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心音】定心符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56:30
(一)   在医院旁的一家小餐馆里,鲁力点了碗牛肉面,安静地坐在桌前等候。对面隔桌的一个陌生女子正无拘无束地吃着一盘扬州炒饭,嘴里发出窸窸窣窣的愉悦声响。   女子吃得差不多时,目光像风一样扫过鲁力:“你经常在这里吃饭?”其语气如同跟一位老朋友寒暄。   鲁力扬脸定定注视她几秒,女人身穿白色棉布上衣,配蓝灰牛仔裤,五官平淡得难以找出特性。可正是这种所及之处的平淡,给人一种亲近感,哪怕只是初次接触。   “偶尔,在这里躲雨。”鲁力不咸不淡地应道。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门外望去。突如其来的秋雨仍在不容商量地倾泻着,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雨点击在地面发出无数微量的爆炸声,人们视野内的所有建筑物全被淋湿。渗入餐馆的雨水在侧墙勾勒出一幅人体静脉图,使人仿佛置身于医生的办公室。   “我不躲雨的时候也常在这里吃饭,” 女人转回头来,将目光黏在鲁力脸上,说,“很多时候我都在外面吃饭,一会还得回单位。”    “加夜班?”鲁力觑了一眼表,时间刚好跨过六点,指针形成一个最大的钝角。   “是倒班,我在医院护理部工作。上夜班的时间比较多。”女人将盘里最后一口饭送进嘴里,边嚼边补充道,“不过,你们后勤部加班的时间也挺多,我周末轮班,总看到你们在干活哦。”   “你对医院的部门挺熟悉嘛。”    “一般啦,”女人端起桌上的茶呷上一口,说:“我们那儿,什么电路啊,水管啊,经常出问题,麻烦你们的时候很多,自然就要熟悉一些。”   “呃,”鲁力拍拍脑门,迟疑地问道,“经常?护理部在住院大楼里吧,我去过一次,好像没看到你哦。”   “你才来一个月而已。护理部求助你们,那个龙胖子未必是安排你来。”她口中的龙胖子指的便是后勤部的主任。   “你连我什么时候上班都清楚啊?”鲁力咂了一下舌头。   “嗳,你叫鲁力嘛。后勤部,除了你,还有杨师傅,五十多岁啦,在这干了十三年,水电机修都蛮在行的;嗯,还有一个叫林世功的年青人,比你早来几个月,对不?”女人突然放低音量,说,“至于那个游边致,听说是个关系户,基本不干活,一般就呆在办公室守守电话,填填记录。”   “你记性蛮好,有点像查户口的。”   “才说了嘛,后勤部接触得多。”   “我才来,你也记得这么清?”   “单位认识你的人多啦!”女人和悦地笑道。   鲁力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没发现自己有让人值得注意的地方。”   女人意味深长地抿嘴一笑,似乎在玩味他说的这句话,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这时餐馆服务员将牛肉面递到鲁力桌前,他便不再多问,安静地吃起来。   女人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又闲聊般挑起话题:“嗨,你干活的样子很好看。”   鲁力抬头望一眼女人,又低下头,自我审视一番,问:“像机器人,样子很木讷吧?”   女人莞尔一笑,说:“不,十分专注。”   “你怎么知道?”   女人将手支在桌面上,没有即刻回答,像鄂州哪种方法治疗癫痫病好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词:“这个嘛,我站在窗边,往大院一瞧,好多时候,你就暴露在我……”她顿了一下,说,“暴露在……我们视线里。”   “后勤部的工作就是打杂,当然满院跑喽,又不搞潜伏,暴露是自然而然的事。”   “你是大学生哦,打杂的活干得倒是挺卖力。”   “工作嘛,都得从最基础的干起。”   女人翘起大拇指,说:“哎哟,有点像领导的口气。我们主任经常念叨这个道理。”   “差不多,龙主任也是这么说,领导的训词都一样吧。”鲁力说话时并没有抬头,他在油亮亮的汤面上似乎又看到了龙胖子煞有介事的训诫场景:   “你们过来一下。”龙胖子说完,便像一袋大米般陷在“龙椅”上。那张黑色西皮转椅被后勤部的人戏称为“龙椅”。   除开游边致,杨师傅、鲁力和林世功三个人立即从木制排椅上站起来,迅速集合到他的面前。龙胖子立即绷起那张像棉花一样松软的脸,说:“上周我们的工作完成得不错,得到院长表扬。不过千万不要懈怠,现在单位正在搞创先争优,你们啊,虽然不是党员,但也不能输给他们,工作一定要冲到前面!