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星月】恋着壶流河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54:33
无破坏:无 阅读:995发表时间:2017-08-08 22:19:38 摘要:思念、依恋着我的母亲河,光阴驶过、岁月沧桑,此情绵绵、终其一生...... 中秋的夜晚,我独自来到壶流河边,拿着保存了三十八年的手绢浮想联翩。望着这十分熟悉的母亲河,似乎她也随着我的年龄一样,磨练、陈旧、衰老,不再是青春焕发、朝气蓬勃。虽然我每隔两、三年才能来看望她一次,但我的心却一直留在这里,不离不弃。   思念着当年的壶流河,光阴驶过、岁月沧桑……   那是七十年代中后期,不满十八岁的我高中毕业了,土生土长的我就这样下地耕耘了。   古城西南一隅,有一条河叫壶流河,我的童年、少年就是在这里渡过的,它更是我故乡亲人们的“衣食父母”。   我高中毕业那年,正值全国人民农业学大寨。青年男女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壮志凌云,革命理想高于天,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和向往。还没有成年的我已经开始有理想了,总想着我的家乡明天更美好,我的青春未来阳光明媚,所以同样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似乎每天有用不完得力气、做不完得事。听说国家高考制度改革,我在劳动之余,每天挤时间复习功课,但为了博得乡亲们的好感,我从不缺勤。   一个夏天的夜晚,劳作了小半夜的人们,聚在在壶流河岸边休息,我一人坐在岸边静听着虫鸟蛙鸣,欣赏着月色中河边的景致,月亮在慢慢升高,月光映在河里,种下一条长长而又破碎的光影,闪烁着倒影怡人的光辉。   可能是大家太累了,不见有人吆呵着干活,有人在岸边打起了呼噜。这时,一只小船慢慢靠近,小船上传来曼妙的歌声。临近了,听到一个老汉的声音:“伙计们,吃饭了。”歌声骤停,原来送夜餐了。   “九叔,今晚送饭这么早呀?还不到九点吧。”一人问。“今天队长开恩,做的白面馒头。”九叔笑着回应。“船上哪来的女孩唱歌呀?真好听呢!”另一壮汉问。“是冀云的外甥女,替她舅送饭来的,她舅病了。”九叔答。   船靠到岸边,人们快速跨上船去吃饭。我也下意识地走向船边。可能是今天有馒头的缘故,人们上船太快,小船左摇右晃,只听“嗳呀”一声,接着又是“砰”的一声,船尾的姑娘掉进了河里。姑娘掉到河里的位置离我最近,来不及多想,我一个跃步跳进河里搭住了她的手,这时她腰部已经完全淹没在水下,我边拉着她的手边说:“快上来、快上来。”只听她用清脆的声音说:“没事、没事,我会游泳。”   我俩上岸后,没有一个人过问,他们都忙着狼吞虎咽。只有九叔问:“闺女,冷不冷?”姑娘偷窥我一眼说:“舅,我不冷,你问问他冷不冷。”九叔把脸转向我,提着粗嗓门说:“你说眼镜吧,他不冷,他身体结实着呢。”我马上说:“是是是,不冷不冷。”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是不是有人落水啦,没事吧?”九叔说:“没事,你们歇着吧”。   九叔插到打饭人的前头,一碗饭菜端到姑娘面前:“闺女,你先吃,暖和暖和。”姑娘接过饭碗,转身递给我说:“还是你吃吧,我不饿”。