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墨海】修鞋匠之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4:39
天热得不像个话。修鞋匠李永丰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头上的太阳,太阳白花花的,浑身生着耀眼的利刺,像是射出了几万根细若牛毛的钢针。他感觉眼睛火辣辣地疼,于是赶紧低下了头,又用一只手去面皮上一抹,汗是粘稠的,里面似乎还混着一些细小的颗粒。   街上静得出奇,连路上的灰尘都趴着不动,偶尔会有一个撑着花伞的女人从街心走过去,身后拖着矮胖而扭曲的影子。对面发廊里没有一个顾客,隔着窗玻璃望进去,小丽懒散地坐在转椅里,她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线粉白的皮肤,像是睡着了。李永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喉结吃力地蠕动了一下。他伸手去拿脚边的水杯,飘轻,里面的水早就被他喝光了。他十分恼火,猛地一墩水杯,嘴里跟着狠狠地骂了一句娘。   李永丰今年三十二岁了,其实三年前他还不是修鞋匠,那时他整天什么事都不用干,只躲在屋里看电视,看累了就出门右拐去一家小吃店要一碗羊汤,喝两杯酒,然后再回屋蒙上脑袋睡觉。可现在不行了,自从他爹两腿一蹬死了以后,他就不得不接过了他爹丢下的这个修鞋摊子,否则就只能干瞪眼喝西北风。事实上李永丰是个心气很高的人,按他自己曾经的想法就是:宁可窝在家里坐吃等死,也不愿意干修鞋这样低气的活。他以前也不是没有参加工作的机会,他高中毕业后,他爹曾经不惜任何代价托门子在一个小工厂里给他找过一个工作,但他心里装着一个花花绿绿的美梦,这样的工作压根就瞧不上眼,所以干了不到俩星期,他就借口太累回了家。   天越来越热,一点风丝都没有。李永丰两手扳着屁股下的小马扎向后挪了挪,想躲进路边店铺的阴影里。但现在正是中午,太阳接近于直射,店铺的阴影也就一拃多宽,只勉强遮住他的半扇屁股。到现在为止,今天一个顾客都没有,其实这也怪不得天热,李永丰心里清楚得很:现在都啥年代了,鞋稍微旧点都会被丢进垃圾箱,谁还会抠搜地出来找人修补。   口渴得难受,李永丰刚想站起身来去身后的超市买一瓶水,一撇眼却看见街对面停下了一辆白色的轿车,车门打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拎着一双鞋下了车,并且向他的修鞋摊走来。他禁不住乐了一下,看来今天咋说也不能空手而归了。但马上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他忽然就认出来那个女人就是他曾经的高中同学。女人越走越近,李永丰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赶紧深深地埋下头来,装作去摆弄鞋摊上的一把剪子。   一双女人的脚进入了他的视线,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双价值不菲的名牌鞋。   “师傅,我新买了一双鞋,你看能不能帮我把根底加一个软掌?”女人问,还是从前的嗓音,软中带着一丝甜腻。   李永丰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生怕被这女人认出来,要知道他原先高中的同学如今都有了出息,只有他自己还在靠这种低贱的工作勉强度日,这可是极其丢人的事,就因为这个,他从来都不敢参加同学间的聚会,就是接到了通知也都被他借故推辞掉了。   “师傅!”女人又喊了一声。   李永丰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只晃了晃脑袋。   “到底能不能钉软掌啊?”女人有点不悦,此刻脸上一定带着一丝愠怒。   李永丰还是不说话,也不抬头,脑袋又晃了两下。   “这人真怪,神经病吧?”女人一跺脚,转身离开了。李永丰长舒了一口气,跳到了嗓子眼的一颗心也回到了肚子里。      二、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李永丰估摸着不会再有人来修鞋了,再加上他中午还没吃饭,老肠老肚早已经“咕咕”地叫了起来,于是他就开始收拾起了工具。   “喂!这鞋鞋帮开线了,你快点给我缝几针。”一个人晃了过来,“啪”的一声把一只破皮鞋丢了下来,皮鞋落在地面,荡起一阵细小的尘烟。   李永丰抬头看了看,是一个穿了一身旧衣服的中年男人,面皮黄瘦,拉拉着一张老脸,撇着嘴,咬着一根牙签,两片薄嘴唇努力地向外翻着,黑黄的门牙缝里塞着韭菜绿色的碎叶子。