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星月】在父亲看病的日子里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8:14
摘要:淡看世事去如烟,铭记恩情存如血。    淡看世事去如烟,铭记恩情存如血。   -题记   一      明天就要出院了,父亲的心情看起来好了许多,我便说打完针出去转转。咸阳,一个千年帝都,在新世纪的经济大潮下,再现了昔日的辉煌。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变化巨大。而父亲却终日躬耕于几亩薄田,甚至没去看过已经建成多年的咸阳湖。   按照约定,碎老人王剑早早开车在医院外边等候,我搀扶着父亲小心下楼,和热心的四奶一起乘车去湖边。   四奶和我家属同村同门。按照农村血缘关系,已经出了五服。但是由于我和碎老人的发小的关系,来往的多,自然也就亲近的多了。那一年小鱼儿出生,碎老人王剑从旬阳休假回来,想要过西安来看孩子,四奶听说,便急急要一起来。当时我还在上班,一个电话过来,碎老人说他已经在团结村口,我便急慌慌赶往车前,还未拉开车门,就见四奶坐在车里。看见四奶,我却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之前和碎老人聊天,多次表示要去咸阳看望四奶四爷老两口,然而皆未成行。又有一次,电话里和碎老人说话,其时他刚好在家,听他多次说起过四奶在咸阳的多年里一直念念不忘我的情况,就要碎老人把电话给四奶,我要和她说说话,问候老人一下。电话里的老人一如在老家时的健康开朗,我没有听到一丝“老太太”的声音来。四奶显得很是高兴,把我,孩子,媳妇,父母甚至已经嫁人的姐姐的情况一一询问,话语间不乏关心体贴,使我感到一阵阵温暖。热谈之下,我向老人说有时间一定去看望他们,四奶更是高兴,急忙给我详细的叙说了她家的路线,以及小区周边的特征。而我,时过几年,却还是没有前往,如今她不顾年迈,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前来看望我的孩子,一时间让我感到了十分的不安和愧疚。   看到孩子,四奶更是高兴,抱他在怀,那似乎就是自己亲亲的重孙了。老人喜得合不拢嘴,连连在孩子的小脸上亲着。又担心孩子他妈没经验,带不好小家伙,就这一样哪一样的叮嘱老婆注意。临走又从怀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不顾我们再三阻拦,塞进孩子的衣服里,似乎她带来的牛奶却是给别人似的。   二   父亲住院,是他的右眼出现问题。早前的葡萄膜炎,在咸阳二纺眼科住院半月好转,着急惦记家里活路,便急急出院回家。后来不间断犯了,就用眼药水滴上一滴。不再难受的时候,便又继续着他几十年所劳作的活路。及至春节回家与他同住,帮老人再滴眼药水,我才发现眼珠已经变白。父亲说这只眼的视力已经严重下降,我便心急起来,急急安排进医院检查。   先是由在县上做生意的姐姐带他去县医院检查,其时眼病已经引发了较为严重的半头疼。一个多小时后,检查结束,姐姐感到问题严重,就急急电话给正在等候消息的我,说是角膜已经穿孔,有保不住眼球的可能。也许是心底不希望病情如此严重,又想西安第四医院眼科不错,就安排老人择日来西安再查。提前安顿了家里活路,那天父亲早早起身,中午十一点到城西车站,与乘地铁赶去接站的我会合。雨下得很大,看着父亲瘦削的身子,我把雨伞一再往他的头上偏移,父亲却推回来,说是我穿的少不敢淋湿了,俩人互相推让着就进了地铁站。   出五路口站,看时间已近十一点半,大雨中花十元钱坐了旁边的摩的,就匆匆赶往医院。大雨如注,地上的积水已经起了波澜,几无立足之地。好在摩的师傅看到父亲年迈,将车子缓缓靠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我赶紧下车,撑开雨伞,拧身打在车门上空,一只手扶助老人小心下车。父亲心疼儿子,再次让我不要管他,别淋湿了我的衣服。于是父子二人再次互相推让着,进了医院。   挂了专家号,护士就指向左侧说去那边测一下视力。按照护士的指点,父亲用手捂住左眼,右眼竟然连最大的那个字母也看不清,座椅往前挪动,还是看不清!再往前,直到距离视力表不到一米的距离,父亲才说可以隐隐约约分辨得清。我内心惊讶,这不是失明了么?!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又是如何忍耐着病痛的折磨,用一只眼的视力,再拖着一条病腿,爬高上低的修剪三亩地的果树?我几乎不敢再想。我,作为一个儿子,却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内心再次充满了不安和内疚。   