我马上说:“不不不……你吃你吃,我自己去打。”大概是初次见面的缘故,我哪里好意思吃?可若是其她姑娘,我恐怕早接着吃了。她不好意思推让,又把饭递给了九叔:“舅,还是你先吃吧,我最后吃”。   我借着月亮,偷偷的打量着这姑娘,大约也就十七、八岁,不高不低的身材,穿一身非常合体的衣裳,由于衣服湿透贴在身上,凸显我从未见过得优美线条,脸上有无斑点看不清,但一双圆而有神的大眼亮格外明亮,以及她刚才的言谈举止,这种纯朴、识礼、大方,真是让我打心眼里喜欢。夜餐过后,姑娘忙着收拾碗筷。我望着月亮似乎比以往显得格外明亮,轻轻的晚风吹在身上显得格外凉爽,清清的河水格外怡人,河岸上高高的杨柳树苍劲有力,远处的田野好像也多了一份盎盎生机,如此美景还是第一次在我脑海里萌生。   “眼镜,你也跟我们回去吧,不然会真冻着。”九叔叫我。“九叔,我不回了,我不冷”。我嘴上这样说,可心里着实想跟他一起回去,只因为那姑娘。“不行,一起回,冻坏了你爸会找我的”,九叔站在船上,手里拿着竖在河里的篙子在等着我。我愉快的上了船,九叔走到船尾,我上了船头,那姑娘早坐在了船中舱里,小船慢慢的向村庄驶去。深夜里,两岸的蛐蛐声和远处的蛙声,映衬着整条河格外寂静,本来我和九叔平时还有些话说,可船上多了个陌生人就没再闲聊。这姑娘倒很大方,对我说:“刚才幸亏你拉我一把,要么我全闷进河里了,谢谢!”我立即说:“不谢、不谢,应该的。”随后,我又大胆地对姑娘说:“你,我们以前没见过吧?”“我家不远,小庄人,我舅有病,我妈让我常过来照顾一下。”姑娘微笑着回答。“你舅是谁呀?”实际上九叔先前已经说过了,可我还是明知故问。“我舅叫冀云。”姑娘微笑着说。“哦,冀云是我姨夫,我咋没听说他生病啊。”我意在套近乎,实际上冀云妻子是我母亲远堂姊妹,平时除了生队里的一些事很少来往。“他老胃病有些年了,这次病得好像比较重。”姑娘说着低下了头。“你叫什么名字?”我问。“我叫彩虹,姓方。”她抬头应答。我很想看看她的眉毛肤色,虽然月光明亮,可毕竟夜已深,几次努力都没看清,但她的模样着实可爱。“闺女,今年多大啦?”九叔问。“舅,我十七了。”姑娘笑答。“比我小一岁。”我插话。“你十八?那叫哥吧,你叫什么名?”姑娘问我。“我的名不好记,大家都叫我眼镜。”我回答她。“哦,那我叫你眼镜哥吧。”她笑容可掬的说。“行,咋的都行。”我爽朗一笑。“闺女,有婆家了吗,没的话在我们这儿找个婆家好了。”九叔的问话,姑娘没有做答,只是微笑着低下了头。小船似乎很快就到了村庄,九叔说船上的餐具由他拿,要我们俩早点回家换衣服。   姑娘上岸后,走路有点不正常。我细仔一看,原来她光着脚,手里提着一只鞋。“你咋不穿鞋?”我上前问到。“呵呵,刚才落水时,有只鞋掉河里了,还是新鞋呢。”姑娘笑着说。“我把鞋给你穿吧,我光脚没事。”我似乎对她很关心。“不用,不用,一会儿就到家了。”她执意不肯要。回家后,我趟在床上,虽然劳动了一天零一个晚上,但怎么也睡不着,总想着今晚发生得事,思念着刚才的姑娘,我暗暗庆幸从河里拉上来个方妹妹。   第二天下午,虽然天气较热,但是风轻云淡凉爽怡人,我和大家在壶流河岸边树荫下休息,有的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有的坐在岸边闲聊,我坐在岸边望着河中偶尔驶过的帆船,河面是那么的熟悉、自然。突然几条船驶过,看样子今晚生产队又要打渔了。   一会儿,只见一条打渔船向岸边驶来。“眼镜,你过来。队长找我有事,你换我撑船。”是撑船的堂兄让我我换他。我走近一看,彩虹姑娘也在船上,我马上对堂兄说:“稍等我一会儿。”