明白吗?”   大家听完,便风吹草动一般整齐地点点头,说:“明白!”那声音像树叶一样在龙主任耳边飘荡。这时,游边致哗一声举起手上的报纸,像猫舔奶碗似地翻看起来。龙胖子并不理会他,拍拍鲁力的肩膀,再拍拍林世功的肩膀,说:“年青人,工作嘛,都得从最基础的干起,不要怕累哦!单位不会亏待努力干活的人,明白吗?”   鲁力的嘴角漾出微乎其微的笑容,说:“主任,我们也是单位一员,我们肯定会当先进的!”   “喂,发呆啊?”女人用勺子敲了敲空盘,发出当当的声响。   “哦,没有。”鲁力再次打量女人,发现她素净中透露着几分灵气。   “我叫珍艾,以后护理部的水啊,电啊出了问题,我就直接找你喽。”女人说完,站起身来望望门外,秋雨已经渐渐稀落。   “珍艾——,嗯,很好听的名字。对了,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你站在窗口往外看,院里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就单单注意到我?”鲁力试探地问。   “前些天,我的同事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指着院子大声嚷道,说,来看啊,那个就是闯进会议室闹腾的鲁力。”珍艾脸微微一红,“就这样认识了你。”   不等鲁力回应,珍艾已经跨出门外,甩下一句:“我去上班了,再见。”   (二)   “看什么?草又没长到住院楼的墙上。”杨师傅猛地跳开,忍不住问道。   鲁力回过神,这才注意到自己扬脸看着住院楼,手中的引水软管冒着汩汩大白花,却冲在草坪的石台沿上,溅得两人一身脏水。“呃,我在瞧……”他迅疾调整软管方向,口里支唔着,却找不到合适的宾语。   “瞧美女吧?”杨师傅躬下腰,拍拍挂在裤腿的水点,问道。   鲁力唔一声,却又敢紧摇摇头。总之,他今早到草坪区浇水,脑里跳满了昨天与珍艾的对话,满身颇不自在,总觉得住院部窗口有人瞧着他,干活全然不在状态。   “美女嘛,得在楼顶找。”杨师傅举着大剪子,对准几株冬青咔嚓一声剪下去。   鲁力拍拍脑门,向楼顶望去。阳光像轻柔的尘埃一般,扑在他的脸上,他内心涌上一股莫名的温馨。太阳从浩瀚宇宙的一端出发,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小小行星,用其另一端温暖微乎其微的自己。是啊,这实在奇妙,天体运行,从未忽略我们的存在。   “阳光那么好,没人会想不开跳楼的。”鲁力嘴角漾出一个笑意。   “你小子反应还算快。”杨师傅舒展一下腰背,接过鲁力手中的软管,说,“时间不早了,你去库房准备材料,这里我来弄,完了马上到伙食团,那儿要换几盏灯。”   鲁力跑向库房,几个裹着白褂的护士与他对擦而过,目光在他脸上不经意地挑了一下。   “他们都认识我?!”鲁力心里念叨着。珍艾说的每个字变成一个个小爬虫,再次钻进他脑里。“来看啊,那个就是闯进会议室闹腾的鲁力。”   “我可能做得真的太冒失了。”他自怨自艾地叹道。   鲁力心里念叨的事发生在上周一。   那天下午,院子里的柳枝迎风摇曳,正卖力地向人们展示着秋意的浓厚。住院部一楼配电房线路出现故障,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火灾。鲁力和杨师傅、林世功接到龙主任电话,带着工具匆匆赶来时,浓烟已滚进了附近的两间病房。几个拖着吊瓶的病人正在走廊乱撞。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苗条女子,穿一身绿色连衣裙,好似一根水葱站在病房走廊上,哭喊着……后来他知道,这位是办公室的主任,大家背地里叫她水葱主任。除她外,还有龙胖子和几个领导模样的医生站在走廊口你一句,我一言,就是没人敢冲进去。他们看见鲁力几人到了现场,便找到了指令的执行对象,开始指手划脚地吆喝着。鲁力和林世功反应很快,立即钻进浓烟,背出那些吓得乱撞的病人;杨师傅冲入配电室拉湖北看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下总闸,迅速从消防箱取出消防带和水枪,熟练地装接好后喷向大火。火差不多熄灭时,游边致才从走廊外昂首大步走来,手上拿着个干粉灭火器,用奋不顾身的姿态把奄奄一息的火苗彻底扫荡干净……   医院两天后召开了职工大会。院长回顾了救火的惊险的一幕,言之凿凿地总结了几位现场领导的快速郑州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期反应和义勇行为,认为这次应急处置临危不乱、有序有力的。