好不容易等过午休,在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医生。照样是在一台检查仪器上看了,医生给的结果与县医院几乎一样。我明白了他话语里隐含的意思,这个眼球是难保了,更换眼角膜是唯一的治疗方法,可是那是富人的治疗方案,对于一个贫穷的农民,我不敢去想。那就只有更换眼球了。医生却没有说住院,也许是看出了我们犹豫的表情吧。简单开了几样药水,说是回去滴滴看。花了一百二十几元。   离开医院时,雨似乎已经小了,我劝父亲说已经来了,干脆去我那里转转,去看看孩子。两个小孙子,那早就是父亲念念不已的心尖肉了。父亲却说,这几天家里忙,马上要给果园疏花疏果,他要赶在果园这些活开始之前安顿了其它活计。我理解父亲,便不再坚持。   照例给在县里等候消息的姐姐回了电话,让她放了心——其实病已如此,不放心又如何,更多的是劝慰她不要过多担心而已。时间已到下午四点,按照老家习惯,此时已经吃过下午饭了的,我问父亲想吃点啥,父亲说他还不觉得饿呢。我想起城西车站那里卖饭的多,就马不停蹄的直奔过去。天色不好,再耽误,回到县里恐怕就很晚了。   出了地铁站口,我指着对面一排排卖吃食的,问询父亲吃点啥,父亲说卖上两个包子就行了。年龄大了,父亲早已没有了壮年时的饭量,但是两个包子却是少了,我明白老人的意思,外边的饭花钱多,还吃不好,他想等回到县上再吃呢。我从包子铺的窗口探进头去,看看里边的卫生还行,就各样的馅儿分别买了一个,一共三个包子拿袋子装了,劝他趁热赶紧吃。   接下来购票,进站,再送父亲上车,看着他坐好,方才放心,父亲就说你赶快回去吧,都耽误了你一天时间了。我连声答应着,下了车,赶紧电话给姐姐,说了车号,到站时间,叮嘱她早早去接。父亲在车上却听得清楚,说我自己过去就行了,那还用得着接呢。父亲,似乎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变得已经让他的子女们永远放心不下了。   三   一晃时间已过了十几天,父亲打来电话给我,说是四院开的眼药滴上之后眼睛烧的不行,刚好西坡街上今天来了咸阳眼科医院的医生下乡,他已经去找他们看了眼睛,一个院长检查完后说的结果还是一样,建议他来咸阳住院治疗。父亲详细问了费用以及农合报销情况,回答说带上相关手续直接报销。父亲显得很是高兴,我说那就尽快安顿了家里来住院吧。   一切都在和姐姐的商量以及父母老家的紧要活计安顿后进行。姐姐说她来医院服侍,让我安心上班。我内心又岂能安然?   阳历五月十九,老家的天气依旧凉爽,西安咸阳却已早早的热了起来。父亲在姐姐的陪伴下要来咸阳市眼科医院住院。朋友送我到朱宏路,几分钟的等车时间,心里却觉得漫长如年。农村人起得早,八点十分姐姐就打电话说已经坐上了长途车,看看时间,我恐怕是要晚他们到医院了。   下了三十九路,在旁边一家打字复印部问了医院位置,就赶紧过马路,心急火燎之下,却不见出租车的影子。父亲早已在医院等候,担心他等得着急,便想急急跑去,拐过弯,又返回来喊醒路边睡得正香的三轮车夫。一问,说是往南下了坡就到,我抬头看看,觉得远了些,就赶紧上车,嘱咐他赶紧往医院赶,其时已到中午十一点半。   父亲和姐姐早已在医院门口的马路对面等候,身上依旧穿着那件深蓝色的中山装上衣,里边还有蓝色的马甲。人老了,早已没有了年轻人身上的火气。隔着车流,我向他们摇了下手,付过五块车钱,就穿过马路来到父亲身边。姐姐先问我又没有吃饭,这时我才觉得肚子早已咕咕乱叫了。   时至午休时间,父亲却顾不得许多,他拿出在西坡街上医生给他的那张宣传页,指着院长的照片说;”就是这个人给我看的,这上边有他电话,要不先给他打个电话?“一旁的护士听的详细,插话道“人家中午在休息,咋能随便打扰呢。”我便不好意思起来。按照护士所说,下午专家们没有门诊的,可以试着给这位院长打个电话,看他能否直接接收住院。可是这会儿又不是时候,坐在凉爽的大厅,我心急火燎,只觉得身上的衣服老是湿的。又看见姐姐在忙着电话里联系远在河南上学的儿子的皮肤病的治疗,老师发来了孩子发病时的皮肤照片,看着也是心疼。姐姐也属无奈,一边要照顾生病的老父,一边担心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这做人,也真是难啊。   不停地翻看着手机,时间终于到了一点半,父亲着急,催我试着打下看看,总觉着打扰人家休息不好,但我还是犹豫着拨了电话,好在杜院长似乎已经睡醒,得知我们是从西坡远道而来,问了我的位置,就叫我们上眼科四楼等他。   着急之下,没找到电梯,姐弟俩就左右两边搀扶着父亲沿楼梯而上。到了四楼,环顾左右,转便楼层,却不见传单上的杜院长,正踌躇间,不知他从哪里而来,满头头发有点乱糟糟的,似乎刚起床的样子。