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晓荷·遇见】羊事两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56:16
无破坏:无 阅读:821发表时间:2018-07-23 15:59:02    一、羊的自由   距离阿克苏城五公里的地方有一座荒山,山势并不高大,只因山体是黑褐色的,而得名黑山。在黑山脚下有一个维吾尔村庄,名字就叫黑山村,村子大约有七八十口人。这个村子很早以前就以半农半牧为主,土地虽然多,可是极其地缺水,很多土地都荒芜着,不知哪一年,村子从阿克苏河引了一条灌溉渠,全村人畜饮用就靠这一渠的水了。   乌布利就是这个小村子土生土长的人,从生也没离开过这个不穷不富的村子。三年前,也就是古尔邦节前一天晚上,乌布利丢了一只过节要杀的羊。至今已有三年了,他还念念不忘那只丢失的羊。那只羊长得很威武,看模样就知道生殖力很强,要不是家里还有了一只比它更威武的种羊,前年古尔邦节不会想杀它的。可就在古尔邦节前一天晚上,那只羊莫名其妙地丢了。乌布利怕亲戚朋友说他小气,就另外杀了一只过节。古尔邦节过后,他和村里人找了好几天,好像这家伙突然蒸发了,从此就不见了踪影。   乌布利记得前年古尔邦节前夜,他和妻子的对话,他说:今年孩子都大了,也能吃了,杀一只大一点的羊过古尔邦节吧。   妻子说:不行就杀两只吧?亲戚朋友那么多,吃就让人吃好。   他说:杀两只太浪费了,就杀那只盘角的羊,那家伙又大又肥。   妻子说:我看行,咱们家留一只种羊就够了,没必要留两只。   从古尔邦节前的那天晚上,那只羊就失踪了。   在黑山里面发现了怪兽,奔跑起来非常快,一眨眼就不见了。头上盘着大大的犄角,浑身黑不溜秋的,身体庞大,跑起来把地踏得咚咚响,外面好像还穿着盔甲,头和四肢却很小,就像乌龟一样把头和脚缩在甲壳里。听放羊的孩子们还说,好像那家伙鼻子还会喷烟雾。   这是几个放羊孩子回来说的。村里的大人根本不信这几个孩子的话。后来,村里有一个大人也说,在黑山里也看到了那个怪物,形容的模样和孩子们差不多,村里才有一部分人将信将疑。但是更多的人不相信那些无根无据的传言。黑山是什么地方?黑山是阿克苏的一座荒山,虽不能说那是一个寸草不生地方,但那也是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既没有水又没有矿产,全是黑褐色的山体,连一根像样的草都不长,不要说那里有怪兽出没,就是有神仙也会被饿死渴死。   黑山出了怪物,村里就有好事者,相约几个要好的去看个究竟。到达黑山四处一片寂静,除了光秃秃的山什么也没有。寻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大家的胆子也就大了,放开喉咙大喊大叫,也没看到怪兽的影子,大家就回去了。村里的恐惧感也随之消失,又恢复往日的平静。   时隔不久,村里又有人说在黑山里看到那个怪物了。村里就有人觉得奇怪,问那人:没事你跑到黑山那个鬼地方干什么呢?   那人说:我只是路过那里,想找个解手的地方,一回头就看到那个怪东西了。   村干部本来更本不相信,可是假话说三遍也变成真的了,何况被村民传得沸沸扬扬的黑山怪物,已经在村里造成一定恐慌。村干部再三研究决定上报到乡里,乡里没人理这个茬儿,还没鼻子没脸地说:大白天见鬼了,你们不觉得荒唐可笑吗?回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村干部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说真的他们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村里人却深信不疑,而且这种恐惧感一天比一天强势,甚至有的父母哄孩子常说:别哭了,再哭,黑山老妖就来了。村干部为了安抚村里人恐惧的心态,决定要进黑山探个究竟。搜寻一上午并无结果,只见过一些羊粪和羊蹄脚印,别无发现。黑山说起来并不算大,在庞大的天山山系中,只是冰山的一角。可要想在黑山里搜出一个怪物又谈何容易,无异于大海里捞针。村主任买合苏提江说:不管怎样,都得给村里人一个交代,不能让村里人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下午刚前行了一段路程,就人有发现前面的山坡上,有一个黑点在动。