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花】你在墙角悄悄地黄(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5:39

墙角向阳,将阳光揽在怀里,温暖着松软的泥土。一夜小雨,婆婆丁将小小的花儿开得格外精神。菊花的黄,开在秋霜之中,是无与伦比的冷艳;向日葵的黄,开在赤日之下,是望尘莫及的忠诚与向往……婆婆丁的黄,则是看似弱不禁风却胸有成竹的自信。

应该说,在花的世界里,婆婆丁属于名副其实的野花。唐诗宋词里,找不到她的影子;管弦丝竹里,听不到她的歌声。但是,无论在哪里,她都充满了自信,开得满满当当。她并不向往花园,更不向往花盆。随性地开在田埂,笑在路边,喜气洋洋在墙角……即使乱草堆旁,即使乱石岗上,都能看见她娇小的身影。

有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阳光下享受着寂寞,风儿将孤独吹走,送来了蜜蜂。她敞开了胸怀,可惜蜜蜂仅仅在她身上歇了一会儿脚,就再也没有回头。她没有叹息,没有哭泣,依然美丽。她只懂得需要花开,并不觉得无奈,因为她心中早就有了一个美丽的梦想。

跟蜜蜂的分别,她看得很淡。她看见过蚂蚁从身边走过,她甚至看见那只小鸡走过去,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她知道,自己也就是小小的野花,无人理睬。与其烦愁,不如将幸福翻开,在阳光下晾晒。天下的事儿,本来就是平淡的多多。

她也知道,自己很孤寂。世上的人,其实都是孤单平凡的个体。凑在一起的热闹,很快就会被时间打扫的干干净净。

不是吗?聚会,不就是临时聚在一起的吗?相聚时难别更难,为什么?因为下次不知什么时候再能重相聚。花园里,大道两旁,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再盛大的樱花节,牡丹节,桃花节,最终还不是人去园空,一切都归于寂寞?守得住一份寂寞,才是真正的节日。快乐,盛开在心中,远比悬挂在脸上要美得多。

前天回老家,瞥见西院墙角一片黄花盛开,没看清是啥,就问父亲,父亲说:“不是婆婆丁吗?”

我立刻就走过去,蹲在这微型花园旁,闻不到任何香气,花儿小得还没有我的指甲大,但一株株连在一起却也盎然。我喜欢她那鲜艳的黄色小花。她们个儿小,朵儿小,但在咋暖还寒的早春,别的花儿还在畏畏缩缩不敢伸头的时候,我们的婆婆丁却毅然决然绽开着笑颜,有一种孤清的凛冽。

你看,那倒披针形的羽状分裂的叶片上,长着绒绒的白色软毛;从叶片的中心亭亭而出花茎,绽放黄莹莹的小花,像一朵朵小太阳,圆润饱满!她们总是一片一片地生长,相互照应似的。她们与向日葵有着相同的属性,其花朵总是追寻太阳的方向。那充满了灵性的花瓣,好像天生就与太阳有缘,太阳落山,它便悄然闭合花姿;待到第二天太阳从东方冒出,它又欣然展开花容……还有,你若是弄断了它的花茎或者叶片,便会不断地涌出浓浓的汁液,像血一样地流淌,只是,她的血液是乳白色的,很粘稠。想必她们也会感到疼痛?

正要用手机拍照时,一只蜜蜂轻盈盈落在了一朵花上,似乎有点儿饥不择食,毛手毛脚。我想,这么一丁点儿的花上,有什么可采呢?为了看个仔细,我趴下来,屏住呼吸,轻轻靠近,看了半天,只看到它忙得稀里哗啦,可怎么也看不出蜜蜂到底采了什么。

父亲见我撅着屁股,就问干啥呢?我说看蜜蜂采蜜呢。

父亲过来坐在石阶上,你怎么这么傻呢?怎么对蜜蜂感兴趣了呢?

我没有回答父亲,父亲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孩子们吃好穿好,没有时间去研究蜜蜂与婆婆丁的关系。其实,父亲就是一只不知疲倦的蜜蜂。不论是一百块钱,还是一毛钱,只要是用自己的血汗挣来的,一分也不嫌少。

这只蜜蜂可能是找不到大的花朵,于是就对这一小片婆婆丁产生了兴趣。他似乎懂得“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的道理。

我很佩服婆婆丁,佩服她的梦想。这还是我当年学习壶井荣的《蒲公英》时,得到的感悟。蒲公英“从被践踏、被蹂躏里,勇敢地生活下来的”,活出了自信,活出了精彩。虽然,“变成了像趴在地上似的姿势”,但是开出的花儿,却是亭亭玉立、亮亮闪闪的。

当时还羡慕日本有蒲公英我们没有,后来知道,我们家墙角长出的婆婆丁就是蒲公英时,便由衷产生了敬意。婆婆丁可以入食,可以入药,也完全可以入眼,甚至可以入心。

世上有些事就是这样,你知道的未必名贵,名贵的你未必知道。有声有色的未必真善美,就像罂粟花;默默无闻的未尝不是高大上,就像婆婆丁。婆婆丁跟向日葵有着同样向阳的习性,可惜,人们的眼球被硕大的葵花吸引,将冷落抛给了婆婆丁。

门口大路边的连翘花,开得一片辉煌,却没有婆婆丁这样自由。因为婆婆丁自己落下的种子,或者是借助风力,来到这里,这就完全实现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梦想。从邻居家越过墙头,探看去年听到的歌声是谁唱的;从山脚来到河边,想看一看流水的样子……现在,她又在酝酿着新的梦想,大海是什么颜色?环城湖听说好久了,啥样子?

所有这些,连翘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有化作春泥,痛苦地仰望看了一年又一年的蓝天。期盼哪只馋嘴的鸟儿把自己带走,去看看仰慕已久的南山;渴望哪位慈悲的花匠将自己剪走,插上陡峭的堕崮山巅……那么久的等待,那么长的渴盼,被时光的镰刀挥成了残枝败叶。

为什么就不能像婆婆丁一样,将自己变成一只只轻盈的小伞,带上自己的梦想,飞过篱笆,越过山冈,掠过湖泊……在陶渊明的墙角盛开一朵金黄,虽然比不上菊花的冷艳,即使落进寻常百姓家,也不再遗憾。

小小的婆婆丁,似乎没有愁苦的时候。离别的时候,只将轻轻的吻留下来,便自由飞翔。分手,是无法阻挡的必然,就像那户人家的日子,一年又一年。

你在墙角静静地黄,等待着飞翔的时光。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正规癫痫发作为什么会吐白沫西安靠谱癫痫病医院咋找长春哪里有比较正规的癫痫治疗医院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