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女子古代女人的故事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9-17 18:29:04
前言:所谓小说情节诗或小说体诗,无成文之规定。敝人且抛砖引玉,望诗友们多多探讨、指正!《雪城凤歌》、《嫣紫》外多为韵诗,也期望从这方面与诗友们进行一些交流学习!
  
   ●雪城凤歌
  
   削半幅影子
   卷一包雪回来
   这个时辰刚好
   寂寞在铜壶中微沸
   萧管里一支曲子燃了
   催煮多情
   江南的叶子很好
   有一抹焦香
   可以不承认苦涩
   假装痛饮
   而情怀是暖不得的一块冰
   往事遂沿青筋窜上来……
  
   初秋把人心剜了
   那么狠绝
   晒不过黄昏就掼到地上
   那些泡到湖里的
   也洗不净血色
   这该是个狠心的男子
   揪起女子的头发拖进胡同
   或许如此倒好过些
   故我怜惜落叶
   绝不愿频频回首
   目尽雪花飞临的冥空
   江南之于雪城
   一路上毛发侧立成苇
  
   雪城中有一汪怜人的春水
   当初秋挽起江南的纤指
   你说报答
   就不要捂着胸口
   疼碎了
   会太美
  
   ●你在天山上等我来
  
   向北、向北、再向北……
   趿双拖鞋从江南小巷里穿出来
   披一肩月色路过刘婶的豆浆铺
   扶着秦淮河的桥栏顺着波的纹
   从那记忆撕裂处踩上岁月的苔
   向北、向北、再向北……
   长江水起浸不透那执意的罗袜
   早起的渔夫几时网到月色银钗
   清寒渔妇己捧出碗稀薄的期待
   涌到唇边却又来不及道声感谢
   向北、向北、再向北……
   将军的宝剑镶着一颗血色泪珠
   点燃的红烛映着帐篷外的斑白
   残旗将金戈之声卷成一场血雨
   风托不起历史飘零的一花一叶
   向北、向北、再向北……
  
   你在天山上等我来——我就来
   现在——我就在
   北风吹开传奇的画卷
   留一大片的空白
   让芳香的雪花飘下来、飘下来
   梅树下的人拂动着琴弦
   有不着意的梅花偷偷吻上我的鞋
   刹那间泪珠结满滚烫的腮
   请不要、不要回转身来
   只怕那一瞥
   将浩天的白雪、融成汪洋的海
  
   ●去古代、去古代……
  
   去古代、去古代……
   一个声音在催促
   去古代、去古代……
   一个声音在流传
   去古代、去古代……
   书页翻开尘封千年的夜
   眼眶斑斓千年不老的爱
   ……
  
   架在西厢的梯子被谁拿开
   红娘是否还在那墙外等待
   黄藤酒的杯子滚在桌腿边
   不是你的月亮贪杯不应该
 河南小儿癫痫病能治愈  听厌了笃笃伐木和捣药声
   羡慕老黄牛从鹊桥上走来
   还有葬了又葬的桃花瓣儿
   痴笑着锄头上那束红绸带
   ……
  
   是不是来得太匆匆
   惊散曾在这里聚合的云烟
   抑或是来得己太晚
   云烟早己遁入院内的枯井
   遍寻不见一吊玉佩、一方香帕、一封信笺
   荒园,蔓草依依
   依依晚风,荒园
   ……
  
   去古代、去古代……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强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开
   忽深又忽浅
   去古代、去古代……
   似乎是从枯井深处传来
   忽远又忽近
   去古代、去古代……
   今生莫要再徘徊
   留下一双绣花鞋
   ……
  
   ●一个丫环
  
   假如,你问起我的前生
   想必是一个、怜人的丫环
   小姐绣花时
   我就立在她的身边
   理着针线、递过刀剪、拂散轻烟
   我明白小姐绣的荷花、我明白
   所以推窗的时候
   托住纷落下的白雪
   不让它
   被风惊散
  
   假如,你问起我的前生
   想必是一个、痴人的丫环
   小姐赴约时
   我就守在夫人的身边
   聊聊佛事、说说绸缎、侃侃花期
   我明白花期里的绿叶、我明白
   所以浇花的时候
   拂去叶脉上的露珠
   不让它
   被人看见
  
   假如,你问起我的前生
   许昌哪家治癫痫专业 想必是一个、伤人的丫环
   公子问起时
   我就跑到淮河的岸边
   面向北方、望着蓝天、想起从前
   我明白春梦都太苦短、我明白
   所以淹没的时候
   紧闭青紫色的双唇
   不让它
   喊出诺言
  
   ●嫣紫
  
   谁在尘世轻轻地呼唤——
   嫣紫、嫣紫、嫣紫……
   嫣紫是一瓣带露的桃花
   一瓣桃花上的血
   嫣紫是掩上茶盖、眼角噙住的泪
   脸颊滑落、晚风吹干的梦
   嫣紫啊,嫣紫
   谁轻唤你的名字,在尘世
  
   现在是一块玉,嫣紫
   皎皎的手腕戴上去
   隐现桃红的十六岁、隐隐的
   从强盗的花轿中探出来
   挽上我的手、坐上我的马
   和上我的剑式——你的琴弦
   现在是一块玉,嫣紫
   冰凉冰凉地戴在我的手腕
  
   我在尘世轻轻地呼唤——
   嫣紫、嫣紫、嫣紫……
   你原谅的他却不能原谅他自己
   当利剑离开花枝
   你向他那些仇家们的妻儿
   深深地弯折
   嫣紫啊,嫣紫
   你是一瓣桃花、沾满我的露
  
   ●绮影
  
   绮影是你的名
   勾起一段恼人相思引
   烟熏青青青染了眼睛
   小窗人影桂花馨
   从前似又回
   千年香木转瞬灰
   犹不在如今
   ……
   芳菲未可随流年
   再嫁失约的季节
   痛指按住怡怀的琴弦
   溅血渍
   呓语湮在一片风声里
   收已收不回
   听又听不清
  
   ●采花盗
  
   从窗户翻身进来的时候
   她在绣花
   绣一朵莲花像她
   没有一丝惊讶
   白发在静逸中穿插
  
   你绣的胜过真的莲花
   淹死也不足惜
   只为采它
   没有一个回答
   波纹在流光中叠加
  
   冰凉的剑抵在下巴
   我害怕的却是
   眼神中找不到害怕
   没有更多刹那
   泪水在宿命中哗哗
  
   从窗户翻身离开的时候
   她在绣花
   绣一朵莲花像她
   没有一根白发
   血滴在指尖上发芽
  
   ●东方不败
  
   黑木崖风声犹烈
   吹干剑尖上的血
   那不是他的血也不是他的绝学
   是谁一定要这样的结局
   是谁划定分明的正与邪
  
   柔情纵然只有一夜
   却织下寸心如铁
   谁可毁灭天下
   又是谁可将我毁灭
   多少情怀换你挽留我的瞬念
  
   葵花不复存在
   红颜灰飞四野
   从来没有重来
   笑傲,又岂止是江湖
   应笑曾经错爱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