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墨香】青春孤独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9:45
听到夏雪宁简短的回答,张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他为分手准备的所有草稿,就在夏雪宁说好的那一刻,被颠进了万丈深渊。她突然发现张俊一点也不了解她,几天前还说要在一起一生一世,今天就可以那么无所谓地接受了一切。张俊可笑地发现明明是自己提出的分手,可结果好似自己被抛弃了一样。   如果说夏雪宁一点都不伤心,那是她骗自己的。之所以会同意张俊提出的分手,是因为她知道张俊的心已经不在她这了。对于她来说再美再华丽的空城,如果没有人它就只是一个空壳。    站在三月份的尾巴上,北京的春天算的上有名无实吧!街道两旁的柳树依然干瘪发皱毫无生气可言,彷如一个到了生命尽头的老人。听朋友说今晚会下雪,夏雪宁看着铅色的天空阴灰灰的,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夜幕降临了整座城市,被单调的黑色包裹着,空气中的氧分子仿佛都包了层冰霜,直入肺腑的那种寒冷使全身的血液都有了结冰的迹象。冰凌的风如刀子一般,张牙舞爪地侵略着她露在身外的每一寸肌肤。经过风的洗礼她的表情变的狰狞了许多,纷纷扬扬的雪花潇潇洒洒地落了下来,那千姿百态的身影在黄昏的灯光下唯美动人!   晶莹剔透的雪花肆无弹忌地飞舞着,夏雪宁和张俊走过的地方所留下的痕迹,在悄无声息地复原着,他们的身后是一场华丽而又盛大的雪宴。    好了就陪我走到这吧!夏雪宁不带丝毫情绪地说,话语中听不出是喜是悲!   嗯,好吧!那你……张俊的话还没说完,夏雪宁就转身离去。其实他想说那你小心点前面路滑,可看到那突然陌生的背影,他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夏雪宁你那么喜欢唱歌,可我一点音乐细胞都没有,以后我们会不会有代沟啊!夏雪宁我希望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生子可是你不会放弃你的梦想怎么办?夏雪宁你喜欢去流浪,可我不能陪你,因为我的工作,以及所有人脉都在这座城市,所以可不可以放弃流浪?夏雪宁我知道你喜欢有关时尚元素的一切,可我不喜欢你进入那样的圈子。夏雪宁如果有一天,无论你我谁提出分手,都不要恨对方好吗?   以往的片段历历在目,夏雪宁比谁都清楚这一次的背叛,只是一把钥匙而已,更多的是两个人无法跨越的天然屏障。或许是因为张俊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可是她夏雪宁的梦才刚刚开始,他又怎么舍得把她的梦扼杀在摇篮里呢!   两个人就这么背道而驰,虽然都会难过,可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当夏雪宁回到宿舍时,外面依然大雪纷飞,难不成老天也失恋了?她无奈地笑了笑。宿舍内空无一人,不用说都去约会了,想想也是,再过两个多月大学生活就结束了,再不疯就太对不起青春了!她现在好累好困,灯也不开就直接倒在了床上,软软的棉被很是舒服,整个脑袋都陷了进去,好像这样就可以快点入睡。呼吸着被单上干净的薰衣草味,夏雪宁紧皱的眉头慢慢地舒展开来。   张俊是很多女孩想要追求的对象,在北京有车有房又有好的工作,他把夏雪宁未来的路铺得广阔亮敞,使好多人都羡慕嫉妒。原本她该庆幸,庆幸自己找了一个三好合同的男友,可是每当她的喜好亦或是思想和张俊的思想交际的时候,她都会输得一败涂地。张俊总是很理智地告诉她,你不要有那么幼稚的想法,在你没有权力的时候,你的一切在现实面前都会演变得不堪一击。他说,很多人都想着去流浪,可那么做的又有几个?流浪的前提是你一定要有资本,不然就会像乞丐一样,只是为了生存在一座又一座的城市奔波。无可否认张俊的话很有权威性,那所谓的理想总是在他夹枪带棍的话语中被打得遍体鳞伤。夏雪宁知道这一点就如一个恶瘤一样的种子早在她和张俊之间发芽生根,只是他们一个在努力的忽略,一个在拼命的掩饰,直到两个人都累了。   雪宁快醒醒有人找你,朦胧中夏雪宁听见有人叫她,但实在不愿意睁开眼睛,所以她只是慵懒地翻了个身。   孙悦看着她这样忍不住翻了白眼,这丫头还是这么能睡。“雪宁,张俊在楼下等你呢!”孙悦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什么,他怎么来了,听有人这么说,夏雪宁立马坐了起来,看着孙悦不怀好意的表情就知道又上当了。   “喂!喂!我的大小姐你快别睡了,有人找你都打了好多电话了。”眼看着她又躺下了,孙悦急得大叫。   “喂!谁啊!”夏雪宁抬起刚要闭上的眼帘,连床都不下,对着话筒语气不善地说。   “丫的,我打你的电话都打N+1遍了,连宿舍的电话你都不接,你想干嘛啊!”   “周可欣星期天你都不让人安静一会,你的生活是不是太过安逸了,大早晨的你在这鬼哭狼嚎个什么劲。”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歇斯底里,夏雪宁很不爽的打击了回去。“我的姑奶奶哎!都快下午一点了,你竟然还好意思说早晨,你是不是还和周公约会,所以没醒呢?”周可欣乐呵呵地说,丝毫不在意夏雪宁说的那些话。   “没心情和你侃了,说吧!找我什么事,我还困着呢!”