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紧步上前,直呼“杜院长”。院长扭头“你就是刚才打过电话的?”我连连回答是。接下来还是与四院一样的仪器检查,述说病情。院长说:“这个病已经拖得时间长了,如果经济条件还行,就先行治疗,病痛减轻后即可出院。但是它极易复发,再犯,就再来。所能达到的效果仅仅是病人不再痛苦,失明是无法可治的。”因为已经有了前边两家医院的检查,对于更换眼球我已早早有所准备,而且来之前也和姐姐说好,并对父亲详细说了情况。所以我同意了换眼球的方案。   办完住院手续,把手里的相关物品放在病室。出门环顾左右,尚不知卫生间以及开水在哪,楼道里的病友主动介绍:往左边去,卫生间开水就能看见。和这里的医生护士一样的咸阳方言,听起来亲切如在西坡街道,更为他们的真诚热心感动。相比西安,一座国际化大都市,那里的人们似乎就多了一些冷漠。   医院指定秦伶俐医生主治,她向我详细了解了父亲的身体状况后,说出的治疗方案是先保守治疗,看看效果再说。我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怎么又变了方案?又想着杜院长已经与她沟通过了,根据病情又有改变,就同意了保守治疗的方案。和所有的病人住院一样,照例是先做一系列的化验,检查?,到四点半下班还有一个结果没出来,两项没做成。姐姐劝我不用操心,剩下的检查她看着做,让我晚上回去明天上班。我想想基本安顿完了,就在吃过晚饭后,坐三十九路返回西安。   四   车子在毕塬路上颠簸着缓慢爬行,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使这条古老的街道显得更为拥挤。看着路边的建筑物,思绪不知所处的漫游着,忽然有“道北铁中“几个大字慌慌张张闯入眼帘,熟悉的名字,这不是老同学曹晓静任教的学校么。现代化的操场显示了这所学校教学水平的绝对不一般。对它有印象,源于晓静常常谈起,于是”道北铁中“的名字就如此进入了我的记忆。又想起曹老师,多年已过,我们从一个个懵懂少年已至不惑,身边的人和事也改变了许多,然而她热心的性格似乎依然。多少次她都热情的邀约我们来咸阳做客,可惜一次次总未成行。今天,却就这样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心里就多了一些感叹,人生无常啊!   往南拐上东风路,路边又出现了石油钢管厂的宏伟大门。这里边有老同学杨科强在上班。这也是一个极为热心之人,又更多了一些幽默风趣的那种,多少次在咸阳小聚,都是他在热心的奔波着查看地方,定酒定菜,不遗余力。还有也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平民,王剑,桂花等人。我亲爱的老同学们,今天开始,我将在这里来去十来天,我是不是该和你们在一起坐坐呢?思想间,又觉得不合适,说了情况,他们就会热情的来医院探视。我不来咸阳不说,这一来就得让大家破费,想想就觉得有点不合适了。   心里纠结着,车子就驶上了新修的兰池大道。这是一条景色优美的路段,从秦汉新城中心穿过,沿途的城市新区的基础设施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着,有几栋高层已经拔地而起。路南边茂盛的柳林郁郁葱葱,古老沧桑的大树与低矮的灌木丛交相夹杂,却不失整齐美观。蜿蜒小道蛇行期间,直通南边的渭河岸边,这里绝对是一个宜居,休闲的生态好去处。可以想象几年后的这里,将是怎样的阔气与现代化。   拐过一个弯,过了渭河横桥,就进入了西安市。这里是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草滩生态产业园。整个产业园的规模已经初现,名副其实的是路边郁郁葱葱的树木以及路中心的绿化带,确实一个生态。但是总觉得产业少了些,从连接渭河桥的草滩八路一直到草滩一路,再往南与朱宏路连接,整个一大片似乎都是这样,想想产业应该也是几年以后的世事了,也许时间更短。   想起父亲生病,就觉得政府费了多大的劲儿在为人们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却对当下许多莫名其妙的疾病束手无策,相比之下,不由心生诸多感慨。 新乡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癫痫药物需要注意什么呢长春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有效果?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