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年终的薄礼(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28:02

腊月的鹿城,已是铺过一层薄雪,天气变得比降雪前冷了许多,这样的天气也正好赶上了回家。学校统一放假后的第二天,我和老乡两人就摸黑向长途汽车站迎去。也许是过于兴奋,一晚上也没有一丝睡意。离开学校时,朦胧的曙色还没有上来,冬天的早晨格外的清冷,校园里也异样的寂静。

到火车站时,天空微微亮出了一点白,零星地照耀着寒风凌冽的大地。我和老乡在火车站下来,顺便向候车室转回去,里面虽然有喧哗,却不让人感到冰冷。因为火车站距长途汽车站仅一站之遥,所以我们才故作悠闲借道候车室避寒取暖。

候车室的大厅灯光明里透暗。年终了,四面八方的人要回家过年了。长长的椅子上坐满了人,坐不下的就打地铺,反正检票口至大门口排满了人。我沿着楼梯走上去,眼神不由地飘向人声喧哗处。快检票了,有人从熟睡中醒过来,并喊着同行人。此时,人像丢入水中的鱼,精神十佳。这是通往南方的客车,途中几乎是没有转道下车的。对于南方人来说这无疑就是趟回家迎接新年的礼物,要送给久未见面的亲人。

我眼角的余光扫描着灯光亮堂的候车室,只见靠墙角处斜身侧卧着一位年龄稍大的老人。他双手紧紧地套在一起,头垫在石柱上,双眸明晃晃地注视着众人,眼神中流露着一种哀叹的色彩。他久久地望着,突然眼睛变得红热起来,看上去是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强制压抑住了此刻心中难以倾诉的情绪。他透过大玻璃窗,转向注视刚刚佛晓的天空。此刻,熹微的晨光缓缓地亮了起来,去南下的车早已经车去人空了。

天色大亮起来,车站外的一切都看的一览无余了。他侧过了身体,双手从袖中脱了出来。只是背部还是依然倚靠着石柱,然后向前倾了倾。试试身子被冻的僵直了吗?他反复地做了几下,神情又变得木呆。脸色也渐渐失去了血色,一片蜡黄。

我踱步向他走去,脸上明显被冻的铁青了起来,想微笑也不能了。他仿佛听见脚步声,登时眼光大亮,炯炯有神地看着我,一动也不动。当时我背垮行李包,手挽着提包,分明也是个赶路回家的人,只是我还比较小,他打量了我一会儿,我才说道:“叔,您回家啊!几点的车?”他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目视着我。顿时,我感到很羞赧,脖颈通红且立即发起热来。

正当我要走时,他猝然站立起来,脸部的泪痕印在两腮上,看上去是刚哭的。他对我说,刚刚回家的都是他们那儿的人,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准时来这儿送别他们回家。就当做他送给他们一份年终回家迎接各自亲人的薄礼,只是他自己却独自得留守在这儿。

原来他也是南方人,来北二十余年了。老家已没有了亲属,唯一的亲人也在车祸中离他而去了,他答应他们要永远地在这儿守护着他们。这儿于他而言,已经是回家了,没有必要再回去了。他说来这边的人,有好多是他的老乡,操着一口南音很好辨别的。十几年来如一日的历练,他已经忘却了令他伤心的往事。可是目睹着这么多的老乡,他于心何忍呢?于是他总是默默地在每年这个时候,泪别乡人。

说话时,他老泪纵横,双手还颤抖着,但神情较先前好了许多。我想他把这话大胆的说出,心情似乎宽松了许多了吧!

别后他,我也坐上回家的车,只是这一路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我想了许多,同样想起温馨的家,不禁地留下了泪。或许,是别后又逢,逢后又别给了我太多的感触吧!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武汉治癫痫比较正规的医院在哪自己怎么治癫痫病长沙哪看儿童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