他捅了一下村主任买合苏提江,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主任,你看那里,好像真有一个东西在动。大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感觉脑后生风,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村主任买合苏提江眯起眼睛,顺着指引的手势望去,声音也有些颤抖地说:没错,大家准备好家伙。   村副主任艾合拜尔做了一个包抄的手势,大家就分散开来,向那个黑影子悄无声息地包抄了过去。   距离那个怪物越来越近了,大家也可以看清那个怪物了。大家越接近越觉得像一只羊,只是比别的羊大了许多。包围圈越来越小,那家伙听到了响动,静静地望了一望,用鼻子嗅着风中的气味。   就在怪物蹬开四蹄想逃的时候,一只大网从天而降,那家伙拼命挣扎着,大家一起上手把那家伙按在地上,它发出永世无法改变的叫声“咩咩”。   回到村里,全村的人都来看“怪物”。这家伙两年没剪毛了,厚厚的毛有一尺厚,就像穿了一层厚厚盔甲,头上的毛几乎挡住了眼睛的视线。乌布利歪着脑袋走过来,蹲在地上左看看右看看,一拍大腿说:哎呀,这不是我家前年丢的那只羊吗!   有人疑惑地说:鬼才相信你的话,你家羊丢了两年多,早就成了别人美餐了,凭什么说这是你家的羊?   乌布利激动地说:我可不是那种见财起意的人,你看看这对盘着的角,再看看羊头的长相,和我们家丢的那只一模一样。   又有人说:一模一样就是你家的吗?你总得说出理由让我们信服吧?那我说是我家丢的行不行?   我记得丢它的时候,脖子上有一块牌子。乌布利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说:对,有一件东西你们都见过的。乌布利说着就蹲在地上,扒开羊脖子厚厚的毛,一块一寸大小圆牌子露了出来。看,就是这块牌子。那块牌子是一次秋季农牧民运动会上得的,上面还刻着‘黑山村第六届秋季农牧民运动会’的字样。   乌布利站起身仰面朝天:天啊!感谢那块牌子还在。   大家也都凑过来看,看到乌布利的样子,大家又都笑了。有人说:乌布利好运气呀,丢了两年的羊又找回来了,就当捡了一只羊,你得请我们吃饭。   乌布利气哼哼地说:请什么请,刚还都那副嘴脸,现在…哼!   不管怎么说,乌布利牵着失而复得两年的羊,心里还是很高兴。      二、两只羊的战争   赛买提,你家的羊又和和西热力江家的羊又顶起来了。   一听到有人大老远喊声,赛买提撂下坎土曼撒腿就跑,心里别提有多气了。自从春季农牧民运动会之后,不知自己家那只的羊中了什么邪,一天到晚,只要吃饱了喝足了,就想着办法挣断绳子跳出棚圈,别人家羊它不找,专找西热力江家的羊顶架,就像它们有八百年的仇似的。   赛买提和西热力江各自牵着羊走了。西热力江就像捡了多大的便宜似的,脸上笑得象一朵花,还一个劲儿地说:赛买提,好好侍弄着,秋天再一比高下。一看到西热力江那副得意忘形的嘴脸,赛买提心里别提有多恶心了。   赛买提瞥了西热力江一眼,连话茬都没接牵着羊就走了。可是他心里又是气又是恨,气的是西热力江那副不知廉耻的嘴脸,竟然笑得那么灿烂,简直能让他吐出十八年的饭;恨得是自己家的这只羊太不争气了,怎么就输给了西热力江家的羊了。赛买提走几步就停下来,狠狠地踢上一脚,还没好气地骂着:看你狗日的平日把你骚情的,啊!上蹿下跳不知咋能了,一上场你就不行武汉哪个看羊癫疯好了,啊!真是丢人现眼。   赛买提和西热力江是一个村长大的,他太了解这个人了。小的时候,这个家伙就不是个好东西,鸡鸣狗盗的勾当总少不了他,欺老打幼还是这个坏东西。赛买提从小也没少挨他的欺,没办法,那家伙壮得像一头驴,赛买提一个人是绝对打不过的。赛买提曾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一起上也没忙过他,也更加助长了这个坏家伙的嚣张气焰。   尕旺村的大人讨厌他,孩子们恨他怕他,可是大家又敢怒不敢言,怕这家伙黑龙江癫痫哪里治最好像狗皮膏药贴上了就掲不下来。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有一股难缠的劲头,如果谁得罪了他,准保没有好日子过。