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根】我家的匠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32:03
一、酿酒师   爷爷爱喝酒,这是众人皆知的。这喜好是否和遗传有关,不得而知,因在我出生之前,能给爷爷遗传的人已经故去,无法求证。但有一点我知道,爷爷曾经在烧锅(酒厂)当过学徒,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因此便学会了喝酒,也好上了这口。据说,有一次,还在学徒之前,爷爷去烧锅给太爷打酒,那烧锅的规矩是,只要不往走拿,可以随便品尝。只是,年轻时的爷爷不知原浆酒的厉害,拿起舀子咕咚咕咚像喝凉水似的灌了半瓢,结果,回家的路上,骑着马摇摇晃晃,一不小心,马失前蹄,把爷爷扔在冰面上,摔成小腿骨折。但此时的爷爷尚在清醒,拖着一条断腿,爬到岸边。前边犯了错的马儿返回到爷爷身前,匍匐卧地,爷爷扳着鞍韂,使出全身力气,翻上马背,那马儿竟将爷爷送回家中。   我记事的时候,爷爷已经老迈,但身体还很硬朗,虽然不参加大集体的劳动,在家中收拾自留地、推碾子拉磨、喂猪饲鸡,忙得也是团团转。只是闲暇之时,特别是吃饭的时候,隔三差五的总想来两口。那时不但物资紧俏,特别是白酒这类商品,都要凭票供应,而且多数人家都很穷,解决温饱都是难题,哪有闲钱买酒。好在,我家三叔在学校教书,每月可以领工资,加上外地工作的姑姑们也能给家里寄些钱,爷爷的这点嗜好也就能隔三差五满足一次。   爷爷喝酒,那才叫香啊,也不需要什么下酒菜,就是一碟咸菜也能喝得滋滋润润的。不过有一点,一定要把酒温热。记得那时家中曾有一只酒壶,是个现代工艺陶瓷制品,表面雌黄色,仿造玉米形状,颗粒和谷须都那么形象逼真。爷爷每次喝酒都是用那只酒壶,把酒倒进去,再把它放在一个盛开水的缸子里,须臾之间,开水的热量传导给酒,酒壶的上口就会升腾出丝丝缕缕的热气,此时,爷爷放下手中的烟具,倒酒入盅,然后三指捏盅,与嘴一碰,嗞儿一声,唇齿便向空中传递出惬意美好的信息……   爷爷爱好酒,也会酿酒,我少小的时候就见过,只不过那不是火气十足的白酒,也不是花里胡哨的葡萄酒,而是用黄米做原料,温润有余、土气十足的黄酒。   这黄米之母,北方人叫糜子,它二人之间的关系就类同于大米和水稻,更简单地说,糜子去壳,就是黄米。   这黄米酿酒的工序,我实在说不准确,只因当时年纪尚小,光顾贪玩,没太留心,徒留今日懊悔。只记得爷爷把黄米淘洗干净,在水中浸泡数日,然后放在笼屉上蒸熟,再装进一个坛子里,密封坛口,放在热炕头上发酵。另外还要投放酒曲,至于何时投放,比例多少,爷爷也对我做了保密,以至于现在我都不得而知。   数天之后,黄酒生成,取来一勺,舀酒入碗,酒色晶莹,黄里泛红,香甜四溢,吸人眼球,勾人馋虫,且酒坛与勺子之间,勺子与碗盏之间,丝丝缕缕,难断缠绵。   这黄酒我也品尝过,不敢用碗,也不敢用盅,觉得太珍贵,大人们都舍不得多喝,咱一个毛头小娃怎敢造次?只好用筷子头一蘸,舌尖舔之。也就那么一滴,糯糯甜甜,传遍全身,让我舌齿吧嗒半天,回味无穷。   那时的农村实在贫穷,很多人家温饱也难以为继,哪有多余的米拿来酿酒?因此,爷爷酿酒只能是春节来临之际,而且每年也只能酿造那宝贵的一坛。当鞭炮炸响、家人团聚之时,拿来享用,或在招待亲戚的饭桌上当作待客佳品。   今天,物资极大的丰富了,粮食也是年年大丰收,各种白酒、洋酒、果酒铺天盖地,让每一个喜好杯中物的饮者有了更多的选择。说起来,我也算是众多饮者之一,每每在家独自小酌之时,时常会想起爱喝酒的爷爷,以及爷爷酿造的糯糯甜甜的黄酒来。只可惜酿酒师早已作古,酿造黄酒的技术也没能传承下来。      