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闯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9:19

那一年,辛苦工作了四十二年之后,老爷子终于退休了。

退休前在单位好歹也算个萝卜头吧,还在办手续呢,一个房地产老板就联系了他,说是私企要建立党组织,想请他去当书记,待遇高出退休金许多。话没说完呢,老爷子一阵哈哈大笑:“党的宗旨叫我为人民服务,你是老板,你就是资本家,我给你去当书记,我倒底听谁的?我该帮谁讲话?为谁服务?”干不了啊!

有朋友鼓捣他去上市里的老年大学,说是刚下来怕他不适应闲着,老爷子一口就拒绝了。理由蛮充分:“毛嗲嗲讲的要学以致用,什么拳呀剑呀二胡呀,唱歌跳舞画画呀,学了干什么?说得难听点,老年大学就是把你们这些退休后不好怎么打发日子的人拢到一起,让你们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往八宝山走去,免得你们闲得无聊了惹事生非,搞不好弄得社会不稳定。”

每天早上看太阳从东边升起,傍晚又送着日落西山,这日子也的确难熬。

是在国外打工的儿子一个电话,让老爷子茅塞顿开:“老爸!你学上网吧?上网可以看新闻、可以打牌、可以聊天、可以写信发邮件。有机会一家人还可以视频聊聊天。家里我那书柜里有一台旧笔记本电脑,还可以用的,你先学着,学会了我再送你一台新电脑。”“看看新闻打打牌可以,聊天写信不行。什么五笔拼音的,六十岁还去学那吹鼓手我可不耐烦。”

“有办法啊,我还放了一个手写板在柜子里,直接用笔写就出字了。”这小子原来早有预谋呢,行!就学电脑上网。

成天对着电脑打牌没意思,遇到对手半天不出牌,老爷子性子急,等不得。看新闻呢分分钟就看够。要参与还得上网,要上网得先注册,老爷子不会弄,一个电话把上过大学的外甥叫了过来。

“今天舅舅管你饭,你替我搞进网上去!”“舅舅你叫啥名字呢?”

“混蛋!我啥名字你不知道?”“不是,我是说上网要起个网名,一般都不用真名的。”

一连想了好几个:什么“老鬼”、“老不死”、“老顽童”、“老来俏”,都被人捷兄先登,显示重名,把个外甥也逗乐了。

憋了半天,老爷子又发话了:“既然是假的,那你随便弄个什么名吧!”

“那好!就帮你取个‘随便’算了。”

“随便”于是就诞生了,那是2006年的4月19日,网络上从此多了一个“随便”。

其实“随便”这名也并不如老爷子意,上班时他一惯办亊都很认真的。举个最最最小的例子吧:有次他去交党费,没发现比例上调了,少带了一块钱。他说我下楼去拿吧,旁边纪检书记马上掏了一块钱出来,“何苦又爬楼啊?从我这拿一块钱去吧!”

“喂!你先把话说清楚,这一块钱是拿还是借?”“当然是你借我的。”

“那好!你给我写个借条。”“什么什么?你借我的钱,还要我给你写借条?”

“对!”“岂有此理!”

“当然有理。我借了你的钱,我写借条交你收好了,我看不到这条条就忘了,你呢又不好意思找我来讨债,结果你亏了钱我亏了面子。要是你写上借条交给我,我时时看着就忘不了。两不亏!”把个书记愣在那边摸了半天脑壳。

开始上网了,随便端坐在聊天室坐山观虎斗。看了几日便跃跃欲试了,还没开聊呢,人家对方就发了句话过来:“对不起!俺不和随随便便的人聊天!”什么意思?