李永丰气不打一处来,不是他怪这人早不来晚不来,偏赶上他工具已经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来,也不是嫌这活太瘦,费劲巴力地缝几针也只能收人家一块钱,而是他瞧见这男人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这男人一看也是个干啥啥不行的穷鬼,可满脸却硬挂了一层傲气,牛逼哄哄的,压根就没把李永丰这个修鞋匠看在眼里。   “不修了。”李永丰没好气地说,继续收摊,同时在心里恨恨地骂道:“别他妈地跟我装,看你那熊色,也完犊子一个。”   “不修,你干啥吃的你自己知不知道?今个你是修也得修,不修也得修!”那男人喷着酒气,瞪圆了暗黄的眼珠子,用一根手指点着李永丰的鼻子说,一看就是刚喝完酒。   “我他妈的就不给你修了,咋地?”李永丰忽地一声站了起来,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铁剪子,又向前迈了一步,死死地盯着那人的眼睛。   “你看,你这咋还急眼了呢?不修就不修呗。”那酒鬼胆怯起来,赶紧把话拉回来。“那我改天再来,改天再来。”说完就拎着破皮鞋一晃一晃地走了。   李永丰一甩脑袋,“呸”地一声唾了一口浓痰。   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李永丰收拾完了工具,又抬头向对面的发廊瞅了一眼。小丽正在给一个胖女人烫发,丰满的屁股紧紧地包在一条牛仔短裤内,正对着他。李永丰失神地看了十几秒,又叹了口气,背着修鞋箱子慢慢地往家走。   回家的路上有一家彩票站,李永丰每天都必须进去两次,收摊回家时进去买一注“全民乐”,第二天出摊时再进去瞅一眼开奖公告。他一般只肯花两块钱买一注“全民乐”。这种彩票中奖率极低,但奖金却十分丰厚,头奖是五百万元。虽然李永丰做梦都想中个大奖,好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但他读过几年书,也略懂些概率上的知识。他心知肚明,这种彩票的中头奖的概率是一千八百万分之一,那几乎是被闪电劈到的概率。但李永丰还是坚持买着,按他的想法就是:中奖虽然十分困难,但毕竟买了就有一点机会,而不买却永远没有凭空捡到五百万的可能。两块钱对于李永丰来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多两块钱也不会让他脱离困境,少两块钱也不能让他雪上加霜。   “小李一看就有福相,早晚能中大奖,到时候别忘了请大伙喝一顿!”彩票站老板递过来一张彩票,同时肥嘟嘟的脸上硬挤出了一个油腻的笑。李永丰没回话,他听出了这话里有些讽刺的意味,他懒得和他计较,只是无声地接过了彩票,又随手丢进了修鞋的工具箱里,然后就出了彩票站的玻璃门。   在家跟前的小吃部里喝了一碗羊杂碎汤,又喝了两杯小烧,一共九块钱。这里的羊汤可以随便加汤不要钱,所以李永丰更爱在这吃饭。   回到家,李永丰把修鞋箱子扑通一声丢在了屋地上,然后就一头倒在了床上。   酒劲慢慢地上来了。李永丰迷迷糊糊中似乎看见发廊的小丽走到了床前,俯下身在他耳朵边说了句啥。她的秀发很长,直垂到他的脸和脖子上,痒痒的;她说话的时候嘴里喷着玫瑰花香水的味道,让他不禁紧了紧鼻子,但她说的是啥他到底也没听到,因为他慢慢地已经大张了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鼾声。      三、   日头慢慢地爬上了窗户,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了李永丰的脸上,他翻了一下身子,揉了揉眼睛,又伸手在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七点多了,他免不了例行公事地骂了一句娘,然后就开始慢腾腾地穿衣服。   早饭是从来不吃的,不是他为了节省,也不是他懒得做,而是每当早上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都还迷糊得要命,胃里也还酸溜溜的直往上泛酸水,那是昨晚喝酒的结果,所以他根本没有胃口吃饭。   斜着肩,背着沉重的工具箱,他慢悠悠地往市场逛去。在街上,他每遇见一个衣着光鲜的人都会在心底怒骂一句,每有一辆轿车从他身边驶过他也会狠狠地对着车屁股吐一口浓痰。走过一个垃圾箱,他看见一条脏兮兮的狗在啃着一块肉骨头都忍不住气往上涌,于是就狠狠地照着狗的肚子踢了一脚。那条小狗在垃圾堆中翻了个跟头,惨叫着跑开了。李永丰心里顿时痛快了许多,脚步不由得也加快了些。   彩票站外聚集了许多的人,门前的地面铺满了鞭炮的碎屑,玻璃门上贴着一张桌子面那么大的红纸。李永丰快步走了过去。红纸上写着:热烈庆祝本站中出全民乐一等奖一注,奖金500万。李永丰的心跳瞬间就加快了许多,扑通通地直撞胸膛。   “这是谁中的呢?”许多人在议论。   “你知不知道是谁中的?”有人问彩票站的老板。   “我哪知道?