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明月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1:13:48
破坏: 阅读:3045发表时间:2016-10-06 20:39:58
摘要:离开夫子庙时,夜已半。秦淮河的热闹仍没有停下来,怕是这一夜她都不会安静。回到驻地,凝望一窗月光,心底便是一夜秦淮。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明月(散文) 中秋没有回老家,我只在秦淮。
   二十年前就知道秦淮很有名,不是因为它是六朝故都,也不是因为秦淮八艳,而是因为朱自清先生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这次我看秦淮人家,是隔了一层雨帘的。密密麻麻的雨滴敲打着青石铺就的街道,溅起水花一朵一朵,我踩着水花站在桥栏上,凝望着烟雨朦朦里的秦淮河。躲在伞底下,半个身子早已湿透,而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游人都躲进了小楼里,只有我伫立在雨幕下的文德桥上。这时,一阵阵笑声从隔岸雕花的小楼里传出来,雨声里显得不甚清脆,但很撩心。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在这绵绵细雨里,我反复读着品着这样的秦淮。
   不知什么时候雨已停,朋友电话催得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可我却依依不舍。路过对面的一条小巷子,指路牌上赫然写着“乌衣巷”三个大字,乌衣巷?我似乎有些惊着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没想到在行将离开的时候,我见着了曾经迷失了多年的乌衣巷,竟然生长在这个地方?穿行过去,窄窄的长长的一条巷子,没有一个行人,没有喧闹之声,只有滴滴嗒嗒的雨声,从琉璃的房檐下,从松竹的枝叶间。
   雨后清凉里的秦淮显得很安静,因为要赶下一站路,秦淮河就这样的在我无言的对望里湿了眼眸……
   儿子大学毕业了,留在南京,这一次,非要带我和他的母亲去看中秋夜晚的夫子庙和秦淮河。
   一头连着家,一头连着秦淮,家有父母,秦淮那端有儿子,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中秋要不要回?感觉陪儿子的时间还长,陪父母的时间要短。纠结好多天之后,最后还是选择了秦淮,因为这是儿子工作后的第一次邀约,他一直说领到第一个月薪水就带我们到夫子庙和秦淮河看看景、散散心、吃吃饭。难得儿子有这份孝心,而心里头依然舍不得乡下年迈的父亲母广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亲。儿子说,十一长假不到几日就要来,那时再陪我一同回老家看爷爷奶奶。中秋,儿子仅放两天假,来回折腾也不容易,最后拗不过,还是欣然去了曾经擦肩而过的六朝江南。
   吃过饭,先是爬了紫金山。儿子说,那是南京的母亲山,山不很高,游人如织。我们要了一条船,去莫愁湖里泛舟。船很多,一家家或一对对行在水中央。水还好,清,看不见底。最爱荷叶田田,开着朵朵锦绣。“山下藤萝飘翠带,隔水残霞舞袖。”(《莫愁湖》郑板桥)莫非说的就是水上雕塑莫愁。这名字真好,似乎要醒着人的心。夕阳里,湖水甚是好看,波光潋滟,想来“卢家何幸,一歌一曲长久!”
