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vqo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法门寺的佛(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36:29

朋友很早就邀请我去扶风游玩,尤其是要去法门寺看看,但一直没有时间前去朝圣。其实内心清楚,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尊佛崇佛信佛的教徒,对于拜偈佛祖我不是十分热心,甚至因了小时候听到“女不进寺,幼不进庙”的说法,对佛院还隐隐有了一种排斥。于是因为忙,也就成了我不肯前往的说辞。国庆前夕,朋友再次邀请。想想妻儿七天时间也是闷得发慌,所以就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终于前往了。

法门寺大概建于东汉末年恒灵年间,因舍利而置塔,因塔而建寺,原名阿育王寺,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称。其实释迦牟尼灭度后,遗体火化结成舍利,法门寺迎奉的不过是其八万四千份之一,在中国也不过是十九分之一,但这已经的的确确可以成为“成实道场”的“圣冢”了,法门寺的佛,也因此声名远扬,大有中华佛教之统领气势。因此,历朝历代的大修大建那是必不可少的,从唐高祖李渊敕建并改名“法门寺”后,“护国真身宝塔”也木塔到砖塔,从宏阔气势到崩塌颓废,屡次重修。后来宝塔因为雷电所击,半边倒塌,于是再次重修,这不过是距今二三十年的现代事情了。也因为历史上废修反复,我们现在看到的法门寺规模,其实尚不到宋代极盛时期规模的十分之一,其中多半却是现代产物,不能不说这实在是一件憾事。

我们一行在孩子无知的快乐中,大体游览了法门寺所能允许参观的地方。奇怪的是,我感觉处处有佛,却处处无佛,但毫无疑问,这并不是对佛的感悟。在这座举世闻名的佛教寺院,高大鎏金的佛像很多,他们矗立在豪华的殿堂里,长年累月地接受芸芸众生的膜拜。看着佛,我却只看到世俗的面孔,此刻佛们一样如同大千世界的凡夫俗子,在那里仅仅成为一个吸引眼球的招牌。拥挤的人群、喧闹的人群、混乱的人群,人们在佛面前肆无忌惮,摸他、攀爬他,嘻嘻哈哈地站在他的旁边,摆出各种夸张奇怪的表情和造型,闪光灯“咔咔”的声音此起彼伏,虽然有工作人员不断警告不得拍照,但那些疯狂的人们对此置若罔闻,目光中毫无任何虔诚的意思,只是散乱地游离在金光灿灿的一身镀金的外壳上。

佛殿佛堂里到处都是人们的喧哗,他们丝毫不知道佛门清静之地的戒律。这让佛怎么修身悟禅啊?每每有这样的念头,我就抬起头看一眼佛,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就觉得佛此时正在尴尬不已。

想想,佛们也是很不容易的。他们原本是红尘中一掬泥土,亦或一些杂七杂八石头之类的材料,有的即使出身不错,不过也就是一堆废铜烂铁。在经过艺人双手的揉捏、刀斧的削刻、锤钿的锻造,才让佛们有了出头之日,才有了佛的面目,才被人称之为“佛”。在经过人们的摆布折腾后,佛们长途跋涉,历经波折,终于稳坐在高大宏阔的明堂,于是立刻就有了神秘的庄严宝相,佛们苦尽甘来的好日子终于算是正式来临了。

法门寺的佛也不外乎这样。

诺大的法门寺,让我丝毫没有感到佛的存在,没有感到佛法的无量之大。修建一半的十八罗汉像,外面搭建的脚手架,以及遮挡的帆布棚,让我感觉法门寺不过是一个生产佛、加工佛的工厂,那走进来的几万游客,不过是来对这些佛的产品进行一次消费而已。

看着那些鲜艳的供品,华丽无比的饰物,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佛口中重复了千遍万遍的“无色无相无欲”!现在法门寺中每一尊佛,没有一个是“穷苦出身”。朋友给我讲了很多在法门寺里一定要遵守的规和律,甚至是必忌必讳的禁忌,但我也毫不在意。倘若佛们真的爱众生,真的佑大千,又怎么会专门弄这些束缚真性情的破规矩呢?怎么会轻易用一些无伤大碍的行为,就堵上芸芸众生向往的“法门”呢?

现在的法门寺,其实只是个臆造的景点。唐代宏大的皇家佛寺,早已在历史跌宕起伏的王朝更替中寂然无存,后朝各代的修造,也在波澜壮阔的华夏文明推进的道路上残存无多。就连它最具有标志性的真身宝塔,也在某天深夜的电闪雷鸣中轰然倒塌——佛不是法力无边么?怎么自己的祖坟也保护不了呢?佛的塔,那可是根据佛生前的功德大小,为其圆寂的佛身量身定做的坟墓啊!所以当我看着那重新修建的所谓的真身宝塔时,我就替它下面的释迦摩尼叹息。尤其是它西边那高高耸立,据说号称是全世界最高的佛教建筑时,我从那巨大的合十手掌中的空洞望过去,仿佛看到了佛所说的十八层地狱的无底大洞。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则信息,由某网站评选出的中国十大丑陋建筑名单上,法门寺新塔名列榜首,上榜理由很简单,网民们说,法门寺的佛骨新塔,其实真的很难看!评论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是佛知道自己的手被藏在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塔里,佛祖会把他的骨头要回去的”。想想“不伦不类”这个词,我真是不想笑都不由自己了。法门寺的佛,你是不是也会自嘲一笑呢?