我一天卖那么多的彩票!”彩票站老板回答,脸上全是笑,“不管咋地,在我这个站中出了一个大奖,福彩中心都会给我奖励一万块的。”   李永丰背着箱子往里走,他的气都有些喘不匀了,他要看看中奖号码到底是多少。   “喂!鞋匠,你总买,是不是你中的?”有人问。   “开玩笑呢吧?咱哪有那命?”李永丰回答,心兀自跳个不停,自己昨天也买了全民乐,能不能是我中的呢?他心里想了一下,但随即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人家有人一次就买上千块钱的,凭啥我命就会这样好?   进了屋,他走到了贴着开奖公告的墙边。   天哪!中奖号码就是他买的那组号,一个数字都不差。他一下子呆住了,浑身的血液一起向上涌,瞬间就充满了他的大脑,眼前的数字也渐渐地晃动了起来,四周有无数的小金星在飞舞。他站在那里半天都没动,因为他的两腿发软,只要一迈步就会坐在地上。他的心脏砰砰地在胸腔里乱跳,他甚至都不敢张嘴,因为他感觉心脏随时都会从嘴里蹦出来。   “不行,一定要镇定,不能让别人看出我中奖了。”李永丰狠狠地攥了一下拳头,手心里黏糊糊的都是汗。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将胸中的浊气呼出来,然后才转身,脸上故作镇静地往外走。幸好大家都在议论中奖的事,也没有人注意他,他才颤抖着双腿离开了彩票站。   来到一个僻静的街角,他小心地打开了修鞋的工具箱,用发抖的手拿出了彩票,又反复地核对了一下中奖号码,然后才小心地放了进去,又把外面的铁扣扣紧。   “啊……”他重新背上工具箱,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于是仰头向天,把全身的力气都灌注到胸部,大喊一声。街边一个卖蔬菜的胖女人吓了一跳,回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眼,又骂了一句:“有病!”      四、   在过江的渡轮上,李永丰手扶栏杆站在船头。江水滔滔地向东流着,翻着浑浊的浪花。   过了江,再打一辆出租车,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到省福彩中心。此刻他的心中好像有无数朵鲜花在竞相开放,脸上也放着红光。不行!不能就这样去领奖,要不别人该知道是谁中的奖了。怎么办呢?想到这,李永丰又挠了挠头。沉默了一会,他有了主意:先去买一副大墨镜,再买个口罩,这样就能保险点。他放心了,心中的鲜花开得更艳了。   五百万不是个小数字,可是据说还要缴纳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那就是一百万啊,他的心免不了疼了一下,但马上他就又兴奋了起来,因为他还有四百万呢。四百万,这是平常人一辈子也赚不来的钱,可该怎么花呢?他又犯愁起来。对了,要先在江北最好的地段买个房子。也不行,他在心底盘算了一下,那种房子至少要上百万,我可不能像暴发户似得有了钱就忘乎所以,还是买一个一般的吧,这样连装修也就四五十万。车是必须买的,对门赵胖子那样的车就行,不贵,看上去还有档次,对!就买和他一样的,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瞧不起我了!   江风很大,吹得李永丰的头发呼呼地在脑袋上飞扬。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天像一匹纯蓝的锦缎,没有云彩,太阳暖暖的,照在脸上十分舒服。他站在船头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浑身充满了蓬勃的生机,就像一株经历了寒冬的枯树,转眼就会发芽,开花。   他想起了发廊的小丽。她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迷人,但却总对自己冷着脸子。原先是我配不上她,给不了她要的幸福,这回好了,我有了钱就要向她求爱,我要给她买名牌时装,买金银首饰。还有,不能让她再在发廊干下去了,虽说不太累,但工资并不高,还要对那些顾客强装笑颜。让她干什么呢?也不能在家做专职太太吧?想到这,李永丰又犯起愁来。这样又过了几秒钟,李永丰才恍然大悟地笑了笑,同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脑袋,让小丽在我们自己的公司干呗,我有了钱也不能坐吃山空,要投资办个小公司,这样就再也不用去干修鞋这种低三下四的活了。   哈尔滨成人癫痫药物怎么治疗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郑州治癫痫病好医院天津治癫痫病去哪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