更气人的是还有次小流氓也寻衅滋事来了:“你不是随便吗?装什么假正经?”直把个随便气晕。

其实什么正经不正经他一直很有自已的见解的,你说如今那些当官的台上作报告时哪个不是二五二五像模像样的?到了台下去干那些男盗女娼的事的还少吗?所以他一直坚持自已的看法:人哪,就分两种,不正经和假正经,正经人总是要吃亏的,他把自己定位为假正经。

不管了,你装你的正经,我随我的便。这-日,随便又去了聊天室溜溜。得讲个对号入座不?他就去了《六十花甲》。

这地方还不错,老人不少,人气也旺,还不泛高、精、尖人才。偶有少数浪女或出言不逊者,却有众多“城管”执法严明。也就成就了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随便人老脸皮不算厚,刚去了也只是静坐观望,他自已说这叫“守株待兔、愿者上钩”。

看了不少日子了,发现一个网友不断发出的“招聊广告”与众不同:

“征四七年以上打字快的朋友!”

“征四七年以上打字快的朋友!”

妈妈的!狂得可以呀?您自命不凡也就罢了,又何苦强人所难?1947年前出生的又有几个会打字快?还真有那脑壳上包了铁皮不知深淺的网友应征而上,总是三言两语即被打发“下岗”了。眼见得连续广而告之却曲高和寡。嘻嘻!!随便想要打抱不平了。

“征四七年以下的打字慢的朋友!”

“征四七年以下的打字慢的朋友!”

哈哈!较上劲了!还是他的创意好!分分钟之内上俩。先到为君,与“猪猪他妈”对上了。

“你在和那人唱对台戏?”“噓!用私聊行不?别让人难堪。”

“你打字蛮快啊!”“我用着拐杖呢!”

“您是残疾人朋友?”

“错!我四肢健全。不会打字,用的手写笔,不像戳着拐杖似的么?”

几个会心的微笑符号传递过来的信息是:棋逢对手了!

天地良心!随便绝无图谋不轨之心的,那“城管”却老叫“验证”,“验证”,真烦透了。

“验证太烦人,不如我加你好友行不?今天聊完你可以把我斃了,也可以‘留党察看’。如何?”

乐了......!最后得知对方是重庆大学一位老师,至今仍把随便当作好友。

聊天的时间长了,随便又生出一些疑惑:隔个电脑莹屏,那后面藏着的到底是人是鬼呢?

隔不久,一个叫“绿叶子”的网友多次发出了邀请:欢迎到省城家里来作客!

异姓,徐娘半老,聊天中自称文化馆干部,肯定才女一枚啊。此时,常听说的那些网友“见光死”,那些风流韵事,那些坑蒙拐骗一一浮现,老伴说你自已看着办。随便一咬牙:去!党考验我的时候不能拉稀。听说过拐卖妇女儿童的,还没听说把个糟老头弄没了的。

那年年底,随便正好有事要去省城,到该打道回府的前一天,他终于决定去看看这片绿叶子。

原本乘车十五分钟能赶到的路程,他磨磨蹭蹭走了一个多小时。绿叶子居住的小区蛮够挡次的,有花园之称。随便在大门口略等片刻,就见里面走出来一位中年女性:穿着一般却很显庄重,微笑着的脸上满是真诚。凭直觉互道了姓名,这第一次握手就水到渠成了!找了一个很优雅的场所。这两人初次见面一开始就没有让人感到尴尬。因电脑而结织,聊天于是也从玩电脑而始。

绿叶子的普通话好听又标准,让随便感到了一种乡下人见城里人的压力。知道随便听得懂她的家乡话后,绿叶子换成了浓浓的乡音与他交谈起来。交流各自曾有过的工作,自已的家庭、儿女,也互相摆摆目前的生活。对一些是是非非的大是大非也各抒已见、畅所欲言。用不着掩饰、也不用拐弯抹角。她的博学多才、她的真诚善良以及女性所特有的细腻,给随便留下了深刻的印像。原来网友之间的交谈,也能如此畅快淋漓,这大概是彼此真诚的缘故了。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便一晃而过了。带着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再次握手,互道珍重。