那年夏天,杏子刚熟,西热力江就去偷吃,被人家抓住了,为了解心头之气,就扇了一巴掌。这回好了,第二天那家人的烟囱堵了,大门上摸了很多粪便,圈里的羊也都在自家的自留地里。本想这样就算完了,谁知没过多久,刮了一阵不大的风,那家人的那颗杏树就被刮断了,再一看茬口迎风面已经锯断一半。知道是西热力江干的,可是那家人不想招惹麻烦,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好不容易西热力江这个坏东西长大了,这家伙又喜好上了沾花惹蝶,浑身总透着那么一股邪气。到了说婚论嫁了,他又不好过日子,今年娶了明年离,一连娶了五个妻子也离了五个,还是恶习不改,看到谁家大姑娘小媳妇漂亮,就起邪念。前几年,这个坏东西不知怎么了,偏偏瞄上了赛买提的妻子,非说他妻子给他抛媚眼了,惹得他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赛买提知道这是欺他胆小怕事,想干什么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妻子是什么人,赛买提心里太清楚了,别说给那个坏东西抛媚眼,就是见了生人脸都红,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吗。赛买提下足了狠心,只要那个坏东西再敢来,就让他知道老实人的厉害。还好,这个坏家伙不为什么偃旗息鼓了,这反倒让赛买提心里犯了嘀咕,过了很长一段不踏实的日子。嗨!不说了,反正一想起西热力江干的那些龌龊的事,赛买提就打心眼儿里恶心。   赛买提有时甚至觉得,他和这个坏家伙前世有仇,从小受他欺负不说,长大了也躲不过他笼罩的阴影。这回更邪乎,他家的羊也欺负上来了,你说这让人多成人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闹心!   赛买提一脸铁青牵着羊往回走。那只羊也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耷拉着脑袋跟在他的身后。回头看一眼远去的西热力江,再看看垂头丧气的羊,心里的恼怒和羞辱感一下子充满胸口。又是重重两脚地落在羊的身上,嘴里还不住地骂着,可还是无法消解心头的气和恨。要不是看在这只羊是家中重要财产,他非宰了这只不争气的羊才解心中的气。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之间就秋天了,尕旺村秋季农牧民运动会也一天天临近了,可是赛买提就是高兴不起来。   说真的,他有些怕秋天的农牧民运动会,如果赢了西热力江还好,也算出了心头之气,可是再输给那个坏东西,这脸面可就没地方搁了。可是,这种事情他无法掌控输赢,别说是羊与羊之间的争斗,就是自己上场了,谁能保证只赢不输。赛买提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可是输也要看输给谁,再输给西热力江他也实在太没面子了,不用村里人说什么,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维吾尔人有一句俗语:人不能总在一个地方摔跟头。   赛买提明白其中的道理,这几个月他没干别的,天天琢磨怎么在秋季农牧民运动会上赢回面子,最起码也要灭灭西热力江那股令人讨厌的气焰。赛买提每天精心饲养着羊,除了青草还给加了麸皮和玉米粉。为了不使羊跑出去惹祸,每天都把羊带在身边。   尕旺村秋季农牧民运动会的日子到了,斗羊场上非常热闹,赛买提知道都来看他和西热力江的。西热力江像个跳梁小丑似的,在那里和一群人口若悬河着,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赛买提扭过身狠狠地吐了一口痰,感觉心里舒服多了。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拼斗,西热力江家的羊渐渐体力不支,最后逃出了赛场。赛买提挺着胸昂着头走出斗羊场,后面跟着头上缠着红绸的羊,那感觉真美。 共 41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