二、皮匠   大集体时代,我父亲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主要工作就是饲养那些拉车耕地的牛马。这工种让父亲和大家有了不同的作息时间,就是别人休息他劳动,别人劳动他休息。但是,父亲并不是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作睡觉,往往是睡一觉之后,便找点事做。记得那些年的夏天,父亲常常会在闲暇时间熟皮子,做这活的人,农村叫皮匠。但父亲这个皮匠完全是兼职,从不耽误自己的工作。   俗语有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那时听了这句话就不舒服,诸葛孔明足智多谋,我当然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为什么在皮匠之前加了一个“臭”字呢?没有皮匠的臭,能有大家的温暖舒适、光鲜亮丽吗?但仔细一琢磨,就这一个“臭”字,也概括出皮匠师傅工作的劳累辛苦。   其实你可以想象一下,牛马羊这些牲畜们,一生一世都不洗澡,而且每天在圈里与粪便为伍,它们的皮毛不臭才怪,再加上熟皮子过程还需要把皮毛浸泡在水里,使其变软,还要添加芒硝,这就更膨胀了腐臭之气,匠人们天天摆弄这些臭皮子,身上能不留下腐臭之味儿吗?   熟皮子又叫硝皮子,简单说来,就是把动物的皮毛清洗干净,将干硬的皮子弄得柔软而有弹性。   这活计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复杂,而且还有很强的技术含量。   首先,要把皮张浸泡在一个大缸里,水的多少要以没过皮张为准。若干天后,干硬的皮张在水的浸泡下变得柔软,就可以进入到第二道工序,去油脂。动物的皮张放久了就变得又干又硬,其主要原因就是残留在上面的油脂和余肉日久失水而导致皮张收缩。脱脂这道工序的目的就是将皮张泡软之后,去掉余肉和油脂。其主要操作方法就是用刮刀或铲刀将余肉和油脂铲起,再用手轻轻撕掉。但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损坏皮张。接下来是清洗皮毛。这清洗皮毛要用温水把皮张浸泡一天,为了使皮毛能够干净整洁,还要在温水里添加适量洗衣粉,然后再用清水涮几遍,这样就变得干净无腥臭味道了。清洗完毕,进入到关键程序——硝皮子。这道工序使用的原料是用皮硝(又叫芒硝、碳酸钠)和煮饭产生的米汤调配而成,配好原料,就该将皮张下缸入硝,在入硝过程中还要记得每天反复翻动几次,保证皮张入硝均匀。若干天后,将硝好的皮张取出,沥去水分,放在绳索或杆子上晾晒。这时要注意两点,一个是要将皮张扯平拉直,另一个就是注意防止天气过热,晒坏皮板。有一年,大概是数伏天,天气过热,毒日头把所有的物体都晒得烫手。那天上午,父亲把皮张板朝下,毛朝上,挂在木杆上就去饲养室上班了。等下午三点来钟父亲回来,翻开一看,那些皮张和木杆接触的部分都被灼伤,害得父亲站在当院发了半天脾气。皮张晾干,进入到最后一道工序,进行刮皮。其实,这一道工序是去油脂的延续和深化,通过刮皮,可以使浸透在皮张深处的油脂除掉,还可以使皮张变得洁白、松软有弹性。但是,晒得干硬的皮张不能直接刮皮,这样做很容易将皮张撕裂,要提前在皮板上喷水,然后两张皮板相对放在室内地上闷一夜,第二天就可以刮皮了。   那些年,大队领导落实民族政策,只允许我们这唯一的游牧民族后代饲养牛羊,加上父亲又会熟皮子,近水楼台,我们便在物资紧张,缺衣少穿的年代可以有暖和的皮衣穿。当然,父亲也乐于助人,只要有人来求给熟皮子,父亲一定答应,从没要劳务费,那年代也不时兴。      三、训犬师与狩猎者   父亲之下,是我二叔。二叔出身农民,后来到了草原,当了牧民。父辈之中,二叔身材最高最壮,因为强壮的身体,二叔便有了好体力,也让他成了劳动的一把好手,干起活来从不知疲倦。