会议对救火人员进行了表彰,龙胖子、游边致在领导朗朗的宣读声和音乐的飘扬声中神气十足地走上领奖台,每人得到一张奖状和六百元块人民币。鲁力此时就在会议室外的大院里,他一边扫地,一边侧耳倾听获奖名单,一种强烈的不公平感向他劈头压来。鲁力将手中的扫帚狠狠摔在一边,阳光下飞扬的尘土将他外衣稍稍涂改一下后,又无声无息地沉落在地面。这时,鲁力撞开大门,外面炽热的阳光便十分突兀地倾泻到会议室里,带进一点灰尘的味道。所有人的目光云集到鲁力身上。   “为什么名单里没有杨师傅、林世功还有我名字?救灾那天我们跑到最前面,救出了那些病人!”鲁力的声音很激愤,但在诺大的会议室里显得很薄弱。   会议室立即响起了一阵的议论声。站在奖台上的龙胖子夹着尾巴跑上主席台,在院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院长刚想说话,嗓子又被什么卡住似的发不出音,语言在这时倏地失去生命力。半晌,院长在一片杂闹声中努力清理了一下肺部的淤气,卷土重来地说道:“大家安静一下。”尔后将目光转向鲁力,“鲁力同志,你积极救火的行为是值得大家学习的,至于表彰的事请你去联系工会主席,她会给你一个合理答复。”   这件插播的事件暂时鸣金收兵,音乐很快又响起来,颁奖仪式继续完成它应有的收尾。这时有一只蝴蝶从会议室大门飞进去,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十分绚丽,似乎意在使颁奖仪式显得更加完美。   第二天上午,鲁力挤出时间跑到工会主席办公室。主席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长着一副亲切模样,她听完鲁力的问题后,拿着手提包,作出要外出开会的匆忙样子,说:“杨师傅和你,还有林世功是劳务公司派遣的,和医院没有直接的人事劳资关系,昨天举行的评优表彰活动只针对医院的职工。”主席走到门口,觑眼表,补充道,“明白了吧,还有什么疑问,你也可以直接咨询办公室。”   鲁力给老家的舅舅拨去电话。听筒里传来朗朗的安慰声:“现在找个工作太难,我都托了好多人,医院才同意你以派遣工的名义来上班。你舅舅在大兴山教了十几年书,还是个民办教师,一个月才领千把块钱。慢慢来,有机会的时候我再托人,看能不能和医院直接签个合同。鲁力啊,不要多想,好好干活就是了!”    “好好干活,好好干活!”鲁力反复嚼着这话。   “你念叨什么?草坪那边忙完啦?”龙胖子向匆匆进门的鲁力打去一个问号,脸上的表情颇为严肃。   鲁力的记忆倏地被打散:“嗯,杨师傅还在那里弄。我回来拿材料,马上去伙食团换灯。”   “哎哟,我差点忘了,一会有记者到门诊部采访,你们先去那里把卫生打整一下,忙完再去伙食团换灯,中午前必须搞好,记者在那吃午饭也说不定。”龙胖子觑眼表,马上换上一副和善的表情,对游边致说,“老游啊,草坪那边,你去帮着弄一下,杨师傅他们还得忙其它事。”   “林世功呢,今早咋没见人影?”游边致颇为不满地问。   “这小子,说是今天参加什么考试,请了半天假。”龙胖子说。   游边致从排椅上站起身来,将手上的烟头往地上一扔,踏脚碾死:“那你在这里把电话守好。”他差不多用命令的口气回复道。   鲁力到库房拿上工具和材料,返回草坪区,跟着杨师傅像风一样东奔西窜忙活起来。上班一个月以来,他觉得这里的工作如同病房的氧气瓶一样饱满充实——每天在门诊部、住院部、行政办公楼、草坪活动区、停车场跑来跑去,安保、绿化、保洁、水电检修……样样都要做!一言蔽之,只要属于医院的地盘,就总有他们的活儿干。他就像游戏“萝莉快跑”里的角色,正行进在人生的“Level 1”。他知道,现实不会无端地恩宠一个人,如果要穿过这一关,迈进更高的阶段,必须努力干活,干活,干活,改写自己在游戏里的试用角色。   鲁力在离医院几公里外的绿草村租了一间农家房舍。每天清晨,鲁力带着他的希望从这里出发,夜幕降临再回到这里。他常常独自吹着口哨,或低吟小调,以快活地填埋日子的单调和沉静。他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这个被家乡人羡慕不已的国家单位突然温情脉脉地告诉他:“嗨,鲁力,从明天起,你便是单位职工的一员,派遣工的‘头衔’和你无关了。”   (三)   “嗨,干嘛喃?”珍艾拍拍鲁力的后背。   鲁力转过身,珍艾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满满地装进了他的眼里和心里:“嗯,这个线盒有点松,”他从靠墙的木梯上爬下来,拍拍袖口的灰尘。 共 1298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