让我再次为法门寺的佛感到可悲的是,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总有一些妇女拿着几簇香对你销售,她们嘴里只有“我的香比那边的便宜”之类销售语言,等到他们的广告效果丝毫打动不了我掏银子的时候,她们立即转成另外一副嘴脸——那不屑的眼神,在愤怒地告诉你:哼!像你这样对佛不敬的人,是得不到佛祖保佑的!这真是呜呼哀哉啊,天下第一的佛门重地,在佛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也丝毫逃避不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世俗诅咒,俨然直是一个铜臭熏天的名利场。

佛,原本是从我们众生中来的,他本是和我们亲近的,所以它最初所说的话都是贴近大众的生活,亲民性让他才成为普罗大众信任的圣人。然而在经过不断的崇拜狂热化,我们的圣人逐渐变成了神,变成了神上之神,即就是“佛”。当一个人被神化了,他就逐渐不接地气了,与我们平凡的生命渐行渐远了,直至远离得在我们的心中没有了他真正的形象。法门寺的佛,我心里着实是没有他的形象的。

“佛之所在,心之所往”。但是现在,放眼法门寺佛心向往的人群,真正前来礼佛的有几个人呢?他们无非把法门寺、把法门寺的佛,作为一个看物而已,甚至不过是满足猎奇心理的一个无意识的行为。这还真是法门寺佛门的悲哀啊!

信佛是一种宗教信仰,我不反对每个人有某种信仰的自由。就我目前的信仰而言,共产主义未尝不是一种宗教,相对佛的终极目标而言,共产主义不过是多了一层政治的外衣,以及信徒们锲而不舍的追求实践。早几年前,我们县一个部门领导,在一次共事中,我知道他原来是一个释迦摩尼的狂热粉丝,不仅大跌眼镜。我与他只要谈起工作之外的事,他立即会用佛的语录对我进行洗脑。无奈他身居上位,我只能唯唯应付佯为敬听,偶尔附和云云,不成想他倒欣喜起来,以为我极具慧根,大有参禅悟佛的灵性,是佛的因缘让他感化了我,非常期待我皈依佛门。为了脱身,我只好买张通往“法门”的门票——我沐浴焚香,恭敬地用楷书在一张“佛教黄”的优质宣纸上,凝心聚力地抄写了一遍《金刚经》,恭恭敬敬地送给了他。之后临时性的工作完成,我就躲他远远的了。所以,在面对如此的法门寺的佛,对我又会有什么信仰可言呢?

在我家乡的周边地区,分布着许多知名或者不知名的庙宇,他们的规模很小,有的甚至如同稍微放大的佛龛一般那样的单体建筑。在那些佛们的居所里,善良淳朴的乡民们供奉着各种各样的神和佛,他们面前终日香火缭绕,从农家院里拿出自己亲手做成的食物,或者自家果树上采摘的果子,敬奉的贡品四时不断,这些佛们,日子是多么的幸福啊!

相对家乡这些小山头的小庙而言,我并不认为气势宏大的法门寺里的佛,就比那些小庙里的佛更具有度化众生、普救人民的能力。在佛面前,我反而看重的是,那些信仰他们的劳苦大众。能来法门寺拜佛的人,有几个是真正贫穷困苦的人呢?他们大多衣着光鲜,志得意满,潇洒倜傥,他们来法门寺,多是为了满足更大的欲望,求得更加骄奢淫逸的生活,在他们的脸上很少能看到发自心灵深处的恭敬和虔诚。可是看看那些前来小庙的人吧,他们小心翼翼,一脸肃穆,在面对佛的时候,大气不敢出,唯恐惊扰了佛的清修,他们用自己赤诚的供奉之心,祈求万能的佛帮助自己摆脱困境。在他们的眼里,眼前这尊泥胎竹骨的塑像,那就真的是南无阿弥陀佛了。法门寺的佛,假如你来这里看看,不知道在你所谓的佛心里,是否会有“当头棒喝”的意念?

我有一位画家的同学,他外形上较为女性化,他的画风古典传统至极,仕女、佛教人物,在他的画笔下无不是那远离烟火的美到极致,几欲到了神到化境的地步。以前我不大关注他创作的心理,等到有天我去他的画室,佛像、香炉等等物件,我才惊讶于他有出家脱俗的想法。我和他探讨现实生活与佛的世界的辩证关系,我们争论了很久,无奈他心中的佛已莲座升华,我徒具奈何。想来,他心中的佛是至神至圣的,居然令这样一位执着的信徒,为他坚守一片佛的纯洁心境,这个佛是何其大幸啊。相比法门寺的佛,和那些看佛的人,究竟有几个像我的同学那样,对佛是如此的虔诚忠实呢?这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离开的时候,在儿子和外甥女的强烈要求下,《西游记》里虚构的魔幻英雄们的武器,就成了我们此次拜佛的唯一纪念物,想想有点气结。特别是回来后,一个网友看了我拍的照片,说“你还信佛啊?”我立即愤怒起来:你才信佛,你爸才信佛,你全家都信佛!呵呵,一次法门寺之行,引发了我对佛的大不敬啊。

走出法门寺,回头望去,高耸的合掌建筑,仍然可以看见顶端,关中已经被严重污染的空气,让它逐渐隐没在那有毒的气体中。落日的余晖里,朋友挥舞着双手依依惜别,俏丽的身影,镶着金色的光彩,就像小时候梦中神仙姐姐样的女菩萨......

癫痫疾病要怎么治疗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好西宁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大同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热门栏目