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华文]那年 那月 那人(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1:22

读师范的时候,米兰、贝贝和我是有名的“铁三角”。那时候,不论在教室、图书馆、饭堂、寝室,还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米粉店,我们仨都形影不离。我们都喜欢桂林米粉,吃米粉的时候都喜欢一勺一勺往里加红红的辣椒油。我们都喜欢玩,一玩起来都很疯。记得有一年放假,我们连贝贝和米兰回家的路费都玩光了,最后是我回家偷偷问婶婶借钱给她俩买的车票……三年的师范生活,我们一般都以"铁三角"的组合出现在同学们的视线中,如果哪天看到单了哪个,总忍不住要问上一句:怎么才见两位,另外一位呢?

那时候的米兰老是一头短发,一身运动休闲服,从不穿高跟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颇有她老爸的风范。米兰的父亲复员前是一名参谋长,米兰的童年是在雷州半岛的部队家属大院里度过的。家属大院里大都是男孩,爬树、摘果、掏鸟窝……米兰从不逊色。米兰的父亲复员后回到家乡的县城,当组织部长。米兰毕业那年,恰逢父亲被审查,据说是有人举报了米部长的经济问题。这对米兰来说是人生的一大转折。果然,米兰被分到距县城五十多公里的一所乡办中学当老师。我头一次去看米兰,先坐了差不多三小时的车到米兰县城的车站,到了车站再转车,从县城到米兰那个方向的车一天只发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都是过路车。我刚好赶上最后一班车。从县城再往北,五十多公里全是山路。我按照米兰在信里教的,事先把下车的地点报给了司机师傅,让他到点提醒我下车。

也不知走了多久,司机师傅大喊了一声:黑风岭的!在这下了!我下了车,早有一个开着两轮摩托车的在等着了,是米兰为我请的车。那人和车都蒙着一层黄黄的尘土。因为是秋冬季节,很久没下雨的缘故,偌大一条黄土路上,尘土飞扬,路边的灌木丛全覆着厚厚的土。米兰在信里告诉我说,下了车到她们那所中学,还有四五公里。

一路上漫山遍野的橘子树,挂满了金黄金黄的果实。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当地男人,话不多,开车技术还不错。摩托车载着我,在黄土尘中一会上坡一会下坡,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坳。我坐在后面,观赏山中的秋景。迎面而来的山风掺着橘子的清香,再加上我飘逸的长风衣一直飘呀飘的,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诗意满满。米兰把我接到宿舍没多久,一个高个男孩闯了进来,趿着一双人字拖,嘴里哼着“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见到我,热情地伸出双手说:"本人西早覃,很高兴见到你!"这人是跟米兰同一办公室的本校的一名老师,后来就成了米兰的丈夫。

两年后,米兰的父亲没查出什么问题,证实被诬告,官复原职。米兰也离开了那所中学,到省里进修了三年。进修结束后就和丈夫一起回到县城工作。

贝贝和米兰来自同一个县城。贝贝的父亲是县长,见多识广,说话幽默风趣。贝贝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那时经常参加进修学习,无暇顾及贝贝跟哥哥。兄妹俩从小就被父母安排在一个远亲的家里寄养,当然生活费给的不少。背着父母,贝贝和哥哥经常受虐待,而父母总是不相信亲戚拿了那么多生活费还会虐待他们兄妹,所以不管哥哥怎么说,都当是小孩子任性、胡闹,找借口赖在父母亲身边,一笑置之。一直到上小学,兄妹二人才回到父母身边生活。

童年的经历使得贝贝的个性里充满了叛逆。贝贝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天资聪颖。琴棋书画一学就会,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成绩非常优秀。父母想让她跟哥哥一样读重点大学,她自己填报了师范学校。毕业后,父母想把她留在县城,而且完全有能力在县城给她安排一份工作。贝贝自己在分配表上填了一个乡镇小学,拿到介绍信就自己报到去了。父母对她无可奈何。一个偶然的机会,贝贝认识了在县城开服装店的老公,他是外地的,大学毕业后就来了。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贝贝父亲的耳朵里。自己开店,甭管你什么出身,都是个体户。堂堂的县长千金找一个个体户,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爆炸性新闻!贝贝的父亲气暴如雷,严令母亲严密监控女儿的行踪。可贝贝还是在母亲的眼皮底下偷偷地盖了单位公章跟她老公领了结婚证。一年后生了一个千金,贝贝父亲亲自办满月宴,为自己铺了台阶,向女儿表示投降。

贝贝丈夫家世代经商,家族生意做的很大,听说有公司、有酒店,还有厂子……养了儿子后,贝贝就辞掉工作,跟着丈夫去了北京。他们家在清华园附近接了单大工程,贝贝很快就成了丈夫的得力助理。一对儿女读高中就去了英国,贝贝经常回广西参加一些公益性活动。每次回广西,我们仨都会聚一聚。

二十几年过去了,环境在变,周围的一切都在变。我们也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但是,彼此之间的那份牵挂,那份纯真的友情,一如醇酒,越陈越浓。

2、雪之缘

2015年的大寒节气,竟然给家乡带来了一场雪,据说是有气象记录以来第一次下雪。

对于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我和我的小伙伴来说,小时候对雪的向往和期待,几乎成了一个伟大的理想。那时,拥有雪花梦的小伙伴们总会用这样的语句表达自己对雪的崇拜:如果能让我看到真正的雪花,这辈子让我干什么都行!