我提着一纸包上了船。“彩虹,你也来打渔啦?”我上船后赶忙问了一句。“替我舅顶工来的。”她笑着回应。   我上船后还没开始撑船,先把纸包递给彩红:“彩虹,你把这个收好。”这时彩虹想接还又不敢接。“不会吧,壮三,昨晚才认识的,今天就给彩红送东西,几个意思?”有位大哥亮着嗓子说。“彩虹接着、接着,打开看看是什么好东西。”那位大哥又继续说。这时,彩虹的脸红了,我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烫。   “看就看,能有什么秘密。”我边说边打开纸包,露出一只女人的鞋,大家都愕然了。这时一直低着头的彩虹,也抬头看我手中拿的东西,微笑着接过鞋说:“谢谢眼镜哥”。这时,有人开了口;“怪不得今天一大早,我见到眼镜在河里游来游去,我还以为是犯什么神经呢,原来是替彩虹摸鞋呀。这是好心呢还是别有用心呢?”积点口德吧,咱快打渔去吧?不然队长要训咱们啦。”我有点急了。   打渔的间隙,我偷偷端详着收鱼的彩虹,草帽下的鹅蛋型脸白里透红,眉毛细弯而秀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樱桃小口嘴角微翘,太漂亮啦!我此刻彻底着迷了……太阳离地面还有老高,我们收工了,人们匆忙上岸回家,唯有彩虹似乎有意拖后,从袋里掏出一个用手绢包着得东西,放在船桄上小声对我说:“眼镜哥,这是给你的,谢谢你。”   我虽然不知道彩虹给我的东甘肃羊羔疯诊疗医院?西是什么,但我激动不已,等上岸后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炒蚕豆,包着蚕豆的手绢,花纹简单素雅,有一股浓浓的香皂清香味,我真是喜出望外。。这时我抬头望一眼远去的彩虹,恰巧她也正回头一望,我俩一齐摇了摇手,一切似乎都在不言中。   当天,晚饭过后天还没黑,我没缘由地去冀云门前的路上来回走了三趟,目的是想能够邂逅彩虹,以还手绢为借口想和她说说话,可非常遗憾,没有等见她。第二天出工,我在壶流河边四处张望,看看不很宽阔的河面,又看看空旷的田野,依旧期待能够看到彩虹姑娘的身影,但我又一次失望了。到了中午,我向冀云家方向走去,碰巧遇到了冀云的闺女。   “兰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晚咱们村放电影。”我很神秘的告诉小兰。“眼镜哥,你不骗我吧?”小兰有些疑惑。“我不骗你,电影《英雄儿女》”我认真的说。她马上拍着小手,笑着跳了起来。“在生产队打谷场上放影,离我家很近,我给你拿条凳子?”我笑着对她说。“是真的吗?眼镜哥你真好!”她跳跳蹦蹦进了自家院大门。我随着她的身影,向她家门庭内偷窥,还是没有见到彩虹的身影。我在想,不知彩虹还在不在她家,晚上看电影彩虹若不去,真就太遗憾啦!   傍晚,太阳还有老高,打谷场上就拉起了电影屏幕,我拿了一长一方两条板橙,提前占了个较好的位置。以往看电影,我都是快开影才去,而今天却不一样,电影场上只有十多个人,我早早的坐在了那里,带了几个我妈为我煮好的嫩玉米,我却没有先吃,想等彩虹姑娘到来后一起吃,我不时向路上张望着,渴望着心仪的人儿早点出现。   不一会儿,我远远看到小兰来了,只有她一个人,我的失望不言而喻。“眼镜哥,给我拿凳子么?”小兰笑呵呵的问。“拿了,在这儿呢。”我应答着。“眼镜哥,你这儿还有人么?”小兰手掌撑在凳子上。“没有了。”我应付着。“那太好了,等会儿我姐也来。”她高兴的说。“那她怎么现在还不来?”