因为能干,也就常常瞧不起别人的活计,有时就难免得罪人。记得有一次,我大概十六七岁的时候,和二叔一起往家里运玉米秸秆。卸车的时候,我负责用叉子往垛上扔,二叔在上面码垛。那秸秆一捆一捆的,并未十分干透,很有一些分量,并且秸秆垛已经很高,我并未完全成熟的身体便有些吃不消,左一捆、右一捆,常常扔不到合适的位置,让二叔不能满意。但二叔还是包容着,和声润语地指导着我,可惜,我力不从心,终于将一捆秸秆锋利的根部刺向了二叔的脸,疼痛之余,二叔终于忍不住骂了我一句:“笨蛋!”说起来,这还算是客气的,要是别人,他早就大发雷霆了。   二叔爱劳动、爱干净,同时还喜欢一种东西,那就是狗。   七十年代初,二叔回家养病,也帮着家里侍弄自留地,并做一些家务。劳动之余,从别人手里要来两只狗崽,精雕细琢地养起来。其实,那时的农家,养只狗儿来看家护院是习以为常的,可二叔养的狗崽却不是用来看家护院的。二叔说,那是细狗,很珍贵的,将来是要用来打猎的。那时二叔大病初愈,又加上遭遇婚变,心情不好,家里人从上至下都疼着他呢,所以也就由着他了。要知道,那两只狗崽几乎像宠物一般,每顿饭都要开小灶不说,还要和人们同居一室,这是多么的不方便啊。不方便归不方便,二叔养细狗的决心却未动摇半分。他每天给狗崽煮食喂饭,并且定时牵着它们放风,解便,还隔三差五到山野寻找死亡的动物尸体给它们吃,很快,这两只狗崽就长大了,并在外形上显示出与普通笨狗的不同。“头如梭,腰如弓,尾似箭,四个蹄子一盘蒜。”这是中国古代对优秀猎狗的评价,细观这两只细狗的外形,我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那两只狗儿身材细长,从头部到身体、到四肢,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而且整个腰身呈现出极好的流线型,一看就是可以高速奔跑的运动健将。   有了良好的身体条件还不够,还要培养蹲守、搜索、追赶和捕捉的技能,否则一切都成空话。为了这些,二叔每天牵狗上山,磨炼它们的性情,培养它们的机敏反应,教它们快速奔跑、折返跑、变速跑、快速转弯掉头等技能。这些技能形成之后,捕捉就成了最后的难点,许多猎狗初学咋练往往都是追得上,却抓不住,不是扑个空,便是一下口一个前滚翻。针对这种情况,二叔便领着它们观摩老猎犬的捕猎,并找来一块肉,用绳子拴着变速奔跑,让狗儿们跟在后边捕捉……就这样,两只细狗终于上道,最后满师出徒,走上了工作岗位。   记得它们捕捉的第一个猎物是一只狐狸。那天,是个秋日下午,我放学回家,见二叔不在,两只细狗也不在,我就猜他们可能上山了,但没想到的是,时隔不久,二叔就领着两只爱犬走进来,肩上还搭着一条火红的围脖,仔细一看,分明就是一张狐狸皮,而且,那狐狸妖媚的头脸还齐全地和皮毛连在一起。二叔骄傲地说,一只火狐狸,光身子就快三尺了。   后来,二叔就把捕猎当成了自己一项重要工作,隔三差五,兔子啊,狐狸啊,总会有所斩获。   再后来,二叔病体痊愈,返回牧区。而那两只细狗离了主人,变得不安分起来,到处作案惹事,父亲不得不忍痛割爱,将它们送给其他狩猎者。   以上故事发生在《野生动物保护法》未诞生的年代,如若是在今天,那二叔可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四、多才多艺的三叔   三叔是个教师,可早年却是学医的,实际上他是很喜欢这个专业的,只可惜时运不济,学至半路,正赶上国家经济困难,许多单位开始下马,三叔所在的卫校也未能幸免,于是满腹雄心壮志的三叔不得不回乡务农,好在时隔不久,村子里学校招聘教师,三叔经人推荐,走上了教坛,成了一位乡村教师。虽然走上了教坛,但三叔并未彻底隔断与医学的关系,隔三差五被村里邻居们请去打针输液。