   上岸,直奔夫子庙,儿子说:夫子庙,是南京最繁华的去处。夕阳早已落幕,车子就是停不下来,沿着街道蠕行,没一处能够安放。绕过好几条街,在一个旮旯里才找到一处点把车停下来。我是迷了方向的,当年到过的印象一丁点都没有。人太多了,仿佛从四面八方一齐涌过来,没法停下来,也停不下来,只能顺着人流向前淌,不小心便淌进了秦淮河上的那座桥。刚想停下来,看看熟悉的桥栏,后面人便催得紧,着一身月白样服饰的管理人员站成一排,和善地告诉我:先生,这里停不得!伸头看一眼灯光璀璨中的秦淮河,心一下子兴奋起来。秦淮河原来是南京城的母亲河,难怪那么多人要来。好多船沿着一河灯影去去来来,想要划船,今夜怕是不能,排队的人早已让你看不到尽头了。我对儿子说,船不要了,下午刚刚划过。儿子说,来秦淮河若不划船,你定是体会不出桨声灯影里秦淮河的味道。
   说到坐船游秦淮河,这倒让我想起《七绝·秦淮河》里的句子“锦瑟微澜棹影开,花灯明灭夜徘徊。一池春水胭脂色,流到前朝梦里来。”不知谁的诗?就觉写得好。有很多名人曾经走过秦淮,曾经演绎着一场场繁华。唐寅、吴承恩、郑板桥、吴敬梓、林则徐、张謇……他们都是从江南第一贡院走出来的科举名人;杜牧、李白、刘禹锡、王羲之、王献之、王导、谢安……他们专程赶来为秦淮写诗作画或潜居此地,还有李香君、董小婉、寇白门、柳如是、陈圆圆……这些人都漂亮得让人不敢嫉妒。听说秦淮的一半脂粉,因她们才流成一条河。
   月亮上来了,从秦淮人家的房顶上。
   今晚月儿真圆真亮,好多人拿出相机、手机竞相给它拍照,好像感觉好多年没见过月儿这般的被人宠着,想必被人宠的滋味,肯定有不一般的美好。今晚的月光清澈温润,特别可人。十五月亮十六圆,偏偏今年却不是。秦淮这一晚真是热闹,那么多的人挤在那遥看这一块玉碧样的明月,那份思念肯定在月光融融里氤氲得化不开。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此时,我又不觉地想起十堰治癫痫病能治的好么了我的父亲母亲,他们一定正坐在自家的小院子里仰望这一轮明月。此刻,他们也一定会一样的想着我们的。
   挤过文德桥,又顺着人流没入街边的店。店里的人多了去,让你无法安放,更无从转身。隔壁是傣妹火锅店,儿子偏要进去,二楼里里外外都坐满了人,三楼也都坐满人,二百多个席位,无一处空闲。儿子就让我们分开站在旁边等,自己又挤到里间去寻找,约莫半个时辰,方才腾出一张桌子来,坐下,深深呼一口气,周身通透着火锅的料子味。窗外,人头攒动,整个夫子庙盛在一片喧嚣里。隔窗,我看不到秦淮河,只能看到斜挂在对面马头琴样房檐的月影,我想那里一定是满河灯影了。
   饭毕,店外依然人影憧憧,排队划船的人仍并排着数条长龙。桥上,安保人员还是不让人停下来,儿子说,这桥是决不会让人停下来的。不是有一句歇后语吗?秦淮河上的文德桥,碰不得。我没敢追问,只好找一个别样的出口离开。这一次,我没来得及去看乌衣巷,更没来得及靠近秦淮河,但我能看到秦淮河那一轮明月,朗朗地沐浴陕西有名的癫痫医院着我的身心。想像那些坐着花船的游人,他们此刻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在这样拥挤着的夜晚,他们等到了别人等不到的花船,听着船桨划过的水声,看着两岸秦淮人家花窗里筛出的灯影,那肯定是一种最美妙的滋味了。看着他们,我真是有些嫉妒,这让我又想到朱自清和俞平伯的桨声灯影秦淮河了。“在这薄霭和微漪里,听着那悠然的间歇的桨声,谁能不被引入它的美梦去呢?只愁梦太多了,这些大小船儿如何载得起呀?”他的桨声灯影秦淮河,我是无数遍都读不够的。今晚,我的耳边有桨声,我的头顶上有明月,我的身边又有那么多人陪着我的人,这样便足够了。
   妻子说,早知不来了,那么多人。我说,天下是大家的,月亮也是大家的,要是一个人看了多没趣呢。
   离开夫子庙时,夜已半,秦淮河的热闹仍没有停下来,怕是这一夜它都不会安静的。回到驻地,凝望一窗月光,心底便是一夜的秦淮……

共 250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