我急促的问。我知道小兰没有亲姐,她说的姐一定是彩虹,我喜出望外。“我姐在家收拾碗筷,还要照顾我爸吃药,忙完就来,我跟她说了不用拿凳子,说你替我们拿了。”她笑嬉嬉的说。“我可不知道你姐要来呀。”我故意问。“我想好了,你家近,如果不够坐,我再到你家拿一条。”她狡猾地一笑。我用手指轻点她的额头:“鬼丫头!”   这时我把单人方凳往小兰前面一放,把嫩玉米放在上面对小兰说:“吃吧。”然后我坐到一边凳头上。“眼镜哥,你真好。”她说着先吃起了玉米。我脑子里总是惦记着彩虹,怎么还不来啊?——彩虹终于来了,她上身穿白色印有淡青淡红色花纹的衬衣,下身穿着淡青色柔软的单裤,微风一吹飘飘抖抖,梳了马尾辫,白里透红的脸上带着微笑,好漂亮啊!   小兰立即拉着彩虹的手说:“姐,来坐这儿、就坐这儿。姐你看,眼镜哥对你真好,还给你带了吃的。”彩虹对我微微一笑。然后也从手中打开一个小布袋,装得是葵花籽,对小兰说:“我也给你带了好吃的。”随即抓了两把给我说:“眼镜哥,一起吃吧。”原来是刚炒不久,还有些微烫呢。心想,彩虹可是位细心的姑娘,今天这葵花籽一突然癫痫发作时家属怎样做好急救定是为我预备的。   时令临近中秋,白天还比较长,天不黑电影不能开影,正好为我与彩虹姑娘留下了说话的机会。“彩虹,今天没见你呢?”我问。“陪我舅去公社医院了,他第一个疗程的药吃完了,今天再去看了看,又开一些药。”她耐心的回答着。“彩虹,国家又实行高考制了,听说了么?”我问。“听说了,可我不行。”她回答中略带遗憾。“为啥?”我急促的问。“我高中石家庄哪个医院致癫痫病好只读了一年就掇学了,怕是考不上。还有我家离不开我,我哥去当兵了,妹妹还小,我爸身体也不好,没时间复习,就算能考上我也去不了。”彩虹简要说了她家的情况。然后问我:“眼镜哥,你参加吗?”“是的,这段时间我正在复习功课,想试一试,不一定能行。”我谦虚的回答。“行不行,还是要努力一下啊!”她好象在鼓励我。“你这么好的人都不考,我也没心考了。”我似乎有意讨好她。“不是我不想考,我的条件确实不允许我考。”她解释说。“我姐在学校成绩可好了,不但每次拿第一,还当过班长呢,不是我姑夫总有病,她一定能考上大学。”小兰插嘴说。   电影在调试,看样子即将放影了,我对彩虹说:“你在这儿有什么困难就找我,我解决不了让我爸帮你。”彩虹点头微笑。“哦……对了,手绢忘带给你了。”我说。“不武汉哪家治癫痫用给了,我还有两个。”她答。在看电影过程中怕影响别人,我们都没有说话,散电影后路过我家,我想请她到我家坐坐,她说不早了,担心她舅在家不舒服没有同意。   后来的七、八天里,我每天总是找个理由同彩虹姑娘见上一两面,每次见面总是兴奋又愉快的,大约是第八天,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彩虹,我将来想娶你,可以么?”彩虹的脸上又泛起羞涩的红晕说:“我怕配不上哥。”就在这天晚上又一次见面分手时,彩虹姑娘送给我一个小纸包,她要我回去再看,我还没等回到家就打开了,原来是她自己的两张玉照。那一刻我欣喜若狂,心绪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年代,虽然我们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互赠,但她用自己的相片代表心意,简直重于金山银山!。 共 69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