那时候我们的雪花,全是从书本上走下来的:像鹅毛一样一片一片,轻轻地、柔柔地,漫天飞舞就像河边的苇絮一样飘逸;铺在地上,人踩上去,应该就像踩在棉花堆一样松软;在雪地里打几个滚,再抓几把雪来吃,肯定比夏天里吃冰棍还要过瘾……

每每我们侃得起劲的时候,在旁边修竹篾织鸡笼的老叔公总要给我们兜头一盆冷水:小孩子不懂事!冰天雪地的冻死你们!乱瞎想!听爷爷说老叔公年轻时被抓过壮丁,因此有机会成为村里走得最远,见识最广的人。可我们都不以为然,坚定地相信书上写的准没错,雪就是跟童话一样的美!心中对看雪的热情丝毫不减!

第一次距离雪最近的,是有一年暑假去丽江,我住的酒店房间一打开窗就能看见玉龙雪山。当地的朋友说雪山上的积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山顶上的一点,山上的石头裸露出来之后风化得厉害,安全起见,一般不给游客上山了。就这样,我隔着窗与玉龙雪山遥遥对望,却没见上雪。离开丽江时还不停地慨叹:没能赶在全球气候升温前来丽江,相当的遗憾。

第二次,是在九寨沟,我与雪又一次擦肩而过。我去的时候正是深秋,满山满沟斑斓的色彩以及五光十色的水池子,童话般令人沉醉。离开九寨沟回到成都的第二天,九寨沟里那个为我们导游的小姑娘打电话说,九寨下雪了,好在我们走得及时,大雪封山就走不了了。一年当中有好几个月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小姑娘,哪里读得懂我对雪的那一份迷恋!小姑娘带来的关于下雪的消息,直让我扼腕叹息。

我是去到东三省才见到了梦想了多年的雪。我们一行出发的时候是零上二十度,当飞机降落在沈阳的桃仙机场时,广播里说室外温度是零下十九度。我们是从夏天穿越到冬天了,有个同伴开玩笑说。刚走出机场,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我惊喜得不得了:幸福来得太突然!雪下得很小,我伸出双手接了好一会,才接到一两片,一眨眼功夫就在我的手心里融化掉了!这是我初见雪,有点小小的失望:哪里有鹅毛的样子,分明就是霜花!直至到了哈尔滨,到了亚布力,我真正地走进了雪的世界。原野、山川,白雪皑皑。我穿着笨重的雪地靴,厚厚的积雪在我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响,一不小心就被狠狠地摔在雪地上,很疼,但很开心!我们坐在马拉的雪橇上,风驰电掣般地穿越林海雪原,纵情呼吼,气壮山河。

在亚布力国家滑雪训练基地,我们遇上了暴风雪。大风卷着雪从山顶一路下来,扑向我们。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像扯烂的棉絮一样的雪花,天色马上变得昏暗起来。雪打在脸上,冰冷而刺痛。我们的车跟着一辆清雪车以不到30公里的时速走哈牡高速返回哈尔滨,车窗外一片漆黑,一星灯光都没有。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哈尔滨,好像变得遥不可及。那一刻,我突然对阳光灿烂的家乡产生从来没有过的思念和热爱!那一夜,我们是悬着一颗心回到哈尔滨。那个暴风雪的夜晚,冰化了我对雪的热情。

一场雪不期而来,造访了温暖如春的家乡。虽然雪不大,但足以让本地进入速冻模式。热心公益事业的朋友加入了暖冬慰问队,走访了几户特困家庭,遇到了在这寒冷的冬天里还穿着短袖衣服的一对姐妹;还看到了八十多岁的老婆婆睡在冰冷的地板上,盖的只有一张硬得跟铁板似的老棉被,她的亲儿子就住在隔壁装有空调的洋楼里……多愁善感的朋友唏嘘不已,我也跟着泪流满面。

家乡下雪了,听说差不多有三千多人同时拥上下雪的山头去看那薄薄的一层雪。可我已经没有了对雪的期待和向往。这个冬天,我更期待那些缺衣少被的人,那些流浪在外的人,过得更温暖些。

癫痫用老方子如何治郑州小孩癫痫病医院鹤岗治疗癫痫病哪里更正规?西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