仿佛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夏雪宁连打了两个哈欠。   “真的没法说你了这么好的年华就被你这么睡过去了,真怀疑你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好了言归正转,夏雪宁等你毕业了我就要结婚了,他叫清秋,我们半年前认识的,他也在北京,惊喜吗?”周可欣一本正经地说,但是这些话从她的嘴里出来,却缺少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致命的关健,后来夏雪宁才明白那一种感觉名叫幸福。   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结婚可不是儿戏。   “宁宁,天时地利人和我不可能都占,我没你那么幸运。你知道吗!我真的穷怕了,我想找一个依靠,我不想再过漂泊不定的生活了。周可欣说这些话的时候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嗓音也提高了几分,夏雪宁知道她这是在尽量说服自己,或许她自己也很迷茫吧!解释那么多只是为了找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   那你的理想呢!就这么放弃了吗!?   理想多奢侈的东西,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才能产生理想,在此之前你只能想不能去做,因为我们都需要生活。理想和生活都是需要时间的,在你连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你还会想理想吗?如果不希望把理想抹杀在萌芽中,前提是不能拥有的。”   夏雪宁听完周可欣说完这些话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张俊的面容,曾几何时他也长篇大论地说这些道理。   每个人的人生理念和生活方式都不同,我尊重你的选择,我只想说一句话幸福就好。   “嘻嘻,肯定会幸福的,到时候我给你发喜帖,你和张俊都要来哦!我想要你做我的伴娘。”周可欣恢复到之前的语气,内心最后一丝愧疚也被扼杀,其实她也不确定放弃那么多换来的婚姻会不会圆满!   “可欣有人找我,晚上再给你打,拜。”不等她回复,夏雪宁就先挂了电话。   孙悦不解地望了望她,夏雪宁也不解释,拉起被子就继续睡觉。她现在没心思和谁讨论她和张俊的事,就算是周可欣她也不想说,不是没必要就只是单纯的不想,她不想周可欣担心,更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她习惯性得长久保持一种状态,如有一点动荡她都会心烦意乱,张俊对于她来说就注定只是一个过客罢了!她生活在童话的梦里,而张俊生活在现实的顶端,当一个人看现实就如看一个赤裸裸的人时,那么他的生活就失去了应有的色彩。   两个多月后,夏雪宁毅然决然地踏出学校的大门。她没有回头,没有悲喜交加,更没有痛哭流涕,就那么很自然地走了出来。这个承载了她4年记忆的学校,从此就只能用曾经来形容吧!是的,夏雪宁她毕业了,她终于脱离学生生涯了,她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去寻找她梦中的江南了。按理说她应该高兴,可周围的空气仿佛增加了含有重量的物质,压抑得令她窒息。夏雪宁怎么会忘记昨天张俊告诉她说,我要结婚了,婚礼现场在她最喜欢的薰衣草庄园,新娘名叫周可欣。   当夏雪宁刚和张俊通完话不久,周可欣的电话就打来了,她说:“宁宁请帖收到了吧!事实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两个月前我是想要离开他,然后把他还给你的。可是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知道你不会答应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宁宁你对我说过,你和他不会走到最后的对吧!你应该不爱他吧!只是习惯性地拥有他而已,你不会为他放弃梦想放弃你想要的生活,可是我却能为他放弃一切。”   “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你,我们两个月前就分手了,我和他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这个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离开北京,永远不要再和他联系了好吗?我希望你理解,无论是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心里装着别的女人,以后不要在插入我们中间了好吗?”   夏雪宁不知道这段话是以什么结尾的,她更不知道周可欣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态!?她唯一记得的,是心真的好痛,她很想问周可欣你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没觉得我会难过吗?恨周可欣吗?应该是不恨的吧!毕竟她没那么爱张俊,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呢!?