一年之后湖南湖北十几个网友相约在长沙岳麓山聚会,随便应绿叶子邀请到家作客。小屋里,整洁、素雅。墻上挂有她的书法和国画、摄影作品,很有些专业水平啊!房间内一丝淡淡的香气袭来,竟无法分辩是香水还是墨的芬芳。

自那以后,每年绿叶子生日那天,随便都会短信发个祝福,绿叶子也曾到山区看过随便。

这之后再见网友随便也就自然了。几年中,他在武昌吃过武昌鱼、热干面;在江苏跑人家果园里摘过苹果;在大连吃过海鲜。最搞笑要数从大连到北京那回,透露行程之后,北京网友发了《紧急召集令》。随便才迈出出站口呢,就见两人举着牌子:“接大连来的随便”,还没靠近呢,三台相机就照个不停,那阵势也就只差没仪仗队了。害的这随便几乎要老泪纵横。

同事和朋友都知道随便网友多,见的多,来的也多。由开始的不理解到后来变成了羡慕:“你看那老家伙又穷又丑,朋友却遍天下!”每到这时随便就会说“你去上网吧,网络有友谊。”

其实随便所认识的这些朋友,还全是在网络论坛里结缘。他们中有工人,农民,有当官的,当教师的,有记者、有作家、有编辑,还就是没那些小帅哥小阿妹的。随便说,都怨那条代沟啊。

一群“臭味相投”的人聚在一起,没事时发些感慨,堆砌些文字,一伙人吹吹捧捧、评头品足,不亦乐乎!还有的把旅行中的美景系数发出,当了回免费导游。早些年,论坛与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一起搞了个寓言创作大赛,有知名作家当任评委,有杂志社支持,有企业赞助。随便竟混了个评委会副主任挂着,好不得意。最终优秀作品获得了奖金、许多入围作品被杂志社采用,这副主任则趁机好好学习了一把。

论坛有一万余众,随便成了首席酋长。长期以来养成的对工作的责任感迫使老头要认真浏览网友发帖;要编辑修改;要查封广告和不当用语。一时间小有点名气。

那一日,市委老干局不知怎的就知道了有这么个不怎么随便的随便,电话通知他去参加一个会议。老头还真捉摸不透了:你老干局管离休干部的,还管到我这企业退休老头头上么?管他呢!反正吃我不下。

参加会议的有十好几个,随便一个也不认识。哟!坐席前还写着名牌呢?蛮正式的嘛?主持者按惯例总是跚跚来迟,及至到齐了一介绍,这个是市委宣传部长,那个是组织部长,这个又是老干局长……近距离接触这些官老爷,老头好不自在。会议开始了,弄半天是要聘请随便等人担任市委老干局的网络宣传员,为省市一级的红网论坛写稿,弘扬正能量。

我的天!你不就要人写几篇赞扬稿么?弄的这么吓人干嘛呢?说归说,做归做,随便还是参加了老干局组织的采风活动,发了几个豆腐块,参加了全市的老年教育工作会议,还让他典型发言。

下了主席台,旁边一位老年大学校长说:“随老!你的发言太精彩了!”

“你错了,是网络太精彩!是上网交了朋友、学了知识、弘扬了正能量,成就了人生的精彩。人家教书的辞职了,说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我这退休老头呢,世界那么大,钱包这么小,也就只好闯到网上去看看了。你说对不?”

也常有犯错的时候。好几次因为上网,煮饭时忘了按下电饭煲的按键,菜上桌了饭还是水;红烧肉烧成了炭疙瘩,一顿饭少了个主菜。

老伴总是要骂两句的:“成天就知道网恋网恋!老不正经!”

这时呢,随便也总是会嘻皮笑脸:“报告领导!我没有。我只是到网上闯了闯。我向毛主席宣誓,保证家里红旗永远不倒!”

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哈尔滨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辽宁那个治疗癫痫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