,才能真正撩得同学们咽喉痒痒。   那晚,蚊子嘤嘤不停地闹着,想着明天就可以吃派饭了,更是难以入眠。眼睛微睁似闭,已经看见农户的饭桌上早已摆满了比过年还好吃的饭菜,我馋得用手去抓,可怎么也够不到,只好吧嗒着嘴品尝着空气……正自品味,忽觉屁股生疼。母亲已收了巴掌,说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上学!阳光明媚,照在被口水打湿的枕头上,方知刚才在做黄粱美梦。   想起美梦今天就能实现,急忙喝了碗米糁子,顺便在囤子里抓几片红薯干放进书包,疾跑漫赶到了学校,操场上已黑压压地站满了人。学生们按年级排着纵队,校长正在高声的讲话。听了一通劳动的意义和注意事项,我们就出发了。大家都是义务劳动惯的,深谙好处,恨不得一步跨到目的地。   边除草边玩,倒也不累,老师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由着我们闹。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就从秧田里窜上来,由老师分配去吃饭,分到哪个农户家里,就由那家的大人或孩子带过去吃饭。按说安排学生吃顿饭是平常事,可那时人都穷,带队的老师和生产队长得提前考量好。家境稍好点的人家就多派几个学生去,寒酸一点的人家就少派人去。更困难的,比如五保户、鳏寡孤独等,就不派饭。   我一个人被分派到了大柜子家。大柜子是我同学,人瘦衣单的,大夏天似乎也冻得慌,整天索着头,虾着腰,双手一有空就操进袖筒里。若赶上没有穿长袖衫,也要两只手交叉着抱着手臂。我们同班不同桌,我的同桌是个小美女,大柜子没人跟他坐,一个人坐最后排的旮旯里,在不在那都一样,永远都是呆呆傻傻地坐着,除了老师点名应一声到,便再无声息。   我跟大柜子平时鲜有言语,听大柜子的邻居同学说过,说大柜子家里特别穷,他娘长年累月的捧着一个药罐子。本来日子就过得紧巴,再养个病人,日子就更苦了。老师分派我去他家,还不如我家里呢。我自然不乐意去,就跟老师说我要回家吃。老师说好赖不就是一顿饭吗,抓紧吃了,下午还要接着除草,别来回跑耽误事。   再看我那同学大柜子,眼巴巴地望着我,虽然嘴里没有一句话,眼睛里满是期待。直到老师命令似的要他给我看着狗,大柜子才开心地应了声好,扯了我的手直奔他家。   两间草房茅檐低矮,做客室的明间也支了个土坯炕,那是大柜子兄弟两个的床铺。里间做卧室兼厨房,只临锅灶的一面墙上留了一个小窗户,烧火做饭时光照不是多好。老远就闻到了一股肉香味。进门时,看见雾气蒸腾里,一个身体瘦弱的中年妇女正在做菜,大柜子爹正坐在灶前烧火。锅门槽靠着山墙的地方,放着一个老漆大木柜,看样子有些年月了,已经没了柜门,也并未见里面放什么东西。靠床头挨着山墙边,还放了一个小柜子,样式和大柜子差不多,只是保管的好一些,两扇柜门还可以关住,仔细看去,柜门鼻子上面还挂着一把小铜锁。   厨房里烟人,大柜子娘让我和大柜子去门口坐,说饭就好,不要走远了。大柜子就陪我说话,还不时吸着鼻子,我也被传染了似的,也跟着大柜子的节奏吸着,口水在嘴里越发波涛汹涌的厉害,又怕大柜子看见笑话,只能咕咕地往肚里咽。大柜子说几个月没有吃到肉了,听说家里有派饭,一大早他爹就赶集割肉了,他娘也把一点白麦面发了馍。   吃饭了,一小盆香气扑鼻的水发肉烩水豆腐,一盘切开了的咸鸭蛋,橙红色的鸭蛋黄正往外冒着油,几个雪白的馒头在碗里散发着诱人的甜味,两碗白米汤在腾腾地冒着热气。大柜子父母让大柜子陪我吃,他们又回到了厨房里。   大柜子娘有着我母亲一样的慈祥笑容,只是身体显得比我母亲更瘦弱。当饭菜入口的那一瞬间,感觉她同样有着母亲般灵巧的双手。这么白的发面馒头也不多见,手一捏可以攥在手心里,一松手又如充了气的皮球,又鼓了起来,吃到嘴里软软绵绵地,还透着麦子特有的香甜。水发肉做的更是地道,汤不浓,却透着鲜,小葱叶飘在上面如画般好看。   我毫不客气地吃着,待一碗米汤喝完,去厨房再盛时,见大柜子父母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黑黑的麸皮馒头,就着酱豆子,并没见白面馒头和水发肉。我那时虽还不太懂事,但相同的场景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过,每逢我家里来了客人,我父母也是这样的啊。   我急忙舀了半碗米汤,推说屋里热,跑出去喝了。任凭他们怎么让我,我只说是吃饱了,再没动过筷子。大柜子也放下碗筷,伸了个懒腰,还打了个饱嗝,说吃饱了。大柜子娘说这孩子都会作假了。我帮大柜子娘收拾碗筷,见我们没有吃完的馒头和水发肉,被她放进了床头的小柜子里,他们也说吃饱了。   第二天,大柜子来学校上学,我问他,昨晌午剩下的饭菜没有馊吧?大柜子说,再有那些也不会馊啊,都让小柜子吃光了。原来大柜子的弟弟小柜子也在别的生产队除草、吃派饭,这么好的饭菜,父母是不忍心吃的,留给孩子吃才安心啊。   那以后,这顿饭常常让我想起,我心里也就有了一个小小愿望,期待在我有能力的时候,找个像样的饭店,以上宾的礼仪招待如母亲般慈爱的大柜子娘,以及他的父亲。可惜,天不遂愿,我还未成家时,大柜子娘就因病辞世了,大柜子爹也相继离开了人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是一滴水都没机会还的啊。我想,只有不忘恩惠,将爱心和善行传递给最需要的人,也算报答吧。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的好西安有治疗癫痫医院怎么预防癫痫荆门哪里治疗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