或许只是厌恶吧!厌恶他们的行为,厌恶他们都那么现实。   “去往浙江的乘客注意了,火车即将在30分钟后出发,还没有检票的乘客,请您及时到52号检票口检票。”21号候车厅内响起了工作人员甜美的声音。夏雪宁木然地看着手中蓝色的火车票,曾想过千千万万个离开的场景,可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心情离开。没多久夏雪宁就上了火车,她坐在靠车窗的位置上,汽笛鸣响,真的要走了。   蓝调薰衣草庄园内,此时薰衣草开的正欢,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的感觉油然而生。走进庄园就可以看到藏身在花丛中的白色音符,浪漫、温馨,不自觉地脑海中就会蹦出这样的词汇。   一处宽敞的草坪上此时热闹非凡,红色的地毯两旁坐着无数的嘉宾。女的都打扮的花枝招展,但是再美都不及站在司仪前面的新娘。一身白色的婚纱,简单大方又不失雅致,一头乌黑的亮发柔顺的垂下来 ,白暂细腻的皮肤在轻纱下面若隐若现。脖子上银白色的项链点缀得恰到好处,漂亮的瓜子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那双勾魂似的眼睛扑闪着迷人的魅力,此人正是忙碌着结婚的周可欣。他的右边站着气宇轩昂的张俊,一身黑色西装,身上透露着成功人士该有的稳重成熟,棱角分明脸上同时也挂着微笑。   “张俊,你愿意娶周可欣为妻吗?无论以后是贫是富都会不离不弃相守一生吗?”   听着司仪的话张俊眼里一闪而过的黯然,不过很快就被他夸大的笑容所覆盖,他说:“我愿意。”   “周可欣,你愿意嫁给张俊吗?无论以后是贫是富都会不离不弃相守一生吗?”   “我愿意。”周可欣毫不迟疑地回答。   “那么在场的嘉宾你们有反对这对新人的吗”?司仪只是象征性地问一下,“那么新郎新娘……”   “我反对,我反对他们结婚。”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司仪的话。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个人身上。夏雪宁一身黑色紧身裙,脚下踩着黑色高跟鞋,头上毫无装饰,仅用了一个黑色发带扎了起来,看起来庄重而又略显沉重。这样的打扮像是参加葬礼的,如果手里再捧束白色或者黄色的菊花,那就更像了。   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夏雪宁,周可欣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她怎么都没想到夏雪宁会来搅局,以她对她的了解,她现在应该在火车上,而不是出现在这里。   周可欣所有的表情都落在了夏雪宁的眼里,原来她对周可欣而言就如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演变的如此不堪?!   “可欣不是说好了我做你的伴娘吗?怎么我还没来你们就开始了呢?这不是太令人遗憾了吗?”夏雪宁的嘴角扬起好看的笑容,甜美的声音配上天衣无缝的话语,让人找不出丝毫理由反驳。   “哟!是宁宁啊!你看我这记性,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都怪这两天太忙了,实在不好意思。”周可欣听到夏雪宁这么说,连忙上前拉着她的手无比亲切地说。   “没事,我们俩什么关系!哪能在乎这些!等下我还要赶火车,我是来送你们礼物的。来,我亲自给你戴上。”夏雪宁从盒里拿出一条四叶草手链,不慌不忙地戴在周可欣的手腕上。我买手链时那人说四叶草代表幸福,所以你们一定会幸福,自始至终夏雪宁都没看张俊一眼。   张俊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条手链,三年前他向夏雪宁表白的时候就多亏了它,他当时也说了那句话,不过说的不是你们,而是我们会幸福。他脑子里突然闪出夏雪宁对他所有的好,三年来他总想着夏雪宁为他改变,从来没想过改变自己。   “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我该走了。”夏雪宁说完这句话抬脚就要走。   “宁宁,我错了,不走了好不好!”张俊挣扎了好半天突然鼓起勇气说。   “张俊,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周可欣再也顾及不了淑女形象大吼道。   “周可欣你可以醒醒了吗?我爱宁宁,这个你比谁都清楚。”   “啪!”   “你爱她,那我呢!”毫无意外周可欣的巴掌突然打在张俊的脸上。   “夏雪宁,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亲手摧毁我的幸福你很有成就感是吗?你难道都不觉得你这样做有违道德吗?”   “周可欣,我们二十几年的友谊都不如一个男人来得重要吗?”夏雪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声音充斥着悲痛和颤抖。不管身后的一片嘈杂,她潇洒地离去,不过那背影竟是说不出的落寞与孤独!   癫痫病能用中药治疗吗武汉癫痫在哪个医院治疗治疗癫痫的最佳方法是什么呢武汉看癫痫的医院哪个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