那个年代,交通极为不便,又缺医少药,三叔这半个大夫自然就成了村里的医学“专家”,当然,能为大家做事,甚至影响了休息,三叔也乐此不疲,年复一年地当着活雷锋。说到这点,有一件事非常值得一提,当年二叔患上癫痫病,到处求医未果,三叔将其接回老家,然后寻得一偏方,自己动手,配置药丸给二叔吃,不料想,两副药吃下去,二叔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了,而且一直到二叔离世也没再犯过。要知道,那时的癫痫病在医学界可是个难题。   三叔是个教师,却有着多方面的才能,和教书行当有关的书法、剪纸、刻字都很在行。“文革”时代,年画都被当成“四旧”而被破除掉,老旧的土房,不布置点什么,一点年味儿都没有,于是三叔就找来五颜六色的彩纸,用各种笔体抄写上毛主席语录诗词,周边再画上各种花纹图案,张贴在墙上,既突出了时代特色,又美化了环境。我孩提年代,过年时兴提着灯笼走街窜巷,在那些个没电没月亮的暗夜,孩子们穿着新衣,三五成群,提着形态各异的灯笼游荡在街巷里,自然构成了乡村年夜里一幅独特的风景。有一年,三叔突然来了灵感,用彩色皱纹纸给我们哥几个做了可以折叠的灯笼,让我们在小伙伴们之中大大风光了一回。   三叔还会编筐,其实,编筐在农民眼里算不得高超技艺,关键是三叔编的筐不但细密周正,结实耐用,而且上面还有美丽的图案,有些简直就是现代工艺品。   编筐的原料多采用自家的榆柳枝条,有时也去山野上砍来。这些枝条一定要晾晒一两天,使其失去一些水分,变得柔软一些,这样在使用时才不至于折断。一般说来,野生的树条比起自家栽种的结实耐用,只是它们野惯了,没老师管教,长相自然比较放肆,不整齐不顺溜,拿回来还要修修剪剪,有些弯曲的太厉害了,还要拿到火上烘烤,再把它们压直理顺,以备使用。   材料备好了,便开始打底。先挑出一些较长的枝条,每四根一组,一共四组,交叉摆开,用来做“经”,剩下的枝条做“纬”,用脚踩住经,从底下一根根编起,一边编,一边还要调整经与经的距离,使之匀称,还要将纬的间距管好,如果是为了结实耐用,一定要压密压实,同时还要不时将经向上弯曲收敛,否则,编出的作品不是筐,而成了平板帘子,什么也装不了。   筐的深度差不多了,就该是收尾,叫做编筐边,就是把竖起来的“经”一根根的编插到“纬”里面。这是编筐技艺里的难点,既要严实缜密,不露枝条,还要匀称美观并呈现出美丽的花纹。   收尾之后,要进行修补,用刀剪削去多余的枝条,用踩压手段调整枝条间距和筐子的形状,使之达到理想状态。   当然,筐子的作用不同,使用的材料、编制的手法以及筐子的形状也有所不同。但是不管哪一类筐子,三叔都尽可能精益求精,使其达到尽善尽美,让人看上去美观大方,而有些篮子,放在今天,完全可以放在橱窗里当工艺品出售。   三叔还会铁活儿,还曾锻造过一把匕首,并给它制作了一把好看的椴木刀鞘。只可惜那东西中看不中用,只能当做摆设,藏在家里镇宅。      五   传统的农村,基本上是自给自足或半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好多物品和生产工具都需要自己制备,因此,不仅是爷爷和父辈们,大多数农民都具备一两样匠人手艺。艺多不压身,学会了,别人偷不走,用时不发愁,有时乡邻们求到了,还能让自己荣耀风光,即使身体劳累,能够帮助他人,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如何治疗癫痫效果最佳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武汉哪里有能治疗癫痫的医院癫痫病患者发病前的症状表现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